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五章 初入朝堂(谢谢苏姜海的1000打赏)
    楚王宫外,成嘉早早就身着一身藏青色的司败新朝服,静静驻立在朝华门外。

    他来的时候楚王宫的宫门还没有开,初冬的清晨犹带微微彻骨的寒风,轻轻吹拂着他玉冠上的流苏轻轻飞舞,但他却笔直地站着,仰望着宫门内的某个方向,怔怔出神。

    良久,外朝的钟声。

    三响,三落。

    渚宫早朝,百官入殿。

    作为成氏的新家主,最年轻的司败,成嘉容颜一整,一路吸引着众臣探究的目光,踏上渚宫的八十一级玉阶,直到了大殿正门与正要进殿的芈凰,迎面相遇。

    二人目光皆是一滞。

    成嘉退开一步,清声道,“太女先请。”

    然后躬身为太女的芈凰让开一条道路。

    顺着金殿大开的三十六道朱门,从他的脚边有一道大理石铺就的青云路,一直延伸向最接近白玉为阶之上的王座。

    “嗯!”

    没有多余的客套,芈凰一颔首。

    迈步走进这座她渴望已久的金色大殿,举目望去,济济一堂的百官正在小声的交头接耳。

    “听说了吗?今天太女第一次上朝!”

    “嘘嘘,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在这一声提醒下,被门口一道红色纤瘦挺拔的身影吸引了过来。

    或是感叹,或是惊讶,或是不解……

    心底纷纷暗叹,她真的来了。

    走进了这座举世无双的黄金殿堂,走进了楚国权力的最中央。

    当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他们齐齐眉头微皱,最后却一脸喜色地纷纷上前恭贺。

    芈凰将众人前后的迟疑和变化看在眼里,一一寒暄而过。

    在她身后,有一道儒雅的身影排众而出,同样露出一张亲切的笑脸,正是令尹子般,笑了笑道,“太女今日正式第一次上朝吧!”

    “是,令尹!”芈凰闻言点头。

    “上朝是一件有很多学问的事,今日太女可准备好了吗?”

    令尹子般饶有深意地问道,老而深沉的目光落在脊背挺直,如一柄出鞘的宝剑的女子身上。

    “芈凰今日第一次入朝,有很多不懂的,还望令尹大人多多提醒。”芈凰坦诚地说道。

    “那太女就跟着老臣吧!”

    令尹子般温和地笑笑,释放着他的亲和有礼,还有身为国丈的矜持高傲,当先负手走进大殿之中。

    芈凰心里如明镜一般,令尹子般自然是看在若敖子琰的份上才对自己特别关照,于是也不多说抬步立即跟上。

    身为太女,芈凰与令尹子般,一同并列在九级玉阶之下,最接近王座的首席第一排。

    第二排站着令尹如今的副手左右尹和左右徒。

    第三排站着四司,司马,司徒,司空,司败。

    成嘉身为司败,位于最末席,其后第四排往后再是礼尹,工尹,卜尹,咸尹,郞尹等各尹,还有众臣。

    反正大多数还是生面孔。

    芈凰默默留意着每个人的长相和对应的官服,记忆着他们的身份。

    只是此时的芈凰并不知道当她踏进这座金殿的一刻起,在这金殿之中,将会发生怎样一场场的风暴。

    这座历经三百年的渚宫,好似一座囚笼,为她缓缓敞开了它的大门,并将这世间的一切权力网罗其中。

    巨大的风暴将渐渐侵袭而来。

    混合着大楚三百年的荆蛮余气,带着冬日的严寒气息,缓缓地吹了进来,将在这个金殿之中越演越烈。

    九级玉阶之上,随着赵常侍惯常的一声,“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早朝,正式开始。

    楚王斜支着身子,坐在殿中最高处,隔着十二冕旒,看着玉阶下的众臣打着轻微的呼噜。

    “大王,臣有事启奏。”

