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五章 与虎谋皮(感谢优尚优吾的月票)
    郢都的东郊如果是贵族年轻子弟经常呼朋唤友的赛马场,那西郊则是高官将领们一起比武的围猎场。

    如今寒冬已至,围猎场中许多猛兽都已经潜入山林深入过冬,可是有人偏偏喜欢每每入冬时节开始狩猎。

    围猎场本就因为是一些将领们练习骑射比武的场所,所以寻常时候,鲜少有人出入,只有冬猎的时候,楚王才会率领楚国上下齐至。

    无休无止的北风在南郊外的山林中阵阵咆哮,宛如虎啸山林一般令人敬畏。

    四只寒铁所铸的长箭,搭弓,扣弦,发动,同一瞬间射出,划破北风呼啸而来,一左一右,一前一后,射入一头吊睛白虎的四足之中,每枝铁箭都有一半没入冻土之中,牢牢将成年的白虎钉在地上,动弹不得。

    白虎“嗷呜”一声,发出震惊山野的咆哮。

    一直游走在四周的若敖氏四部将士见状,手持着铁网和铁链立即合身扑上,将它围困住,关入早就准备好的铁笼之中,拖走。

    “哈哈!恭喜都尉大人捕到今年第一头吊睛白虎!”跟在身后的众将士骑在马上,纷纷放下手中的长弓,大笑着拱手贺道。

    “哈哈……今晚就给本都尉拨了这只白虎的皮,制成毛毯!”身着黑甲的越椒大笑地高坐在骏马上命令道。

    “是,都尉大人!”众将听令,然后簇拥着越椒回到营地。

    营地前,寒风中却俏生生立着一个身披红色毛毡斗篷的女子,迎着寒风等着越椒。

    眼见越椒的枣红大马停在身边,高高在上地俯视于她,周菁华优雅上前一礼,落落大方地开口说道,“今日菁华前来,是为了都尉大人的前程而来。”

    后面跟着的闾一闻言看向若敖越椒,带着防备低声在他耳边提醒道,“大公子,我们要小心这女人!她这两次入宫都害了宫里面的吴王妃在太女手中栽了个大跟头。”

    若敖越椒微微牵动唇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如狼似的眼中却不见半分笑意,抬手制止他的话,冷声道,“听她说就是!”

    双手抱臂,越椒坐在马上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他以为这个女人会对他避之唯恐不及,没想到主动送上门来了,有意思!

    “噢?那你就说来本都尉听听!”

    小江看着若敖越椒如狼似虎的尊容,害怕地不禁后退一步,低声说道,“小姐,我们还是回去吧!”这个若敖都尉一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

    周菁华一身红色的毛毡披风,当真瑰丽夺目无比,一把挣开小江挽在她手臂上的小手,眼中含着一比计较,唇角牵起一个优雅的笑容,莞尔一笑,与那寻常小门小户的女子自是不同,眉目之间更是光彩极盛,从容不迫地举步走近笑道,“如今紫烟宫里那位王妃又有喜了,而若是此时都尉大人对她施予支持,再加上我们周家,若敖都尉觉得东宫那边是不是该着急了?”

    越椒闻言缓缓摩挲着坚毅的下巴。

    这女人间的阴私手段也并非是不可用的,而且只要能给东宫里的若敖子琰添堵的事情,他都会不遗余力,不过是给支人马保护那个吴王妃罢了,他亦可从中谋得时间,接着她的话说下去,“到时候东宫后院失火,这赈灾案也要停一停了。”

    “都尉大人果然厉害。只要等拖过了这半个月也就快到年关了,再重要的案子,依大王往常的性子也会停下来,准备过年。”

    周菁华接着他的话徐说道,“再等到来年开春,又要开始忙着春耕,很多事情忙起来,这案子自然就搁浅了,不了了之……”

    两个人都不是蠢人,说完之后,不禁相互对视一笑。

    默契至极,还真是天造地设地一对!

    一个强壮如狼,一个弱小似狈。

    若敖越椒的目光定格在她张姣好的面容上,神情之中愈加满意,忽而大手一探,坐在马上拦腰一把搂住周菁华的纤腰,将她拉上马来,顿时惹得从来不骑马的女子花容失色,尖叫出声,“啊!你干什么!?”

    “哈哈……果然是我若敖越椒选中的女人,就是聪明!我越发觉得我们二人极为般配了!”

    越椒越发饶有兴致地欣赏着怀里的女人,所有的镇定自若瞬间消失无踪,阴狠的眸子邪肆一笑,扬鞭一击,身下的骏马放开四蹄向大帐奔去,“本都尉只是越来越欢喜你了,周小姐,所以我们这婚事不若也一起提前办了吧?”

