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十二章 美梦之中
    郢都城内,许多人尚在美梦之中,就有人带着刑狱司的衙差和凰羽卫将工正府的五位工吏的家全抄了,而且一抄各家抄出来一万旦粮食,和丢失的粮食数目一样。

    因为昨日朝堂上芈凰的一席话,忐忑了一整晚才将将有了睡意的郑吏,突然在他的府上听到一阵兵慌马乱之声,然后接着有人带头冲进他的寝室,将他从床上拖了下来,送了他一副大枷锁。

    郑吏看着自己双手被锁,顿时心中慌张,却还是压住那份害怕,据理力争道,“你们凭什么抓我?”

    陈晃拱手道,“就凭在你家搜出一万担失踪的灾粮,我就有权抓你!”

    郑吏冷冷地看着陈晃,“我大楚的律令,刑不上大夫。不要说你,便是你们成司败来此,也不能对我如何,你一个小小幕僚哪来的胆子,敢如此冒犯于我?”

    陈晃眸中精光一闪,缓缓说道,“我奉的是太女的命,太女奉的是大王的命!”

    郑吏也不是初出朝堂没有见过风浪的年轻小辈,继续说道,“只是就凭你们一面之辞,就可以定我有罪吗?如果你还不懂我大楚律令,叫你们成大人带着你们一起好好学学,还不给我松绑!”

    陈晃顿时面色一沉。

    所有刑狱司的衙差面面相觑。

    不知抓还是不抓?

    一个声音传来,“郑大人好大的口气!”

    随着话音,人还没有来到,声音倒先远远地透门而入,端的威严无比。

    郑吏略略皱着眉,没有出声回应。

    可是此时,郑府的人全部被看押住,只见一辆马车停在了郑府门外,来人一张极为普通的脸,掀开车帘,露出里面身穿凤袍,头戴凤冠的芈凰,缓缓走了出来。

    她目光沉沉,看着地上被陈晃上了木枷的郑吏,犹如死人,冷然问道,“郑大人如此熟悉我大楚的律令,哪可知,贪墨灾粮,大王一怒,管它什么律令,都是要杀头的。郑大人可知道我父王的脾性?”

    然后沉声命道,“小正子,请父王玉旨!”

    “是,太女!”

    她身后,小正子立刻恭恭敬敬地捧出一只锦盒,锦盒打开,里面便是一道玉旨。

    展开玉旨,小正子高声宣道:“贪墨灾粮者,杀无赦,以解本王之痛,以慰百姓之苦,以除楚国之祸!”

    然后向着狡辩的郑吏扬了扬玉旨上的落款处。

    红彤彤的楚国国印。

    极为刺眼。

    犹如人血一样鲜红。

    可见是刚刚请楚王印上的,还有未干的墨迹。

    陈晃见此扬了扬眉,“郑大人,有大王旨意在此,你还要拒捕吗?”

    “拒捕”两个字,被他咬的极重。

    仿佛要咬下对方一个脑袋。

    郑吏顿时面如死灰被人拖走,关进囚车!

    如法炮制,工正府的王吏,刘吏,张吏,吕吏四人也纷纷在睡梦中被抓进了刑狱司的大牢。

    因为三国会盟而安静下来的郢都,终于在这件震惊朝野的赈灾大案中,又重新开锣,上演了一出新的大戏。

    顿时,整个郢都人仰马翻。

    去往渚宫上朝的路上,周穆静静地坐在马车中,收到五人传来的求救书信,终于露出一丝冷笑,他并不是傻瓜,他更清楚灾粮去哪了,可是他却不能说出来。

    周穆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太女竟然真敢强行抓人!

    就连成嘉都迟迟不敢对他们动手。

    她一来,就雷霆万钧!

    真是好手段。

    明知是栽赃,他们都得认下来,而且他非常清楚楚王的脾性,否则若论真相就不是杀头的罪,而是抄家灭九族的大罪。

    周穆坐在马车中,捏着一封封求救信,对送信的人回道,“你给他们回话说,如果不想全家老小一起死,或永世为奴为婢,不得翻身,就最好认下此罪,否则自有人会送他们去死。”

    马车外的送信人闻言双腿战战,不知如何是好,却还是硬着头皮一扬鞭领命回去,将消息设法传进刑狱司的大牢里。

    今日的外朝。

    注定十分精彩。

    当芈凰站在玉阶之下,将五个偷换灾粮的工正府的工吏的名字一一报了出来,整个朝堂上顿时炸了,就像是有人向一捆本来就烧起来的干柴上又泼了一盆烈油。

    才一天,太女居然就查出来了?

    五个人家里同时搜出上万担灾粮。

    真是难以想象她一个女子怎么办到的,成嘉这边可是半个月过去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一出手,才一晚上就找回了五万担粮食,还揪出了五个蛀虫。

    这位没了王后倚靠的太女。

    不能小觑!

