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一百章 夜之逆鳞
    若敖子琰在书房里待了不久,便也回了寝殿,芈凰看到他,奇怪地道,“你怎么回来这么早了?”

    “想你了,自然就提前回来了!”

    若敖子琰笑笑,低头看了她一眼,不想多言,上了床,随手扯过搭在床边的毛毯给她盖在身上,“多盖点,天气很冷,别着凉,不然生病了就不好了。”

    寝殿之中,火炉烧的暖暖的。

    芈凰一点都不觉得冷。

    摸了摸他的大手,倒是微微冰凉透心。

    “你才是多穿点,外面做事也要注意身体。”

    “嗯,我知道。”

    听到若敖子琰这漫不经心的回答,哪怕她反应再怎么迟钝也察觉到他有异。

    抬头去看他,半晌见他不说话神思不定,问道,“你是不是又因为我今天找了成嘉来帮忙不高兴了?”

    若敖子琰什么也没有说,搂着她却越发释放着低气压,良久语气低沉地说道,“今天这事你没有错,只是为夫嫉妒的难受……”

    “若敖公子,你什么时候也这么没有自信了?”

    芈凰闻言轻笑一声,一双手向上搂着他的脖子,“你说说,你今天迟到了多久,足足一刻钟,我以为你忙的不回来了,心里根本没有我和孩子。”

    若敖子琰反手将她抱住,低头认真地看着她问道,“真的盼了我很久?”

    芈凰看着他微微无奈,咬牙恨恨说道,“这还能有假,为了你,还饿着我们肚子里的孩子。”

    若敖子琰听了这话,心里缓缓一阵舒畅和暖意,一把挥掉凤床的金钩,床帷轻柔飘下,将她压着身下。

    “现在不行,你忘记了?”

    芈凰抬手压在他胸口,仰头看着他说道。

    他垂眸轻啄了下她的鼻尖还有柔软的嘴唇,一会却停住了,面上的神色隐在帐中,难辫分明,看上去一副山雨欲来之势,令芈凰微微不解。

    良久却听他耐着性子缓缓说道,“凰儿,对我来说,你就是我此生唯一的妻,在这世间我只想和你一起走到这至高处,我不希望我们的感情,我们的人生,有第三人插足。

    这个人是谁都不行,你懂吗?”

    起初他因为那一个赌约的争胜心,因为那一眼对她的好奇,帮助她虽然也有他的目的。

    可是渐渐的他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喜欢她这般刚烈执着的性情,喜欢她如他一般睥睨天下的目光,更爱她偶尔只在自己面前才有的傻傻的小女人姿态。

    这种喜欢近乎痴迷。

    在遇到她之前,他从来不曾想过有一天,他若敖子琰,天之骄子,会为了一个女人失去风度,患得患失。

    有时候他会觉得。

    她也许就是他命中注定的劫数!

    但哪怕是劫数,他也相信自己一定能战胜。

    说这话时,若敖子琰的神色有些焦躁而急切。

    躺在床上的芈凰微微仰头,看着他眉心无意间簇起的山峦,抬手缓缓去抚平。

    一个微微倾身向前的动作。

    将两人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些许。

    他乌鸦鸦的发丝垂下,落在她的肩头,与她的发丝交替缠绕,难分彼此。

    夜幕下,流泻出银色的微光。

    若敖子琰的目光微微上移,落在她近在咫尺的脸庞上。

    昔日里倔强稚嫩的小女孩,如今已经成长为他怀抱里的绝美女子,峨眉曼目之间的点点高华,为他缓缓绽放着一丝独属于他的妩媚笑容。

    “你才是傻瓜,你不是说要与我携手一生?你不放开我的手,我怎么会放开你的手,去牵别人的?”

    说话间独属于她的潋滟气息在凤帐中晕染开来。

    若敖子琰只觉喉间一紧,环住她的手不自觉微微用力一收。

    这一收之间,便将她和他密不可分。

    两人容颜相亲,呼吸缠绕,隐约可闻。

    “凰儿……”

    若敖子琰的喉结上下滑动,开口的声音沙哑低沉,似染了这夜风轻微的颤抖,然后一双丰润的唇瓣微合,细细亲啄着另一双红唇。

    前所未有的温柔。

    芈凰感受到那份小心,倾身向上,将自己的唇送进他几欲开启的唇瓣之间。

    触感温软。

    肌肤相触间带着一点太过灼人的温度。

    烫的她心尖也跟着莫名颤抖。

    若敖子琰觉得自己再也忍受不了,唇角勾起魅惑的一笑,俯首下去,一把将她压入怀里轻咬细品她的滋味。

    二人眼中旖旎一片,此时殿中火炉暖暖,夜深人静,一件件的衣裳缓缓拨开,肌肤相贴。

    头顶大片的阴影罩下来,芈凰的身子在他的怀里无法自控地轻颤,“若敖子琰,我们这样会不会伤到孩子……”

