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八章 大写尴尬
    芈凰借了若敖子琰的光,登上主城大街上君子阁的三楼,和杨蔚惊风他们从上往下望去。

    周府很大,在北城大街上与成府相邻。

    从高处看可以看到周府各房虽然灯火通明,可是园子里还是四下一片漆黑,不时有侍卫举着火把来回走动,虽然可以看到一些暗处死角,但是也有幽冷的寒光一闪而过,明显有护卫隐藏在暗处,还有各个出入口,就连府中之人进出也在盘查。

    沉稳的杨蔚一手搭在窗台上望着下方,皱眉说道,“太女,周府晚上的防卫比白天还森严,我们这么多人想一起进去很难,如今最安全的方式就是从成府的院墙翻过去。”

    一旁的惊风也指着那些侍卫点头说道,“这些侍卫不是普通的护卫,白日里我跟他们交过手,下手都很老辣,明显都是刀口舔血之辈,所以我们进去的人还不能太多,否则很容易目标太大。”

    芈凰搭在窗台上的手缓缓收紧成拳,目光落在成府与周府共用的院墙。

    今晚的行动本来就没打算告诉成嘉。

    “不,原定计划:强取!”

    月夜朦胧下,众人将早就准备好的周府的侍卫服和侍女服换上,按照从若敖子琰那里得来背的滚瓜烂熟的地形图,悄无声息地来到周府足有两丈的高墙下,缓缓站定。

    芈凰看了杨蔚等人,低声命道,“杨蔚,你带十人,负责引开府中的侍卫,如果可以就灭掉一队侍卫拿上他们的腰牌。如果发现有变,就开始放火,制造混乱,而我和惊风则负责潜入周穆的书房找证据,其余的人留在外面接应。”

    众人在黑夜中点了点头,然后分批翻过院墙,借着夜色小心地闪过各处哨岗。

    虽然芈凰和惊风他们早就把地形摸熟,可是进去之后,发现周府戒备之森严,超乎想象。

    寻常就连府中之人入夜后都极少走动。

    可趁之机很少。

    等了许久才见一个浆洗的侍女拎着一桶衣服从周府的后院中出来,芈凰一个眼神,惊风小心地接近她,从后面将她砍翻,然后拖到无人的角落,芈凰从她身上搜出进出的腰牌,同样的惊风又砍翻一个下人,也搜出一个腰牌,跟上芈凰。

    二人凭着腰牌一路向着周穆的主院而进,不过到了主院,先前的腰牌作用就不大了。

    周穆防的可真严!

    这里还要一道腰牌。

    站在回廊暗处的芈凰看着主院门口上举着火把站着的兵甲,前后检查了两道腰牌才放人,而主院的墙头上全部立着弓箭手。

    防备的如此滴水不漏。

    这里面要是没藏什么重要的证据。

    芈凰还真不信了。

    惊风一张俊俏的脸有些纠结,小声地问道,“怎么办?太女,进不去!”

    芈凰拧眉说道,“不急,我们再等等,看有没有机会混进去。”

    他们等了将近半个时辰,终于回廊另一头出现一阵说话声,还有由远及近的走路声,“没想到,成贤侄这么晚还深夜造访啊!不知所谓何事?”

    “还不是关于赈灾案之事,有几句话白天嘉不方便和世伯说,才深夜叨扰。”成嘉谦和有礼的声音乘着夜风徐徐传来。

    “噢,有何不方便说的?”

    周穆扬眉问道,在昏黄的烛火下打量着半夜而来的年轻人。

    “太女想要拿世伯立威,嘉无法阻止,只好提前来给世伯提个醒。”成嘉幽幽说道。

    “呵呵……这不是朝堂上人尽皆知的吗?”周穆大笑道。

    二人一边说一边往芈凰她们这边来,身后还跟着一队仆从,走的不紧不慢,到了芈凰她们近前的假山处,成嘉步子顿了顿,脚尖一转,将周穆引到花园中的凉亭中说话,良久,开口道,“可是还是有一些事情,世伯并不知道,是关于本案的。”

    “有何不知的?”

