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三章 几家欢喜
    大雾笼罩着的深宫,淡薄如云雾的冬日穿透迷雾,从新种的梅枝间艰难的洒进牡丹亭中,带着一股澈骨的寒气。

    如今这天是越来越冷,牡丹园中那些名贵的娇花早已凋零,唯有牡丹亭边,若敖子琰命人新种上的梅树上结出了几个蜡黄色的花骨朵,为这寂寥的深宫增添着几分颜色。

    司画命人在牡丹亭的四角,又多加了几个火炉,还挂起了挡风的帷幕说道,“太女,过几日怕就要有初雪了,天气怪冷的,要不我们回寝殿去躺着吧。”

    披着狐裘披风,怀里揣着暖炉的芈凰,有几分任性地摇了摇头,“不要,再在那寝殿里躺着,人都快要发霉了。”

    司书也在一边百无聊赖地逗着若敖子琰送来的一对雪白和纯黑的猫儿,“那太女也动一动,太女你不动,这对猫儿也不动,只能跟着我们傻坐着。”

    一对黑白的猫儿团团地偎在蒲团和火炉边上抵抗着亭外的寒冷。

    “又瞎说,不仅驸马嘱咐了,郑院首也嘱咐了。这头三个月是最紧要的,太女只能慢慢地走一走,其余时间都要坐胎。”司琴将亲手熬好的安胎药放到了芈凰面前的石桌上。

    倚在特制的暖椅上的芈凰闻着桌上汤药散发的一股气味,微微侧头,忍不住捂住了口鼻。

    安胎药也是药。

    好大一股苦味。

    摇摇头,“先放着,我待会再喝。”

    “待会再喝?”

    她的话音才落,帷幕外就伸进一双素手,一道寒冰玉澈的声音就传了进来,然后撩开幕帘,露出一张天人似的容颜,半挑着剑眉,幽深的目子先看着正微微撇嘴的她,又看向司画,“去,给太女端一份甜枣过来。”

    “是,驸马!”

    司画笑着将早就准备好的又甜又酸的枣端上桌。

    若敖子琰坐在她的旁边,挑了一颗举到她面前,“先吃一颗,压压味,再喝药,这药是无论如何以后每天都要喝的。”

    芈凰却皱着眉看着他,“可是闻着真的很想吐。”

    若敖子琰温声哄着,“乖,你不喝,肚子里的孩子怎么能好。先吃颗甜的,舒服一下,我们再喝。”

    自从若敖子琰开始接手楚王的金库帐册修复的工作,这每天只有去了他的书房,还有用膳用药和睡觉的时候,才能看到他的人影。

    只要到她不想喝药吃饭睡觉的时候,他就像有千里耳一样,一定会出现。

    这种被牵挂的感觉也很好。

    “好!”

    每次看到他如期而至,芈凰看着他手中举着甜枣的素手,就忍不住弯了弯唇角。

    原谅他的不在。

    “今天你去又忙什么了?”芈凰随意地问道。

    “和帐房们在书房中核帐呢!”

    若敖子琰帮她擦擦嘴回道,然后起身准备离去,“待会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想,我去忙了。”

    “噢,那你去吧!”

    芈凰望着他整日忙碌的背影,心中刚刚的一丝甜蜜突然就平淡了下来。

    “唉……好像不是他这个驸马很忙就是我这个太女很忙,整日两人不见踪影。”

    “呵呵,太女自从有孕后,越发多愁善感了。”司书在一旁笑道。

    “是啊!”芈凰微微叹气。

    她真是越来越多愁善感了……

    这才怀孕了几天,就会有这等软弱的想法。如果不够强大,怎么能给他们的孩子所有最好的。

    透过偶尔随风掀起的一角帷幕,芈凰看着亭外寒风中瑟瑟发抖的花苞,突然说道,“对了,司琴,宫中有没有什么好玩的,我想趁着这闲下来的日子学学,权当找个事情做。”

    旁边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女医闻言开口道,“若太女一直觉得闷,可以学一下我楚国的巫舞,到也很好,适当的运动可以拉伸筋骨,对于生产也好。加之我楚国巫舞千姿百态,以舞降神,还可以为太女腹中的孩儿和自己祈福。”

