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八章 婚事落地(感谢第一评论员路人甲)
    “怎么没有看到令爱,周小姐?”

    越椒大马金刀坐在上座之上,一张如狼似虎的尊容,一双如狼的阴狠眼眸,眼底划过一道冷光,对周穆问道。

    “小女刚刚回房了。”周穆轻笑道。

    “上次与周小姐匆匆一遇,令爱美的真是令人印象深刻,若是谁以后娶了她想必都是个有福气的。”越椒出声赞到。

    “哈哈,都尉大人谬赞了!”

    周穆敬他酒,“来,我们喝一杯。”

    “好,喝一杯!只是我们这一杯为什么而喝了?”

    越椒皱着一双不悦的浓眉,举着酒杯久久不喝,眼底含着一丝兴味,缓缓说道,“比起一个司败之妻,令尹之妻,以周小姐之姿也是当的得。周大人觉得呢?让我们为这个喝怎么样?”

    “哈哈,这个……”周穆闻言反而举着杯子,一脸迟疑。

    “比起一个成氏,还是周大人觉得我若敖氏比不上吗?要知道我若敖氏的令尹之位,如今已经空出来了,这族内总会有人坐上去,而家父却是司马,掌着全国的兵马调动之权。这坐上去的会是谁,周大人觉得会是本公子吗?”

    越椒看着一脸迟疑的周穆幽幽问道,一抹嗜血的挂在嘴角边,含着一丝阴狠,却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威压。

    这大公子好重的暴戾之气!

    周穆一生阅人无数,心道怪不得令尹子般多次说此子必生反骨!

    “哈哈,若有谁能坐上这令尹之位,那当然也是大公子了!来人,去叫大小姐出来敬大公子一杯酒。”周穆双眼瞳孔微缩,脸上笑容更胜,讨好地说道。

    心中却确定无比,比起恭敬有加的成嘉,有些人更加不能得罪。

    尤其这位还是楚王身边的红人。

    管着整个楚王宫的内外五万虎贲禁军。

    “是,大人。”

    不一会侍女就领着周菁华过来。

    “父亲,你叫我做什么?”

    周菁华脸上带笑,裙角飞扬,一路走路带风地小跑进来,可是进来一看,顿时神情一变,问道,“父亲,成世伯他们呢?”

    成嘉呢?

    怎么不在了?

    “你成世伯,他突然久疾复发,由成司败送回府了。”周穆回道,“来来,这是若敖大公子,你也一起坐下来招待一下。”

    “父亲,女儿现在哪有这个心思。”

    周菁华闻言一脸焦急,但还是不忘有外人在场,盈盈一礼,“若敖公子,不好意思,小女有急事先告退了。”

    “哈哈,周小姐果然直率,本公子喜欢!”越椒大笑一声。

    似乎越有难度的女人,越椒越喜欢。

    芈凰如是,周菁华如是。

    凡事得不到手的,他都想得到。

    周菁华闻言柳眉轻皱,这个若敖氏的大公子,果然如传闻一般,性格诡异难测!

    “可是菁华却不知道自己这一点哪里值得若敖大公子喜欢。”周菁华再度行了个屈礼,准备离去,“菁华先告辞了,父亲和若敖公子慢聊!”

    周穆轻笑着看着周菁华,然后轻笑说道,“小女顽劣,让公子看笑话了。”

    越椒却大笑一声,起身大踏步走向周菁华,一把拦住她,看着她说道,“周小姐,做我若敖氏的主母如何?!”

    “不如何,若敖公子!”

    周菁华上下打量了一眼长相似熊虎,声音似豺狼的若敖越椒。

    比之成嘉的俊美如斯简直云泥之别。

    “可是本公子并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而是告诉你,三天后,我就会叫我父亲派人上门提亲,周小姐,请静候我的佳音。”

    越椒哈哈大笑一声,满堂震惊。

    周穆面对若敖越椒的咄咄逼人,眉头贤皱却没有作声,算是默认了。

    周菁华杏眸圆瞪,一脸恼怒地直直瞪着他,扬声问道,“若敖越椒,你究竟想要干什么,羞辱我吗?”