    一声高奏,将昏昏欲睡的楚王从睡梦的边缘拉了回来,只见工正府工尹公输谨从第三排踱着步子走了出来。

    左徒周穆第一个皱眉看向他。

    公输谨见他望了过来,不躲不闪,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

    周穆眉头微微一凝,他跟公输谨同朝为官,十数载,对这位整日只知挖沟修路修坝修房子的公输谨太了解了。

    凡是不如他的意,就觉得是有人刁难他,而这三年他一直要修坝的银子,却因为楚庸大战战事吃紧,一直被他押后,这人就不断钻牛角尖,而这次更是就水患流民安置之事,揪着他不放。

    看他露出这样一幅表情。

    就知道他今天又准备弹劾他。

    这几天不是为了安置流民的拨款,就是为了三年前的修堤款,大有不罢休之势。

    公输谨是个粗人,脾气一惯摆在脸上。

    令尹子般见了,代替楚王笑问道,“我说谨言,这又是发生什么事情,生这么大的气?”

    谨言是令尹子般给公输谨取的字,就是希望他谨言慎行,可是公输谨却半点领会不到这个字的真意。

    公输谨梗着脖子回道,“回令尹,谨言要弹劾左徒周穆贪污赈灾公款。”

    “你要弹劾的是周穆?”

    令尹子般老而深沉的眸子一眯,再三问道。

    芈凰闻言也眉头一皱。

    据若敖子琰提供的各个官员情报,这个周穆乃是原先陪武王打天下的周氏后人,周家家大业大,每次大战都为楚国捐钱捐粮,几代人都在楚国身居要职,和各方势力更是相互姻亲,盘根错节。

    周穆的夫人的妹妹正是若敖子良的夫人吕氏,而周穆的嫡女,周菁华,如今又在和成嘉议亲。

    与他有姻亲的官员怕是占了这渚宫金殿中的一半。

    弹劾他?

    对于这个牛脾气死脑筋著名的公输谨。

    芈凰总算有了直观的认识。

    “是周穆,此次赈灾银子从太女大婚前到如今已经拨款五次,可是每次到老夫手上的钱粮都因为各种原因拖迟最后不足数,而我下面郡县的赈灾负责人昨日回报说,收到的也并非粟米而是粟米壳子。等赈灾粮食当场一打开,排队领救济粮的流民当场就哗变,整个随城当日就发生了流民暴乱,四处烧杀抢掠。”

    公输谨这么一说,就连令尹子般和李御史等人也不由得一愣,“什么,随城暴乱了?”

    “是啊,令尹大人!”

    公输谨一脸焦急又愤怒地点头,又继续说道:“更为可恨的是,这三年来,为了修坝款,周穆几次对我们工正府的请款推三阻四,才导致了如今淮河发大水,下游村庄百姓无家可归,沦为流民犯上作乱,这根本是与大王与民修养生息,北上伐晋的大计相违背!……”

    “我国内乱不止,北上何谈,大王!”

    公输谨说到最后更加义愤填膺,脸红脖子粗地大骂道,“周穆此等行为简直妄为我大楚臣子!”

    对这些事情的具体来龙去脉并不了解的楚王,本来正在养神以期睡个回笼觉,一听到此事影响他北上伐晋称霸诸侯的大计,顿时起床气就犯了。

    “周穆,给寡人滚出来!”

    楚王一拍御座,大吼一声,响彻金殿,震聋发聩。

    所有百官不禁脖子一缩。

    看来周穆是要倒大霉了。

    不过楚王刚刚睡醒,令尹子般没有,他望向周穆,不紧不慢地问道,“周大人,公输大人所言可属实?”

    “臣冤枉啊!”

    负责钱粮供给,要应付各大世家门阀豪强的周穆从来都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不然也不能当着左徒的位置,管着楚国这么一大国的钱粮,。

    一声“冤枉”大叫着,就从众臣中疾步出列,跪倒在地,声泪俱下地说道。

    “我楚国三年大战,三年水患,国库日渐掏空,为了抗庸,下臣日日都要向各地各世家豪强征钱征粮,这一点司徒大人可以给下臣做证。各大世家早就对我二人怨声载道!下臣难做啊!……”

    “所以才时有拖延,并非有意为之。而这米粮到了下面怎么变成粟米壳子,下臣也不知!明明给到工尹的都是雪白的粟米,这其中肯定有人监管不力!”

