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一章 成贤夫人(感谢五月芳菲未尽的500打赏)
    “前天是臣女疏忽了,才让王妃被太夺了凤印,今日特来看望。只是王妃娘娘这两天身子不爽,明显就是这正在掌印之人照顾不周所致。”

    周菁华命小江将带来的周府的一个个锦盒送上,算作对芈玄之事的赔罪,话毕轻轻一叹,然后话锋突然一转,“所以在菁华看来,大王这件事情做糊涂了,凤印只有在王妃娘娘手中,才能更好地让娘娘为大王生下公子,安心养胎。”

    吴王妃也是心思通透之人,闻言一笑。

    “周小姐,果然有几分机灵劲,来人,赐座,上茶。”

    “来人啊,去给大王说,本妃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上吐下泄。还有给本妃把司膳房的那些管事,全部押来,本妃要好好问问她们是谁教唆他们在本王妃的膳食中下此性凉之物,要害本王妃肚子里的孩子。”

    周菁华落落大方地就座,接过宫女递上的新茶,喝了一口,嘴上幽幽劝道,“所以王妃还是不要气坏了了身子,为了这些不相干的人。不过这位成贤夫人始终与王妃不同心,所以才会导至王妃娘娘受此辛苦。这样的女人,这后宫里能少一个,还是少一个,王妃才能安心养胎。”

    这话不得不说胜得吴王妃之心。

    先前若不是因为成氏还有利用价值,她才对成贤儿百般忍让,如今明显成氏见芈昭已无价值,对她们爱理不理。

    既然如此,他们成氏的女儿,也别想有什么好日子,在这宫里。

    不久,听闻消息赶来的楚王,看见上吐下泄不止,一脸憔悴的吴王妃心疼不矣,遂将照护不周的成贤儿招来大骂特骂了一顿,又重重打了四十大板,还要回了凤印。

    “啊!好痛!……”

    一连串的痛呼声响彻紫烟宫。

    成贤儿恨恨地看着坐在一边监督的周菁华,问道,“周小姐,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害我?”

    周菁华一直坐在一边欣赏着被宫人打的起不来身的成贤儿,闻言勾起一抹笑意,起身俯看着已经如一团烂泥的她,笑笑说道,“你不如去问你弟弟成嘉好了。我为什么要害你,他更清楚。”

    不知道成嘉看到他最疼爱的二姐受此重挫,会是什么心情?

    可会有三分心疼?

    也好缓一缓她心里的痛。

    四十板子下来,成贤儿早就痛昏了过去。

    芈凰赶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成贤儿被人抬出,看着躺在单架上痛苦呻吟的女子,不知怎么突然就想起那一晚守在昏迷不醒的成嘉身边的那个温柔流泪的姐姐。

    芈凰看了一眼司剑,吩咐道,“你小心跟着照顾,一定要把成贤夫人安全送回雨晨殿。”

    她只怕路上有人捣鬼,凭白让这女子送了性命。

    “是,太女!”

    “王妃这里今儿个真热闹,看来儿臣来的正是时候。”

    芈凰走进吴王妃的寝殿,正由着李姑姑喂着安胎药的吴王妃循声望去,笑容恬静的女子已经亭亭玉立的靠在了门边,不拜不礼。

    一丝杂毛都没有的雪白狐裘,毫光毕现,名贵异常,穿在女子的身上,为如今的她增添了十分尊贵,一只金色的小凤冠戴在她的发顶,随着她行走间微微震动,凤眼上两颗明贵的血红宝石,在莹莹一室的烛灯下照耀的人格外刺眼。

    本与吴王妃有说有笑的芈昭羡慕地看着她这一身从头到脚。

    谈笑声戛然而止,脸上的表情更是嫉恨不矣。

    芈凰的目光移过去,似笑非笑地看着床上的吴王妃,赞叹道,“听说王妃今日又威风了!可真是厉害。”

    一双曼目此时璀璨生辉。

    若不知道的,还当她真的是来恭喜的。

    吴王妃没来由的心头一颤,面色不愉地看了一眼没用的李姑姑,李姑姑抖了抖手中的碗,在吴王妃吃人的目光中差点摔了,不禁退后。

    芈凰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如入无人之境。

    真是让她食不安寝!

    吴王妃冷笑道,“哪有太女如今威风呢?我这紫烟宫算什么,太女还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外面的宫人再度无人通传,已经直接说明了她的紫烟宫早就大不如从前。

    芈凰抱起双臂,唇角挂着一抹冷笑说道,“看来母妃吃的好,喝的好,精神很好吗?我也就不用担心王妃肚子里的弟弟会出事了。”然后目光一转,落在了床边坐着没有说话的周菁华身上,“周小姐也在!”

    周菁华起身,优雅一礼,“见过太女。”

    芈凰却没有叫她起身。

    而是继续说道,“周小姐如今真的很闲,手都伸进了我父王的后宫里来了。先是我二妹的婚事,如今又是我父王的子嗣,看来周小姐真的很关心我父王的后宫,不如我去给我父王说说,让你嫁一个都尉还是委屈了,不如和王妃做姐妹更好。”

    吴王妃闻言脸色陡然一变。

    这周菁华的心机,她已经亲自领教了,如果真被纳进宫来,那无疑就是多了一个大敌。

    周菁华闻言一笑,“太女这玩笑可不好笑。”

    “我并没有开玩笑,我父王如今身边两个最重要的女人,一个有孕,一个重伤,没有可心人伺候,我做儿臣的怎么能放心。而周小姐如此关心,所图不就是入宫为妃?”

    芈凰挑眉回道,“难道周小姐还有别的意图不轨不成?”

    周菁华闻言面色悠的一变。

    而吴王妃心中警铃大作,面色却不显,而是一双妩媚的眸子上下打量着周菁华那娇花似的美丽面容和婀娜有致的年轻身子,眼中划过一抹深遂的利光。

    芈凰虽然有挑拨之嫌,但是这周菁华经常出入后宫,难保不会被楚王看中。

    再加上周家财大势大,若她真进了宫,最少也是个夫人之位。

    到时候还真是个敌人。

    芈凰将二人的表情全部看在眼里,唇角微勾,问道,“周小姐,如今已是晚膳时间,你胡不归,还是想让我母妃今夜就亲自身父王请命更好。”

    “来人啊,如今已经入府夜,送周小姐回府!”吴王妃先发制人地下了逐客令。

    周菁华觉得自己真是小瞧了芈凰,她以为她只是一个武刀弄剑的女子,没想到也有一颗玲珑七窍心,向着床上的吴王妃当先一礼,“王妃,那菁华就先告辞了。日后若还有差遣,可以派人送信于菁华,菁华定会着人回信娘娘。”

    这一句话已经是告诉吴王妃:她不会再进宫,但是她还是会效力于她。

    “嗯,你去吧!”

    吴王妃面色不显地点头,命李姑姑亲自半押半送地将她送出宫外。

    待周菁华离去后,吴王妃冷冷笑道,“如今,你可满意了?”

    “应该是说王妃娘娘可心安了?”

    “这么一个如花美人,放在我父王眼皮子底下,母妃还真是大度。”芈凰话毕就带着人不告而辞,二人再度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