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八章 不忠诚者
    君子阁中,接到消息的若敖子琰略一点头,轻轻一笑,“既然成嘉要插手,就让他做吧,这样我们能更快点!”

    “是。”清浦点头。

    “另一件事比较要紧,”若敖子琰斟酌半晌,沉声说道,“上次让你查的周穆金库转移的帮手的事,你查的怎么样了?”

    清浦转身走到书架上将一落竹简拿了过来,说道,“公子,这是君子阁这边整理出的名单,和周穆一起联手转移大王金库的朝庭官员,这几个人嫡疑最大了。”

    若敖子琰接过来看了一个个的名字,摇头叹息一声,“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胆子果然都够大的。”

    “公子,不过这几位都是令尹大人的支持者,这些年来都对我们若敖氏支持不断,我们这样做,会不会遭人诟病?甚至让令尹大人难做……”清浦担忧地道。

    若敖子琰轻笑一声,将手中的竹简随手一扔,扔在了桌上,顿时哗哗作响,然后端起一杯茶悠闲地喝了起来,淡淡问道:“清浦,你觉得他们是单纯地支持我父亲,支持我若敖氏的吗?”

    “建立在利益联盟基础上的忠诚,就像这杯中的君山银针,只要有人兴起风浪,便会随波离去。”

    若敖子琰闻言笑笑,看着杯中起伏不定的银针,突然将手中的水向外一洒,哗啦啦地全部倾到了地上,“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要攀上我若敖氏的原因!也不过是想从我若敖氏的手中分出一杯羹,就算残羹冷炙也好,因为我们掌握着楚国最大的权力。”

    清浦闻言眉头微蹙,“恕清浦愚钝,不能理解。”

    “那你就再多想想。

    周家的存在太久,他们通过为各方势力敛财,从中谋取暴利,却从来忠诚的只有他们的利益。

    你看一个周菁华,原本天之骄女一般的千金小姐,说将她送给若敖越椒就送给若敖越椒。

    为什么?

    因为在周穆这个老鬼心中,利益才是最重的。”

    清浦开口说道,“公子难道就不担心,周穆他会倒向大公子那边去了吗?”

    若敖子琰站起身走向窗边,“唰”的一声一把掀开窗帘,看着窗外惨淡的冬日透出一丝微薄的寒光洒入室内,寒冰玉澈的声音缓缓说道,“能被利益拉走的人,今天他可以为了利益出卖自己的女儿,明天就可以为了利益出卖我。

    我不们需要一个这样的不忠诚者!”

    “是,公子!”

    清秀的脸庞上升起一抹笑。

    他觉得他一辈子都领悟不了这些,也不用领悟。

    从一出生开始,他和公子的身份就决定了他们此一生能达到的高度。

    而他只要永远追随眼前的男人就好。

    他说的,永远都是对的!

    咚咚咚……

    一阵叩门声响起。

    八大暗卫之一的惊羽,惊风的孪生兄弟,推开门禀道,“公子,刚才我们监视的人看到周大人带着周老爷子去了府上,求见了令尹大人。”

    若敖子琰闻言突然勾唇一笑,眼中毫无意外。

    “周穆还是周穆……

    如今就连周老爷子和我父亲的交情都拿出来利用了,看来是慌不择路了。”

    “那公子,我们现在要回去吗?”清浦问道。

    “再等等,父亲虽然护短,可并不是随便就可以套交情的。等到他无路可走了,我们再出手。”

    清浦含笑点头,“好,那公子我就叫惊羽继续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天黑的时候,若敖子琰这边的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给惊羽他们交待了一番,站起身来,勾唇一笑说道,“走,我们回去看看成嘉的成果,看他是不是又给我带来什么惊喜了!”

    “公子,说到不忠者,最大的不忠者应该是成公子吧!……可是他在您和太女之间左右逢迎……”

    宫车上,清浦犹豫地问道。

    连他都看的出来成公子不怀好意地接近太女,是要把太女拉到他那边去!

    “成嘉,他是对手。

    如果这场博弈里,少了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就会少了很多趣味。

    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为我所用,唯我诚服!

    而周穆么!

    身为一颗蛀虫,本就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只会阻挡我前进的路……”

    若敖子琰眼睛微微眯起,光芒内敛,丰润的唇角微勾,支着额头仿佛陷入思考。

    寒冰玉澈的声音,随着吹入马车中的阵阵长风,渐渐飘散远去。

    男人立体的五官,在两侧繁华的灯火暗影照耀下。

    突然间有些明灭不定。

    让人难以琢磨。

    清浦悄然拿起一旁的黑色大麾,披在了若敖子琰的肩上。

    他知道公子没有睡着,只是在思考着什么事,却仍旧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感受到身上的动作,若敖子琰突然双眼微睁,说道,“今日已经过了晚膳时间,让马车快点,别让凰儿等急了!”

    “是!”

    能让公子真正牵肠挂肚的人。

    如今只有太女了吧。

    随着高扬的马鞭,宫车快速地穿过主城大街一直向着东宫而去,郢都繁华的街头顿时被抛之脑后,顺着车窗向前望去,只能看见灯火闪亮的渚宫高高屹立在郢都的城池之上。

    彼时东宫之中,红灯也一一挂起,司画远远地看着书房内的灯火全部点上,透过门窗看见里面人影浮动,转身回了寝殿。

    “太女,成大人还在和大家一起查帐,驸马也还没有回来,我们要开膳了吗?”

