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章 原谅一次(感谢神的泪kyo的月票)
    吃完芈凰做宵夜,若敖子琰终于满意了,于是换了一身衣裳,披了一件黑色的大裘,小正子命宫人打着华盖大伞缓步出了寝殿。

    雨中站在华盖伞下,看着书房里亮着的烛光,还有窗前哪里在办公的芈凰,只看到她对着窗外的夜雨连连叹气,还有她那小声的暗骂。

    都轻轻松松飘入耳中。

    不禁轻笑一声,“她不是要查案吗?”

    清浦闻言笑吟吟地低声说道,“在太女心中,公子自然是要重要过一切,办案再重要也不及公子一分。”

    “嗯,这个看要跟谁比,若是孙侯就不一定!”若敖子琰点点头说道。

    “你进去问她今晚要办案到何时,还回不回去?”

    青浦闻言笑着点头,走上前去敲书房的门,隔着大门问道,“太女?驸马让我来问太女今日办案到几时,还回不回去?若是太女公务繁忙,那驸马今日就先歇着了。”

    末了没有听见里面的回话,清浦佯装叹息一声,隔着大门对芈凰恭敬地道,“那太女继续忙吧!清浦就不进去打扰了,先回去复话了!”

    话落,他就果断地转身离去,脚步踩在湿漉漉的地面上还可以听到溅起的水响。

    “太女,我们回去吧!伸头一刀,缩头一刀,别让驸马等急了,到时候才真的恼了呢!”司书立即对芈凰道。

    芈凰听着那远去的脚步声大步走向门边,快速地拉开大门,大喊,“回来!谁说我不回去了!”

    只是门一打开,哪是什么清浦?

    根本就是若敖子琰亲手拎着一盏八角宫灯站在门外!

    就算此时一身融于黑夜的黑色大裘穿在他的身上,那眉目之间盛着的极盛光彩,仿佛就是暗夜之中旅人的明灯,将他整个人照亮。

    严霜夜零,冰锷含彩!

    若敖子琰的目光目不斜视的望了过来,星目一沉,冰寒玉澈的声音在夜雨中幽幽响起,“还不跟我回去!”

    清浦和司书二人欢喜的声音从屋内和屋外默契地同时响起,“夜深了,恭请太女和驸马回寝殿休息!”

    一瞬间,芈凰觉得自己上当了!

    但是只看见他这一眼。

    什么犹豫啊,忐忑啊,通通抛之脑后!

    就连什么原则和底线都忘记了。

    “嗯嗯,下次绝对不会这样忽略了!”芈凰连连点头。

    “原谅你这一次,下不为例!”若敖子琰缓缓点头。

    芈凰笑了一下,上前伸手牵起若敖子琰抬起的大手,二人转身往回走。

    寒冷的雨夜里,芈凰倚在若敖子琰胸前,走在绣着六尾凤凰的华盖大伞下,回去的一路穿过被冷雨浇的淋落的花架,芈凰可惜地说道,“花没了!”

    “等天晴就会有新的!”若敖子琰看了一眼已经光突突的架子,和空荡荡的秋千说道。

    “嗯!”二人有说有笑,众人迤逦而行跟在后面。

    “驸马果真待我家太女号好啊!”

    司书一张小脸笑成了花,小声地和清浦咬耳朵。

    清浦点头,脸上大大的骄傲,“没人能比的上我家公子。”

    “臭美,说的好像你自己很了不起一样!”司书看着清浦这样忍不住啐了一口。

    “本来就没有区别,主子厉害,我与有荣焉。”清浦轻哼一声回道。

    司剑掏掏耳朵,低声嚷嚷道,“你们小俩口要吵家,回去吵。”

    “吓说,我和他才不是呢!”司书闻言一眼回瞪。

    “是的!”清浦也点着头,二人同仇敌慨。

    司剑摇摇头,这两只要是没啥,她司剑就把名字倒过来。

    回了寝殿,换了衣裳的芈凰还是忍不住巴住若敖子琰询问道,“今日真的不能说案子吗?”

    可是她约定的时间不多了。

    若敖子琰看着芈凰那小心翼翼央求的小模样,随即低头轻笑一声出来,挥手将众人禀退,只命清浦派暗卫在寝殿外围守着,然后拍了拍凤床,示意她先躺到他身边来,盖好被子,免得冬日着凉,才开口道:“今日最后一次,那你就问吧!”

    有很多问题,芈凰不好直接问成嘉,毕竟还没有熟到一定份上。

    但是若敖子琰则不同。

    “周穆后面我们要怎么抓呢?我想了想,确实不易,没道理抓进去,又放了出来。”芈凰倚在床边请教道,“那我不是白忙一场。”

    “周穆这个人能偷换灾粮这么多年没有发现,自然有他的渠道,从调包到运走,有一整套的班子,你们这才抓了五个人就死了五个,肯定是不够看。如果只是单单抓他们偷换灾粮,这并不算大罪,你们的重点应该是去想想他富可敌国,还要这么多粮食干什么?”

    若敖子琰紧了紧怀里的女人,循循善诱地引导着。

    “是啊,我也想不通。你大哥还有周穆要这些粮食干什么,你就不能给我点提示吗?”芈凰皱眉仰头看着他问道。

    “你不是夸下海口要自己查出来吗?”若敖子琰低头轻笑一声。

    “可是时间紧迫,未免本太女输了丢了驸马大人的脸,你就不能开点后门吗?”芈凰轻轻拉着若敖子琰的衣领幽幽问道。

    “那本驸马有什么好处?”

    若敖子琰闻言挑眉,看了看笑的明艳动人的她,还有她落在他胸前的一双玉手。

    这样的暗示,芈凰要是听不懂,她就真的太不了解若敖子琰了。

    “哼!我要自己查出来!”

    芈凰一转身,脸红心跳地假装听不懂。

    “就算你要自己查出来,可是今晚结果还是一样。”若敖子琰反身压住她,“所以主动点,也许明天为夫就会给你点提示!”

    芈凰含羞带恼地瞪着他,外加咬牙切齿地突然在他胸前一咬,换来他的一声闷哼,“这样算主动了吗?”

    “嗯!”若敖子琰目光深沉地一颌首,“这是夫人自己找的。”

    “我什么都没有找!”芈凰抗议道,所有的抗议无效。

    随之红绡帐内,公子如火,女子似水,多情缠绵。

    第二日清晨,芈凰醒来,哪还见得到若敖子琰的身影,枕边只有一块纯白如雪的丝帛,丝帛上,用熟悉飘逸的小纂写了两个大大的黑色的“军粮”字,笔墨飘香,幽香扑鼻。

    看到这二字,芈凰的目光陡然一凛:果然是偷用灾粮以作军粮,这是要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