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章 你争我夺
    “嗯!”

    芈凰看了背过身的成嘉一眼,点点头。

    一阵细索的脱衣声,在寂静的马车中响起,不知道为何芈凰拉着衣领的手心却突然潮湿,不知道换还是不换。

    二人浅浅的呼吸声起伏不定。

    响在耳边,空气中顿时凝结。

    成嘉开了开口,“你好了吗?”

    芈凰赶紧收神,“马上就好。”

    “让开,让开,左徒周大人出行!”

    猛听得一阵急促的叫嚷声和马蹄车轮声在后方响起,然后他们的马车陡然一个急停,整个马车左右摇摆,芈凰一个向后倒,被天旋地转的成嘉压在身下。

    顿时他们四目相接,鼻尖相触。

    成嘉动了动嘴唇,柔软的触感含在他的唇边,只要舌尖轻舔就可以尝到她的味道。

    她的曲线完美地嵌入他的胸膛,彼此的心跳在一刻在无限放大。

    咚咚咚……

    如鼓点雷声,敲在耳边。

    不知道到底是谁的心跳这么快?

    他的,还是她的?

    两双目子一眨不眨,看着彼此。

    最后同一时间,猛然推开彼此!

    “刚才那个只是个意外!”芈凰低头赶紧拉上散开的衣领。

    “刚才我不是故意的。”成嘉点点头转过目光,解释道,同时一把掀开车帘问着外面赶车的亚,“刚才怎么急停车了?”

    “公子,是周府的马车越过我们了!”亚坐在外面回道。

    二人目光一沉,“赶紧抄近路回东宫!还有不要让他们发现了。”

    “是!”

    良久,等她换好了,她将今晚偷到的帐册交给他,“这是我刚刚偷到的帐册,你帮我保管一下。”

    成嘉看了一眼,昏黄的灯光下递来的一卷泛黄的竹简,皱眉问道,“这就是你今晚私自行动去偷的?你为什么不给我说,我可以帮你。”

    “我不想麻烦你!”

    也不想查到些越椒的事情被他知道,虽然一无所获。

    “太女不信任我!”

    成嘉说完这一句,低头看着芈凰什么都没有说,只生气地接过账册,说道,“明天你到刑狱司来取,这里面的内容,没有你的同意,我一个字都不会看的。”

    “好的,谢谢!”

    坐在马车后排的软靠之中,芈凰低着头,侧着脸,看着一直背着身子坐在车门边的男人,背影如山挺拔,宁折不弯,觉得自己身在这后宫中是不是阴谋诡计见多了,小人之心过头了,也防备的过头了……

    芈凰悄然掀开车帘,让寒冷的夜风吹进马车之中,也吹散这一室的窒闷。

    良久,想如此上次一般说一声,“对不起”。

    却感觉苍白无力。

    如果做不到信任,再多的对不起,也只是对不起:我不信任你。

    得得的马蹄声还有滚滚的车辙声在寂静无声的街道上流淌着,就宛如一道扣人心弦的韵律。

    矫健的骏马放开四蹄狂奔,带着马车不断向前飞奔,与主城大街上的周家车队顺着不同的道路,一起驶向黑夜中那座一直闪耀着的灯塔。

    这是一场与时间争分夺秒的比赛。

    只有先跑到终点的人,才能获得先机。

    周府的马车中,甚至来不及点亮任何灯光,周穆一直隐在黑暗中,直如一道黑影端坐在马车之中,就像藏身在暗处的蝎子,悄悄地扬起尾上的尖针,准备发出最致命的一击。

    只是这一击到底是蛰向敌人,还是蛰向自己?

    总之,不能坐以待毙。

    **************

    漆黑的冬夜里,当楚王宫城门的禁军都柱着长戢,上下虚点着下巴,在寒风中昏昏欲睡时,一阵急迫的马蹄声刺破黑夜,惊醒了城门下的守卫的禁军,同时也打破了他们搂着媳妇回家睡暖坑翻被窝的美梦。

    禁军小统领一个醒神,半眯着朦胧的睡眼,走路虚浮,骂骂咧咧地上前大喝道,“来者何人?半夜闯宫,可知是大罪!”

    往常他这一声大喝。

    所有宵小全无。

    就算是楚国的那些位于云端的贵人们,听到他这一嗓子,也要退避三舍。

    一块黑色的虎贲禁军腰牌被人从马车里扔了出来,就像一条银色的抛物线落在了小统领的怀里。

    “好好看看,这是什么腰牌!”

    小统领捧着入手冰凉澈骨的腰牌,顿时清醒一半了,缓步走到城门下的巨大的红色灯笼下,借着昏黄的灯火小心且谨慎地看了一眼腰牌上瞠着虎目的老虎雕刻腰牌。

    瞬间,他所有的瞌睡虫全部都拍打着翅膀惊飞了。

    “是是,大人,请等等!我马上通报都尉大人。”

    “嗯,给本官先开城门,我有急事要进宫见驾。”周穆坐在马车上,命道。

    “是是,快开城门!……”

    一声嘹亮的号子声响起,传入宫门之中。

    宫门内的禁军闻声齐步走向大门,十数双大手同时搭上巨大的门闩一端,使力往下压,寂静的深宫中,缓缓响起沉闷的绞盘“吱嘎”的巨响,还有铁索上下绞动的滑动声。

    铆钉红漆的宫门,轰然一声大响,缓缓从内洞开,就像一条黑色的巨龙向世人张开了吞噬一切的巨口。

    周穆只看了一眼,就命车夫开车。

    黑色的马车再度缓缓开动,畅通无阻,无畏无惧,驶入巨龙的口中。

    楚王寝宫外值夜的宫人急步奔入寝殿旁边的耳房,然后悄然推开耳房和寝殿相通的一扇木门,轻拍了拍闭目养神的赵常侍,附耳说道,“赵常侍!门外都尉大人和左徒周大人说有急事禀报。”

    赵常侍执着拂尘端坐在小马扎上,闻言睁开了眼睛,问道,“可说所谓何事?”

