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章 送她回宫(感谢雪月轿子的月票)
    若敖越椒,若敖子克,他们几个,当真是无法无天了吗?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就敢动手杀人,偷走供词,真当她不存在吗?

    刑狱司的停尸房中,芈凰峨眉深皱,曼目深沉地望着地上死去的五人,无声沉默。

    若敖氏的权力已经大到无处不在了吗?

    若敖越椒现年二十八岁,他从十八岁起,入宫从一个小小的御前禁军做起,一直做到如今的若敖都尉,管着整个渚宫内外包括她的东宫内外的安全,虽然若敖子琰让她以训练凰羽卫为由,接手了一部分东宫的布防,可是还有一部分在他手中。

    这人如今权掌渚宫上下的兵防,可是手却伸进了刑狱司。

    她前世二十岁就死了,并未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若是哪天他真有异心,来个里应外合,那整个东宫乃至楚宫就危险了。

    这样的想法虽然匪夷所思,可是若敖越椒这个人,几次接触下来,芈凰却不可不防。

    而且越椒的这份野心,在她和若敖子琰面前,就从未掩饰过。

    若是若敖越椒只是单纯地若敖氏内斗也罢,相信以若敖子琰的能力,定可以平定,她是不会干涉的。

    只是如果他要谋算的还有东宫甚至楚国。

    她就不能袖手旁观了。

    纵观楚国前朝历史,若敖氏的族人中,也并非没有出现过叛乱之人。

    等二人研究这个案情差不多了,芈凰走出刑狱司大门时,傍晚的天色已经阴沉无比,显然一场大雨将至。

    司剑担忧的说道,“太女,我们骑马过来的,没有带雨具,我回去借两套来!”

    芈凰正要点头,忽而面前停下两辆黑色的马车,然后一个紫色的身影映入眼帘。

    目光微微一滞。

    那人似乎是有所感知,已经缓缓抬眸,开口道。

    “太女,马上就要下雨,我送你们一程吧!”

    “真的吗?”

    一旁的司琴一脸喜色的低呼一声,“成司败刚刚不还在整理案情吗?”

    “正好我要进宫一趟,稍些东西给我二姐,顺路。”

    芈凰不语,只见他不徐不缓地走下车来。

    两个人的视线交会,一个打起车帘请她上车,一个看着马车,不知道上还是不上。

    司琴柳眉微皱,目光在二人身上来回逡巡。

    最终芈凰便一点头,与他错身而过,上了他的马车,而再一转身只见他却上了后面的马车,对她笑道,“我和医老一起坐后面的马车。”

    医老听到动静,伸出头来,说道,“大家都快上车,就要下雨了。”

    话落间,滚滚冬雷响在天际。

    司琴看着脸庞平静如一不知在想什么的芈凰平静,想要催促的话最后慢慢憋了回去。

    一上马车,果然外面就下起了大雨。

    车里车外,湿气绵绵。

    因为道路湿滑,马车慢慢地行进在大雨之中,走在东大街上,这一条街上,只有三三两两的几座茶楼酒肆,不比主城大街的热闹繁华,外加凶名在外的刑狱司大牢坐落于此,大多都是些安分守己的城中贫民百姓。

    外面的雨渐渐越来越大,目光所及,只有后面跟着的马车的一个黑色的棚顶。

    芈凰终于收手阖上车窗。

    “太女——”

    司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打破一室沉静。

    司琴却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对她默默摇了摇头,司剑便有些气闷地低头拿起干布去擦她淋湿的大剑。

    司琴心中微微担忧,便悄悄推开车窗,往后看了一眼,只见后面的马车不紧不慢地跟着。

    两辆马车就沿着东大街徐徐前行。

    才复有关了车窗。

    芈凰一直靠在车厢壁上闭目思索,许久之后,马车一顿,这一停至少有一刻钟,芈凰终于睁眼问道,“怎么停了?”

    “太女,是司败大人在打包堂食。”司琴打开车窗看了一眼说道。

    “是万记馄饨呢!太女,你忙了一天,饿了吗?”

    司剑看着去买吃的的静安,直言道,“司剑也去打包几份带回宫吃吧!”

    司琴扯了扯她的袖子,瞪了她一眼,啐道,“东宫里,驸马肯定等着太女吃饭,急什么,回去有比这个更好的。”

    “嗯,你们一说,我好像真的感觉饿了!”

