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七章 人不如狗
    长长的北城大街上,一路红灯高挂,手持兵甲的护卫,祥云石砖铺道,一座令尹府占据了整个北城大街。

    等候了一早上的令尹子般率领若敖氏一百二十七名族人,阖府出来相迎。

    车驾停稳,司琴她们挑开车帘,江流他们摆好车凳,小正子命人撑着华盖伞,若敖子琰牵着芈凰出来。

    若敖府的门庭极为气派,有三座铆钉金漆朱门,两只巨大的铜狮或坐或立,高高在上,俯视世人。

    红衣金甲的若敖六部,脚踩高级牛皮皂靴,腰间系着铁制腰带,手持锋利长戟。

    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

    每一处都彰显着楚国顶级门阀世家的非凡之处。

    芈凰暗暗环顾四周,今日所有的若敖氏的都到齐了。

    除了那位刚刚才被捉走的四叔。

    本来多好的日子。

    现在心情也淡了几分。

    就连站在最前排的令尹子般和王夫人也一脸郁色,而其他人有的则是如若敖越椒和若敖子克一般一脸戏谑之色,等着看好戏,有的如雪儿一般天真不知事,好奇的年轻男女在后排探头探脑,还有如三爷爷和身为族长的若敖子良这样的长辈,皆是又激动又愧疚。

    众人齐声参拜,“我若敖氏全族,参见太女,参见驸马!”

    “平身。”

    双方见礼后,芈凰就被若敖子琰和令尹子般父子二人率先引入府内。

    若敖府占地之广,从正大门进,站在门槛内,极目向内望去的芈凰,一眼几乎望不到尽头。

    重重叠叠的飞檐楼宇,错落相交,时不时假山突起,瀑布飞流,根本一眼望不到尽头,府内更是奇花异草遍地,古树参天,郁郁葱葱,美不胜收,一条从城外引来的大江暗河穿过整座府邸,时不时可以听到哗啦啦的水花声。

    一门一洞都有轻丝大袖长裙的美人相迎,环佩叮当,恍若仙境。

    若不是看到四处有若敖六部的重兵把守,芈凰真要以为是误入了人间仙境。

    令尹府,果然是我楚国的“神仙府地”!

    百姓对令尹府的传说。

    真的毫不夸张。

    芈凰发出一声惊叹,“你家真大!”

    和她前世去过的孙侯府比起来,简直一个是天,一个是地。

    若敖子琰笑笑,牵起她的手,说道,“以后这里也是你家!好了,我们进去吧!”

    芈凰暗笑点头,怪不得他会穷奢极欲地改建东宫,与若敖府一比,真的相差甚远。

    “恭迎太女和驸马。”

    管家和王妈妈笑着迎上来,“马车己经备好,请上马车。”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拥着芈凰和若敖子琰进府,又转华盖马车,然后片刻后便来到若敖氏的家庙,由若敖子琰领着芈凰告祭列祖列宗,然后众人转向楚忠堂,欢迎的家宴已经准备就绪。

    楚忠堂,是楚武王下旨修建的一座议事堂。

    在楚忠堂的横楣上悬挂的是武王的亲笔题字的金匾,“忠我大楚,世代贤良”,八个字以供万世子孙代代瞻仰,铭记于心。

    现如今这八个字的意义,更多等同于御赐金牌。

    可以在大楚横行无忌。

    芈凰想到刚才若敖子农欺压百姓的行径,心底升起一丝嘲讽,如今若敖氏还算贤良忠诚的贤臣有几位?

    令尹子般,司马子良,三爷爷,若敖子琰。

    若敖越椒,若敖子克算吗?

    六级的玉阶上,所有的若敖族人论资排辈而坐,芈凰和若敖子琰,如今身为太女和驸马,自然是身份最高的,高坐上座。

    所谓的家宴也是奢华无比。

    但是从若敖氏每个人的用膳礼仪,可以看出若敖氏每个人的家教都十分好。

    和芈昭那种骄身惯养,任性妄为的公主,完全不同。

    若敖子琰的优雅自是不用说,就连看起来十分粗犷的越椒用起膳来,也能感受一种雍容大度。

    很多细节,可以暴露一个家族真正繁盛的真相。

    坐在右下首的若敖子良作为族长,一脸慈善,第一个起身笑道,“今日让我们为琰儿和太女的新婚,共同举杯!”

    坐在他身边的****人闻言格格笑出声,用每一个人都听得见的声音向坐在上首的芈凰举杯笑道,“希望太女不要嫌弃大伯母今日准备的家宴!”

    吕氏讨好的意味明显,可是有些若敖氏族人眼中的不屑却很明显。

    尤其身为庶长子的若敖越椒,一双虎目含着一股阴霾,闻言冷热一笑,随之开口道,“平日倒不见母亲对我这么热络。”

    吕氏闻言一怔,但随即又笑道,“你是我的儿子,都做了这么多年,再热络岂不是见外。”

    芈凰不动声色地将若敖氏大房所有人的表情,全部看在眼里。

    自古豪门是非多啊!

    尤其是楚国这个第一门阀世家。

    然后笑笑,“大伯母客气了,今日的家宴十分丰盛,凰儿十分欢喜呢!”吕氏很是得脸地回以一笑。

    若敖子琰闻言含笑看着她,“一会等午宴结束,我们就回我的鹿鸣苑。”

    芈凰点头,“好。”

    今日是来他家拜访,他怎么说就怎么做。

    坐在左下首的令尹子般见此眉头暗锁,对于若敖越椒这个大侄子,他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喜欢,曲指敲击着桌面,招了招手,将管家叫了过来,耳语一番,管家会意的点点头,趁着众人没人注意他,悄悄地走近若敖越椒身边。

    管家没有多说,只是凑过脑袋,压低声音说道,“大公子,令尹大人说希望今天全家人能吃一餐和气饭。”

    这一句已经是在警告了。

    若敖越椒双眼微微的眯了起来,眼底闪过一丝凛人的寒光,不再多言。

    “知道了,本公子喝酒就是。”意思是决不说话了。

    管家点头退回到令尹子般身后。

    若敖雨悄悄探过脑袋,对吕氏压低声音笑道,“娘,大哥看来又被二伯警告了,真是个蠢物。也不看看自己庶子的身份,和嫡子的子琰哥哥争,找死!”

    吕氏闻言勾唇一笑,不仅如此,大房的家产,若敖越椒也休想得到一分。

    于是对着芈凰更加热情地说道,“那大家都开动吧,不然太女都不好意思动筷子。”

    满堂一笑,开始动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