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六章 半夜晚归(感谢有酒就开心的老妖的赞赏票)
    东宫里,半夜时分,温暖的被窝中突然灌进一道冷风,芈凰一个激灵醒来,然后回头一看正是若敖子琰,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饭吃了吗?”

    “为了赶回来,还没有来的及吃。”

    若敖子琰脱了身上的外裳,命清浦他们把一些密函放到一边,然后爬上床搂住芈凰摇头说道。

    “究竟什么事情,这么忙?本来想问清浦,江流,可是他们都不在,问惊风,他却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芈凰推了推他,见他太累,于是起身叫司琴给他把一直热着的宵夜端进来。

    “先别睡,吃点东西,不然伤胃。”芈凰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他起床。

    若敖子琰却不依,楚国第一贵公子,倚在她的怀里蹭了蹭,表示坚决不起来,一脸困顿地闭着眼睛说道,“凰儿,两三夜晚上没睡,我累,你喂我。”

    芈凰无奈,命司琴她们端了床上用的小几,然后亲自给若敖子琰喂饭。

    清浦他们在一边伺候着,头低的不能再低。

    这还是他们英明神武的公子爷吗!

    司书捂着嘴挤眉弄眼,低头偷笑。

    快看,太女和驸马那样子多腻糊!

    “张嘴!”

    芈凰小心地舀着食物送到他嘴边。

    “啊!”

    若敖子琰闭着眼睛,十分配合地张嘴。

    他张一小口,她吹温了就喂一小口。

    芈凰一边给他喂饭,一边给他擦嘴,越来越感觉他就像是小孩子似的,而她就像母后小时候给她喂饭一样,哄啊,骗啊,还要端茶倒水,好不容易吃完饭,又给他呈了碗热汤,小心翼翼地一勺勺地呈到他嘴边,“吃完了,再喝点汤,暖暖胃。”

    芈凰感觉这场景似乎有点熟悉,好像她被追杀的那会,若敖子琰也这样喂过她。

    可是自从成婚以后,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似乎正在逐渐调转中。

    以前都是他追着她,如今却是她找他,还找不到。

    芈凰脑袋里东想西想,手边还不停地负责喂。

    若敖子琰则靠在她的身上,负责享受地吃,不到一会,一小桌四菜一汤全部祭了他的五脏庙。

    最后吃完了,芈凰收拾好一切,顺便拿了热巾子给若敖子琰擦手擦脸,然后才再度上床,任他将她抱进怀里休息。

    若敖子琰似乎真的有些累了,不多久,就有轻微的呼吸声喷在她的耳边。

    芈凰静静躺在他怀里,盯着他好看的眉眼,眉眼弯弯。

    这成婚才几日,她却感觉前世今生,两世空荡荡的胸口在被一种幸福添满,满到要溢出来,所以更加小心翼翼,时时还觉得这一世是不是她的前世死前的一场幻梦。

    如此美好的不真实,就像走在云端,而担心云层一旦消失,就是万丈深渊。

    以前她从来不敢想会有这样的幸福,但如今,她很想这幸福要一直延续下去,延续个生生世世,她甘愿被他困在这柔情里。

    虽然有些事情他不告诉他,不让她接触,但前后两世第一次体会到有个人替你把一切风雨挡在门外,不用一个人顶着,是一件多么幸福又幸运的事情。

    芈凰忍不住就想沉溺其中。

    只是她还是不忍心他这么累。

    幸福应该是两个人的,而不是一个人受累着,一个人享受着。

    就如她的母亲一直念想着她那位薄情寡恩的父王,而楚王享受着她的念想,浑不在意,最后郁郁而死。

    既然决定了要一起好好过一生,芈凰就不愿意只做那享受的一方,轻轻掀起被子,准备再度起身,本来已经睡熟的人却立即环住她,说道,“哪里也不准去。”

    “我见清浦他们搬了一叠公主去书房,我帮你去看看,反正我先前睡了很久。”芈凰贴在他耳边轻声道,“你自己一个人睡好不好?”

    若敖子琰闭着眼睛忽然睁开,摇摇头,抱着她不动,见芈凰无奈地看着他,嘴角突然微勾,轻笑出声,“凰儿,可是在心疼我?”

    “我难道不应该心疼吗?”芈凰撇嘴。

    难道她应该没心没肺?

    若敖子琰重新闭上眼睛,将她搂的更紧,“既然心疼我,就跟我一起睡,你不在我身边,你知道的我更睡不着。”

    “我怎么不知道我有安眠的效果。”芈凰瞪着他道。

    若敖子琰嘴角贴上她的耳珠,幽幽说道,“你就是我的安眠香,我的安眠枕,只有抱着你,我如今才能睡的好。”

    芈凰脸一红,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扯起一块方巾盖在了他的脸上,警告道,“那你就给我好好睡觉,不准再起来做事了,明天如果再让我看到你一早上在书房,看我还让不让你进房。”

    “太女,尊命!”若敖子琰听话地闭上眼睛,丰唇勾起一段美妙的弧度。

    芈凰好笑地看着他。

    片刻后,目光却落在桌上那叠密函上,到底是什么紧要事,待若敖子琰这一回真的睡着了,拿不开若敖子琰放在她腰间的手,只能任他环着她的腰的芈凰,手中暗劲一吞一吐,将不远处桌上的密函吸了过来。

