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一章 龙潭虎穴(谢谢湘菜大师的600打赏)
    待将雪儿送回她的春雪园,又拜见了王夫人还有令尹,回去时,芈凰私下里对终于忍不住若敖子琰说道,“没想到你家原来也如此乌七八糟,比我父王的王宫还要乱糟糟一团……”

    若敖子琰闻言苦笑一声,微微叹道,“家中一团乱麻,今日让凰儿看笑话了。”

    “我大哥野心不小,三弟又爱上窜下跳,四叔酒囊饭袋一个,三叔倒是性子软弱,好拿捏,只是大伯母和三伯母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还有其他族人也各有盘算。整个若敖氏大抵靠着我父亲,大伯,子良,和三爷爷支撑着诺大的若敖氏。”若敖子琰说道。

    “加之这些人都是你们的血亲,打断骨头连着筋,谁下的去真手!嫁给你前,我真应该好好了解一下你家的状况……”芈凰一脸郁色地说道。

    若敖子琰闻言剑眉挑了挑,“怎么,凰儿如今是后悔了?”

    “嗯!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后悔。”

    “一丢丢?”

    若敖子琰扬了扬眉,不满地问道,“那是多少后悔。”

    “就是这么一丢丢。”

    芈凰掐着自己的一截小手指甲盖,撇了撇嘴笑道,“怎么说你都应该在我嫁过来前,就将这些收拾干净。”

    若敖子琰唇角笑意忽然绽开,“那凰儿可知为夫为了娶你,历了千般阻,万般险,才将你娶进家门。”

    “差点在大王那边连命都赔上。”

    “好吧!我们这婚事的确一波三折的。”芈凰闻言点点头,险些结不成。

    “只是还是有点不甘,本以为好日子到来。没想到好不容易才出了王宫那个龙潭,如今又入了你若敖氏的虎穴。”

    “纵然是虎穴,有我在的地方,凰儿就算跳进来又有何妨?”

    若敖子琰搂着她,低头轻笑道,“总有为夫在下面接着你,保你如何进来,就如何全须全尾地出去。”

    芈凰骄傲地一仰头,“也是。本太女连龙潭都出来了,区区一个虎穴,能耐你我若何?”

    若敖子琰俯身,唇瓣凑近她耳边轻咬,笑道,“凰儿,这话对极了!”

    芈凰耳根一红,身子一软。

    跌进他的怀抱里。

    二人不再多说,一路芈凰都被若敖子琰裹携着带回他的鹿鸣苑,守在院子里的司琴和司画立即迎了出来,然后有事要报。

    “怎么了?”

    芈凰看着二人问道。

    “太女,刚刚吕夫人派人送来了三座田庄的地契。”

    司琴看了一眼若敖子琰,然后轻声禀道,“司琴不知道该收还是不收,所以没有答应。”

    芈凰挑眉地看着若敖子琰,“看来你家又有人唯恐讨好我不及。”

    “既然有人送来,你就收着!”

    若敖子琰毫不在意的一笑,只是目光陡然微寒。

    “毕竟他们从百姓身上拿的,迟早是要还的。如今这些,不过他们身上的九牛一毛罢了。”

    芈凰点头,“与其白白堆积在他们的粮仓里发烂发霉,还不如要一些出来救人。那玉雕美则美矣,却不如粮食有用。”

    若敖子琰颔首。

    “不过你真要让成嘉顶替若敖子克的位置吗?”芈凰问道。

    “即使我们不让出一个位置,成得臣这个老鬼也会想办法为他争取一席之地的,这也是他用三国会盟的功劳换来的,与其由大王来恩典,不如由我若敖氏和你做个顺水人情。”若敖子琰解释道,“也正好借他的手可以为我们清除一批毒瘤!”

    “不过我觉得你来做不是更好吗?”芈凰说道。

    对于成嘉,她总是有几分不放心。

    “你那个母妃给我在楚王那边又挖了个坑,恐怕等到凰儿上位前,我这少师之职算是封顶了。”若敖子琰悠闲地说道。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没有给我说。”芈凰闻言微惊。

    怎么这么重要的事情。

    他也没给她说。

    “就在我们那天给楚王敬完茶后,她给楚王献的谄。”若敖子琰回头毫不在意地说道。

    “那怎么办?”

    芈凰皱眉问道,“我去给父王说说。”

    “自上次传出我有‘寡人之命’的传闻,虽然散播谣言的庸国三公子已经伏诛,可是对于你父王总是心里会有几分不会舒服,再加上有心人的谄言构陷。你父王纵然不是一个好大王,但是帝王心术,忌惮臣子犯上是他们的天性。”

    若敖子琰不紧不慢地分析道,“尤其凰儿你如今在这个位置上,我作为驸马还是韬光养晦一些更好。”

    芈凰微微沉吟。

    “吴王妃如今躲到我父王身后,就连芈昭也被她看管的更严,寻常无事就连紫烟宫的大门都不怎么出,想逮到她们还真要费一番工夫。”

    “别急!”

    若敖子琰冷笑道,“她们做这些,肯定迟早会跳出来的。”

    “我只是担心她会在背后继续搞小动作针对你。”芈凰一脸担忧。

    他与她现在身为夫妻,伤他者,她绝不轻饶!

    “你夫君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她一个小小王妃扳倒的。”若敖子琰笑着安抚道。

    “好吧,不过以后有事,你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不想傻傻地最后一个被通知。”芈凰仍然坚持说道,她不想做个睁眼瞎子,事情明明发生了,可是她却看不到,听不到,什么都不知道。

    前世的她就是死于无知。

    今生的她不想重蹈覆辙。

    “这个自然,借着这段时间,我正好暗地里整合一下从我父亲还有三爷爷这边得的若敖一部和五部,你把凰羽卫也一起交于我,把这十二万五千精兵练好了,如吴王妃之流,不过跳梁小丑罢了。”

    若敖子琰轻笑说道。

    芈凰点头,的确军队才是硬实力的体现。

    然后二人一路穿过鹿鸣苑径直向里走,穿过前院,居室,还在往里走。

    芈凰不禁问道,“这大半晚上我们这是要走到哪去?寝室在那边。”话落,她就被若敖子琰打横抱起。

    “你又干吗?”

    “自然是做我们夫妻该做的事,洗洗睡了,凰儿。”

    若敖子琰眉眼含笑,嘴角上翘地说道,“你这淋了一天冷雨,若不热水泡泡,趋趋寒气,万一病了怎么办?”

    推开浴室的朱门,一团白雾笼着一潭莹白的玉池出现在二人眼前,若敖子琰魅惑笑道,“凰儿,我们该沐浴休息!”

    话毕将芈凰放在地上,玉指左右一分,层层衣物落在二人腿边,堆积在脚下,然后抱起她一步步走入玉池之中,滑入泉水之中。

    这温泉水自然也是从旁边的高山上引下的天然温泉。

    周造玉壁可鉴,池中温度宜人。

    雾气缭绕,蒙蒙胧胧,芈凰只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团气雾,上下漂浮在水中,若敖子琰紧紧托着她的身子,而她双手攀着男人的肩膀,如何找不到着力点。

    二人宛如两只游鱼,在水中难分难舍。

    直到深夜,才回到房中。

    “凰儿,睡了吗?”

    若敖子琰在她耳边低沉笑道,看着怀里睡着的女人闻声向怀里拱了拱,没有任何回答。

    却更加勾了勾嘴角,掖了掖二人的被角,收紧手臂。

    “睡吧!一切障碍,我都会给你扫除干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