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十九章 又死人了
    “你是怎么让他开口的?“

    离开大牢,芈凰终于忍不住好奇地问道,本来她是准备好了直接再次栽赃逼供的,然后引出周穆的。

    但是与成嘉一次次共事,她不得不承认若敖子琰的话是对的:如果成嘉来做令尹,或许真的会比令尹子般做的更好。

    子般,擅权,是权臣。

    成嘉,擅治,是能臣。

    成嘉没有回答,却神秘一笑,“太女,我想先请你吃个东西。”

    “什么?”芈凰皱眉问道。

    成嘉示意医老端上来他种的桃子。

    “桃子!我医老种的桃子,太女尝尝吧。”医老拿着一个绿油油的毛桃送到芈凰面前。

    芈凰怔了怔,“这个季节怎么会有桃子?”

    “还是太女一语中的。这个季节是绝不会长出桃子,所以值此一家,别无分号。太女要不要尝尝?”医老笑的像个坏心眼的老玩童,似乎马上就又能见到那一幕了。

    “嗯。”

    芈凰看了看医老,拿起桃子咬了一口。

    果不其然。

    发出一声预料的声音,“好酸!”

    医老笑道,“酸就对了。”

    “这个季节的桃子,能长出来就不错了,能吃就行。”医老说道,“除了桃子,还有粟米,太女想不想尝尝?”

    “秋收已过,冬季如何还能收获粟米?”芈凰不相信。

    “别人或许不能,但是我医老无所不能!”医老拍着鸡肋似的胸脯嘿嘿笑道,太有面子了。

    “但是这个和让他们开口有什么关系?”芈凰不解。

    于是成嘉将“二桃杀三士”的典故也给芈凰讲了一遍,最后说道,“上兵伐谋,攻心为上。战场上,不战而屈人之兵方为上计。官场上,亦然。所以让人开口并非一定要用重刑酷吏,运用心理战术一样可以令人开口。”

    “你所谓的心理战术,其实就是攻心为上!”

    芈凰懂了。

    对于吴王妃,她用的不也是心理战术:恫吓!

    不久,一阵慌慌张张的脚步声响起,陈晃推开书房的门,跑了进来,苦着脸大叫道,“不好了!太女,司败大人,郑吏,刘吏,张吏,王吏,吕吏,刚刚合部死在大牢里!”

    “什么!”

    芈凰闻言面色顿时一变,匆忙在陈晃的带领下,众人再度赶回到大牢之中,只是五个人已死,蹲下身,摸了摸已经没有脉搏的郑吏,芈凰抬头看着成嘉,忍不住怒气出声质问道,“他已经死了,这是怎么回事,你的刑狱司就是这样任人来去自如的吗?”

    她本就不应该相信他。

    上次吴侯事件也是这样突然在刑狱司的大牢里死了,然后人证没了。

    如今郑吏也是这样突然死在刑狱司的大牢里,人证没了。

    他与她本就不是同一条战线上的人。

    她却轻易地相信了他!

    “太女别忘了,这里本就不是我成嘉的地盘,而是若敖子克的地盘。如果有人想借他的地方,安插一两个杀手进来,还是轻而易举的。”成嘉一瞬间从惊讶恢复淡定,又从淡定,整个人冷了下来,没有了那惯常挂在脸上的笑意。

    “你这些都是借口!以你成嘉的能力,想要保住他们几个人的性命很难吗?”芈凰起身冷冷地看着他。

    偪仄的大牢之中,两道身影,一高一矮,相对而立。

    却有相同的气势,谁也不让谁一分。

    一个愤怒交加,一个隐隐失望。

    “是,以我的能力想要保住他们轻易而举。”成嘉点头,同样深深看了一眼芈凰,然后对着黑暗处沉声喊了一声,“亚可在?”

    “在,公子。”从大牢天花板的视线死角处,突然跳下一个人,形如鬼魅。

    “刚才的一切,你可有看清?”成嘉问道。

    “看清了,我们的人已经跟上去了。”

    名为亚的暗卫回道,然后从怀里拿出另一份供词交给成嘉,“这是我刚刚偷换的供词,他们拿走的那份只是我们事先准备好的手抄版,这份才是郑吏死前按了手印的供词,公子请看。”

    “很好。”成嘉接过,勾唇冷笑。

    一切不出他所料!

    周穆他们果然还是动手了。

    摇了摇手上的供词,看着芈凰从未有过的认真,一字一句地对她说道,“我说过了,我已经安排好了,芈凰,你就应当信我!”

    又一次叫出她的名字,却是在这样针尖对麦芒的时刻。

    信他?凭什么?

    芈凰闻言峨眉深皱。

    但是想到刚才确实是自己错怪了他,忍不住撇开脸,微微尴尬。

    不过错了,就是错了。

    她芈凰并不是没有勇气认错之人。

    遂低声说道,“对不起,刚才是我错怪你了,我跟你你道谦!”

    成嘉闻言一张同样沉下来的脸,轻轻笑了。

    她还是她。

    并没有因为这十一年的深宫,就变得不择手段,不辫是非!

    一双修长的眸,轻淡如浮云,带着浅浅的笑意,看着对面的女子,轻笑一声,“好,我接受你这次的道谦,下不为例。”

    然后沉声再度开口说道,“但是为了能够顺利如期破案,太女,老规矩,我们约法三章吧!”

    “又约法三章?”

    闻言,芈凰又微微皱眉。

    “是!为免这样的不信任再度发生,我们约法三章。”

    芈凰下颌虚点,算是认可了他的话。

    这次都是她都是她的武断。

    “一,请太女记住:这期间,我们是同盟,不能有任何怀疑!

    二,还是请太女记住:这期间,我们是同盟,不能有任何怀疑!

    三,最后请太女记住:这期间,我们是同盟,不能有任何怀疑!”

    “明明每次只有一条,每次却都要说三遍,我不聋。”芈凰气势弱了几分,侧脸拧眉咕哝着说道。

    “因为最重要的事情需要说三边,我怕太女在某些时候忘记了!”成嘉闻言复又说道。

    这算是什么最重要的事?

    只是“同盟”?

    她和他,已经是同盟的关系了吗?

    芈凰最后点头,与人合作,得有个态度,“好,我答应,那就多谢成司败的帮助了。”

    成嘉再度伸出左手来,“击掌为誓!”

    芈凰这次却迟疑了。

    看着那伸出的手,掌心温润,不禁想起那晚黑夜中捂住她的大手。

    “不用了,我记住了。如果违反,下次你罚我好了!”

    “好!”

    成嘉从善如流地点头,一双眼睛亮如星辰,笑道,“如果你下次忘记了,我一定会罚你!”

    芈凰眉头打结。

    总觉得似乎被他牵着走在。

    不久,追踪的暗卫这边带回来了消息,果然,杀人者,越椒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