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十七章 推波助澜(感谢雪之轿子的长评)
    还在修改中,大家不要订阅

    等明早上再来看吧!

    ***********************

    第二日一早,芈玄与孙叔敖的婚旨就颁下来了,整个后宫自然是人人惊讶,没想到出身最低的二公主,真的嫁入了掌了楚国一半军权的公侯世家,成了公侯世孙夫人,而这事传到了紫烟宫,厌恶了芈玄大半辈子的吴王妃自然是又气了一回,躺在床上足足多日不能下床。

    如今,芈凰每日里又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下朝后风雨无阻地去给吴王妃问“平安”,告别了芈玄,她就带着人浩浩荡荡地前往紫烟宫。

    看着卧床不起的吴王妃,芈凰一脸关心切切地说道,“母妃今日这气色看着不怎么好,莫不是一早上听到二妹的婚事高兴坏了吧?这种喜事,还是不要太激动,好好保重身体为要。”

    “司琴,把一早上我就命人熬好的鲤鱼汤,最是滋补孕妇呈给母妃,母妃可一定要喝噢!”

    命司琴将一早温着的汤水递到吴王妃面前,却被她挥手就是一挡,泼到了地上,冷冷地说道,“不需要你来假好心!”

    “怎么会呢?”

    芈凰笑笑慢声说道,“儿臣这是在报答母妃这十一来的‘养育’之恩。”

    “明人不说暗话,别当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即使身怀有孕,又被夺了凤印,吴王妃依然凤威不减地抬眸看着她说道,“如今大王也不在,我们之间就不需要这些虚伪的客套,我也不是你的母妃,你也不是我的女儿。”

    “是啊,我母后早在十一年前就被你们联手气死了。”

    芈凰看了吴王妃一眼,眼中闪过一道幽深的暗芒,点点头,“那王妃就好好歇息吧,本太女有事还要忙就先走了,我明日再来请安。”

    今天还只是开始,接下来的十个月才有的她受的呢!

    芈凰转身带着大批的人浩浩荡荡的离开。

    望着芈凰离去的身影,吴王妃却气地揪紧身上的锦被。

    万分后悔当初。

    没有斩草除根。

    李姑姑小心翼翼地上前劝道,“王妃,太女也不过逞逞口舌之快,别为这些闲话气坏了身子,还有肚子里的小公子。”

    看了一眼无用的李姑姑,吴王妃心中就更是气闷不行。

    如今身边就连个得力之人都没有。

    尽是一些蠢货!

    目光一沉,吴王妃命道,“你去给那个周小姐传个话,就说她出的主意,如果就是为了让二公主及早得到一个好归宿,那还是下次不要入本王妃紫烟宫的大门了。”

    周府中,小江得到消息跑进周菁华的闺房中,焦急地禀道,“小姐,紫烟宫里刚才有人传出话来说,二公主没有嫁给蔡侯,而是嫁给了孙侯的孙子,孙叔敖。”

    “什么?”

    周菁华闻言皱眉,完全没想到芈凰反应如此之快。

    看来她还是露了痕迹,紧紧捏着簪子的玉手,狠狠一拍在妆匣上。

    芈玄听到消息的时候。

    就又去了一趟东宫,向芈凰道谢。

    她知道这婚事没有芈凰的支持和帮助,孙侯那边是不会答应的这么快,楚王也不会答应的这么轻松。

    “不用谢我,我不能在他们身边,你就替我好好照顾我表哥,还有我外公。”芈凰摇头。

    对于这桩婚事,她还存有三分私心。

    她知道芈玄的心思,就希望她能代替自己守着她的亲人。因为她知道前世孙家后来出事,被抄了家,虽然还没有发生,可是她不想悲剧重演,她希望她们今生能平安喜乐一世。

    “我一定会好好帮大姐守着孙家的,大姐放心。”

    芈玄也是心思极为聪明之辈。

    姐妹二人点头一笑。

    良久,芈玄突然问道,“大姐可是得罪了那个左徒大人家的千金周小姐?”

    “怎么会这么说?”芈凰闻言皱眉。

    “众所周知,周小姐是要嫁给成公子的,虽然成贤夫人也不太喜欢这桩婚事,但是如今婚事突然告吹,闹的全城皆知,却嫁给了那个宫中人人惧怕的若敖都尉,岂不是其中有蹊跷?”芈玄缓缓拧眉说道。

    芈凰也想不明白,“我听若敖子琰说,是因为周氏选择和若敖氏联姻,所以才临时换的人。”

    “可是玄儿觉得这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芈玄摇摇头说道,其中还有些关键她还没有想通,正如昨天这突来的赐婚主意,如果不是她一早得到消息,赶在吴王妃告诉楚王之前,给芈凰说了,恐怕如今已成定局。

    “这个周小姐前脚进了紫烟宫,后脚紫烟宫中就传出要给我指婚的话。可是我与这周小姐从未有过交集。”

    芈凰看了芈玄一眼。

    她自然也知道她们之间没有交集。

    但是对于周菁华莫名其妙的敌意,她也十分费解,她像她们之间也没什么交集才对。

    楚王闻言好奇地道,“水经图?寡人瞧瞧,凰儿,你也来瞧瞧。”

    “是,父王。”

    芈凰领命,上前一把扶住楚王上前。

    “大王,太女请看,这是公输公子根据工正府现今的水经图以及在淮河一带戍军多年的世孙的记忆所绘的最新水经沙盘图。”

    成嘉命静安揭开红绸,露出底下巨大的水经沙盘,为众臣细细解说着楚国的山川地貌。

    父女二人围着水经图转了两圈,发现此图非图,而且极大,长一丈宽一丈,而且有山川地貌,几乎就是囊括整个楚国的山川地貌沙盘,而且十分清晰,就连各个郡县也以大大小小的方块标了出来。

    公输谨听闻是自己那个不成气的儿子所绘,也不禁好奇上前。

    众臣走近齐齐一看,此图已经将如今楚国连年受灾最严重的淮河区域全部标注清楚,一目了然。

    即使不懂治水的臣子也能看出问题一二。

    “大王,此图甚好!”

    令尹子般一脸喜色,“有了此图,我们再加以治理,就会事半功倍。”

    楚王不懂,但是子般说好定是好的,点点头,“嗯,不错。”

    “大王,如今我楚国击败庸国,诸国敬服,只要趁此时机,与民休养生息,减少受灾郡县赋税,同时治理各地水患,定能国力大增。”成嘉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