    满朝文武心底齐齐一凛,目光在底下穿梭来去,不断交流:这位实在比上面坐着的老眼昏馈的楚王厉害太多了。

    一时间,与此案相关的人人自危。

    芈凰唇角微勾,不动声色地注意各方的细微表情。

    本在大殿之上睡回笼觉的楚王听到这一连串的名字,整个人都心情不好了,带着一股难以抑制的怒气和风暴袭卷了整个朝堂内外。

    楚王高坐在上位上,顿时目光一沉,大手一拍,整个人从王座上弹起,指着下面的公输谨的鼻子大骂道,“公输谨,你是怎么给寡人管的工正府,你的人全贪污了!你这是在跟寡人开玩笑吧?”

    “谨言不敢跟大王开玩笑!”公输谨傻傻地摇头。

    “那你不是开玩笑,公输谨啊公输谨,你告诉寡人你是不是脑袋被石头砸过了,还居然自己跑出来举报自己?……”

    楚王不可思议地看着二愣子似的公输谨,一连串长骂,噼里啪啦,如连珠箭一样,每说一句,公输谨就中一箭,到最后,他只剩下双眼圆瞪,不断后退地说道,“大王,可是微臣的脑袋真的没有被砸过啊!……”

    事不关己的一些大臣闻言纷纷低头忍笑。

    同时暗暗佩服楚王骂人的功夫又精进了。

    李老捻着花白的胡子,呵呵轻笑,“谨言,石头也!”

    就连芈凰也无语了。

    这个公输谨真是一门心思修坝修的脑袋坏了。

    轻叹一声,上前开口解释道,“公输大人,我父王的意思,你工正府监守自盗这件事,你有何话可说?”

    公输谨闻言摇头,一脸不敢相信,瞠目结舌地回道,“怎么可能?我工正府怎么会监守自盗,绝对不会的……平日里,他们五个人都勤勤恳恳,微臣看着是个好的,才挑选他们出来押送灾粮的。”

    “好的?”

    楚王闻言大笑一声,又问,“那你呢!你贪了寡人的发的赈灾粮食没有?”

    “微臣绝不敢贪墨我大楚百姓的一粟一米!”众所周知公输谨有多穷,根本不像一个当朝一品大臣的家,公输谨跪地连连保证道。

    闻言的周穆持着笏板低头冷笑。

    他要不是个蠢货,他们也没有可趁之机。

    芈凰见此说道,“父王,儿臣已经查明,此案与工尹大人并无关联,但是公输大人仍有监督不力之责,请父王念在他举报有功的份上,让公输大人将功补过。而其余涉案人员,儿臣和成司败会继续审理。”

    令尹子般素知公输谨虽然为人刚正,但是不懂这朝中曲直,遂上前解围说道,“大王,如今五万担粮食已追回,当前最紧要的就是命人重新快马加鞭送下到下面的郡县,以解各地燃眉之急了。”

    楚王自然同意,只是派何人再去,成了难题。

    总不能再丢一次吧?

    楚王虽昏聩,却不傻。

    芈凰主动说道,“父王,儿臣请命,以我五千凰羽卫火速护送五万担灾粮前往各郡,而且此次命公输大人自己亲自押运,以确保灾民尽快得到安置。公输大人,你可愿将功折罪?”

    反正她是再也不相信这朝堂上的任何一人了,谁知道再派出去的人,会不会再次监守自盗。

    她用孙侯给她的嫁妆填了这个坑,还了成嘉五万担粮食。

    下次呢?谁能保证。

    所以只有她的人,才能确保灾粮安全到达流民手中。

    “下臣愿意!”公输谨连忙点头谢恩。

    “好,就命凰羽卫和公输谨共同押送。”

    楚王看了公输谨这蠢货一眼,重重冷哼一声,靠回到王座之上。

    “而公输谨你,寡人念在太女为你求情,监督失察之罪可免,你就罚俸五年,看你整日还找不找寡人要银子。”

    “谢大王不杀之恩!”

    公输谨一不小心就在悬崖边走了一圈,然后捡了一条命回来。

    事后想想,此事确实是他监督不力,才导致了巨大的疏漏,于是对楚王和芈凰更加感恩戴德。

    令尹子般站在下阶,微微皱眉,情势急转之快,让他已经隐约感到了一丝未知的危机正在潜伏而来,最后很可能对准的就是他们若敖氏,再想到自己儿子要做的事情,眉头越皱越紧。

    楚国王权的稳定,向来是由芈姓王室和各大世家门阀势力共同维护的平衡,以令尹子般,李老,甚至退出朝堂的成得等人的老奸巨猾,不会看不到楚国经过楚庸大战,正在逐渐恢复繁盛的外衣之下隐藏着的危机。

    各家势力,明争暗斗,相互制衡,又相互依存。

    如今似乎正在渐渐浮出水面。

    摆到明面上来了。

    出了渚宫之后,令尹子般满面沉思地坐在若敖氏的马车中思量好久,总觉得此案并不如表面那样只是一件单纯的贪墨案,最后扬声命道,“给公子传话,入宫一月未归,夫人思念。晚上我要见到他。”

    “是,大人。”

    管家领命去派人进宫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