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章 第一夫人
    周府的管家命人将一箱箱财礼抬进了周菁华的荣华园,贺喜道,“恭喜大小姐,贺喜大小姐!刚刚若敖大公子命人抬来了五百抬聘礼,而大人也准备以五百抬嫁妆,将聘礼和嫁妆全部留给大小姐,助大小姐当上若敖氏的主母!”

    “什么?”

    正在梳妆的周菁华闻言走出闺房,看着院子里一抬抬的财礼,堆积如山,不敢相信地问道。

    钱,在她父亲眼中有多重要。

    她不会不知道。

    不然她那晚也不会冒险去偷那本帐册出来想要要挟他父亲。

    但是若敖越椒这个冷血无情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如此大方?

    就算成嘉娶了她也不会用上五百抬聘礼,这已经远远超出芈凰太女出嫁的规格了。

    绝对会轰动楚国甚至各个诸侯国。

    直到此时,周菁华有点陶陶然,不禁想起越椒那一天在她耳边说过的话,“不要怕我,只要乖乖做我的女人,我会给你这世上女人所有想要的一切。”

    可是马上面色又突然唰地一下变白。

    她就这样要嫁给那个举国上下凶名在外的若敖越椒了吗?

    小江不可置信地用手绢擦了擦眼睛,又眨了眨,可是如水的聘礼依然一箱箱地还在往里搬,甚至根本没有地方放了,还一箱箱地码了起来。

    她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金银。

    “管家,我没有眼花,或者在做梦吧?”

    “这还能有假?”

    管家指着院子里一箱箱的财礼,轻笑一声,“除了这些,你们院子里的人也全部都收拾准备一下,明天全部随大小姐一起陪嫁过去,好好伺候小姐和姑爷,知道了吗?”

    “是,管家大人!”

    周管家这边亲自负责监督亲点聘礼和嫁妆之事,接下来的一日,周府异常的忙肆,各种的田契,地契,铺子,金银,流水一般都被送到周菁华的院子里,锁进一个个红木箱子里,由专人层层把守。

    周穆走进荣华园,看着他费尽半生心血,一手建立的周氏财富堡垒,正在他眼前一点点换了姓氏,眉眼微沉地看了一眼,同样默不作声的周菁华,皱眉说道,“你这一辈子的尊荣富贵就全在此了。记住,一定要好好抓牢大公子的心,成为我周氏的助力,才对的起爹送你的这五百抬嫁妆,知道吗?!”

    岂止五百抬,实则一千抬。

    若算上那些数不尽的房契,地契,田契,奴隶契约,粮仓……实际之数,远远不止明面上这个数。

    按照他和越椒商量好的,他会通过越椒的手,将他这些年他挣得的这些来路不明的家财,全部洗白,当作若敖越椒送给周菁华的聘礼,然后又转手一道送入到若敖氏,就算事后若敖子琰他再查起来,也无人置疑。

    总不能说是他们若敖氏贪了这些?

    这也算是他最后一道保命符。

    否则他死也会扯出他们兄弟二人,跟他陪葬。

    可是这些周菁华都不知道,她只知道这些财富,都是建立在用她的幸福和痛苦淘换而来的,闻言眼眶微红,可是却依然没有说什么,如今她也知道,就算她死,也必须嫁进若敖氏。

    因为周穆的这一千抬财礼,若敖府氏明天注定又要在楚国上下掀起一场空前的盛况。

    周式嫁女,嫁的又是他的嫡长女,若敖氏娶亲,又是长房长男娶亲,两家顶级权贵联姻,自然倍加重视,就连令尹子般也对此不会多说什么。

    这一场联姻无论排场还是双方财礼,丝毫都不逊色于两月前的芈凰大婚。

    这一天的喜宴排场办的空前盛大,从晌午一直摆到晚上,整座若敖府上下都笼罩在一片酒肉香气之中,觥筹交错,热闹非常。

    黄昏时分,若敖氏的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声势浩大绕了大半个郢都,花轿准时入门。

    越椒穿着新郎喜服,本就高大魁梧的身材坐在通体枣红的汗血宝上,第一次显得气宇轩昂,宾客们纷纷站起观礼,看着一身大红嫁衣,身姿婀娜的新娘子和他一起走进来,坐到当中,行共劳而食,合卺而酳之礼。

    所有的仪式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莫说是中途生变,甚至是连一丝半点不和谐的小插曲都没有。

    若敖越椒低头看着对面乖巧地坐着,一身奢华大红喜服的美丽女子,满意地勾唇笑了笑,“今天,你很乖巧,希望你能这么乖巧一辈子!”

    周菁华隔着红色的头纱,感受着头顶火热的视线,目光垂了垂。

    假装没有看到,也没有听见,不言不语,目光却隔着红纱四下里搜寻着那个人的身影。

    不知道他今天看到自己出嫁,会不会也有一丝后悔?