    芈凰闻言真的发觉有点饿了,但是一想到若敖子琰在东宫里等着她,又觉得再等等很好,于是笑笑说道。

    “是啊,太女你和成司败忙了大半个下午,别说一口米,一口水也没怎么顾上喝。”

    司剑说道,同时觉得有几分可惜,这家馄饨真的很好吃。

    自从上次吃过后,这家的味道,一直记忆犹心。

    司琴不动声色地再度关上车窗,不久马车再度启程,这次直奔东宫,没有半丝停留。

    待到马车到了东宫,一下车她便抬头看见大雨之中,那人一身紫色轻裘有半边都在淋在雨中,却擎着一把素色的大伞,站在她的马车前,替她撑伞,遮去了头顶的大雨。

    他一人一伞,衣袂蹁跹,飘然挡在雨中,仿佛便和这大雨融为一体。

    人从雨中来,不知何处去。

    已然就成了这东宫前一道独特的风景。

    成嘉幽幽说道,“就这一把伞,委屈你和我同行了。”

    马车外大雨不止,离东宫大门还有一段距离,芈凰点头谢过。

    二人行走间的步子都不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给她一种无比漫长的感觉。

    天地之间,大雨瓢泼,而她困在他的这一方伞下,举步维艰。

    他低头看着她,唇角不自觉扬起一抹笑容。

    芈凰忽而抬头,撞见他眼中的笑意,便是心中一颤,拧眉问道:“你笑什么?”

    “我在笑后面周穆会有的反应。”成嘉轻快地回道。

    确实,一想到周穆会有的反应,芈凰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以为杀人灭口就完事了,后面才有他的好看呢!

    “明天我们就用手上证据告发他。”芈凰曼目一沉,说道,“看他们还敢不敢这样无视王法杀人。”

    “太女,我觉得我们还是再等等。”成嘉唇角弯起一道越发轻柔的弧度,浅浅荡漾。

    “为何?”芈凰不明所以,下意识的脱口。

    “他们如今正是得意之时,以为我们奈何他们不得,不如趁此时间,我们搜集更多的证据以期一次绊倒他们。”成嘉话说到一半,突然一顿,然后意有所指的侧目看了眼远处的令尹府,“况且要指证若敖越椒,仅凭周穆一人并非易事。朝堂之上,附庸若敖氏者众,到时候,倒打一耙,说我们反诬于他呢?”

    芈凰敛眉,抬眸正视他的目光,“你是想说国丈令尹子般?不可能。”

    芈凰马上否决了,不仅因为若敖子琰,而且也因为令尹子般,虽然专权,可是目前为止并未做出一件危害楚国之事。

    成嘉看了不相信的她一眼,收了话,一时未置可否。

    若敖氏专权并非一日,但是没有若敖氏的楚国,也不可能强极一时。

    若敖氏与楚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此案到底进展到何种程度。

    他也不能掌控。

    成嘉举步走上东宫的大门,看了看她,“到了,你先进去吧,剩下的明日再说吧。”

    芈凰闻言,微微“噢”了一下。

    居然这么快就到了东宫大门前,一直等在门边的小正子看到,赶紧命宫女寺人撑着华盖大伞迎了出来,遮过她头顶的那片雨天。

    成嘉站在东宫门前缓缓收伞,芈凰的目光不禁落在他素手握着的那柄油布伞上,纯白的伞面上用彩墨渲染出了一副与天比高的紫竹,幽幽青脆,点点紫斑,青云直上。

    司画看了一眼送芈凰回宫的成嘉,突然欲言又止,最后问道,“成司败,你得到消息了吗?”

    “什么消息?”成嘉闻言不解地看向她。

    “成贤夫人被大王关起来了,据说因为没有照顾好王妃和她肚子里未出世的公子,大王很生气,不仅夺回了凤印,还重重罚了成贤夫人。”司画犹犹豫豫的说道。

    芈凰和成嘉闻言同时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芈凰看了一眼成嘉,“你不是说要进宫看你二姐,你不知道这事?”

    成嘉摇头,他说进宫完全是顺口一提。

    “就是今日下午,太女不在宫中的时候,吴王妃喊着肚子疼,上吐下泄,把整个御医院和驸马都劳动了。”司画回道。

    “这事怎么没有人禀于我知道?”芈凰皱眉问道。

    司画支支吾吾,不好回答。

    毕竟她们东宫和成贤夫人素无往来,也没必要趟这淌浑水,而且驸马也说太女在忙,就没有人说。

    成嘉也没有再多问,看了芈凰一眼,“那我先走了,太女先回东宫吧!”转身不再多作停留,向马车走去,不消片刻他那道清俊挺拔的背影就被雨幕所吞噬,淹没了一切他曾经来过的痕迹。

    就连一片湿泽的脚印也没有留下。

    芈凰站在远地,微微拧眉,突然问道,“那驸马如今回来了吗?”

    “驸马好像临时有事,带着清浦和江流,惊风他们出宫去了。”

    本欲往东宫里走的芈凰脚步一顿,“走,我们去紫烟宫再去给吴王妃请个晚安,看她是不是真的病的快不行了。”

    司琴司画等人闻言愣住,而小正子已经手脚麻利地命宫女寺人们持了华盖伞换上东宫的宫车,赶紧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