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十八章 二桃杀三士(女汉子求月票)
    审讯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五个人还死不开口,连衣服都没有时间换的陈晃就拿着五人的口供来到成府的后院,只见成嘉已经下朝归来,正在草亭中给紫竹浇水。

    “大人,他们五个人的供词一模一样,都说就是他们贪了灾粮,其余什么都不说!我们怎么办。”

    陈晃有些头疼的将五份几乎一模一样的供词交给成嘉。

    “早膳没用吧?静安,端些医老新种的桃子上来,先吃一个,垫垫肚子,我们再说。”

    成嘉将陈晃整理的五份供词,看也没看,就扔在了一边的桌上,然后命静案端了几个桃子上来,挑了一个,悠闲地递给一脸焦急的陈晃。

    陈晃一脸茫然地接过。

    现在他哪还有心情吃东西,太女给大王夸下海口半个月要破案,已经过去两天了,就这五个小鱼小虾他都套不出话来,还怎么去捉大鱼,但是嘴上还是接过谢道,“谢谢司败。”

    “很着急?”

    成嘉将他的表情全看在眼里,挑挑眉问道。

    “嗯,急死了!大人命我审讯,可是我什么都查不出来。”陈晃点头,有一丝颓废,拿在手中的桃子一口没动。

    成嘉慢条斯理地又挑了一个桃子在手中,问道,“你听说过一个典故没有?”

    “什么典故?”

    陈晃知道成嘉很博学,往往有很多惊人之语,闻所未闻。

    “二桃杀三士。”

    “桃,又通‘逃’。你说他们五个人,若有一人能逃出生天,三个人被判斩立决,最后一个人他会怎么想?”

    成嘉拿起果盘中的一个绿色的桃子,在掌心中转了转,淡淡的眸子看着手中的桃子一眼,问道。

    陈晃想了想,“那最后一个人肯定想第一个人一定是背叛了他们,把他们四个都出卖了。”

    “那最后一个人,他想活还是想死?”成嘉又问。

    “人都不想死吧?只要有一分可能。”陈晃想了想。

    “那就给最胆小的王吏,最好的招待,换最好的牢房,床铺,吃食;而刘吏,张吏,吕吏三人不管他们说什么,全部判斩立决;而郑吏吗?他最狡猾,就让他还在原来的大牢里呆着,时不时地提出来大刑伺候,同时看着王吏好吃好喝,等待释放。”

    成嘉将手中的桃子放回到石桌上,又取了一个桃子出来,放在一个玉碗中,好好供着,其余的桃子却穆然“啪”的一下全部挥到地上,滚落一地。

    “到时候就看他们谁愿意先招供,而你就给他们说,太女说了招了就可以不死,还保他全家。”

    “是!”陈晃双眼一亮。

    重重咬了一口手中的桃子,陈晃突然脸色一变,“好酸,大人!你确定要吃吗?”

    “臭小子,我医老种的桃子就算是酸的,那也是与众不同的!”

    医老闻言骂道,“你何是见过冬天的桃子,此青桃值此一家,别无分号。”

    “好吧,我吃!”

    得罪谁都不要得罪医老。

    也许哪天你的命就需要他救。

    陈晃认命地把一整个酸桃子全吃了。

    静安一边扫地,一边撇撇嘴。

    还说他蠢,明明最蠢的是陈晃。

    这毛桃子看着绿油油的,医老和公子都叫他吃,他可一口都没吃过。

    成嘉笑笑,看着手中的桃子也咬了一口,“挺好吃的,至少能保肚子。”

    “如果以后我大楚都能种上两季的植物,还有谁会饿肚子呢?”

    刑狱司的大牢里,郑吏他们五人审问了一天一夜,可是他们五个人根本不用屈打成招,通通都说:“我们招,这次的赈灾案就是:我们五个人联手偷换了灾粮,与他人无关,就是我们五个人瞒天过海干的。”

    其余多的话,或者人,一个字也没有说。

    “哐啷”一声脆响。

    负责审讯的牢头骂骂咧咧地打开铁锁,对五人说道,“王大人,你的命可真好,我们司败大鉴于你举报有功,现在给你换个牢房,让你住的舒坦点,等过几天案子水落石出了,太女说你也算将功折罪,到时候就可以释放了。”

    “来人啊,把王大人请进天字一号房。”

    众所周知天字房都是招待王亲国戚的,与外面的豪华客房无异。

    然后就有人将严刑拷打昏迷过去的王吏用上好的担架抬了出来,还有大夫跟着,而其余四人,牢头勾了勾唇,点了刘吏,张吏,吕吏三人,“来人,给我把他们三个关进死牢,午后问斩!”

