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十五章 王妃有喜
    两人一路回了寝殿,司画帮着芈凰换下一身凤袍朝服,换了一身千丝牡丹长裙出来,刚好司琴也从门外进来。

    “怎么样了?”司画替芈凰问道,顺边帮芈凰把腰间丝绦整理好。

    “吴王妃的紫烟宫我不好明着进去打听,不过我把秦红叫了出来。”司琴走上前来说道,“太女不仅有这一桩事,还有另一桩更天大的事情,吴王妃命整个紫烟宫的人都瞒着,就连大王也瞒着。”

    “什么事情?”芈凰好奇地问道。

    “吴王妃有喜了。”司琴小声地对她们附耳说道。

    司画闻言不由暗暗吸了口气,下意识的止了手里动作。

    吴王妃在这个节骨眼有喜了?

    怎么可能?

    前世这个时候的她只有芈昭一个女儿,今生怎么会有二胎?

    难道又是她的重生改变了既定的命运的轨迹?

    芈凰的眼底浮现一抹凉意,格开司画的手赶紧自己把衣物整理好就举步朝外走,“走,既然母妃有喜,我们就去给她送份礼,免得她日日在背后搞七搞八。”

    四个侍女闻言,齐齐精神一震,赶紧快步跟上。

    因为若敖子琰去了书房处理事情,芈凰也没有来的及跟他说,就一路去了吴王妃的紫烟宫。

    “见过太女!”守门的宫女见着浩浩荡荡而来的现任东宫太女芈凰吓了一跳,连忙屈膝见礼,就要进内通禀。

    “不必通传了,都是一家人,本太女只是过来看望母妃的。”芈凰率先开口掐断了小宫女想要报信的念头。

    芈凰和吴王妃之间的关系之恶劣,全楚王宫的人,除了楚王,众所周知,尤其芈凰当上太女后,非重要礼节性日子是不会再来拜见这位前后两世不断“琢磨”她的“母妃”。

    大家双方也不互相走动,也乐得彼此眼不见为净。

    这次突然到访,就算傻子也看的出来是要出事了。

    几个宫女暗暗着急,还想硬着头皮想拦住她,或者进去的人赶紧通知李姑姑一声,她身后人高马大的司剑已经亮了亮她手中的大剑,一记凌厉的目光怼了过去,警告道,“拦着干吗,太女的路也是你们能拦的吗?”

    太女如今今时不同往日,而朝堂上的传闻也如风一样传进了这后宫里。

    几个小宫女被司剑杀气腾腾的目光瞪了一眼,顿时就软了士气,只能忍着闭了嘴。

    这位可是勇冠三国会盟的女将军。

    那巴掌上次还扇死过平儿姐姐。

    芈凰再也没有了以前的隐忍,卑躬曲膝,目不斜视地踏上了紫烟宫的大门,里面那仙境一般的玉花园里一阵阵歌舞摇曳。

    “母妃吃了这个秘方果然有效。这一胎要是母妃生了个儿子,我们就再也不用怕芈凰了。就算她是太女,父王也能把她废了。”芈昭高兴地吃了一颗宫女拨的酸酸甜甜的葡萄。

    吴王妃闻言捂着微微隆起的小肚,神情慵懒地倚在她的美人榻上,姿态优雅的就着女医的手喝了一口安胎药,一身紫色的百鸟朝凤的华裙将她本就妩媚婀娜的气质烘托地更加凤威凛凛,“所以这紫烟宫里的所有人都跟本王妃听着,到本妃生下麟儿前,谁也不许走漏一丝风声。”

    这话是对宫里所有人说的。

    李姑姑闻言一脸喜庆地连连点头,附和道,“这是自然,王妃这一胎,李姑一定会拼上性命保护的,紫烟宫内外已经布置的滴水不漏。”

    芈凰本就因为习武耳聪目明,即使站在园子外面,隔着高墙也将里面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唇角微勾地说道,“想用一个儿子废了我的太女之位?那也得看这个肚子里的生不生的出来。”

    芈凰不语,只是回头递给司琴一个眼神。

    司琴点点头,当先笑着走进园子出声招呼一礼,“王妃,我家太女来给你请安了。”

    芈凰的人还没有走进来,吴王妃母女只是闻言脸色齐齐一变,然后瞪了李姑姑一眼,眼中闪过冷厉的杀意,低声骂道,“不是说守的滴水不漏,这人无声无息地进来,你的人都死哪里去了。”

    她真是恨极了,要是刘嬷嬷不死,怎么会出现这种纰漏!

    李姑姑终究只是寻常的姑姑,没有刘嬷嬷那一身不同常人的武功,还有一副歹毒极懂主子的心思。

    “母妃何至于瞒上瞒下的?这肚子里怀了父王的龙胎,这是好事!我楚王宫许久未添新的公主,应该告诉父王高兴高兴!”芈凰的唇角牵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说话间已经快走几步跨进园子,一双曼眸饶有兴致地直直打量着美人榻的中年女子,依然美的不经岁月。

    可真是一个有福的女人。

    就连这种时候,她都能怀上。

    这是天还不亡她吗?

