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九章 若敖五部(谢谢思5的建议和500打赏)
    这章还没有写好,大家明天晚点来看吧。

    **——————————**

    **——————————**

    **——————————**

    一早,芈凰醒来,就看见在鹿鸣苑中空荡荡的,空无一人。

    “驸马呢?”芈凰起身问道。

    “驸马和成公子在水榭那边下棋。”司琴听到声音,从外间抱着一叠衣裳走近回道,然后殷勤地为她更衣梳洗。

    一切完毕,司琴问道,“太女,可要去看看?”

    “嗯,去看看吧!”

    这两个男人,不是劲敌吗?

    居然一起下棋?

    看来她真的错判了若敖子琰与成嘉的关系。

    没有那么糟么!

    用过早膳的芈凰,在侍女的带领下,穿过诺大的鹿鸣苑,漫步走进鹿鸣苑中唯一的水榭,正看见两个男人临水对弈。

    水榭内轻纱飞舞,水榭外百年梧桐,参天蔽日。

    黄叶随风飘落,片片洒落在湖面之上。

    湖光冬色,碧波水榭。

    两个世所少见,风仪翩翩的青年男子。

    一黑色华袍,一白色长衫,相对而坐。

    相视一笑,各自举棋落子。

    二人年龄,相貌,身份,家势,才华,样样都旗鼓相当,只听坐在左手的黑衣男子捏着一子,唇角微勾,扬眉看着对面嘴角紧抿的成嘉,“怎么不下了?”

    对面而坐的白衣男子,捏着棋子在指间摩挲,眉头微拧。

    半天,手中的棋子,将落不落。

    散落在纵横交错的棋盘上的棋子,正如乱世中的命运,不知何去何从。

    缓缓说道,“不知下在何处!”

    若敖子琰轻语道,“不过是小胜一手,何至于让你如此举棋不定,接下来我才是最关键的一棋。”

    眼见成嘉终于落下一子,仿佛早就料到。

    若敖子琰抬手间,于天元之位,“乒”的一声敲下最后一枚黑子,立时原本散乱的大片黑棋,好似化为一头腾飞的长龙,活了过来。

    而巨龙之首正是位于天元位的那枚黑子!

    成嘉见此唇瓣失笑摇头,投子认输,“这局我又输了。”

    若敖子琰捏着一子一笑,“你赢不过我,不仅这一局,还有这一赌,我都赢了,你还有何话可说?”

    芈昭废了,芈凰当上太女。

    十年之赌,他大获全胜。

    成嘉闻言柳眉深皱,只听他继续一字一句说道,“而你百般阻挠,这婚我还是结定了!”

    成嘉紧握着手中的棋子,点头说道,“对!你全赢了,是我全输了!”

    “输?你终于肯承认你输了。”

    若敖子琰唇角微勾,一副任凭你风浪起,他自稳坐钓鱼台的模样,悠闲地倚在棋桌前。

    优雅地拿起一杯香茶轻嗫一口,说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读书,相互斗了二十一年,这‘我输了’你说了无数遍,但是你知道我要的可不止是你一个‘输’字!”

    “如今你四叔做出如此侵占百姓耕田之事,导致大批流民涌入珵都,迟早会因此酿出大祸。但是太女刚刚定下名分,你们又刚刚大婚,还需要你若敖氏的支持,所以芈凰不能出手;而你身为若敖氏的令尹嫡子,也不宜动手。”

    “不如就让我做你手中的剑,以我成氏的名义帮你剪出你们若敖氏里的这些毒瘤,你觉得呢!”成嘉却转而说道当前局势。

    “我可以把你的话的当做成氏的投诚吗?”

    若敖子琰闻言挑眉笑问,目光幽深,仿佛要看清对面之人的心意。

    “我输了,自然就该兑现我的承诺。”

    成嘉自嘲一笑,“心悦臣服,以后为你驱使。”

    良久,他缓缓摩挲着棋子,突然话锋一转,“但是,你是否也能兑现当初的赌注呢?”

    “自然。”

    若敖子琰放下手中的玉瓷茶盏,指尖在杯沿上轻画,双眸之中含着几分探究,隔着杯中升起的寥寥白雾,直视此生宿敌轻笑一声,“我,若敖子琰,从来言出必行!”

    “希望他日你不会后悔今日这个决定!”成嘉淡淡说道。

    “后悔?我的字典里,也没有这两个字。”若敖子琰捏着杯子自信一笑。

    “可是你的那些兄弟会同意吗?”

    成嘉挑眉问道,“毕竟可是要让你若敖氏让出这个位置。”

    “那他们就让我看看他们有没有本事守得住!”若敖子琰点头,冷然命道,“就先从若敖子农开刀吧!”

    “这个脓疮早该除了。”

    成嘉那双淡淡的眸子望向窗外远处的凤凰山,点头道,“好,第一个,若敖子农!”

    “你来了?”若敖子琰转头看向站在门边的芈凰轻笑道。

    “嗯,你要向你的四叔动手?”芈凰看了半天,闻言缓缓上前。

    “是的!我若敖氏不需要这些不肖子孙。”若敖子琰回道。

    “好吧,你家的家事,你决定!”芈凰微微颔首。

    “那太女,驸马,微臣先告辞了!”成嘉起身离去。

    你来了?”若敖子琰转头看向站在门边的芈凰轻笑道。

    “嗯,你要向你的四叔动手?”芈凰看了半天,闻言缓缓上前。

    “是的!我若敖氏不需要这些不肖子孙。”若敖子琰回道。

    “好吧,你家的家事,你决定!”芈凰微微颔首。

    “那太女,驸马,微臣先告辞了!”成嘉起身离去。

    你来了?”若敖子琰转头看向站在门边的芈凰轻笑道。

    “嗯,你要向你的四叔动手?”芈凰看了半天,闻言缓缓上前。

    “是的!我若敖氏不需要这些不肖子孙。”若敖子琰回道。

    “好吧,你家的家事,你决定!”芈凰微微颔首。

    “那太女,驸马,微臣先告辞了!”成嘉起身离去。

    你来了?”若敖子琰转头看向站在门边的芈凰轻笑道。

    “嗯,你要向你的四叔动手?”芈凰看了半天,闻言缓缓上前。

    “是的!我若敖氏不需要这些不肖子孙。”若敖子琰回道。

    “好吧,你家的家事,你决定!”芈凰微微颔首。

    “那太女,驸马,微臣先告辞了!”成嘉起身离去。

    你来了?”若敖子琰转头看向站在门边的芈凰轻笑道。

    “嗯,你要向你的四叔动手?”芈凰看了半天,闻言缓缓上前。

    “是的!我若敖氏不需要这些不肖子孙。”若敖子琰回道。

    “好吧,你家的家事,你决定!”芈凰微微颔首。

    “那太女,驸马,微臣先告辞了!”成嘉起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