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二章 风风光光
    晚上,若敖子良想到过两日就是长子的大婚,睡不着,特意写了几句贺词,还有为人处世的警句想要交待越椒。

    于是带人拿着几份他的亲笔题词前往苍狼阁,走进无人的苍狼阁,眉头再度微微一皱。

    寂静无人的苍狼阁,甚至并没有因为他的主人马上要大婚而带上一丝喜庆的颜色。

    深黑,凄清甚至有几分寂寥。

    偌大一个后院中,就连侍侯的仆人也不是很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吕氏故意为难。

    若敖子良忍不住说道,“这呂氏身为主母实在太苛刻了,都是我的儿子,怎么能厚此薄彼!……何况椒儿马上就要大婚了,到时候让人家周小姐怎么看他,还当他是个不受宠的!”

    管家跟在身后,闻言笑笑,“但是大公子有大人的疼爱也是一样的。”

    “唉……”

    若敖子良听到这里微微叹气。

    清官难断家务事。

    “你明儿赶紧再把苍狼阁旁边的落华苑也带人收拾一下,将两个园子都给他们住!”

    “是,大人,明日我会再带人把大公子的院子也布置一番,绝不会让公子的婚事受了委屈。”

    “嗯,这样安排最好。”

    若敖子良又细细叮嘱了一番,务必要把越椒的婚事办好,然后听下人说越椒不在,就坐在院子中看书去等越椒回来。

    若敖府的大门外,还没有下马进门,若敖越椒就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大公子,你怎么了?”

    跟在后面的闾大声问道,着急地翻身下马查看。

    只见若敖越椒嘴中吐血不止,捂着胸口翻腾的气血,咬牙说道,“哈!我还当他沉溺温柔乡,武功退步不少,没想到反而精进了,看来他也没有外面说的那么全心全意当他的逍遥驸马爷……”

    一把挣开闾要弯下腰搀扶的手,冷硬地挥手拒绝道,,“不用了,本公子还没有弱到需要别人来扶的地步!”

    “是,大公子。”

    闾一缓缓收回半空中的手。

    双目微凝,低头看着刚强无比的男人,撑着大门上巨大的青铜狮子从地上一点点站起,几次差点跌倒,最后还是站了起来,强自说道,“走,我们回去,别叫人发现了。”

    面色苍白的若敖越椒捂着胸口走进苍狼阁,几个老仆守在院中,见到他纷纷行礼。

    “椒儿,你回来了?”

    一道温和的声音在院子里突然响起,越椒微微一怔,抬头正见若敖子良坐在院子中等他,微微诧异。

    已经接近午夜了,本来就是深冬时节,虽然管家命人备了几个火炉,可还是抵不住院子里的寒冷,加之若敖子良连披风都没有穿,可见更是身上僵硬。

    越椒顿时松开捂在胸口的大手,脚步急促地迎了上去,“父亲,这么晚,怎么来了,还坐在外面?”

    一声大吼,环视众人,“你们都是怎么伺候老爷的!”

    就连管家在内都吓的顿时跪了一地。

    “好了,好了,是为父想到你也马上要成亲了,特意再来看看,想在外面吹吹风,吸口新鲜空气。”坐在园中等他的若敖子良心中一阵感慨万千,微微摇手。

    越椒闻言皱眉冷硬说道,“纵然这样,他们没有伺候周到也是不对,不晓得给加个披风和暖手吗?就让老爷这样冻着吗,不知道他肩腿不好吗?”

    众人闻言连连告罪,保证绝不再犯。

    “好了,不说了,你这孩子就是脾气不好,动不动发怒,以后一定要改改,否则吓到人家周小姐就不好了。”若敖子良笑着说道。

    一时间,院子里的气氛松快暖意不少。

    若敖子良突然发现越椒嘴边没有擦干净的血迹,“咦,你受伤了,怎么嘴边都是血。”

    管家抬头看了一眼,就低头装作没有看见。

    这样的事情在若敖氏里他见多了,曾经的那几年,大公子和二公子每每碰到一起就会打一场。

    每次两个人都是浑身是伤,但是都叫底下人死死的瞒着。

    因为在若敖氏里,原先有三爷爷,还有令尹子般,若敖子良震着。

    是绝不允许兄弟内斗的。

    晚上周大人离去,他就看见越椒带着大批人出去,如今和吕一孤身回来,还带着伤,只怕是又打输了!

    呂一也低着头不回答。

    “哦。”

    越椒一愣,接过侍女递来的丝巾抹了抹嘴边的血迹,不在意地笑道,“没事,今天和人比试,摔的。”

    “伤的重不重?待会叫家里的大夫来看看,别落下内伤,而且你马上成婚的人,为人家周小姐想一想。”若敖子良见他衣服也有几处裂开,忍不住责备道。

    越椒闻言点头一一答应。

    若敖子良又叮嘱了一番,才将他带来的东西交给越椒方才离去,可是院子中的仆人似乎都很惧怕他,见他一直不出声,就一直跪在冰凉的地上不起,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吕一皱起眉,想说什么,最后没有说。

    众人这一跪就是一整夜。

    第二天依然当值。

    不敢懈怠。

    这一夜东宫里也无人睡着。

    一整晚东宫寝殿的灯都没有灭,就连医老也被找来,整个御医院都出动了,团团围着床上的男人。

    “怎么样了,医老,郑院首,我家驸马的伤?”

    站在床边的清浦焦急的问道。

    芈凰闻言也焦急地看向医老。

    医老看着为驸马爷心疼的太女,目光闪了闪,含笑说道,“太女别担心,驸马爷没有伤筋动骨,比我家公子那次情况好多了,不过用了我这药,头些日子会长肉,肯定会奇痒难耐,得忍忍。”

    郑院首也连连颔首,“痒就是正常的!”

    盘腿坐在床上,任人包扎的若敖子琰拉着她的手,低头笑道,“别哭,我又没事。而且你没有听人说爱哭泣的娘亲,会生出软弱的孩子。我们的孩子可不能软弱。”

    芈凰闻言点点头。

    然后若敖子琰沉声命道,“还有今晚我受伤的事情,你们谁都不许对外说!”

    微沉的目光落在每个人的身上。

    众人心中一凝。

    “是,公子!”

    清浦他们颔首领命。

    他们知道公子是不想让令尹大人和夫人知道担心。

    芈凰皱眉没有说话。

    只是捏着帕子的玉手,指节突出。

    一点点为他擦拭着身上的血渍,然后为他换上一件干净的新衣。

    回到书房的成嘉,命人将长案搬到书房的窗前,看着远处寝殿的宫灯一直亮到天明,手中笔耕不辍。

    第二天,郢都的街头巷尾往常依旧。

    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所有的痕迹甚至血迹都被冲刷干净。

    除了昨天不小心经过的老汉,无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老汉惊魂甫定地巴在柜台上对老万低声道,“你不知道啊!昨晚我差点没命回来,若敖氏的那两兄弟又阋墙了,在前面那条小巷子里巷战了!”

    “你还说,那条巷子里的血都擦干净了,再说,小心你的袋脑不保。”老万瞪着他,轻斥了他一声。

    “我不说了,不说了,烂在肚子里也不说了。”

    老汉使劲地点点头。

    “今天外面可热闹了,看周府这架势,这宴席明天才开始,今天已经摆出来,我准备去排队领接下来一个月的口粮去,可不能让别人抢了我的喜饼。”

    “去吧,去吧!”老万摇摇头。

    这郢都是越来越热闹了。

    而这周府,这两天就更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