    踢跶,踢跶……

    有节奏的脚步声响彻在幽深的刑狱司大牢里,几个五大三粗的狱卒大步上前,挡住了牢里唯一的油灯,宛如死亡的重影笼罩在了刘吏,张吏,吕吏三人头上。

    狱卒用粗糙的大手伸出,像拎死狗一样捞起他们三个。

    三人顿时连连痛哭,伸向牢里唯一一个没有被判死刑的郑吏,“为什么?……我们不要死啊……”

    “郑大人,郑大人!你快想想办法!……”

    郑吏没想到这个太女审都不细审,直拉就把他们都判了死刑,也太快了吧。

    努力把自己缩进去角落里,穿着囚服的郑吏连连摇头,看着被抬出去的王吏还有拖出去的三人,面色惊慌不定。

    牢头站在牢外,重新又将牢门上锁,看着里面害怕的郑吏,啧啧出声,“郑大人,就剩下你一个了,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时光吧,也许明天就该你了,哈哈……”

    牢头大笑着离去。

    刺骨的寒风吹入铁窗,在幕天席地的牢房里刮起阵阵阴风,冻的只身着一件薄薄囚衣的郑吏浑身发抖,紧紧地用稻草抱住了自己,空荡荡的牢房里如今就剩下他一人,太阳从缓缓升到最高空,午时,透过铁窗传来三声极为惨烈的喊叫声。

    “救命!”

    “啊!”

    “郑大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那声音,他都认得。

    正是刘吏,张吏,吕吏。

    他知道,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哈哈,你们现在是什么身份,还以为自己是王公国戚吗?”

    一个狱卒端着一瓶上好的酒和干净的水,三碗上好的鱼肉,和米饭,从他的牢房前走过,垂涎欲滴地说道,“这姓王的,命可真好,可以享受到这等待遇,这都是若敖四爷才能享受到的!”

    “啧啧,是啊,据说等案子破了,他就可以将功补过,释放回家了。”

    “娘的,真是好命,我们还要大鱼大肉伺候他。”

    一种鱼肉的香味随着他的走动,漫延在整个牢房中。

    无数只脏兮兮的手穿过牢门伸出,在狱卒面前哀求道,“也给我们一口死的吧,我们饿了好几天了!”

    “我们要吃的!求求你们……”

    狱卒咧着一口黄牙,啐了那些伸出手的家伙一口,“想吃是吧?等你死的时候,牢爷我自然就会给你伺候饭了。现在,给我等死吧!”

    整个大牢里顿时响起一片痛哭声……

    不绝于耳,真是吵死了。

    郑吏觉得自己要被逼疯了,被拷问了一天一夜,身上受了无数伤,又饿了两天,而周穆那边却一点消息也没有传来。

    饥饿和死亡正绞杀着他的神经。

    死,还是不死?

    他的脑中正做着天人交战。

    在郑吏不知道的另一处大牢里,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从甬道的尽头一步步走来,芈凰身穿一身雪白的大裘在一身紫裘的成嘉的陪同下,站定在一个牢门前,看了牢头一眼。

    牢头催道,“快点,把牢门打开,太女和司败大人来了。”

    “是是是!”

    小狱卒掏出腰间的钥匙,赶紧把牢门打开,恭请芈凰和成嘉走入。

    牢头命狱卒赶紧打扫了一下大牢,清出了一片空地,然后恶狠狠地踢了一脚吓死过去的刘吏,把他踹的痛醒,骂道,“醒醒,太女和司败大人来了!”

    刘吏昏昏沉沉的醒来,看了一眼芈凰还有成嘉。

    在昏暗的油灯照下,只看见两个黑洞洞的人影宛如九幽地狱的鬼魅,一脸恍然地问道,“我这是到了阴间了吗?我死的好冤枉,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死的好冤……”

    芈凰皱眉看了一眼已经神知不清的刘吏。

    成嘉摇了摇头,肯定地说道,“他什么都不知道,问了,也白问。与周穆接头的人,始终只有一个,那就是郑吏。”

    然后拉开牢门说道,“走吧,我们去看看郑吏是不是愿意招了。”

    “嗯。”

    芈凰目光沉了沉,看着当先走出去的男子,点了点头。

    无尽的安静中,就算一丁点的异动声响都足以惊醒抱着稻草取暖的郑吏,听到声音的一瞬间,他整个人如弹丸一样弹坐直来,巴在牢门上,看向站在牢门外的芈凰,大喊道,“我招,我招……太女,我什么都招,我不想死!!”

    他其实真的不想死!

    如果不是周穆拿着他全家人的性命要胁。

    芈凰闻言终于笑了,曼眸弯了弯,赞赏地看着成嘉,“你猜对了!”

    成嘉也修眸挑了挑,点点头,“幸不辱命!那接下来就是下一个目标了。”

    接下下的审讯进行的无比顺利,包括整件事情周穆是如何吩咐他贿赂其余四人,一起将灾粮全部在装车前就全部偷偷替换掉,然后运往各郡,通通说了出来,只是他不知道灾粮被换了之后去哪了,周穆只是给了他大笔的钱和奴隶。

    “求求太女,你一定要保护我,还有我的家人。我真的不想死……”

    郑吏哭道,再也不敢半分滑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