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一章 巷站交锋
    “等你多时了,我的好堂弟!”

    一声桀桀的大笑,宛如长刀,划破漆黑黑的永巷。

    若敖越椒提着他的青龙偃月刀,高坐在全身枣红的汉血宝马上,笑着打马上前招呼。

    漆黑无人的永巷上,此时只有偶尔几盏惨白的灯笼挂在某家某户的门前,夜莺立于枝头之上,闻声发出阵阵惨叫。

    骨碌碌的黑豆眼,看着两方人马,转来转去。

    若敖子琰一身黑色的披风,端坐于琰冰之上,一双幽深的眸子,寒星四溅,毫不意外地看着五丈开外的若敖越椒,勒马驻足,然后右手高抬,作了一个原地待命的命令。

    身后百名精卫队令行禁止,全部原地勒紧马缰。

    一声声烦躁的马嘶和刨蹄之声响起。

    “你的性子还真是越来越急了!”

    若敖子琰端坐在琰冰身上,挑挑眉,穿过黑洞洞的长街,不置可否地看着对面魁梧的男人。

    “只是觉得堂弟最近插手的地方太多了,是不是也应该歇一歇了?”

    若敖越椒看似请求的话,却说的理所当然。

    话落,没有一点信号,他身后带来的人马,同一时间猛然催动战马,拔出腰间霍霍的长刀。

    寂静的永巷,被一阵惊雷般的战马声,瞬间踏碎好梦和安宁。

    一盏盏幽暗的黄光,沿着街头巷尾缓缓点亮,从那些不算很高的矮墙中,传出一阵鸡飞狗跳和惊呼声。

    惨淡的月光下,一把把长刀。

    宛如收割性命的死神之刃,散发着嗜血的寒光。

    “我们兄弟间好久没有比划比划了,二堂弟这次看看是我新得的偃月刀厉害,还是你的凤笙剑厉害?”

    若敖越椒手握偃月刀大笑道。

    如狼的双眼流露出一丝阴狠的利芒,然后大刀一拍马股,一跃而上。

    凤笙剑无声亮出,身下琰冰已经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敌意,一跃迎上。

    “铿”的一声,金鸣刺耳,火花四溅。

    若敖子琰手中的凤笙剑举重若轻地握紧,一瞬间格挡住若敖越椒双手握着的偃月斩马刀的无匹威力。

    在他们身边,双方人马不宣而战,混战到一起!

    战马的嘶杀声,军士的喊杀声,合着不知道是敌人还是自己的四处飞溅的血。

    在郢都城内上演了一曲夜半山鬼之歌。

    “又杀起来了!”

    双方对战中,一声不和谐的低呼陡然响起。

    但是两方都已经红了眼,谁会在意这样偶尔路过的小角色。

    老汉提着灯笼还有敲更的梆子的老手直哆嗦,刀剑无眼,吓的他魂不附体,逃命一般地扔了手中的东西,头也不回地远离这条通往若敖府的小巷子。

    一队人马不知何时靠近。

    只见马车中倚着一个闲散的公子,轻摇着折扇,一双如狐的眼目,含着戏笑,看着远方混战的两方人马道,“来的时间刚刚好啊!正是好戏上演的时候!”

    一阵极为开心的轻笑声,在这样激烈的战斗中不和谐地悠悠传荡着。

    只见巷子中,此时场面混乱,无数影影幢幢的人影和马蹄交织在一起,两方人马都是一身黑衣,只能凭借着肩头的金凤军章和银狼军章,分辨出敌友。

    浓厚的血腥味漫延过整个街道之上,更是激发了场中所有的暴戾之气。

    就连若敖子琰一身黑衣上下也浑身染血,利剑在场中肆意纵横,血雾随着他的每一剑在空中飘飞。

    杀人于他,也不过是一门艺术!

    惨痛惊叫和喊杀声在耳边没有停止过。

    杀!杀!杀!

    这哪里是什么兄弟间的比武,根本就是厮杀!

    芈凰面容冷肃,玉手紧握,曼目微眯。

    越椒的武功没想到高的可怕,每一刀斩下来都是万钧之力,若敖子琰虽然应付自如,可二人越到后面,越椒异于常人的高大身形和力量优势更加明显。

    芈凰想要翻身下车阻止,可是她的对面却发出低低的一声呼声。

    “不要去!”

    极为低沉而轻柔的一声。

    似轻柔的羽毛,随风而起。

    芈凰回头看去只见一把拉住她的成嘉,缓缓说道,“此事,你最好不要插手,这是若敖子琰和若敖越椒之间的较量!”

    “难道我要看着他受伤不成?”芈凰沉声说道。

    “他们不是第一次,都有分寸,不会轻易下死手!”

    成嘉拉住她的手臂缓缓说道,“否则无论是令尹子般还是若敖子良都不会坐视不理!”

    “不是第一次?”芈凰闻言,峨眉微皱。

    “难道这种事情很多吗?”

    “他们兄弟二人从小开始,比武场上单挑,巷子后面打黑架,到如今你看到的群挑。”成嘉微微颔首,眼中似回忆说道,“最少不下数十次!”

    总之对于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

    这兄弟二人的恩怨太大,公的,私的,加起来,数不清。

    而两个人一个入宫后做了侍卫,一个入宫后做了陪读,这私斗从他们有了各自的势力后,就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这一切可能源于更早。

    从若敖越椒一出生被令尹子般说长相如狼就开始了。

    “难道若敖子良和令尹子般不知道吗?”