    周菁华闻言一怔,但是很快地恢复镇定过来。

    与若敖越椒两次相处下来,她早已发现面对若这个男人你越是反抗挣扎,你越是会激起他强烈的征服欲望,与其这样,还不如虚与委蛇,假装顺从。

    就好比一头发怒的猛虎,你只有顺毛安抚,他才能听你的。

    缓缓地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发髻和衣裙,周菁华垂眸看了一眼横在自己腰间的强壮手臂。

    即使听出他的语气不善,却也假装不介意,爽快的略一点头,对他笑着说道,“若敖都尉说的成婚之事,小女到是不反对。反正我们已经过了媒妁之言,我迟早是要嫁进你若敖氏的。只是以我周氏嫡女的身份,如果不做足了三媒六聘的大礼所有程序,这婚事恐怕会有辱了我两家在楚国的声誉!”

    话落,便当真是明眸皓齿,笑容可掬地看着他。

    “本都尉上次就给周小姐说过我说的话,并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只是通知你!闾一,现在你就带队人去周府给周大人说,今年年关前,选一个最近的黄道吉日,我要迎娶周小姐入府。”若敖越椒闻言却低头看着假装镇定的女人,勾辰笑道。

    “是,大公子!”

    闾一一颌首,带着一批人马调转马头向着都城周府的方向而去。

    这一言既出,顿时让周菁华大惊失色,“我不同意!”

    她以为可以使用缓兵之计,没想到若敖越椒根本不吃这一套。

    坐在他怀里拼命挣扎着,她不知道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若敖越椒这样不可理喻的男人,根本讲不通道理。

    拼命捶打着他如山一般坚硬的胸膛,却犹如一团棉花捶打在上面。

    “不要,我不要这么快成婚!……”

    周菁华闻言梨花带雨地哭喊道,觉得今日这一趟来的太蠢了,看着闾一带着人绝尘而去,不断地呼唤着,“你们给我回来!……回来!……”

    她不要这么早成婚!

    她不要嫁给若敖越椒!

    ……

    只是这些都是军旅出生的将士,谁会在意她一个弱女子说的话?纷纷向若敖越椒大声恭喜。

    “周小姐,你要知道送上门的女人,本都尉是从来不会拒绝的,尤其像你这么漂亮的美人,哈哈……”越椒将怀里的女人粗暴地从马上抱了下来,直奔大帐之中,众将士在后面听到发出一阵阵浪笑声。

    翻身下马,大步走进帐中,一把将周菁华丢在刚刚拨好的白虎皮之上,娇贵的美人害怕地跌坐虎皮之上,就像是一只受惊的雪狈一样,不断后退,害怕地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周小姐,可以用你这颗聪明的脑袋想一想?”

    若敖越椒笑着说道,突然上前一步。

    大帐之中燃烧着熊熊的炭火,在这样近距离的逼视之下,倒映在他那双阴冷的眸子里,仿佛跳动的火焰,清晰可见,然后一点点靠近,直接将周菁华逼至死角,然后弯腰一把抓住她退无可退的身子,整个人欺身而上,压住她,瞬间就将两人之间的距离压缩到了近乎虚无。

    周菁华不断摇头,再就不复最初的从容不迫,“我求你了,不要,不要……”

    越椒挑起她精致的下巴,用指尖揩去她脸上的泪痕,轻笑一声,幽幽说道,“不不,你这样哭泣就不漂亮了,做我的女人,只能流血不能流泪,就算死也不行。”

    语气明明有了和软的态势,可是动作毫不温柔。

    周菁华闻言强忍住眼泪,不解地连连摇头问道,“我来帮你,你为何如此对我?”

    自作聪明的女人,以为单纯地利用他,他就不知道吗?

    和他做交易,可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呢!

    “你说这世上为什么会有女人这种动物,总是这么天真!”若敖越椒粗厉的拇指摩挲着她细嫩的脖颈,在雪白娇嫩的肌肤上带起一阵颤栗,幽幽说道。

    “你什么……意思?”周菁华怔怔看着他反问。

    “字面上的意思!周小姐这么冰雪聪明,难道也会听不懂吗?”

    仿佛盯着猎物一般,一双如狼的阴狠眼眸,低头看着周菁华,若敖越椒终于勾起一抹冷笑说道。

    周菁华总算知道什么叫“与虎谋皮”!

    想要从若敖越椒这边获得助力,根本是天真至极的想法,不仅不会占到半分便宜,反而会被他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只是这一次,她却不知道,她这一举会将整个周家都搭了进去。

    这根本就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虎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