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二章 她不来了(感谢小咪咕的500打赏)
    第二日是难得的休沐日,可是一大清早成嘉就脸上带笑的起了床,吃了饭,为草亭边发芽的紫竹小心的浇上一道水,就去了刑狱司。

    直到中午陈晃走进来禀报,“大人,东宫的侍女,司琴姑娘过来了。”

    成嘉闻言扬眉问道,“太女来了吗?”

    陈晃摇了摇头,“就司琴一个人乘宫车过来了,如今在外面花厅等着。”

    “好的,我去看看。”成嘉微微拧眉,点头。

    花厅中等着的司琴,见了成嘉走进来立即盈盈一礼,笑道,“司败大人,我家太女今天不能来了,特意命我来取她昨日放在你这里的东西。”

    “你家太女生病了吗?”成嘉皱眉问道。

    “不是,我家太女有喜了。”

    司琴一脸喜色地看着他回道,“驸马和大王让她以后好好安胎,所以不能出宫,太女就吩咐我过来取寄放在您这边的东西,据说是一份竹简。”

    “噢……好的……她来不了,那你稍等。”

    良久,成嘉才回了神,“我去叫静安拿给你,你在这边等一下。”

    不久,静安将竹简用上了锁的盒子和钥匙一起交给司琴,“东西装在盒子里了,我家公子一眼没有看过,请太女放心。”

    “成公子做事我一向放心。”

    司琴接过盒子,心里一阵空落落,然后又向书房方向张望了一眼,郢都上下,只要听到太女有喜的无不纷纷贺喜,还流水一般送来了丰厚的贺礼,可是成公子听了后似乎却完全没有在意,不禁问道,“公子不过来了吗?”

    “公子有事还要忙。”静安回道。

    司琴目光流连在书房的方向,良久没看到那个想见的人出来,最后才转身不舍地离去。

    而成嘉回了书房,这一整日都没有出来,一直忙到深夜才回府,回府后又继续忙碌,整个人就像一个停不下来的陀螺。

    “公子,你今天不休息了吗?”

    静安看着忙到半夜的成嘉,皱眉问道。

    “这个案子还有七八天要破案,我得做完。”成嘉头也没有抬,对他说道,“你先去休息吧。”

    静安想说什么,可是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真的嘴笨,于是平生头一次他敲了医老的房门,将那个最爱多管闲事的老头子从被窝里挖了出来,命令道,“你去叫公子睡觉!不然,我们都别睡了。”

    看着还亮着灯的屋子,医老摇了摇头,步履蹒跚地推开精舍的门,看着长案后笔尖不措的年轻公子,一把按住他握笔的手,叹息一声,“睡吧!”

    漫漫长夜,睡不着。

    思念只会倍加煎熬。

    “你不睡,我老头子也睡不着,我就老想起我那去的太早的老伴,想起她在世的时候一切一切……”

    “悔不当初,没有对她好……”

    成嘉闻言手中的笔突然一罢,目光沉沉看着他刚刚接到的密报,摇头说道,“我睡不着!有些事情,我阻止不了,也没办法组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发生,就如我的心,我也阻止不了。”

    “既然不能阻止,就不要阻止好了。”

    医老哼哼,然后叹道,“人何必要和自己过不去,这一辈子不就图个痛快。”

    成嘉闻言在椅中坐了好久。

    医老守着他,也坐了好久。

    第二日,一大早,彻夜未眠的成嘉就入了宫,下朝后去了东宫,牡丹亭中,他开门见山地问道,“你要出手了吗?”

    “周家是要动一动了!”

    若敖子琰手中捏着一枚黑色的棋子,落在三三位上,挑眉问道,“难道你不想动他们?”

    “想!”成嘉点头。

    但是他的想,与他的想不同。

    若敖子琰摇了摇头,“不说周穆这个老滑头了,和我下一局!这后宫生活实在无趣,难逢敌手。”

    “是你的棋艺太高,无人能入你的眼罢了。”

    成嘉随即拿起棋翁里的白子,落在纵横交错的棋盘之中,目光从未有过的坚定,“大斜飞!”

    “今日你的气势惊人!”

    若敖子琰看了一眼今日的成嘉叹道,“不过要是我的话,此时就会这么下。天下劫,一劫倾天下。”

    满盘棋局立时陷入僵局,同时他提去成嘉一子。

    成嘉看了一眼边角的白子,并未在意,抬手又是一子,却是放在与他相邻的黑子旁边,“要是我的话,长生劫!生死往复,永不停休!”

    若敖子琰再度提去他一子,“看来,你今日争胜之心更不休。”

    成嘉并没有回他,而是继续又下一子。

    一子快过一子,步步为赢。

    二人手中的棋子越来越快,直到最后站在一边的清浦都看花了眼:今日两个人居然平局了。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

    若敖子琰挥了挥手,清浦收了棋盘后笑道,“今日与你这一局下的痛快,若是你往日也能如此,岂不尽兴!”

    成嘉闻言一笑,“那接下来,我说放开手来与你一弈了。”

    “我正有此意,你都入朝多时,我却还游离在朝堂之外,总不能让你空等太久。”若敖子琰喝了一口茶,丰唇微勾笑道。

    二人目光荡荡,相视一笑。

    接下来,外朝上因为太女有孕需要安胎,成嘉也没有再传如任何人审讯,赈灾案子似乎停了下来。

    可是周穆这边却没有感觉半分轻松,而是一日比一日吃紧。第二日若敖子琰就迅速无比地调集了他在郢都的十大头名帐房,同时命周穆将楚王在楚国上下的所有私人田庄铺子城池收益列成明细,他再派人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各地,收取帐本,开始进行查帐。

    这一切的手段都宛如一道风雷。

    甚至蓄谋已久。

    他即使派去的人传信,也快不过若敖子琰的人。

    他的人,似乎总能先他一步拿到各地帐册。

    大批的帐册从下面的郡县被人快马加鞭地送回郢都,若敖子琰手下的帐房们在东宫里日夜加班加点地核对着楚王的所有产业。

    他的心,犹如烈火烹油。

    怎得一个煎熬。

    芈凰不解,“你这个时候不帮我查赈灾案,却插手我父王的金库究竟意喻何为?”

    总觉得若敖子琰应该属于那种不会做无用之事的男人。

    “那么急干什么,后面答案自然分晓。”

    若敖子琰继续忙碌着,同时叮嘱芈凰好好在东宫安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