    “司马大人知不知道,我不知道,令尹大人可能知道点,但不全知道。每次他们事后都会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把所有的一切抹掉。”

    “不行,我要阻止他们!他们今天这架势根本不像私斗!”

    芈凰皱眉看到越椒眼中的杀意高涨,根本不像成嘉说的那回事,她太熟悉这种目光,曾经她看着吴王妃母女,日日夜夜,转过身后,就是这种眼神。

    一把挥掉成嘉的手,掀开车帘,冲了出去。

    若敖子琰早就注意到街道两边的情况,见此剑眉暗皱,说道,“快回去,这里危险!”

    若敖子克扇子敲在掌心,“妙,实在太妙了!”

    一脸的幸灾乐祸。

    “哈哈,原来二堂弟你喜欢躲在女人后面,怪不得我老伤不到你!”

    若敖越椒大笑着说着反话,意图激怒若敖子琰,同时趁着他分私奔的空隙,偃月刀再度挥出。

    强大至极的刀气,破风而来。

    毫无保留的一斩而出。

    刀气一路风卷残云,最后竟然宛如一道凶狼黯影,狼啸着朝若敖子琰扑去。

    “这是……?”

    若敖子琰目光微微一凝,屏息观察,同时暗暗惊讶越椒手中这柄偃月刀竟有如此声势赫赫。

    恐怕楚国内无人敢硬接他这一刀。

    芈凰也在这一刻微微睁大了眼,摒住呼吸,惊讶于越椒的身手和刀法。

    在若敖越椒凶猛异常的攻势下,若敖子琰依然临危不乱,双眼精芒暴涨,一把将芈凰护到身后,一面寻找着刀气中的一丝破绽。

    手中的长剑在他和芈凰身前。

    划出一道绝无仅有的防备领域,如臂指使,舞动的毫不透风。

    一声长啸,宛如龙吟。

    长剑刺出,在关键的一刻挡住了偃月刀的罡风。

    一时间,“铿锵”之声爆炸在众人耳边,金光在一剑一刀相接之处,滋滋暴涨。

    越椒手中不断加力,却根本再也进不了它分毫。

    随即,偃月刀在半空一凝一转,越椒打马转身,穆然暴退。

    而若敖子琰握剑的双手,顷刻间衣袖被刀风剑气绞碎,留下寸长刀痕,血雾,布片,如雪飞散。

    若敖越椒,虽没他这般狼狈,却同样被震得向后倒退回去,手中的青龙偃月刀身上出现一条细微的裂痕,双手亦被自身狂霸的刀劲撞的虎口发麻,胸间气血翻腾!

    “你的偃月刀,不过如此。”

    若敖子琰看了一眼破掉的衣袖,丰润的唇角蔑视地勾唇一笑。

    就在这时,他的耳边。

    突然传出芈凰的一声尖叫,“小心!”

    一个士兵不知从何出赶来,长刀从他身后斜拉而出。

    电光火识之间,芈凰长年随身携带的匕首随之射出,冲着那背后的战刀射去,可还是晚了一瞬,若敖子琰虽然也反应过来,反手一挡,可是激烈的战斗圈中还是传出一声闷哼。

    一道血光迸现。

    只见若敖子琰捂着后背,身形踉踉跄跄,一抹鲜血浸染了他黑色的披风,滴滴答答,滴落在地。

    “公子!”

    “子琰!”

    清浦等所有暗卫惊叫一声,身形极速闪退到若敖子琰跟前,芈凰站的最近一把接住他。

    “我没事!”

    若敖子琰发丝微微零乱,嘴角染血,神情凝重的看着前方的若敖越椒,想不到他今天会连规矩都破坏。

    芈凰看着背后流血的若敖子琰,终于回过神来,然后曼眸微沉,爆发出一抹凤芒。“清浦,惊风,杨蔚,给本太女杀了这群敢公然刺杀驸马的逆贼!”

    “杀,不留活口!”

    她身后带来的人也鱼贯涌入战斗圈中,清浦等人目光一凝,随即重重点点头,带着若敖氏的精卫与越椒的人厮杀到了一起。

    芈凰面容冷肃,浑身上下笼罩一层腾腾杀气,穿过混乱的战场,仰头看着若敖越椒,“今日若敖子琰的仇,我记住了!”

    “好啊,太女,本都尉随时奉陪!”

    不一会战场上只剩下双方大战后的尸体和血流一地,越椒一击成功就赶紧离开了战斗圈。

    追来的成嘉看了芈凰一眼,“来人把太女和驸马护好!”

    亚他们扶着若敖子琰上了马车。

    “回东宫!”

    这一整晚东宫寝殿的灯都没有灭,就连医老也被找来。

    第二天,郢都的街头巷尾,果然没有传出任何不好的流言。

    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所有的痕迹甚至血迹都被冲刷干净。

    “你们不知道啊!不知道!昨晚我差点没命回来,若敖氏的那两兄弟又阋墙了,在前面那条小巷子里巷战了!”老汉惊魂甫定地巴在柜台上对老万哭诉说道。

    “你还说,那条巷子里的血都擦干净了,再说,小心你的袋脑不保。”老万斥了他一声。

    “我不说了,不说了,烂在肚子里也不说了。”老汉使劲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