    可是目光所及却没有他的身影。

    心中不禁一阵暗恼。

    仪式结束,喜娘将目光依依不舍地在众人中搜寻着的周菁华送回婚房,若敖越椒则入席开始应酬今日的来客,因为他的海量和豪爽,酒过三巡,赢得众人纷纷喝彩,“大公子,今天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哈哈……来来,今天不喝翻了大公子,我们都不许回去。”

    席上的气氛空前地热闹了起来,众人纷纷向他不停进酒。

    女眷席中,一桌桌应邀而来的全城贵女,看着一身雍容华贵的绣凤喜服和气宇轩昂的若敖越椒。

    纷纷停了手中的筷子,嘴却没因此停下来。

    成晴晴有些不敢相信地吃着芙蓉小香糕道,“周家什么时候这么舍得嫁女了?”

    其他贵女眼中自然也少不了羡慕嫉妒恨。

    “这聘礼嫁妆都已经超过王室嫁太女的规格了,一个女人能如此,一生没有比这更风光的!”

    “真的好羡慕……”

    “你们没有看到今天全郢都的上上下下看到那快要绕城一圈的嫁妆的表情。”

    “都跟嘴里含了一个鸡蛋一样,周家可真是富可敌国……”

    “没想到那个若敖都尉大人,人看着凶巴巴的,出手一点都不逊色于子琰哥哥。”有些贵女再看向若敖越椒的眼神都变了,就算身在远处的若敖越椒时不时也能收到几个贵女若有似无的眉眼,不禁更加放声大笑,引得众人喝彩。

    “她原先可是要嫁给我哥的。”

    成晴晴看着众女的表情,这些人无非都是看着钱和权,有钱有权,长的再丑也是美的,撇撇嘴,“不过我们成家才看不上他们周家,出再多钱卖女,我们就是看不上他们。”

    “唉呀,你们成家虽好,可是你要知道子琰哥哥做驸马后,这若敖氏的令尹肯定要换人了,如今看来大公子呼声最高。”

    众女的意思不言而喻。

    如今若敖越椒又娶了周菁华这个助力,那这令尹之位就更加志在必得。

    虽然她们只是闺中小姐,可是身在高门显贵,这点政治眼光都是有的。

    成晴晴浑不在意。

    只要不要嫁给她哥,嫁谁都行。

    “不过你二哥今天怎么没有来了?”有人问道。

    “我二哥都三天没有回家了,一直在查什么赈灾案子。”成晴晴摇了摇头。

    她也不知道他在东宫里究竟忙些什么,再说他一个男人住进东宫,和子琰哥哥就算关系好,可还是觉得怪怪的,她总觉得难道他哥也要变成子琰哥哥第二吗?

    成晴晴摇了摇头,那可太可怕了。

    芈凰现在是太女。

    如果子琰哥哥和他哥哥都是驸马。

    一女二夫?

    越想越是可怕,成晴晴拼命摇了摇头,极力将这个想法排出脑海。反被众女嘲笑,“晴晴,这傻样子,也不知道以后谁能娶了她?呵呵……”

    众女一阵笑闹,话题也渐渐打开。

    *************

    婚房中,小江听着外面各种热闹还有艳羡的声音,高兴地说道,“小姐,其实嫁给若敖大公子也挺好的,你看大公子对您多看重,比起成公子,这份礼遇和尊重就值了。而且……而且小姐您都是大公子的人了,也就不要再多想了……”

    最后一句话是小江小心翼翼地看着坐在大红喜床上闷声不说话的周菁华,附在她耳边小声地说的。

    她真的很怕她家小姐,人都嫁过来了,还要再整出一些事情来。

    那她可吃不了兜着走。

    这里可不是周家!

    头上戴着红纱的周菁华闻言,一双手不断绞着手中的丝帕,却闷闷不言。

    从昨天听到这么多聘礼还有嫁妆,到如今,周菁华就一直没怎么说过话。

    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

    小江继续努力地把外面各家的话往她耳朵里传,“而且小姐你是不知道,刚才我出去拿东西的时候,听到后院里成小姐的那些酸话,还有其他小姐看姑爷的眼神,恨不得划身如狼……”

    “说不定成公子如今肠子也悔青了。如果是他娶了小姐,这五百抬嫁妆就是他们成家的了。”

    一边守着的喜娘,悄悄打量着房中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周家大小姐,走近说着讨好的话,“周小姐,说句大胆的话,外面都在说,如今您才是我若敖氏当之无愧的第一夫人。”

    “光这份嫁妆和聘礼,就连太女和我们四房的几位夫人都及不上。”

    “你就放心跟着我们家大公子,这一生有您享不尽的尊荣,以后所有人只能跪在地上,远远仰望你!”

    婚房中的其他侍女们也纷纷点头。

    脸上都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与有荣焉和满眼期待。

    一时间,所有女人的赞叹声,艳羡声,恭维声甚至嫉恨声……

    纷纷传进戴着头纱的周菁华的耳朵里。

    红纱下,她始终喜喜落落,时而想笑,时而又收住。

    只能说,心有不甘罢。

    嫁不到那个想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