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九章 申请办案(感谢苏姜海的月票)
    第二日,朝堂上就发生了一件轰动朝野的大事。

    入朝以来半个月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太女,主动向楚王申请参与赈灾案,并保证半个月内绝对破案,找回失去的灾粮。

    成嘉这边半个月过去了,刑狱司还没有一点动静,她这边一开口就说半个月内就可以破案。

    顿时震惊朝野。

    太女,什么出身,顶多不过是行伍出身,打过三年战。

    这朝堂上的水都还没有摸透呢,居然就敢自告奋勇要审赈灾案。

    她准备怎么查?

    怎么审?

    这个案子如今就连刑狱司这边也一点线索都没有,或者估摸着就算他们有了方向,新来的成嘉也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是谁指使周穆偷换灾粮,整个刑狱司正因为此案一愁莫展中。

    各个官员都不是傻子,猜都猜的到。

    这个案子很难查。

    成嘉闻言皱眉看着前排的女子,清声问道,“太女说已经掌握重要证据,不知道可是真?”

    “我这些日子已经派人到下面的郡县村庄调查多日,现已经掌握了重要人证和线索,由我的凰羽卫千骑将军司剑和欧阳奈正在护送他们返回都城。”芈凰一一回道。

    李老闻言拈着花白的胡子再三确认道,“只是太女确定要半个月内破案吗?这可不是一件小案子,也许背后牵涉极广,时间上可以宽容点。”

    众臣纷纷点头。

    是啊,时间上宽裕点,可以更加十拿九稳。

    “如果没有万全的把握,儿臣自然不敢向父王打这个包票。李老,半个月足矣。”芈凰向着玉阶上的楚王保证道。

    “好,那此案就交给凰儿去办了,刑狱司协理,务必在半月内追回所有被调换的灾粮。”

    楚王觉得芈凰既然有信心。

    那就让她去做。

    怕什么!

    一声”退朝!“,众人散会。

    从渚宫里出来,上朝半个月以来第一次主动向成嘉走来的芈凰,身着一身雍容典雅的六尾凤袍慢步而来,淑丽温雅的面容颜,此时带着令人如沐春风的笑,慢步穿过人群,向他一步步而来。

    本就高挑健美的女子行走间,自有一番娴雅恬淡与不输男子的大气众容,引人注目。

    ”成司败?“

    芈凰笑着主动开口,”就赈灾案,我们谈谈。“

    成嘉闻言,步子一顿,一双修眸正正看着她,最后点点头,”好,那就请太女到我刑狱司,就我们手上双方的证据细谈吧。“

    芈凰闻言点头,曼眸含笑,”那走吧!我们去刑狱司说。“

    一刹那,成嘉微微凝眉,眼前这个女子还是那个整日对他横眉冷对的她吗?

    还是都在做戏?

    点头说道,”好,太女请。“

    周围的官员纷纷支着耳朵偷听着二人的对话,周穆混在人群中眉头一皱,而公输谨则得意地瞪了周穆一眼,扬声说道,”看来有人要倒大霉了,哈哈,真是人心大快。“

    然后一脸振奋地向着芈凰他们小跑过去,喊道,”太女,其间如果有任何需要配合的,微臣及我们整个工正府上下都会随传随到,务必赶紧追回灾粮,安置流民。“

    ”放心,公输大人,一片赤诚之心,灾粮一定会及早追回的。“

    芈凰峨眉如黛,曼眸流光,发色如墨,颔首回头一笑,顿时惊艳了许多人。

    真是自信而又从容不迫的女子。

    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区别于婀娜娇小的楚女。

    ”那谨言就在这里替灾民多谢太女了。“公输谨拱手一揖。

    ”等着吧,半个月内就会有消息。“芈凰笑笑说道,然后向着八十一级的玉阶下走去,直到楚王宫门前,又一道高大的黑影迎面拦住芈凰去路,如狼的声音划过耳际,唇边挂着一丝残忍的笑意,冷笑道。

    “听说太女弟妹,已经查到了赈灾案的线索了,真是厉害。”

    芈凰抬眸一看,却是越椒。

    曼眸微眯,唇角微勾,果然还是迫不及待地来了。

    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贴近他耳边悄然说道,“所以大兄要当心了,这证据对大兄可极为不利啊!如果要清理一些马脚,还是得清干净,不然弟妹也很为难。到底是抓还是不抓呢?”