    走进亭中的周穆来了兴趣,且看成嘉到底耍的什么花样。

    花园内草木葱茏,凉亭和假山点缀其间,小径通幽,只容一人通过,而周穆随行的侍女护卫极多,不可能全部走进花园之中,总有几个站在末尾的低等侍女和侍从。

    借助假山和花木的掩护,芈凰和惊风迅速地站到了最末尾的侍女和侍从后面,同时将他们捂住口鼻迅速放倒,然后惊风把俩人挟到花园一处茂密的花丛下藏好,再返身回到队伍间。

    这一会的功夫,两人一个用身形挡住另一个人的动作,没有引起前面任何人的发现。

    亭中,成嘉沉吟半天,从袖子里拿出一份供词,“世伯且看,这是郑大人的供词。”

    周穆接过,然后招了招手,一名侍女提着八角灯笼靠的更近,明亮的烛光照在绢布上一行行的小篆,一瞬间就看见郑吏将他全招了出来,脸色顿时一僵,“你怎么会有这份供词!……”

    “不是我有,是小侄从太女那边偷偷抄录的一份。”成嘉看着他摇头说道。

    “你的意思是……”

    身着貂皮大衣的周穆立于亭中,顿时感到一阵阴冷的寒风拂过脊梁骨,一直向上,然后脑中一个激灵,回忆起早朝时芈凰当时所说之话,惊疑不定地问道,“太女手上有证据,却没有告发我,所以白日在渚宫前才那样信誓旦旦地说是我杀了人。”

    “正是,只是她苦无证据罢了!”

    成嘉缓缓点头。

    周穆有两分慌神,但是他掩饰的极好,捏着供词的大手掌心微微潮湿,目光一沉,缓缓说道,“即使有这份证词,如今死无对证又有何用,她就算是太女若真是咬着我不放,老夫也要到大王面前告她一个蓄意攀诬造谣之罪。”

    成嘉闻言一笑,“世伯果然睿智,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让世伯提前做个准备,到时你我好有个应对之法。”

    “你,我?”

    周穆终于听出成嘉的弦外之音。

    “是的,嘉虽然与周小姐有缘无份,可是家父与世伯交情匪浅,两家一直亲密无间,所以这个案子在第一次接到我手上的时候,我迟迟没有审理也是这个原因,为了避嫌,才婉拒了周小姐。”

    成嘉一脸惋惜地叹道,“只是没想到周小姐却那么快定了亲事,实在可惜。后来太女又横插一脚,才让此案变得如此棘手,不然小侄我拖个一月两月等过了年后,这案子也就大事化小,小事了了。等过了来年,两家婚事重提,也就顺理成章。”

    周穆闻言对他的话确信了几分。

    成嘉接手的时候,此案半个月都没有动静,要不是太女插手,可能真就这样拖过去了。

    再一想到周菁华的婚事,也不禁叹道,“真是可惜了你与菁华,从小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作为女婿,成嘉自然要比若敖越椒好上一万倍。

    光这好拿捏的脾气,再加上成得臣那个老鬼压制着,两家必然交好。

    成嘉也微微笑道,“菁华妹妹能得到若敖大公子的青眼有加,自是好事,不过嘉听说世伯还有一个极为疼爱的幺女,也是极为不错的。”

    周穆闻言眼前一亮,二人笑的意味深长,又站在亭中说了会朝中之事,成嘉就道外面风寒露重,周穆将他延请至了主院。

    一直跟在后面的芈凰和惊风随着大队伍缓缓地向着主院走去。

    主院门前的侍卫见是周穆回来了,虽然也盘查了一番,到没那么仔细了。

    眼见两个人进了周穆的会客厅,芈凰站在客厅的门外突然捂着肚子低头叫痛,“姐姐,我要去茅房一下。”

    身旁的侍女闻言看着疼的直不起腰的她,低声道,“你快去快回!”

    “是是,我马上回来。”

    芈凰一直低着头,在跑过惊风身边时,两个人的目光短暂相接,惊风继续淡定自若地守在门外,而她则弯着腰向着茅房的方向小跑而去,不一会就消失在夜色中。

    等到了茅房旁,芈凰脚步一顿,迅速地闪入旁边的弄堂伏耳倾听里面的动静,确定门内无人走动还有呼吸的声音,便用随身携带的匕首插入门缝,拨开门闩,闪身进去,从内再度插上门闩。

    这边就是周穆的书房后的一个四合院,据惊风他们打听,这院子里住着周穆极喜欢的一个美人,每次办公时都会将她招来红袖添香,院内此时静悄悄的,只有两三间屋子透出昏黄的灯光。

    芈凰并不停留,迅速穿过四合院,再干掉两处岗哨,潜入四合院内。

    院内雕梁画栋,院子里种着各色花木十分清雅,只有当中一间精致的屋子亮着灯光,屋里隐隐透出两个女人的交谈声,看来应该就是那个美人的闺房。

    芈凰掩至那间屋子的窗下侧耳静听,只听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我父亲呢?”