    那她就来亡。

    “来人啊!替身子不能走动的母妃禀告一下父王,他最爱的女人又怀了他的孩子,然后顺便通告全宫上下各位夫人还有各位姐妹,都来贺一贺这天大的喜事。”芈凰轻笑慢语道。

    “你……”吴王妃顿时脸上哪还有半点喜色。

    如果此时怀胎不足月,就让宫里那群女人知道,谁知道这孩子还能不能长到十个月生出来。

    不久,楚王的玉辇就到了。

    楚王大笑着被赵常侍扶着碎步走进来,焦急地看着园中半躺着要起身行礼的吴王妃,连连说道,“爱妃,快快免礼。”

    郑御医他们也全到了,就连远在东宫的若敖子琰听到郑御医的禀报也到了。

    郑御医和若敖子琰分别为吴王妃把了把脉,确定喜脉无疑。

    若敖子琰起身笑道,“恭喜大王又要添一公主。”

    众所周知,楚王一身无子。

    若敖子琰说这话,也并不算犯了大禁。

    可是芈昭却见不得他们得了势,对她们百般打压,上前挽着楚王的手臂亲密地说道,“父王,可是母妃昨晚做梦,梦里有一只凤凰背上驼了一个小麒麟,然后那小麒麟蹬着四条腿就从天上跳了下来,落在了母妃的怀里,然后母妃今早醒来就感觉身体不适,女医看过后就说有喜了。”

    “这梦可是真的?”

    楚王闻言觉得十分神异,“难道是天降异梦说我楚国终于有后了?”

    本来他还寄希望芈凰能生一个儿子,这样也算是他楚国终于要有子嗣传承了。

    “父王,这可说不准,不然为何母妃都这么大岁数还能有孕。”芈昭卖力地说道,“您说呢?”

    “嗯嗯!”

    此话说的楚王也觉得十分高兴,毕竟吴王妃已经三十有五了,放在寻常女子,这个年纪鲜有身孕,就连他宫里年轻的夫人,诸如成贤夫人也多年无孕。

    不能不说是一件奇事。

    楚王闻听此言,自然是命郑御医用最好的药,最好的人,一定要为吴王妃保住这一胎。

    芈凰在一边听着,从始至终,一脸笑意,并未打断。

    不管是儿子还是公主,在这宫里,能生的下来才算数。

    良久,对父王说道,“父王,母妃,如今怀有身孕更应该好好调养,以后这宫里的大小事物还是不要劳烦母妃了,您就让成贤夫人她们分担分担。”

    楚王闻言有理,“好,那就由贤儿替爱妃代管后宫吧!等爱妃生下公子,再交还。”

    成贤儿闻言看了一眼起头的太女,上前一礼,勾唇一笑,“是,大王,贤儿一定会让王妃姐姐免于宫中烦忧。”

    “这里有儿臣和驸马挑选安胎圣品,小小心意,请母妃笑纳。”芈凰示意司琴将一盒盒精致的玉盒呈了上来,里面装的都是百年人参,各种有益孕妇的滋补圣品。

    芈凰的话才说完,宫中这些闻讯的女人,纷纷送上各种安胎补品,可是每多一样,吴王妃的脸色就差一分,谁知道这些里面藏没有藏毒药,脸上却还强撑着笑道,“呵呵,这里有郑御医他们就够了,太女还有各位姐妹都多礼了。”

    “郑御医他们平日都被母妃骂作庸医,怎么会有驸马医术高明,再则这些补品于母妃肚子里的孩子,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芈凰微微笑回道。

    成贤儿上前笑道,“这些是凰儿和驸马还有我们的一片心意,王妃姐姐就收下吧。”

    楚王也连连点头。

    “对了,父王,还有一件喜事,儿臣要给您说,今早叔敖表哥托我问个话,说想要求娶芈玄妹妹为正妻,做公侯夫人。”芈凰适时幽幽开口道,“也不知道父王准不准,这可是双喜临门。”

    吴王妃还想要反驳,司琴她们已经跪地开始贺喜,“恭喜大王喜得鳞儿和驸马,双喜临门。”

    “哈哈,好好!”

    楚王一高兴赏赐了所有人。

    吴王妃脸色却越来越不好,瞪着芈凰低声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芈凰一直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吴王妃外表的假装平静,内心的忐忑不安,闻言缓缓走到她的凤榻边,仿佛过往无数次的卑躬屈膝一样,弯腰亲手替她盖上一条薄裘,然后凑近她的耳边。

    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在她耳边低若蚊蚋地说道。

    “王妃这担惊受怕的滋味可好受?”

    “只是要知道怕了有何用,整个王宫都是无孔不入的。想要一个孩子死,想要一个女人死,那是有不下一千种方法,比如母妃年纪大了,身子骨弱,摔个跤就跌死了,比如这饭菜里有什么性凉之物,吃坏肚子,孩子就没了,再比如半夜里这龙潭里有什么怨魂索命,吓个半死……”

    吴王妃既然向楚王对若敖子琰进谄言,那也别怪她出手了。

    正好前后两世的帐一起清算。

    顺便也体会一下她前后两世战战兢兢地活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是什么滋味。

    “你!……”

    吴王妃死死瞪着芈凰。

    “总之,母妃这一胎可要当心了,得好好养着,儿臣明日再来看您。”芈凰温言笑道,一双玉手恰好掩出按在她的腹部上,微微施力拍打,“希望母妃早日平安为父王诞下鳞儿。”

    “父王也要多加注意身体,才能好看看王弟生下来是什么样子。”芈凰转头对楚王愈加关怀地说道。

    “哈哈,好,为父一定要看着这一胎得子。”

    外面,楚王大笑,里面,吴王妃,脸上丝毫笑意也无。

    待寝殿中再也没有他人,芈昭小心地上前,“母妃,你还好吧?昭儿看你脸色不太好。”

    “我只是担心这肚子里,你的弟弟能不能活到出世……”

    吴王妃柳眉深皱,轻抚着微起的小肚子,她太了解这深宫大院里的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想当初她以此“搓磨”了芈凰那么多年,难道如今轮到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来还债?

    想想,她就手脚冰凉。

    芈昭闻言同样妩媚的眸子微眯,眼底闪过一道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