    身为司徒的赵兴闻言也出列作证。

    周穆跪在地上,把其中情况说完,狠狠瞪着公输谨,回骂道,“或者某人贼喊捉贼,还要诬赖于我,我周穆纵然一死也不会担上这不白之怨,请大王明鉴!”

    周穆一言既出,公输谨立即破口大骂道,“屁,我公输谨才不会贪那些昧良心的钱粮呢,不像有些人家里的钱粮多的都快要发霉,也不见给穷人百姓施舍一点!”

    “那我就会贪图这些钱粮吗?大战不停,各地民不聊生,下臣也十分心焦。”周穆挽着袖子哭道。

    公输谨有点怒了,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个周扒皮,非得我扒了你的皮,你才肯说实话……”

    “你……你敢……”

    公输谨虽为工尹,但是论起口舌也不输给这些文官。

    当下斯文的周穆就涨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眼看两个司命大臣争的脸红脖子粗,就差你踹我一脚我捧你一拳地打上,整个朝堂顿时变成了两人叫骂的菜市场。

    高高坐在金殿上的楚王眉头越皱越紧,本就阴沉难看的脸色,顿时就蓄起了一场暴风雨。

    在他一声“吵够了”的大骂吼出来前,年迈的李御史已经快步出列,呵呵地拦住二人笑道。

    “二位大人,你们看大王勤于政事,操劳国事,已经疲累至极。”

    指着大门和楚王的李老缓缓说道,“二位要吵不如到外面去吵,此乃朝堂之上,我们还是在公言公。”

    此言一出,没有注意到楚王面色的二人,顿时收了声。

    楚王昨晚有没有勤勉政事不知道,但是楚王脾气不好大家都知道。

    尤其一大清早上朝。

    众臣纷纷颔首,李老不愧为三朝元老。

    每次和稀泥的时机总是把握地刚刚好。

    “以老臣之见,毕竟这么大的数额赈灾款肯定要追究,不如就让三国会盟立了大功的成司败来追查此案。”李御史笑微微地接着拈须说道。

    这等烫手山芋一下子就抛了出去,众臣更加一脸信服地看着李老。

    这两个哪个都不好得罪。

    正好由新来的司败处理,也就没他们什么事了。

    楚王闻言胡蜂似的双眼微眯,想了想,三国会盟?

    好像是有这么个年轻人。

    遂扬声问道,“可是那个用一赌为寡人赢了晋国邯郸和齐国阿城两座城的成老之子?”

    楚王渐渐想起来,想到三国会盟上平白赢了两座城池,眉头松动,心情顿时大好。

    哈哈一笑,“他是个不错的!”

    满堂风雨,顿时说散就散。

    帝王喜怒,说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

    令尹子般闻言也适时地缓缓笑道,“大王,正是成老的二子,如今左尹的胞弟。此次郢都附近的流民安置也是由成司败一手主持,所有城外生病的流民都得到了及时的医治,疫情没有暴发,危及到郢都内的安全。”

    “那很好啊!”

    楚王再度大笑,“赏!千金,千亩良田!”

    只要他的王城安全,比什么都好。

    这渚宫金殿之中,顿时春风化雨,赞扬一片。

    众臣纷纷大赞成司败乃贤良之后,年轻有为。

    围绕着那最高处。

    汇聚了当今楚国权利中央的所有人,一言一语皆在搅动这一国的风雨雷霆。

    芈凰不动声色地轻哼一声,我楚国朝堂上也尽是些见风使舵之辈,真正大战天灾也不见他们一个冲在最前面,只会在背后歌功颂德,曼目悄然一转,落在立在大殿中第三排的男子身上。

    只见他从容上前,就像一股宁静的风徐徐吹入大殿之中,吹散满殿的混浊,从容回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皆乃微臣份内之事,当不得大王盛赞。”

    声音不紧不慢,气若轻羽。

    果然是和若敖子琰完全不一样的男人。

    如果是若敖子琰此时站在这金殿之中,接受这众人的恭贺,必然是当之无愧。

    “好一个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令尹子般一脸含笑地大加赞赏,然后突然笑着一转,“那此案就交由成司败来判可好?”