    越椒冷笑一声,猿臂一伸,将周菁华一把搂在怀里,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冷然地宣布道:“我自然是要娶你作我若敖氏的主母。放眼整个楚国,如今就只有你周氏的嫡小姐身份能配的上这个位置了。”

    周菁华闻言怔在他的怀里,双手用力推拒,或者扭打,也推不开分毫。

    “我不会答应的,死也不会答应的。”

    死死咬着唇,周菁华瞪着他说道。

    越椒一手挑起她尖尖的下颌,像是端详着眼前猎物的价值一样打量着,阴冷的目光上下逡巡,最后落在她上下紧咬的唇瓣,突然脑袋低下,当着周穆的面就狠狠地吻了下来,一股无法让人拒绝的阴冷味道,迫入周菁华的口中,直到将周菁华吻的无法呼吸才一把松开,最后冷冷笑道。

    “周小姐,你要知道就算你死,三日后,我也会命人把你的尸体抬入我若敖氏的,上到我若敖氏的金蝶上的!”

    话毕大笑一声,大步转身离去。

    “哈哈,有意思!”

    “我喜欢!”

    “父亲,为什么……”

    周菁华含泪看着坐在上首的父亲,双腿一弯,跌坐在地上,“明明刚刚还在说女儿和嘉哥哥的婚事,为什么一转眼就变成了这样?”

    “小姐,小姐,你不要伤心,大人会为您作主的。”侍女小江焦急地劝道。

    “女儿,为父也十分为难,若敖氏的大公子看上你了,这是你的福气。未来你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若敖氏女主人。”

    周穆一脸凄凄地说道,虽然他也不想把女儿嫁给性情残暴著称的若敖越椒,可是如今越椒话都说出来了。

    如果拒绝,后果难以想象。

    “你不管我,我要去找嘉哥哥!”

    周菁华见周穆不帮她,顿时爬起来,向外跑。

    “你找他也没用。快,拦住小姐,把她送回房!三天内,哪里也不准去。”

    周穆立即命道,一众侍卫跑了出来,拦住周菁华,将她半押解半护送回了她的华英园。

    当所有人都退去,周穆一个人颓败地坐在上座上,然后发狠地一捶桌子,“该死的公输谨!如果不是他在这个节骨眼告发此事,成家也不会在此时退婚。”

    当他不知道成得臣当时在装病,不过是想给他留点面子。

    三日后,周氏的嫡小姐与若敖氏的大公子越椒定亲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郢都,东宫中的芈凰听到的时候微微一惊,“怎么不是和成嘉定亲,怎么变成你大哥了?”

    “你是想知道是成嘉退的婚,还是周氏为何改的主意?”正在做事的若敖子琰闻言从长案后抬起头来,反问道。

    “我自然是想知道周氏为何改主意。”芈凰理所当然地回道。

    “你可知道此次赈灾案究竟是谁贪墨了赈灾款?”若敖子琰又问。

    “周穆。”

    芈凰凭这几日在朝堂上和各官员打交道的情况,在脑中一一过滤着,最后低头说道,“公输谨为人粗枝大叶,且整日都在为修坝之事四处奔走,而他为了安置流民的焦急不似作伪,相反这个周穆却富可敌国,其周府据说在整个郢都只仅次于你若敖氏。不仅如此,周穆怎么看都不像个好人。”

    这是她重生后天养成的一种直觉。

    “很对,不过周穆后面之人正是我大哥。”

    若敖子琰点点头,幽深的眸子划过一道轻蔑的冷笑,“所以,你就应该知道周穆为何会改主意。他原先打算着同时交好成氏和我若敖氏两家,而如今越椒是要彻底地把周穆绑到他的船上。”

    “只是越椒要这么大笔赈灾粮干吗?”芈凰闻言拧眉问道。

    她真的不理解若敖氏的人为何纷纷四处敛财,搜刮土地。

    “那凰儿就好好想想,有了这些灾粮越椒可以做什么。”若敖子琰适时地卖了个关子,留个疑问让芈凰自己去想,同时有些事情还不能跟她说。

    “好,我会自己查出来的。”芈凰重重点头,心中也生起了一丝强烈地争胜心。

    把若敖子琰留下的这个疑问当作她初入朝堂的一项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