    话毕,芈凰就轻笑一声,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大步跃过。

    成嘉看着密语的二人,眉头轻轻微拧,快速跟上。

    越椒抱臂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离去的女子,摩挲着坚硬的下巴,冷然一笑,“这个太女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居然都已经查到证据了,闾一,你说我该怎么办好呢?“

    “大人,我们要不一不做二不休。”

    闾一在脖子边比了一个手刀,目光微冷地横拉一切。

    ”呵呵,只是那样,如此性辣的美人就未名太可惜了……“

    越椒怜香惜玉地叹道。

    只是那双满是阴霾的眸子中哪有半分怜惜。

    位于东大街尽头的刑狱司大门外,陈晃一直拦着要往里面硬闯的周菁华,”周小姐,刑狱司重地,非闲杂人等是不能入内的。“

    定亲完了终于获得自由的周菁华却不听不管,一个劲地要往刑狱司里冲,眼见陈晃再三阻挠,眉眼一沉,命令道,“陈晃,别当嘉哥哥给你几分薄面,你就忘记了自己什么身份。不过一个插贱的寒门子弟罢了!”

    陈晃闻言也恼怒了,他最恨别人说他出身。

    楚国门第森严,贵贱分明。

    即使要为国效力,首先看的也是出身。

    身为寒门子弟想要出仕,甚至封侯拜相,难入登天。

    陈晃站在刑狱司的衙门台阶上,眉眼微沉地说道,”即使晃只是一个卑贱的寒门子弟,但晃如今是司败大人任命的副手,成氏的第一幕僚。周小姐,如果还如此不知羞耻地硬闯我刑狱司衙门,就休怪我无情了。“话毕,一扬手,刑狱司两边矗立的衙差顿时拔出腰间的霍霍长刀。

    小江害怕地往后一退,”小姐,要不我们走了算了。“

    周菁华看着那一柄柄明晃晃的刀子逼进眼前,可是脚步半分不移,”见不到他,我今日绝不会走!“

    ”啪啪啪……“

    一阵巴掌声在她二人身后响起。

    本因听到周菁华突然改嫁的喜讯而赶来的成晴晴,恰巧看到这一幕,更是高兴不矣。

    ”某人还真是死缠烂打啊!从我家追到了刑狱司,当这里也是你周家开的吗?“成晴晴领着侍女缓缓走近,一脸嘲笑。

    ”这是你哥跟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插嘴。“周菁华面色一沉说道。

    成晴晴呲笑一声,摇头地说道,”这话你可不要乱说,你跟我哥可是半分关系都没有,到时候这话要是传到若敖大公子的耳杂里,凭白要给我哥添些脏水,坏了他的名声。“

    ”你……“周菁华瞪着她。

    ”你看着我干什么,还不快走?真要我让陈晃赶人?“成晴晴仗着陈晃的势高喝道。

    陈晃也配合地再度一扬手,衙差拿着大刀再上前一步,吓的小江魂不附体,拉着她要离去,”小姐,我们走吧……“

    ”好,成晴晴,有朝一日,今日的羞辱,我必当加倍奉还!“周菁华脸色铁青地带着小江一步一挪地上了马车。

    ”来啊,来啊,我等着你!“

    成晴晴见到周菁华灰头土脸地离去,心底别提多高兴。

    这个女人成日仗着她父亲的看重,整日在她成氏做威做福,还真把自己当成氏的二夫人了,她的二嫂了。

    ”干的不错,陈晃,本小姐看好你噢!加油!“

    成晴晴可爱一笑,玉手轻拍着陈晃的肩膀,等拍过了,又突然觉察到一丝不好意思,毕竟对方是男子。

    ”多谢四小姐夸奖。“

    陈晃看着本就长相可爱甜美的成晴晴,凶巴巴地替他教训了周菁华,还对他说加油,顿时脸一红,头低的更低谢道。

    ”不用谢,不用谢,今日我还要谢你呢!“

    ”以后你看着这个女人接近我哥三尺以内的距离,就给我把她赶走。“成晴晴笑嘻嘻地说道,觉得这个陈晃特别上道。

    ”是,四小姐。“

    陈晃脸更红了,头低的更低了。

    *************

    马车中,成嘉眉头紧拧,不断思索着芈凰到底是真有证据还是假有证据,不过无论真假只有十五天要破案,这海口夸的有点大了,虽然即使她第一次办案,就算最后没有办成也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总归是会堕了她的势气。

    周穆肯定是在某个环节调了包,而且是在公输谨的眼皮子底下,而越椒又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呢?

