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二章 我陪你去(谢谢右霜若卓的长评)
    芈凰从紫烟宫的大门走出来,正看见成嘉迎面而来,眉头微皱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找王妃还有周小姐!”

    从来一副云淡风轻的成嘉,眼中难得显露出一丝风暴,大步往里走。

    宫门前,几个宫女和侍卫上前拦住他,说道,“成司败,我家王妃如今已经休息了,吩咐了不见任何人,而且周小姐已经出宫了,您请回吧!”

    “不用找了,周菁华她再也进不了宫。”

    芈凰也上前一步说道,虽然她在吴王妃面前很器张,可是现在拿不到她实质性的把柄,她还不能对她们动手。

    “那我就找王妃要个说法!”成嘉缓缓拧眉说道,声音中从未过的坚定,看了她一眼,继续往里走。

    芈凰闻言皱眉。

    他什么时候也这么任性了。

    司琴看了一眼不管不顾的成嘉,然后问道,“太女,我们还要去看看吗?毕竟对方是王妃,成公子虽然是司败,可也不能拿大王的宠妃如何!”

    闻言芈凰峨眉深皱,再度上前,看着几个拦住成嘉的宫女和侍卫,曼目一沉,“连我的路你们也想拦着吗?”

    “太女……”

    所有的宫女相互看了看,不敢阻拦,也拦不住。

    “太女,要是有事要忙,就先回去好了,这里我自己找王妃说两句。”成嘉看了一眼芈凰,说道。

    芈凰看着他望了过来,微微不自然地侧脸说道,“反正我刚好有东西掉那边了,顺便就陪你走一趟!”

    司剑闻言好奇地问道,“太女,你什么东西掉那边了?”

    “我绣的荷包。”

    芈凰瞪了一眼乱机灵的司剑,懒得多说,转身就大步走了进去。

    成嘉见此捂唇一笑,眼底的风暴转瞬间烟消云,散,点头说道,“好!”

    李姑姑觉得自己这个姑姑真的要做到头了,太女这样一天到晚闯宫,比起吴王妃,她才是最寝食难安的那个,不知道是进去通报,还是找个地方藏起来装没有看到,只能怔怔地看着她们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

    “你又想干什么?”

    将将入睡的吴王妃听到动静,还有明晃晃的人影,气急败坏地问道。

    司剑又如何会给宫女们上前阻拦的机会,直接便带人堵了嘴将她们给提了出去。

    芈凰拿眼角的余光瞥了眼吴王妃惊恐的神色,只是笑着说道,“我有很重要的东西掉到王妃这里了。”

    “司剑,搜!”

    一阵翻箱倒柜声响起,吴王妃明明应该开口训斥,可是芈凰一个侧目,却立刻闭了嘴,由着芈凰发挥。

    “成司败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吧!不用管我,我找到东西就走。”

    一旁侧室的芈昭听到动静也跑了进来,看着芈凰,骂道,“芈凰,你还真是越来越不客气,你就不怕我现在去请父王过来?”

    芈凰接过司琴递上来的茶,自己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四两拨千斤的微微一笑,冰冷的目光落在吴王妃的肚子上:“怎么会?若是父亲在此,我自然要恭恭敬敬地给父王腾地方,还要更加殷勤地给王妃服侍汤药,这才是我做太女的一片孝心?就连父王都会对我赞赏有加。”

    说着便扭头看向床上的吴王妃道,“王妃说是不是?”

    用楚王来要协调她?

    如今已经不管用了!

    吴王妃闻言脸色苍白,才不要芈凰喂药呢!谁知道喂的是不是毒药,而且轮到做戏,如今的芈凰已然不输给她。

    最后当着成嘉和芈昭的面,勉强笑道,“大王事务繁忙,哪有闲工夫过来和我们这闲话家常的。昭儿,你退下。”

    也算是间接的给自己圆了场子。

    眼见芈昭隐忍地退下,芈凰也没再苦苦相逼,就笑着接回了之前的话题道,“所以我只是找个东西罢了,要是劳动父王就不好了。”

    吴王妃的呼吸一窒,看着眼前明艳四射的女子越加不掩锋芒的脸庞。

    心中悔恨当年一万次,怎么不是直接把这祸根丢进龙潭里喂了白龙,而只是给了她六十大板,还眼睁睁地放她去了选城挣得了军功?