    “再等等,都到吃饭时间了,他应该就回来了。书房那边,你派人给他们把晚膳也送过去,他们应该会忙到很晚,你把宵夜也准备好,客房也准备好。”

    芈凰点头吩咐道,然后转头望向窗外,看着渐渐升起的一弯惨淡的月牙还有幽深的夜空。

    天都已经全黑了,他今天还没有回来!

    看来越来越忙了……

    “是。”司画领命出去安排。

    继续低头练习记账,今天下午她有跟着莫老他们一起学了最基础的加减法还有记帐法。

    如果她也会了,就不会像她父王一样被人愚弄了。

    芈凰又练了一回。

    东宫的门外就响起了一片行礼声,“驸马回宫!”

    芈凰看了一眼矮几上的沙漏,唇角微弯,时间还好,就晚了一刻。

    若敖子琰走进寝殿中的第一眼,就是看见乖乖待在床上不知在写什么的女人,不禁唇边勾起一抹轻笑,问道,“今天还难受吗?”

    “还好,就是偶尔胃里有点酸,其余都没什么。”芈凰放下笔回道。

    她的身体比吴王妃强壮的多,再加上这几天她有跟着巫女学跳舞,的确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

    “做什么呢?”

    若敖子琰已经拿起一边的大裘给她披上,一双素手落在她的小腹上,目光在矮几上的竹简上一行行数字上无声扫过。

    “我在学看帐,我怕有一天,我会像我父王一样被人愚弄……”芈凰回道。

    “怎么会呢?”

    若敖子琰轻笑一声,圈着她道,“有为夫在,没有人可以愚弄的了我家太女!”

    然后小心地牵起她,“起来吃饭了,你躺了一下午,也该起来动动了,否则像吴王妃那样身体虚弱,对我们的孩子可不好。”

    “嗯,今天下午我还学了一个时辰的巫舞,感觉好像有一股力量护着我们的孩子。”芈凰一脸新奇的说道。

    “那要不你跳一段给我看看!”

    若敖子琰还从未看过芈抽跳舞,闻言勾起了兴趣。

    “巫女说下雪的那天,少司命在天上会听到我的祈祷,保佑我们的孩子,保佑我们。”

    芈凰将双手小心地放在肚子上,感受着那微博的跳动,唇角微弯,而且若敖子琰说了那天要和她青梅煮酒论雌雄。

    二人又说了会关于“孩子”的话题,用过晚膳后就去了书房,成嘉和所有人一起忙到这时,还没有吃饭,终于统计出了今年第一季度楚王金库的所有收益。

    莫老凭着他老道的经验皱眉分析道,“这帐目果然有问题啊……这些数字加起来已经达到原先周大人报给我们的年终数字的一半了,剩下三个季度,我楚国对庸战事接近尾声,三国会盟又大获全胜,从庸国所掠财物之数,应该弥补了过往三年大战中用去的,绝对会远远超过这个数。”

    若敖子琰闻言接过莫老的那份帐册,在他的解释下细细看着,丰润的唇角扬起一抹嘲弄的轻笑,“如果没有问题,他就不会在赈灾的帐册丢了之后,这么迫不及待烧了整个书房。”

    看了一眼成嘉,点头赞道,“果然有你的加入,这效率高了不少。”

    成嘉的唇角边噙了丝笑,颇有几分若敖子琰自信从容还有算计人心的味道,“总不能让周家再逃过这个冬天,那明年,你向大王提出练兵的计划就要耽误了。”

    若敖子琰点点头,屈指微弹在帐册之上,“三年之内,我楚国一定要完成增兵强军的计划,北上中原。”

    芈凰忍不住看了二人两眼。

    总觉得他们之间有她不知道的秘密协议。

    成嘉似有所觉,下意识地看向芈凰,可若敖子琰已经改牵着她的手,就势往她腰上亲密地一搂,低头轻笑道,“看什么,看的这么出神?”

    芈凰回过神来,“你们说的,为什么我都听不懂?我楚国何时要增兵了?”

    她父王并未发出这等号令,朝堂上包括令尹子般也无人提出增兵北上的建议。

    “你忘记了,三国会盟上你给楚王说的北上伐晋之事?”若敖子琰挑眉回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就要开始准备了?”

    芈凰微微一怔。

    突然发现自己远远跟不上他们两人的思路。

    “不然呢?难道还要等到晋国像庸国一样打过来,我们楚国这次再做准备吗?”

    若敖子琰轻笑一声,“凰儿,听说一孕傻三年,看来为夫以后要为你多多操心了。”

    “所以你们才要动周家?”

    因为周家一直在各处暗中谋取暴利,必然会防碍到若敖子琰增兵养兵的计划。

    “呵呵,凰儿,你终于明白了。”

    若敖子琰看着芈凰终于恍然大悟的表情,点了点她的琼鼻,然后对清浦命道,“来人,天色晚了,先带太女回去吧!这里有我和成大人就好。”

    “是!”

    清浦闻言笑嘻嘻地命人摆道,恭请芈凰回宫。

    芈凰还想问更多,可是最后叹了一口气,一步一步地望寝殿走去。

    算了,有他们在,这些事应该不会错。

    成嘉微微拧眉,看着女子渐渐消失在黑夜中。

    “看什么呢?”

    若敖子琰一双幽深的眼眸打量着他脸上的细微神情,几不可见地半眯起双眼,甫又说道,“我们得再快点,时间可不多了!”

    成嘉点头,命人给他熬了一壶浓茶。

    “从今晚开始准备通宵了!”

    “那后面就交给你了!”

    若敖子琰幽幽颌首。

    “你去吧!这里有我!”话落,就回了长案之后,继续查账,只是偶尔目光抬起,穿过朱窗,停留在黑夜里的某个方向。

    缓缓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