    “没事,我就是想亲近一下……”

    感知到她身子轻微的震颤,若敖子琰便是收拢手臂将她纤细柔韧的身子收拢怀中,紧紧拥住,含了她的红樱在口,女子的温软细腻,带着水样的丰润和淡淡的清香,融化在他身下。

    那气息通过肌肤沁入肺腑,让他浑身的血液都跟着沸腾。

    一吻蚀骨,染上成瘾,欲罢不能。

    从浅浅缠绵的一个吻,到不可遏止的愈演愈烈,若敖子琰有些心猿意马,一面极尽温柔的占有她的一切,想着将这独属于她的滋味儿攫取的越多越好,一面攻城略地,帐中暧昧难明。

    情到高潮的时候,若敖子琰一身淋漓的汗水紧紧搂着怀中的女人,在她耳边宛如魔咒一般说着,“凰儿……这一生,我永远都不会放手。”

    一阵“咚咚咚”略微急躁的叩门声,透过东宫寝殿的门缝传了进来,打破了这份短暂的美好。

    一声细小的声音隔着大门响起。

    “公子,你睡了吗?”

    芈凰听到门外的动静,看了一眼身上的男人,推了推,咬唇轻声说道,“好像是清浦有事找你!”

    若敖子琰微微皱眉,眼中的炙热顿时如水退去,整理好芈凰和自己身上的亵衣缓缓坐起,才命清浦进来。

    清浦走进来,低头看了一眼凤帐中的男女,在他的示意下回道,“公子,孙棣和赵云他们死了!”

    隔着帷幕的若敖子琰闻言眉头微皱,不过一瞬马上又恢复平静,只是大手收紧成拳,开口问道,“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大抵可能就在晚上周穆出了大人的主院,碰了个不大不小的钉子,转身进了大公子的苍狼阁后。”

    清浦看了一眼帐中神色难明的公子,继续说道,“然后他们的尸体被大公子派人抛尸扔进了我们鹿鸣苑,把守院的侍卫吓了一大跳,然后惊羽他们就立即给我传信了。幸好发现的早,没有惊动令尹大人和夫人。”

    不然,令尹子般肯定气地会立刻把他叫回府。

    坐在帷幕中的若敖子琰闻言面沉如水,转身对芈凰说道,“凰儿,你继续睡吧,我回去看看!”

    芈凰知道肯定是若敖府中出事了,摇了摇头。

    披了一件衣裳,起身亲手为他穿戴好,又披上他的大麾为他系好系带,说道,“你当心点,大晚上,多带点人!有什么消息,叫清浦他们派个人传回来。”

    就连她都能听出若敖越椒的公然挑衅!

    若敖子琰搂住她,低头在她脸上一吻,“你再睡一回!”

    “嗯!”芈凰也接过司琴递来的一件披风披上,亲自将他送出寝殿。

    一名侍卫已经将琰冰牵了过来,一百名若敖侍从骑马跟在后面,琰冰似乎因为这深夜的出动,烦躁地在原地刨着蹄子,发出一声声响鼻。

    若敖子琰大手叉着腰间的凤笙剑,面色沉静的走上前去,一脚踩上马蹬,翻身上了马,低头看着阶下站着的女子,然后摸了摸她如玉的脸,“乖,快回去,别让我担心你和孩子。”

    “你先走,我再进去!”

    芈凰站在台阶下,目光眷恋而坚定,仰头看着骏马上的俊美男人。

    “好,那我走了!”

    若敖子琰深深看了她一眼,缓缓收回目光。

    一根上等的黑牛皮编织的马鞭,在他的大手中一挥,平地带起惊雷般的一声锐响,登时划破夜空,然后他身后的侍卫闻声同时扬鞭催马。

    马鞭策股之痛,马蹄纷纷四扬。

    一声声马嘶之声宛若龙吟,刺破了寂静的东宫。肩头绣着代表若敖六部荣耀的金凤军章,一身深黑色武服的若敖侍从,宛若怒龙般,势如奔雷,踏破深宫。

    芈凰不知为何。

    心口有一丝前所未有的慌张。

    寝殿前,看着久久伫立的芈凰,司琴她们挑着宫灯,上前劝道,“太女,我们进去吧,驸马爷不会有事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今晚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芈凰揪着袖口缓缓说道,目光起伏不定。

    “驸马那么厉害,不会有事的……”司画温声说道。

    转身看向东宫中除了这一处还唯一亮着的书房,快速地收回目光,对司剑说道,“传惊风还有杨尉!”

    “是,太女!”

    书房中还在查帐的成嘉听到这一声马嘶声,修眉微簇,缓缓抬起头来望向东宫寝殿的方向,忽然说道,“看来是又有事要发生了!”

    静安闻言难得第一次机灵地问道,“公子,我们要不要派人去跟上看看?”

    成嘉目光落在寝殿的方向,摇了摇头,“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