    打开密函,发现居然不是关于如今朝堂上的事情,而是军报。

    这个她熟悉。

    原来凤凰山他除了修建了他们的行宫,还修建了一处秘密大营。

    而除了这些,若敖子琰看似一个挂名少师,原来表面什么都没有做,但实际上却动作比谁都大,只不过都隐在底下而已,令尹子般表明上控着朝堂,可是暗地里,整个朝堂方方面面原来都是从他这边下决定,甚至连粮草、兵谋、盐路、铁矿、商铺、银庄、田地等等,凡是涉猎到民生百姓生计之事,他全部都插了手,都在支配和调动。

    而从晋国的密函上可以看出,就连资助姬流觞回晋的后续事情,他都还在继续联络着。

    所以虽然表面上他被吴王妃变成了一个摆设驸马,其实他主控着整个楚国的未来大势。

    芈凰看着这些密函,不禁再次感叹,若敖子琰的手眼通天,不仅在对庸大战上,就连这细枝末节的民生大事上都一一有他的手笔,这个男人真的无所不能。

    一边感叹,芈凰又一边挑选了一些她能处理的事情,逐一做了批注。

    天明十分,除了几本重要事情的密函,其余的都被她处理妥当。

    她见若敖子琰还没醒来,便拿着几本没批注的密函细看。

    看了许多之后,她发现,似乎除了若敖子琰的势力,还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在暗中与若敖子琰作对。

    那股势力很隐秘,如深水一般,几乎让人感觉不出来,但每每都在关键时候阻挡若敖子琰一下,让他有些事情行得艰难而迂回。

    两大势力就如翻煎饼一般,他翻过来,他再翻过去。

    芈凰眉头皱起,想着天下还有谁能与若敖子琰如此暗中较劲?成嘉?

    一想到成嘉,她就不禁拧眉,如果若敖子琰做这一切,是为了整个天下,成嘉是为了什么?

    他也要这个天下吗?

    摇了摇头,总觉得和他的性格并不相符。

    芈凰正想着,若敖子琰醒来,睁开眼睛,见她眉头紧皱,他动了动手臂,声音有着初醒的低哑,“在想什么?”

    “谁在暗中与你作对?”芈凰偏头看着他问。

    若敖子琰眉梢微动,看了一眼她手中的本子,“你看出来了?”

    “嗯!”芈凰点头,虽然埋得深,但还瞒不住她的眼睛。

    开始没看出来,只觉得不对劲,但是一桩桩,一件件的这些事情联系在一起,她要是还看不出来,这些年的军旅生涯,她就白混了。

    有这样一支势力的存在,以若敖子琰那霸道的天下独一无二的性子,是绝对不允许的。

    “成氏的暗卫。”若敖子琰道。

    芈凰挑眉,“真的是成嘉?只是图的是什么。”

    若敖子琰幽深的目子里划过一缕暗色的精光,声音微冷地说道,“那就得问他自己了。”

    芈凰眉头皱紧,一时间沉默下来。

    若敖子琰伸手撤掉她手中的密函,将她轻轻一拽,她的身子被拉进了他的怀里,他用被子盖住她凉了一夜的肩膀,温声道:“有我在,不需要你愁眉,”

    芈凰打了个哈欠,“嗯”了一声。

    “睡一会吧,你今天也要上朝。”若敖子琰伸手拍着她。

    芈凰也感觉这一夜有些累,闭上眼睛睡去。

    若敖子琰见她不出片刻便睡熟,伸手拿过被她挑剩下的几本密函看了一眼,提笔批阅完,将她批阅过的密函和奏折又看一遍,满意地点点头,“看来这三年还是大有进步的,连我的这些暗地里步置都看了出来。”

    窗外的光线已经微微明亮,若敖子琰低头看着怀里的芈凰,眸中不舍的情绪溢出,忍不住低头吻向她娇嫩的唇瓣,怀中的人儿被打扰,不满地“唔”了一声,他心神一荡,更是不想离开。

    芈凰终是被吵醒,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着若敖子琰,唔哝道:“我该上朝了!”

    “不准上。”若敖子琰吻着她。

    芈凰脑中想起那句“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的诗,看着若敖子琰,困意淡去了些,有些好笑。

    “是不是不困了?”若敖子琰看着她。

    芈凰瞪了他一眼,想着你这样闹我,我还哪里能困得起来?

    若敖子琰盯着她看了片刻,一个翻身,将芈凰压在了身下,吻着她道:“不困的话,我们做些什么吧……”

    他话落,芈凰薄薄的衣衫被剥落,红绡帐内再度掀起浓浓春色。

    芈凰暗地里却想着不知道被称之为男人的这种动物,是不是初尝荤腥,都这么的有能耐。

    一番云雨后,芈凰坚难地起床去上朝。

    这一日的早朝,注定他会误了时辰。

    不过幸好,楚王也在王座上补眠,整个大殿上一股浓浓的困意。

    这样的情景一连几日皆是如此,而她每日只能继续上朝,朝堂上要不像菜市场一样讨价还价,要不安静地让人想要睡个回笼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