    “周大人的府上失窃了,据说有人潜入府中,四处烧杀,大火还把整个书房烧了……这些年我楚国的许多重要文档付之一炬。都尉大人已经派禁军和五城兵马司的人出动了。”小宫人轻声回道,似乎怕惊醒了龙床上睡着的那一人。

    赵常侍正要出去询问,寝殿外已经响起周穆的痛哭声,“大王,请为下臣做主!!……”

    闻声,皱眉,赶紧看了床上本就睡的不安稳的楚王,只听他嘟囔地骂道,“又是谁半夜吵寡人睡觉,真是还让人活不活了……白天吵不停,晚上还不不消停……”

    赵常侍赶紧从木施(衣架)上取了一件深衣走向龙床边睡着的楚王,声音极为轻柔地回道,安抚着对方的神经,“大王,是周大人家中突发大事了……”

    “什么大事,还要闹到本王这里?”楚王不耐烦地坐床上坐起,脸上一阵风暴。

    “周大人家进了刺客,将整个府上毁了大半,就连他平日保管的一些重要文件也全部烧毁了……”赵常侍一边替楚王系着衣带,一边继续轻声解释着。

    “哪个这么大胆,敢烧我楚国左徒的府邸,真是胆大包天!”楚王拍着龙床骂道。

    “去,把他给我叫进来,问问是怎么回事!”

    “是,大王。”

    不一会,周穆就被人叫了进来,越椒也跟着走了进来。

    “大王,您一定要为下臣做主,下臣整个府邸都快被刺客给烧了……”一身狼狈灰头土脸的周穆抹着眼泪跪地爬到在龙床边嘤嘤哭诉,“也不知道是何人如此险恶用心,处处针对下臣,导致整个书房都付之一炬,下臣拼了老命如何抢救也抢救不出来,大王您的金库帐册……”

    至此,芈凰真的捅了娄子了。

    她不知道那三面墙上的书柜上放的还有楚王的金库帐册。

    “什么,寡人的帐册也烧了!”楚王惊讶地问道。

    “是啊,大王这些年让下臣代为管理的一些私产,全部没有记录了,如果要恢复恐怕得很有一段日子了。”周穆连连点头。

    “到底是何人,这么胆大枉为?”楚王问道。

    “下臣府中的侍卫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下臣不敢说。”周穆犹豫地说道。

    “你说,本王一定要扒了他的皮!”楚王表示一定严惩。

    “是,是太女……大王,下臣也不相信我的眼睛,可是好些人看见了……”周穆一脸震惊不信地回道。

    “怎么可能?”

    “太女没事去你府上行刺你做什么?”

    楚王还是有脑子的,并不是听风就是雨的主,虽然有时候有点浑。

    “可能都是为了赈灾案吧!……”

    周穆犹犹豫豫地回道,“她一直怀疑是下臣也参与此案,所以潜入下臣的府邸查案。”

    “那也没必要行刺你,直接把你送进行狱司大牢审问就好了。”楚王皱眉说道。

    “然后把你全家公然搜一遍,证据有没有不就知道了。”

    周穆没想到楚王这么直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那得大王传了太女来问话才知道了。怕就怕,如今太女并不在宫中……因为下臣已经封锁了整个府邸,想来贼人还没有逃走,都尉大人已经派人去捉拿了。”

    “去传太女问话!”

    “是。”

    深夜里的东宫响起一阵喧哗声。

    赵常侍和若敖越椒一起带着禁军闯入东宫之中,寝殿外的灯光缓缓点亮,若敖子琰皱了皱眉,“外面怎么了?”

    然后就有人双手凭着巨力震开了东宫寝殿的门扉,床帷中的女子一脸恼怒地从凤床上拥被坐起,扬声问道,“你们做什么,大半夜闯入东宫寝殿!”

    越椒站在门边,双眼直直地看向床帷后看不清面貌的男女,“我奉大王之命,请太女过去回话。”

    若敖子琰隔着床帷看了一眼门外站着的若敖越椒,动作不紧不慢地替芈凰整了整身上的寝衣,寒冰玉澈的声音命道,“有你这样请的吗?给本驸马滚出去!”

    “呵,二堂弟,希望你待会不会为二妹哭出来。”越椒目光一冷,冷笑一声,抱剑走了出去。

    赵常侍的目光也在寝殿中来回看了一眼,上前一礼说道,“驸马,太女,刚刚周大人进宫说太女半夜潜入周府行刺,烧毁周府书房还有大王的金库帐册。”

    坐在帐中的芈凰面色陡然一变。

    若敖子琰无声地对她摇了摇头,冷声说道,“太女一整晚都没有出过东宫,入夜后就与本驸马就了寝,怎会潜入周府行刺,简直一派胡言!”

    “是,老奴看到的也是如此。”

    赵常侍适时的一笑,“所以请驸马和太女更衣后,随老奴走一趟,相信大王一定会明辨是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