    气到最后咬牙挤出一个笑容来,平静地说道,“是,一件小事罢了。”

    她和芈凰彼此都明白,一个贤夫人算什么?芈凰这么大动干戈,其实就是冲着她来的。

    这是她警告的手段。

    芈凰微微一笑,眼神示意成嘉有什么就说吧。

    成嘉微微上前,在紫色的狐裘下面笼着一双素手,低头看着床上的吴王妃,无比冷静的说道,“王妃,今日我来,而是身为成氏新家主,代表整个成氏上下来告诉你,我们成氏以后支持的对象,只有一个,那就是太女。如果王妃如今耳目不在,嘉就在此告诉你,周家的存在,绝对过不了今年这个冬天!您肚子里这位生出来也会是个没用的!”

    一双浅淡的目光落在她的肚皮上,依然云淡风轻,却无名让她觉得肚子里这个,如此的微不足道。

    白费心神。

    说完这句,他也不在多看她一眼,直接轻轻拍了拍身上沾到的尘埃,转身说道,“那嘉就不打扰了,王妃好好休息吧!”

    言罢,也不等吴王妃首肯就径直出了门。

    芈凰闻言勾唇轻松一笑。

    这可不是她要来的助力,而是吴王妃自己推来的,起身将放在桌上的荷包拿起就走,“这荷包也找到了,女儿就先行告退了。”

    吴王妃不说话,芈昭用一种愤恨至深的目光死死盯着芈凰的背影,咬牙切齿道,“这个死丫头,真是越来越不知天高地厚。”

    说着就很是不甘的扑到床边握住了吴王妃的手,问道,“母妃,你今天是怎么了?居然就由着她爬到你的头上作威作福?传出去我们紫烟宫岂不就成了笑话?”

    恐怕如今已经成了一个笑话。

    吴王妃眼底有掩饰不住的幽暗火光闪烁,喃喃低语的冷笑道,“是啊,传出去——可就成了笑话了!”

    芈昭一时微愣,转瞬反应过来便是眼睛一亮,“母妃您是说——”

    “这事儿不用你插手!我自会想个不动声色的法子把消息传到你父王耳朵里。”

    吴王妃严历警告一声芈昭,声怕她再坏了她的谋算。

    一个芈凰她还不惧,重要的是诚如成嘉所说,她今日却是受周菁华挑拨,走错了一步棋,不禁揪紧了身上的锦被,越发想不明白周菁华到底想借她的手如何,到底是帮她,还是害她?

    周氏再如何锦绣繁华,那也只是外表。

    论能与若敖氏相制衡,还是只有成氏。

    对于败坏芈凰名声一事,芈昭自是想要亲力亲为才能解恨,不过被吴王妃瞪了一眼顿时就收起了心思,只能不情不愿地应道,“女儿知道了。”

    吴王妃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心里就又略有几分烦躁道,“今天这么一闹,我也没有什么心情,你先回吧,母妃自己想想。”

    “是!”

    芈昭点头,心里却越发的不是滋味,母妃是真的打算那肚子里这个争王位,要抛弃她了。

    又在吴王妃的寝殿陪了一会,方才心不在焉地扶着秦红的手走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下雨天,白云砖面湿滑无比,而那些宫人因为芈凰大牢,还没有来的及擦拭干净,她一脚踩了个空,差点跌了一脚,幸好眼急手快地扶着栏杆爬起来,大骂道,“这点路都不会看,你们想摔死我……吗?”

    冰冷的大雨天里,秦红她们本就穿的单薄,闻言战战兢兢地跪了一地。

    芈昭小心地揉了揉肚子,重重轻哼一声,“真是没用的一群东西,还跪着干吗?还不快扶我回去休息,传方御医来。”

    “是是,太女。”

    秦红闻言低头看了一眼芈昭手上的动作,连连答道,赶紧小心翼翼地再度扶上,自从没了白龙和刘嬷嬷,再加上芈昭失势,这些日子,三公主虽确有收敛几分,可众人还是摄于她的暴脾气。

    雨晨殿中,宫女端着一盆盆染血水进进出出。

    这是芈凰回宫后第二次造访雨晨殿,当然第一次不怎么光明正大。

    只是没想到两次都是因为探病。

    芈凰是知道吴王妃的四十大板有多重。

    宫里很多宫人都受不下来,再加上受刑后无人诊治,就这样丢了性命也是常事。

    她三年前更被罚了六十大板,差点死去。

    要不是司琴偷偷给她找了一个女医诊治,如今她早死了。

    而好不容易在破晓殿里躺了三个月才能将将下地,可是王妃的“琢磨刁难”与日俱增,这王宫之于当时的她再也不能待下去了,吴王妃必然会杀了她,基于前世的经验,只是迟早的事。

    于是趁着楚庸大战,她听了司琴的大胆建议向楚王请命逃了出去,前往选城寻找机会。

    下那个决定的时候。

    她的人生还是一片渺茫,前途未知。

    可是如今回想起来,她的人生正因为这个决定而开始出现逆转。

    芈凰看着凤床上柔弱的女子披散着乌黑的长发,盖着锦被,俯躺着,露出一张莹白的面容,冷汗满布,可是严重的外伤导致发烧已经烧的她昏昏沉沉,嘴里还不停喊疼……

    就像一朵温室里的娇花随时都有可能凋零。

    想必这一生,成贤儿也没有吃过这种苦吧!

