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九章 一半家财
    周老爷子和周穆在令院主院一待待了一天,令尹子般放下楚忠堂中的其他客人,竭尽所能地款待着这位多年不出府的老爷子。

    三人用过一顿丰盛的晚膳后,周穆举着酒杯邀请令尹子般继续喝,同时借着酒意终于将他今日的来意,断断续续地道明。

    令尹子般闻言沉吟片刻没有看他,倒是看着自己的恩师,周老爷子问道,“老爷子,今日正是因为您在场,我想要周穆给我一句实话,不然我也不知道这个忙怎么帮你们?”

    “这……”周穆哪里能说实话。

    说了,万一令尹子般知道,后果如何,真的难料。

    他只是希望借令尹子般的手向若敖子琰试压而已。

    周穆想了一下,犹豫地说道,“大王本让我管着金库,令尹大人应该是知道的,只是上次大火烧了帐册,本本大王是命我和驸马爷一起修复帐册的,可是如今驸马爷却将我的人全部拦在门外,这要是出了差错可怎么办?……所以我才担心,过来给令尹大人顺便说一声。”

    令尹子般闻言,眉头深皱,酒杯“碰”的一声往红木八宝长桌上一搁,说道,“他若是要一意孤行,不听你的劝阻。他自己犯的错,他自己担着!你也不用看在我的面子上,出了事,老夫是绝不会为他到大王面前求情的!”

    “这小子,长这么大,就是太不知天高地厚,就得让他吃点教训!”令尹子般半分不客气地在外人面前数落着若敖子琰。

    周穆闻言却还只能呵呵笑着劝道,“令尹大人言重了,驸马爷的才智手段,我们都有目共睹。只是年轻人吗!都太心高气傲了,不将我们这些老臣放在眼里。”

    周老爷子也拍了拍令尹子般的手臂,“都还是孩子,哪个孩子年轻的时候没犯过错……”

    令尹子般拉着周老爷子气极说道,“他这是恃才傲物!老爷子,您不用为他说话,这事,他既然非要这么干,你我且看他栽个跟头,让他长长记性。”

    令尹子般越是这样说,周穆心里越是急。

    若真是让他栽了跟头也罢了,只怕是让他栽个大跟头才对!

    还永不翻身。

    三人又就着温酒说了一会话,可是等饭也吃完了,酒也喝完了,令尹子般依然咬定了就是要让若敖子琰这次受个教训,周穆费尽了心机和口舌,就是从他嘴里套不出来话。

    走出若敖氏的大门,由周穆搀扶着的周老爷子回望着若敖氏偌大森严的门庭,还有门前威严的铜狮,长长叹了一口气。

    “我活了大半辈子,总算明白了一个理:机关算尽一辈子,到头来,转眼成空。

    你也别白费心机了,我周家到头了。

    这荣华富贵,我这一生,你这一生也享够了。

    只是几个孙子孙女的婚事,你能尽早安排的,就给他们安排吧!

    不要让他们跟着我们周家这条大船沉没了……”

    周老爷子可以想的开,毕竟都是活到七十古来稀的人,可是周穆才四十初头,正当壮志满怀搏富贵的时候,怎能甘心?

    “爹,您老先回去吧!我再去找个人!”周穆将周老爷子送上马车,转身却又进了若敖氏的大门,这一次,他去的是大房,求的是若敖越椒。

    周穆顺利无比地进了苍狼阁,若敖越椒似乎早就知道他会来,早就坐在居中的虎皮大椅上等着他,勾起一抹冷笑,看着他万分沮丧挫败地走了进来,扬声问道,“怎么样,我二伯那里没讨到好吧?”

    周穆一声苦笑点头,“都被大公子猜中了!”

    “如今找到我这,是愿意跟我说实话了吧?”

    两根落地的白烛,照亮着高堂之上坐着的若敖越椒,只见他拿着一块雪白的巾子缓缓擦拭着手中寒光凛凛的青龙偃月刀。

    周穆看着这种架势的若敖越椒,心底一抖。

    果然是个杀人王啊!

    然后顺势又点了点头,“只要大公子能救我的命,我愿以我三百抬财礼给菁华作嫁妆送给大公子,助大公子大事得成!”

    “当我要饭的吗?”

    若敖越椒将青龙偃月刀轰然一声倒插在流云纹的大理石地面上,一条地缝瞬间从他的座位下一直蜿蜒延伸到了堂下周穆的脚下。

    周穆见此瞬间双膝一软,跪地说道,“大公子,我绝没有此意啊!”

    若敖越椒反手一个花枪,握着大刀的一头,用锋利的刀尖挑起地上跪着的周穆的下巴,低头看着他问道,“还是你周穆的命就值这么一点点?”

    “我……”

    周穆不知道怎么回。

    诚如他所预料,这就是一头贪婪的狼!

    “没有你周家一半的财富,你觉得我会冒那么大的风险与若敖子琰作对,这值得吗?”若敖越椒挑眉问道。

    “可是我们两家马上就要结亲了……”

    忍着被刀尖所指的心跳,周穆颤声说道。

    “可是如果你周家出事了,这联姻就毫无价值了……周大人,这么浅显的道理,你不用我教你吧?……哈哈……”

    若敖越椒带着一抹嘲笑,握着偃月刀轻轻拍打着周穆宜油光水滑的脸庞。

    “后日就是我和菁华的大婚,希望你能让菁华风风光光地嫁入我们若敖氏,以后成为这若敖氏当之无愧的女主人,那我就还有时间来救你一命,否则你就自安天命吧!”

    若敖越椒一把收回手中的偃月刀,铿锵一声放到一边的兵器架上,大步迈出了苍狼阁。

    一阵大笑声回荡在苍狼内外,两道黑影悄然地准备从阁中离去,却被若敖越椒突然左右“咔嚓”一声从后拧断了脖子。

    “这么爱报信,今天这消息可不能传到他的耳朵里!”

    若敖越拎着两具尸体椒桀桀大笑。

    堂中,周穆全身一软地瘫坐在冰凉刺骨的大理石砖身上,良久,才缓缓地爬了起来,离开若敖氏的府邸。

    第二日,周府的管家就来给周菁华来贺喜,“恭喜大小姐,贺喜大小姐!大人准备以我周家一半的家财助大小姐当上若敖氏的主母!”

    “什么?”

    正在梳妆的周菁华闻言转身不敢相信地问道。

    钱,在她父亲眼中有多重要,她不会不知道,不然她那晚也不会冒险去偷那本帐册出来想要要挟他父亲。

    “千真万确啊!大小姐,还有你们都快准备,准备,全部随大小姐一起陪嫁过去。”

    周管家开开始亲点周府的家财,接下来连着两日,各地的田契,地契,铺子,金银,流水一般都被送到周菁华的院子里,堆的小山一般的高,由专人看守。

    小江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切,“小姐,我没有在做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