    这个时代,女人生产都是大事,很多女子轻则难产,重则一尸两命。

    说到祈福,司琴也就没有反对。

    芈凰轻抚着小腹,默默想着:不管这祈福能不能应验,她到真希望这孩子生下来,能健健康康,一生顺遂,不要如她这个母亲一样,历经两世,才辛苦爬到如今这个位置,却依然如覆薄冰,不得安寝。

    这学舞之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因为巫舞的运动量不大,就连若敖子琰也没有多反对什么。

    正午的阳光从雪白的帷幕上透了进来,在地上画出斑驳的白影,司剑从西郊大营回来。

    正在浅眠的芈凰听到她的通报,立即拢了拢一身雪白的长裘,一改先前的散漫,眉眼间多了一丝锋芒,沉声问道,“怎么样,那边?”

    司剑上前在她耳边驸耳说道,“关于西郊大营的一些情况,特来回报。”

    芈凰一个眼神,司琴带着众人全部退出牡丹亭,走向远处。

    “说!”

    “那西郊大营人数果然不止三万,这几日我们监视下来,至少有十个千骑营,三个万人步兵营,五千的弓弩手,五千的长茅队,三千的盾牌护卫队,还有两千的辎重后勤部队,和五百辆战车。每日都在各种练兵。”司剑一脸肃穆地回道。

    楚国无战事,可是他们却整日厉兵秣马。

    像这种情况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芈凰闻言随即微微蹙起峨眉说道,“你们继续监视着,其他的先不管,毕竟若敖六部都是先祖武王认可的正规私军,练兵也属常事。”

    “是!”司剑领命离去。

    远处插在楚宫城头上的楚凤旗随风烈烈飞扬,芈凰却独自坐在亭中微微出神:若敖子琰如今全部心思扑在金库的修复上,到底要不要给他说呢?

    相较与芈凰安逸到无趣的日子,紫烟宫中的那位却因为这接二连三的消息震惊过甚,又加之年纪太大,自从怀了孕就每日吃不好睡不好,孕吐不止。

    孕宸反应极为强烈。

    折腾的整个宫里的人忙前忙后,御医院也被支使地团团转。

    吴王妃躺在凤床上再一次吐了一床,气地将李姑姑端来的安胎药给打翻了,“这汤药喝了还有何作用,本妃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

    “可是王妃,您的身子不喝药,只会更加难受。”

    李姑姑一脸为难。

    如今她是做什么,错什么。

    袖着手,都不知如何是好。

    吴王妃只感觉胃中一阵阵翻江蹈海,捂着嘴孕吐不止,瞪着没用的李姑姑骂道,“她还真是好命,本王妃千方百计,吃了那么多苦药,才辛辛苦苦怀了这一胎。她们成婚不过月余就有了身孕,还如此舒服……”

    李姑姑命小宫女赶紧端了痰盂接着,然后又叫人清扫碎了一地的安胎药,又重新熬了新的。

    芈昭命秦红端着刚做好的午膳,殷勤地劝道,“母妃,你再怎么样也要为了肚子里的弟弟吃点。”

    吴王妃一把推开她端着碗的手,“可是母妃实在吃不下去,照这趋势下去,这孩子肯定活不到出生,那等她有一日登上了王位,哪还有我们的活路……我得想个法子,一定要想个法子。”

    吴王妃一脸苍白地捂着小腹,仿佛着了魔一般,目光不断闪动。

    一双带着金甲的玉手紧紧揪揪着身上的狐裘。

    “公主,不如让王妃安静休息一下吧。”负责随侍的方御医开口道,然后点上一枝安神香,看了她一眼。

    “嗯。”芈昭点了点头。

    二人一前一后退出了寝殿,然后禀退了众人,方御医皱眉说道,“以前宫中有很多妇人怀了孕因为思绪太甚,最后渐渐神经失常,甚至导致难产……王妃如今这情况怕是不好啊!三公主,你可要早做准备。”

    “你的意思是……我母妃如今是疯了吗?……”芈昭闻言一惊,她如今所有的依仗就是吴王妃。

    “疯了到不致于,下官只是担心王妃这样下去,肚子里那个撑不到足月。”方御医幽幽说道。

    “我听说有些孩子只要到了八个月也可以出生,无论如何,你都得帮我把我母亲肚子里这个保到八个月。无论付出什么代价!”芈昭看着他命令道,“所需金银,你尽可找我来要。”

    “是!”方御医闻言颔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