    芈凰微微拨转目光看着成嘉坐在床边目光沉沉,命宫女不停擦着她额头上的汗,并催促医老赶紧再给她配备消炎的汤药还有止疼降热的药。

    “你不用急!成贤夫人会没事的。”

    成嘉点点头,“我只是气自己没有保护好她。”

    医老将一连串熟悉的药名写在纸上,芈凰看了一眼,和她当年用的差不多,点点头,那就应该能好。

    当时那个女医也是给她开的这个药方,才把她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而这些年战场上每次重伤,她都会用这个药,效果比一般的巫医的那些方子管用。

    郑御医接过药方看了半天有点不解,“医老,您这个药是用来干什么的,恕我孤陋寡闻,不知如何下药。”

    医老骂道,“你照着这个去抓药就行,夫人这顿板子不轻,怕是伤到筋骨了,所以导至感染发热,需要去除一些病缘。”然后吩咐女医赶紧为成贤夫人处理外伤涂抹九里香。

    郑御医堂堂一国御医院院首,每次遇到这个医老总是被他指手划脚,但每次他的法子却是闻所未闻,只能悻悻地命人去抓药,芈凰走上前对郑御医问道,“这药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问题,就是有几味药的用法,下官不明所以,不敢抓药。”郑御医

    芈凰却说道,“这药方应该没问题,以前我用的也是这个药,恢复地极快。”

    “太女这样说,那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郑御医闻言颌首,就命人赶紧开了煎服的汤药,煮好,喂她服下。

    喝了药的成贤儿,不久后,终于降了烧,幽幽醒转,看到成嘉的第一眼就挣扎着要起身,说道,“嘉弟,你怎么来了?”

    成嘉为她垫了个软靠,让她舒服地仰躺在床上,说道,“二姐,你先不要动,这一个月都不能起身。”

    成贤儿一脸焦急地抓着他的手不放,说道,“你以后千万要当心那个周菁华,她想害你。”

    “我会当心她的,放心,到是二姐你尽量不要去紫烟宫那边,如今我们成氏已经和吴王妃彻底断交了,她不会再看在父亲的面子上。”成嘉点头,让成贤儿放心,同时嘱咐道。

    成贤儿还是有几分担心,开口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得罪那个周小姐?以前你们关系似乎挺好的,都到谈婚论嫁的份上了。”

    芈凰闻言也好奇地问道,“对啊,你和周小姐不是都过了父母那层,怎么反目成仇了?”

    成贤儿闻声才发现原来太女也在,于是略一点头,算是见过了。

    成嘉有些诧异,然后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原本有婚约的,是若敖子琰告诉你的吧!”

    芈凰一时说漏了嘴,微微颌首,算是默认了此事。

    成嘉闻言眼底划过一丝异样的光。

    “唉,我知道,我知道……”

    医老嚷着要插嘴,可是才张口就被成嘉的目光给憋回去了,只能幸幸闭了嘴。

    听他缓缓对两个女人解释道,“你们如今也看到了,朝堂上如今周氏卷入赈灾案,而若敖子琰又正准备清理内部那些不安分的若敖氏子弟。如果此时我们成氏还与周氏联姻,将来势必会受到影响,所以这婚事自然是不能再结了。”

    成贤儿闻言点了点头,算是了解了前因后果,拉着他的手却摇头说道,“政治联姻在姐姐看来,都不会有什么真正幸福。这样的一桩婚事,如果母亲还在,肯定也会支持你退了的。比起什么家族繁盛,我只想你过的高高兴兴,就像小时候那样,然后娶一个你喜欢的女子,两个人幸幸福福的,比什么都好。”

    “嗯,二姐,我知道!”成嘉用力点头。

    芈凰看着这对姐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里闷闷的。

    没想到这后宫之中,还是有亲情的,不能不说成嘉是幸运的,有一个如此疼爱他的二姐。

    向二人告辞一声,芈凰转身退出了这间寝殿,只见门外郑御医还在拿着那个方子,自言自语,想到时间已不早,也不知道若敖子琰回来了没有,于是赶紧回了东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