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四章 楚室家宴(二)
    成贤儿则不遗余力地挤兑着作贱了她弟弟的芈昭,笑道,“三公主就是个美人胚子,怪不得会被庸国是三公子给劫了去,这还真的不能怪她。这样一个大美人,走在营地里,没有人抢就奇怪了。”

    话毕,一阵轻笑,还有其他的夫人和公主也都闻言笑笑,把目光暗暗投在欺压了她们多年的芈昭身上。

    然后就听到楚王用力地将手中的茶盏一落,眸中闪耀着怒火,痛心疾首地质问道,“昭儿,这事我还没有问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一个公主不好好待在楚营里,怎么就四处乱走,被人掳走了?”

    曾经,芈昭是他楚王的骄傲,每有机会楚王必会夸赞一番这个女儿。

    现在,芈昭却是楚国的耻辱。

    楚王的污点。

    “父王,都是我的错。当时儿臣也不知道庸兵从哪里出来,我就被抢了去。”芈昭垂首,哭着辩解道。

    “芈昭,你一而再再而三,太令父王失望了!”楚王看着眼前的芈昭,看着她一脸被庸人殴打的一脸青紫之色。

    本想苛责,却心有不忍。

    毕竟这是他最爱的女儿。

    怪只怪,庸人死心不改。

    楚王一声叹息,“你如果再令我失望,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吴王妃也适时地一语借过此事,说道,“从今往后没有我的命令,昭儿你就在宫里那也不许去,我会为你指一门婚事,安心待嫁吧!”

    “对,早点出嫁吧,凰儿也成婚了,你们也差不多了!”楚王挥了挥手,也不想再想多余的事情。

    “是,父王,母妃。”芈昭低头领命,唇角未勾,知道若无意外,楚王会再度出面帮她把这件事压下去。

    画壁后站着的芈凰,闻言勾起一抹冷笑。

    “笑什么?”若敖子琰问。

    “你看三皇妹是不是有心里又偷着乐?躲过一劫。”芈凰笑道。

    “呵,她蹦哒不了多久。”若敖子琰微微颔首。

    “嗯!想躲过去,没有那么容易。”收敛了所有的情绪,芈凰向厅中缓步走去,走到芈昭身边的时候是脚步一顿。

    “父王真是疼爱三妹啊,希望三妹以后好之为之,莫要再让父王伤心了,不然就是我们做女儿的过错了。”芈凰轻启红唇,悠悠说道。

    然后用力地拍了拍芈昭柔弱的肩膀。

    芈暗暗瞪着她,眼睛仿佛喷火。

    可却无法奈何,嘴上还得恭敬地回道,“多谢皇姐教导。”

    “教你是你应该的。”芈凰点头。

    吴王妃眼中一抹恨意,却还笑着说道,“大王,你看她们姐妹多么亲热,真是我楚国之幸。”

    楚王欣慰颔首。

    接着按照周礼,身穿朝服的若敖子琰和身着高领的太女朝服的芈凰,依次向高坐主位的楚王和吴王妃行大礼。

    身为太女的芈凰三跪九叩、身为驸马的若敖子琰三跪三拜,其他诸如成贤夫人,她们也一一拜过,而一些小的公主,也准备了十分丰厚的随礼。

    这场大婚至此算是完成,接下来就是三朝回门。

    从楚王宫里出来,芈凰揉了揉发酸的腿,又是跪又是拜的,真的有点吃不消。

    “那就不要走路了,还是我抱着吧。”若敖子琰轻笑着抱起双脚十分发虚的芈凰走向马车。

    芈凰如今脸皮也练出来了,也就任由若敖子琰将她抱上宫车。

    她的双脚真的走几步路都微微发抖。

    刚才她忍了很久。

    “都是你害的。”芈凰在他怀里低声抱怨道。

    “都是我的错。”若敖子琰含笑认错,手臂紧紧托着芈凰的腰身,“回去你就竭着,什么都不要做。今日你们楚室才这么几个人,你就受不了,等三日之后回门。你去我家就知道什么叫人口众多了。一个个拜过去,别说你,我都累。”

    二人一边说着悄悄话,一边往宫车前走。

    临上车前,若敖子琰看了一眼忙前忙后招呼众人的新任东宫主管小正子,突然问道,“小正子,本驸马,看着你总有几分眼熟,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有吗?可能小正子这张脸比较大众。”小正子憨厚一笑,回道,“很多人都说见过我。”

    “嗯,的确挺大众的。”若敖子琰点了点头,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可是目光中却流露出一种深遂。

    无人知道,他绝顶聪明的脑袋,还有一双过目不忘的眼睛。

    凡是他见过一次的人,他总能清晰无比地记得那个人的脸。

    “他不就是父王身边跟在赵常侍身旁的小寺人吗?你见过他也没有什么奇怪。”芈凰为小正子解围道。

    “也是。”若敖子琰点头,看了一眼怀里的芈凰。

    “嗯。”芈凰低声在他怀里说道,“小正子是我的人,你不用担心。”

    “你的人?”若敖子琰闻言眉头微皱。

    “嗯,我不想瞒你。”芈凰颔首,“他是我三年前安排到父王身边的一个小寺人,专门帮我打探父王消息的,有问题吗?”

    “没有。”若敖子琰低头看了怀里的芈凰一眼,摇了摇头。

    二人上了宫车离开楚王寝宫。

    而楚王寝宫内,待众人散去,受过若敖子琰的驸马拜礼的吴王妃一脸担忧地对楚王说道,“大王,怎么说凰儿都是一个女孩子,这子琰好是好,我就是担心太好了,害怕凰儿以后压不住。”

    “是啊!寡人心中也十分忧愁。”楚王微微颔首。

    他的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孙侯和令尹子般这两个劲敌站在一起的画面。

    还有刚刚殿中与芈凰并肩而立的男子,医术了得,心术也十分了得,这样貌也真真有几分男祸之色。

    “不过幸好这若敖子琰只是驸马,毕竟身为驸马,他不能担任什么重要要务。”吴王妃又缓缓说道。

    “嗯,那少师就让他挂着吧,以后这朝中事,就不要他参与了。”楚王挥手说道,一句话算是断了若敖子琰的所有仕途。

    “嗯,就让他们二人早日为我们楚室开枝散叶好了,而凰儿能早日生出一个孙儿来,也好弥补一下我多年来膝下无子的伤痛。”吴王妃一脸希冀的笑道,就好像芈凰是她的亲女一般。

    一提到子嗣,楚王大笑,“是的,若是他们能早日得男,我楚室总算可以后继有人。”

    吴王妃闻言脸上的笑意更甚,只是那眼底却萃着一丝毒,就像蛇收起了獠牙,缓缓盘成一圈,看似停止了攻击人的姿态。

    但蛇,终究是蛇。

    咬人是它的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