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四章 驸马人呢(谢谢大家515的粉丝称号)
    芈凰一大早醒来,又没有看到若敖子琰,“驸马呢?”

    司书捂着嘴,学着芈凰每日早上起床说的第一句话,笑道,“太女,您如今每日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驸马去哪了,驸马人呢……”

    司琴也一脸揶揄,“在太女的心里,恐怕如今唯有驸马最最重要了。人家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太女一时不见,魂不守舍。”

    芈凰瞪了二女一眼,咳嗽两声,“我只是奇怪他人一大清早,人又不见了。”

    司琴终于解释道,“驸马昨夜后半夜又去了书房,然后在书房里待了大半夜,忙到现在还没有出来,您再不醒来,我看驸马今日都不知道回寝殿了。”

    芈凰闻言蹙眉,“他昨夜又一直待在书房?”

    司书也点点头,“嗯,没出来过!”

    “忙什么事情,知道吗?”芈凰皱眉问道。

    司书摇摇头,“奴婢们不知道,驸马也没说,清浦和江流他们可能知道!”

    芈凰点头,“你们给我更衣,我去看看。”

    二人立即帮她洗漱换衣,然后芈凰抬步向东宫的书房走去。

    来到书房前,有一座新建的漂亮紫藤花架,下面吊着一个可以并坐两人的秋千,除了大婚前九日,若敖子琰日日拉着芈凰二人并肩坐在紫藤花下,看花开花落,这几日因为流民之事,二人都没有那个闲心。

    芈凰轻抚着木制的秋千,还是忍不住一笑。

    只记得他站在花廊下圈着她说,“我就想以后我在书房里做事,只要一抬头,就能从敞开的朱窗看见你倚在这秋千上,享受着我带给你的一世尊荣。”

    穿过秋千花廊,芈凰走向后面的书房,轻轻推开房门,正看见若敖子琰眉头紧皱地坐在长案后,半支着额头,似乎累极就那样坐着睡去,额头上下虚点。

    她悄悄走过去,拿起一条雪貂披风,披在他的肩头上,然后托着腮坐在长案另一边看着辛苦了一整夜的男人。

    多么倾国又倾城的男人。

    他却是她这一世的夫。

    眼见时辰差不多了,今日是她第一次上朝,芈凰悄悄起身准备离去。

    只是刚刚拖动椅背,长案后的男人就睁开了眼睫,开口说道,“怎么来了,今天不是去上朝?”

    芈凰见他眉眼间倦色难掩,转身又走回到长案后,低头蹙眉说道,“你还不是从昨日夜里到今日,都没休息,也没跟我说。”

    若敖子琰起身一脸困倦地说道,“有些事情要忙,你今日要上朝,走吧,我们一起去用膳。”

    芈凰扫了一眼长案,桌上的蜡烛都已经泪干,一大堆奏简信报,分门别类地堆成几落,然后心底微微感动,抬起一双手,轻柔地按压上他的肩膀,仰头缓缓说道,“我们不是说好了,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做的吗?”

    若敖子琰轻笑,伸手圈住芈凰的纤腰,伏在她的胸前,仰头说道,“可是我也说过除了那个累,我绝不让你再受一点其他的累。”

    芈凰脸一红,啐了一声,“哼,可是我宁愿其他累,也不愿那个累。”

    若敖子琰摇头,“那不行,我对凰儿只有这一个‘累’的要求。”

    芈凰无语望天。

    可是她不想成为第一个累倒在凤床上的太女。

    若敖子琰放开芈凰,拉着她的手向寝殿走去,话音一转,低声在她耳边又道,“等你哪日给我累出个孩子,我自然就不敢累你了。”

    芈凰闻言丽颜一红。

    孩子,孩子……

    会不会太早了?

    她为什么总在还没有准备好成婚的路上,已经成了婚,还没有准备好要一个孩子的时候,就已经要准备有孩子。

    若敖子琰看着傻里傻气的芈凰,低声轻笑,“走了,回去用膳。”

    二人用过早膳后,卯时大朝将至。

    芈凰一身太女六尾凤袍,头戴六尾小凤冠,脚踩六尾凤朝靴,全身上下一丝不苟,准备出门去上朝,俯身看着凤床上半倚着的若敖子琰咧着嘴,玉手拍了拍他棱角分明的五官,满脸笑意地将他赶上床休息,说道。

    “我上朝去了,‘夫’人,乖乖在家休息等本太女回来。”

    “凰儿,莫急,有几句话,你今天第一天上朝,为夫要给你交待一下。”

    若敖子琰优雅地从凤床上再度起身,牵住要走的她,细细叮嘱道,“你初涉朝堂,先多听,多看,多问,有什么不懂的就在心里记着,等回来问我,莫急于一时之争。今天可能朝堂上会发生些大事,你默默看着好了。”

    “是,本太女谨遵‘夫’人教导。”芈凰笑着拱手领命。

    “本夫是夫‘君’,不是夫‘人’!”

    若敖子琰一把拉住转身欲走的芈凰,俯身在她耳边,咬字吐气如潮地笑道,“再乱了规矩,小心晚上回来,为夫看你明日还叫不叫的出来!”

    一旁等候多时的司剑耳尖地听到驸马那声暧昧的低语,立即捂嘴忍笑。

    “哼,睡觉,少废话!”

    芈凰恼恨地瞪着某个笑的不怀好意的男人,双手将他按回床上。

    “可是,你不在我旁边,我睡不着,还不如去做事。”若敖子琰拉着她的手就是不松手,一脸依依不舍。

    芈凰看着若敖子琰这模样,就像个霸着玩具不放的霸道小孩,半丝不如他的意,他都能跟你磨上半天,无奈又好笑。

    左右又安抚了半天,才带着司剑姗姗离去。

    初冬的清晨带着一股凛然的寒风拂面而来,吹拂着她的凤袍,随着她振奋的大步而烈烈飞扬,宛如一只起飞的凤凰,欲展翅翱翔九天。

    她的目光坚定不移地望向东宫以南,象征了楚国最荣耀之尊的渚宫,九九八十一层玉阶,高殿华宇,耸立于楚王宫之上,随着东方缓缓升起的第一缕金色朝阳,金色的渚宫金顶一瞬间闪耀荆南,伏耀大地。

    “今日就是我第一次入朝了!”

    芈凰紧握双拳,目光灼灼,大步向着那座金宫而去。

    而这一边东宫寝殿中,男子睡了不过一个时辰,再次整衣准备出门。

    一身黑色劲衣武服,玉带高冠,幽深的眼眸,星光微寒惊落九洲,若敖子琰嘴唇紧抿,负手立于东宫玉阶之上,沉声问道,“凤凰山大营那边筹建的怎么样了?”

    清浦站在身后回道,“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公子一声命下,就可以将若敖一二三和五部一起迁进去!”

    “好!”

    十一月末,已进十二月。

    大楚最冷的冬季就要来了,可是命运正如这一天冷过一天的天气,弥漫笼罩着一层未知的大雾,缓缓从天而降。

    二人,一个出宫,一个入宫。

    身影渐渐隐没于楚王宫城墙内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