    他们到底是如何瞒天过海将上万担粮食换成米壳子的?

    而他们既然敢做出如此大的事情,肯定已经将灾粮转移,那这么大笔的粮食会去了哪里呢?

    一个个的官员名字,看过去,还是毫无头绪。

    如果他是她。

    此时会如何破局呢?

    素手轻轻翻开惯常看的那卷兵书,目光慢慢地在字里行间滑过,然后一顿:繁礼君子,不厌忠信;战阵之间,不厌诈伪,君其诈之而已矣。

    目光陡然一凝,然后淡粉色的唇边释出一丝轻笑。

    不久之后,身下的马车突然一停,外面传来静安的声音,”公子,刑狱司的衙门到了。“

    ”好。“成嘉慢然掀开车帘而出,就看见芈凰从前面的宫车中信步走下。

    ”太女请!“作了一个恭请入内的手势。

    ”嗯!“

    芈凰收了在渚宫外的一脸笑意,肃穆颔首,抬步上了刑狱司的台阶。

    二人一前一后上了刑狱司的台阶,大门边上陈晃正有说有笑地讨着成晴晴的开心。

    ”二哥,你回来了。“

    成晴晴见到他们,高兴地就像一只斗胜了的小公鸡,欢兴鼓舞地跑到成嘉身边,将她如何赶走了周菁华的事情大说特说了一遍,最后恨恨抱不平地道,”二哥,你是没看到周菁华那样子,明明都已经是若敖氏的定下的女人了,还跑来对你死缠烂打。就连我和陈晃都替她难为情。“

    ”陈晃你说是吧?“

    成晴晴一副大家是同党的样子,捅了捅陈晃。

    ”嗯。晃见周小姐非要硬闯司败衙门,而这里面都是朝庭重犯,还有机密档案,并非她一个女子可以随意出入的地方,所以就命衙差拦住了她。“陈晃一脸正色地回道。

    ”做的好,这里是公务衙门,以后都这样做。“成嘉点点头。

    成晴晴更高兴了。

    朝着陈晃暗地里坚起了大拇指:干的好。

    陈晃见此,好看的唇角勾了勾,也对成晴晴低头回以一笑。

    芈凰轻笑一声,看了眉来眼去的二人,然后说道,”我们进去说事吧。“

    ”那二哥你忙,我先回去了。“

    成晴晴见成嘉有公事在身,也不多停留向陈晃挥了挥手,”下次有空,再聊,和你说话,真好玩。“

    陈晃也点点头,”嗯,四小姐,慢走。“并招呼她随行的侍女和护卫小心看护。

    ”你到是比我这个做二哥的还要细心。“

    成嘉见此,点点头,”不错。“

    ”司败大人,我没有任何非分之想……“陈晃摇头微窘道,他知道自己什么身份,而成晴晴什么身份。

    芈凰看着不好意思的陈晃,对他在三国会盟中的表现还是十分印象深刻,好笑地说道,”你要有什么非分之想?你不是只是尽职尽责地安排四小姐的出行吗。“

    呵呵……

    成嘉摇头一笑,没想到她也会开玩笑。

    四人有说有笑地在刑狱司的大门边分别,最后那一男一女的身影,一起消失在刑狱司的衙门内。

    而远处一辆停在东大街街角处周府的马车,有人重重放下车帘,眼里仿佛淬了毒汁,寒声道,“我总算知道了,为何怪若敖子琰大婚那日,你为何会突然消失了。如今我总算全想通了,你喜欢的根本从头到尾就是她,对不对?”

    ”小姐,你说什么?我怎么没听懂……“

    一直坐在一旁的小江闻言一怔,根本不知道自家小姐在说什么。

    “成嘉,我一定会让你对今日的所做所为全部付出代价的,也会叫她为我所受的羞辱付出代价的!”周菁华眼中像是结了一层冰,冷冷丢下这句话,就命车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