    心底一惊,却是周菁华。

    另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回道,“你问我问谁,你父亲现在又不在我这!”

    周菁华闻言有几分气极败坏,带着人摔门离去。

    而屋子里娇滴滴的女子则在她离去后拍着手高兴地低笑,“平日里眼高于顶,谁也看不上,如今好了,等她过几日嫁给那京中人人惧怕的霸王,以后这周府我还用怕谁?……”

    眼见没有什么好多听的,芈凰直接一个鹞子翻身上了屋顶,伏身向书房重地掠去,这里是最核心的地方,守卫不应该这样松懈。

    芈凰为防有诈,万分小心地先揭开一片瓦砾,往下看了看,只见房中漆黑一团,也不确定是否有人。

    又再三伏身揭开了几片瓦砾,偌大的书房中还是没有发现任何暗卫的踪影。

    看来整个周府外紧内松。

    紧了紧手中见血封喉的匕首,把心一沉,时间不多了。

    芈凰一跃而下,黑暗的书房中,快速地转头四望,并将所有能藏人的地方全掀了一遍,果然无人。

    周穆的书房与他整座府邸一样十分奢华。

    整个书房很大,三面墙都是一排排高高的书架,上面一落落竹简,摆放的整整齐齐,咋看之下,根本一下子找不来出来哪本是帐册,芈凰在各个书架间,借着身上携带的火石,随便翻了几卷,确定没有她想找的帐册,也就没有多看,寻常人是不会把这么重要的证据放在别人随手可以翻动的位置。

    依周穆如此谨慎的性格就更不会。

    在书房中转了几圈,除了更加奢华的书桌,长椅,长榻,芈凰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

    手中举着的火石,实在光亮有限,又不能点灯,不能看的更加仔细,翻查了半天的芈凰,一无所获。

    峨眉微皱,芈凰目光四下游走,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什么暗柜?

    或者会不会没有放在书房中,而是在其他地方?

    突然头顶发出一阵响动声。

    耳鼓微振,芈凰看了看房顶。

    是谁来了!

    一道黑影缓缓落下,只听“卡擦”一声有机关响动开阖的声音,有人在桌上摸了摸,门外却陡然响起一阵开门声。

    黑影闻声一闪而逝。

    芈凰一直蹲在桌下一动不动。

    微微皱眉,又是谁的人,也是来找账册的吗?

    成嘉与周穆的交谈不禁跃入脑海中,会是他派人来找账册吗,还是他与周穆真有勾结?

    只见一处灯光缓缓地照亮书房的各个角落,来人没有点灯,然后两双绣花鞋缓缓地走了过来,当先一人走向长案桌边,又一阵翻找的响动声响在芈凰的头顶,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响起。

    昏黄的烛光下,映出周菁华一张俏生生的小脸,还有脖颈上用围巾也掩盖不了的的红痕,“果然在这里,父亲大人,要不是你逼我的,我何至于此……”

    好半晌,跟在后面的女子小声地道,“小姐,这里是老爷的书房,我们这样不好吧……万一被发现了,会被老爷打死的。”

    芈凰躲在桌下,悄悄勾起玫红色的唇瓣。

    没想到周菁华也来作“贼”了,不知道她要找的和自己要找的是不是同一样东西。

    如果是。

    那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过了一刻,头顶的响动声终于停止了,小江害怕地站在门边望风,听到屋外的动静,着急地说道,“快走吧,小姐,外面来人了,好像是老爷和成公子的声音。”

    “好了,好了。”

    然后屋中再度传来一阵脚步声和关门声,所有的光明在关门的一刹那再度消失。

    只听屋外再度传来周菁华的声音,“父亲,嘉哥哥!”

    周穆的声音也模模糊糊地响起,“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是想来找父亲说点事。”

    “什么事情,非要这个时候过来。”

    “是关于我和大公子的婚事。”

    “这个时候没看见有客人吗!”

    周穆的训斥声响起,然后成嘉淡淡的劝阻声也随之响起,周菁华哭着跑开的脚步声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