    “是,令尹大人。”

    成嘉眉头一紧,看了案件牵涉的左徒周穆和工尹公输谨,欣然领命。

    芈凰默默看着,这明明就是个烫手山芋。

    可是令尹子般却还是顺着李御史的建议把这个皮球踢给了成嘉。

    果然这朝堂上谁都不是轻与之辈!

    周穆面有得色,交给成嘉,那他可是大大的赢定了,别人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他们却是知道的。

    “哼,到时候真相自会大白天天下!”

    “看是你的过错还是我的过错。”公输谨也瞪了他一眼。

    二人吵了一早上,整了整衣冠,终于拂袖起身,各归各位。

    一场暴风暂时止住。

    可是众臣心中门儿清,这二人之间的烂帐还没有算清呢!

    不过这不是最紧要的,诸位大臣心中盘算着吵了一个时辰差不多也要下朝了,就连赵常侍再收到楚王的又一个哈欠声后准备宣布退朝。

    第一次上朝的芈凰望着王座上不断打着呵欠的楚王,还有在暗地里斗鸡公一样憋着劲的周穆和公输谨,暗暗撇嘴。

    原来这就是我楚国的早朝!

    果然挺像菜市场的。

    收了收目光,芈凰随众臣一起从渚宫退了出来,只见众臣们再度一窝蜂地上前恭贺成嘉。

    金色的琉璃瓦下,青年气质雍容,笑意浅淡而亲近,像一棵挺拔秀丽的紫竹,站在金光璀璨的鎏金红栋之下,收获无数艳羡的目光。

    众人皆被阳光所迷。

    纷纷眯起眼仰望着立在玉阶上的青年。

    心中盘算着未来该以何种方式和这位青云直上的新贵拉好关系。

    一人当先走了过去,正是周穆,满意地拍了拍的肩膀笑道,“成贤侄前途无量啊!”

    语气亲热,透露着身为未来岳丈的几分自得。

    成嘉恭敬回道,“周世伯,过奖了!”

    芈凰冷眼看着那边的热闹,转身就向着东宫而去,处于包围圈中的成嘉脸上的笑容在女子转身的那一刻,微微一凝,然后也告辞了众人向着楚王宫外而去。

    其余大臣各回各家,而不回家的自然已经开始动心思。

    周穆才回到周府,就遇到等了一大清早的周菁华,被她连连追问道,“父亲,今日可见到嘉哥哥了吗?”

    “见到了,见到了,从我出门到回来,你都问了多少遍,真是女大不中留。”

    周穆走进来,摇头失笑道。

    “怎么样,怎么样?嘉哥哥,今天是不是入了大王的眼。”周菁华接着问道。

    “以他三国会盟,安置流民的功劳,怎么可能入不了?”周穆摇头。

    “这个也当然,成嘉哥哥论能力不输给子琰哥哥呢!”

    周菁华高兴地笑道,“就算令尹也当不得。”

    周穆那双精明的眼中划过一丝精光,儒雅的脸庞上十分满意,只是想到一半,眉头一皱,“只是今天公输谨那个匹夫却在朝堂上攀咬为父,到是给你的嘉哥哥添了第一桩案子。”

    “什么案子?”

    周菁华闻言不知为何心底一紧,问道。

    “这些朝堂上的事情,你一个女孩子也不要多问。要是得空的话,就叫成嘉到为父这边走动一二。”周穆本来想说,可是话说到一半却住了口,眼底精光一闪。

    听到父亲的意思,大概是为了明年定亲的意思,周菁华不禁俏脸一红,低着头道,“嗯嗯,有空我问问。”却并不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