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十四章 挑拨之言
    郑吏能为官二十年,也并非是没有脑子之人,心思一转,对若敖子琰突然哭诉道,“少师大人,您不能这样,您是令尹大人的嫡子,如此做为,岂非寒了下臣们对若敖氏的一片忠心?!”

    顿了顿,又对另外四人鼓说道,“各位大人,你们说是吧?我们辛苦半生,为若敖氏马首是瞻,如今却遭到如此对待,你们寒不寒心?”

    五人闻言纷纷痛哭,再加上刚才所受的酷刑。

    “郑吏,你休得胡言!”

    清浦见郑吏竟然攀污到公子头上,出声斥道。

    成嘉闻言微微皱眉。

    “说谎不够,还要挑拨?”

    若敖子琰端坐在长案后,摇头轻笑一声。

    郑吏用力摇头,极为恭敬地向若敖子琰的方向跪地一叩。

    “少师大人,郑吏岂敢冒犯,但是郑吏不甘心这般被人冤枉栽赃。郑吏不提多年来为令尹大人,少师大人交待的事情多么尽心尽力,只自问自己一片赤诚之心,从未曾对不起若敖氏一分,即使此时令尹大人要弃卒保车,只要少师大人一句话,郑吏可以立即自裁,担下这所有罪名。”

    且不说其他人的反应。

    芈凰听了却笑了。

    她睨着郑吏,轻笑道,“好一片赤诚之心。”

    “郑大人,你这般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说赈灾案的指使者是少师了?是本太女的枕边人了?”

    清浦闻言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说谎也不打个草稿,就连清浦听了也自愧不如。楚国上下,谁不知道我家驸马对太女爱如珍宝,对你们这些贪官又有多么恨不得除之而后快。清浦不得不佩服郑大人这做戏的功夫,实在一流!”

    郑吏抬眼看着若敖子琰那幽深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知道自己是活不成了,索性豁了出去。

    直起了身子对其余四人一脸正色说道,“如今少师大人弃我等性命于不顾,我们又何辜这条性命,诸位大人?”

    “是的,死有何可怕?”

    五人齐齐点头,对视一眼,就欲起身一头撞死在墙边,不过被眼急手快的牢头给拦住了。

    芈凰今日真算是开了眼了。

    也小看了这些贪官,一个个忠贞不二悍不畏死的模样,这要是楚王见了,可能真信了。

    五人还要说什么,却忽然被若敖子琰寒冰玉澈的声音打断:“够了。”

    芈凰和五吏齐齐都看向他。

    他搁下手中的茶盏,从长案后站了起来,看了眼司剑,对她说道,“这种脏污的地方,就不要让你家主子再待下去了。”话毕,他都懒得再多听一耳朵,当先离开。

    芈凰看着他一步步又走了出去,长长的甬道中,那高大的身影挺拔无比,却有一丝孤单。

    懒得再和郑吏多做口舌之争。

    对江流命令道,“替我好好招呼他们!”

    “太女如此相信少师大人,就不怕哪日驸马反了你芈姓王室的天了吗?”

    郑吏还在后面大喊大叫,却被江流上前一把堵住了他的嘴,冷然说道,“有这个时间嚼舌头,不如想想怎么招供少点罪。”

    无论郑吏他们说什么。

    芈凰都不听,不留心底。

    若敖子琰对她的好,不容任何人抹杀。

    快步跟上若敖子琰,只见他侧过脸看了一眼她,牵起她的手,温润如玉的指尖划过她的手心,幽深的目光看着她,温声笑道,“既然明知是挑拨我们的话,多听何益?”

    芈凰点点头,握紧他的大手,含笑说道,“嗯,下次这种话,我再也不听了。”

    成嘉一直看着信任无间的二人。

    眉心微皱,面色难定。

    待众人走出刑狱司的大牢,正看见司琴领着彩衣站在大牢外的露天底下,焦急地翘首,看见他们出来就立即上前迎上,说道,“太女,彩衣说有关于二公主的急事向你禀报。”

    彩衣眼中带泪,话还没有说,一把跪在地上,“求太女为我家公主,王妃非要将我嫁给身为鳏夫的蔡侯。”

    “什么时候的事?”芈凰闻言脸色一变。

    “就是上午太女在上朝那会,吴王妃派人来传的话。”

    彩衣跪地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禀道,她们公主怎么这么命苦,以为好不容易熬到大公主出头了,能有个照应,没想到还是逃不过远嫁和亲的命运,而且还是嫁给蔡侯这种可以做她爷爷年纪的老诸侯。

    芈凰目光一冷,然后看了站在一旁的成嘉一眼,说道,“那后面的事情的就麻烦成司败,明日我还会再来。”

    成嘉点点头,笑道,“好,太女有事就先去吧。”

    反正只剩下那五个人的供词了,这些事,他就替她做了吧。

    等有了供词,就差周穆了。

    当芈凰她们骑马赶回楚宫时,就碰见正要离去的周菁华,只见她特意停下来,对她们屈膝一礼,别有深意地笑道,“太女和驸马回来了?据说二公主要嫁于蔡侯了,臣女真是为她感到高兴。”

    芈凰微微皱眉,这周菁华自上次水榭之后,总感觉有一丝奇怪。

    这次,这种敌意,更是不加掩饰。

    “二公主嫁一国诸侯,并不是母妃一个后宫女子说的算的。”芈凰坐在马上看了她一眼,也不多说,打马离去。

    周菁华站在原地看着她们疾驰离去的背影,带着笑意的眼底,渐渐凝结出一丝冰寒之气,良久,才缓缓说道,“听说她们姐妹因为从小一起受苦,所以感情特别深厚,小江,你要说这姐妹二人间,成了仇人会怎么样?”

    侍女小江闻言,迟疑地回道,“那太女肯定会心里不痛快。”

    “光这还不够,我要她身边所有的人,都对她众叛亲离。”周菁华幽幽说道,然后冷笑一声,向着宫外而去。

    待回到东宫之后,芈凰脸色微微一沉,对司琴吩咐道,“司琴你现在去向秦红打听一下,吴王妃是因何要提前出嫁二公主,可是这位周小姐提的建议。”

    她有一种直觉,这件事情和极少入宫的周菁华脱不了关系。

    司琴应了一声,立即就去打听。

    若敖子琰见此笑了笑,“你那二妹不是喜欢你表哥吗?叫他来提亲,楚王肯定乐见其成。”

    “这个我自然会去给表哥说。”

    芈凰点头,看着若敖子琰的眼底,神色不觉一深,幽幽说道,“只是吴王妃她们决计不能再留了,我担心她今天是想害二妹,哪天就是想害你。”

    所以这一次,哪怕只是为了防患于未然。

    她也要率先出手将她们这些包藏祸心的女人给限制住。

    若敖子琰闻言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圈着她,光洁的下颌在她的发顶上蹭了蹭,低头轻笑,“果然我就知道,我在你心里是最重的。”

    若敖子琰是有这个手段和震慑力,可是作为男子,有很多事情,他不方便直接插手进楚王的后宫里去,由芈凰出手自是再合适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