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章 福祸双至
    大婚的狂欢之声,即使隔了这么远,还能远远传进东宫之中。

    此时东宫的书房中,早就累的倒下去的莫老他们,一个个东倒西歪地睡在地上,躺在长榻上,或者临时挪来的长椅上,或者干脆拿帐册盖在头顶伏在长案上,呼呼大睡。

    所有人,无论查帐的也好,陪侍帮忙的也好,都实在太困了,全部三天三夜没有合眼。

    即使在梦里,那一串串数字,还在他们眼前飞来飞去。

    就连静安这个什么都不懂的,这三天负责搬运这些帐册也烦了,挥着手像赶蚊子一样赶着梦里那些数字,说着胡话,“走,走,走,我一辈子都不要再看见你们……”

    正准备赶去喜宴的芈凰临行前,和若敖子琰又走到书房的窗前看了一眼。

    所有人都睡着了,唯在成嘉继续点亮窗前的宫灯,一个人还在那里和那些数字奋战着。

    他说他来帮她,就从来没有放弃。

    三天三夜,铁打的人,也熬不住。

    曾经有一战,他们也是和庸国打的不分日夜,神经每一刻都在紧绷着,不得一丝放松,战后,她整个人累疯了,睡了三天三夜没醒,司剑吓死了,以为她就这样死了,守着她不断哭,最后她是在司剑那尖嚎的嗓音中被吵醒的。

    他一个世家公子,到底为什么这么坚持呢?

    就连莫老他们都趴着睡着了。

    “看来他们还是没有查出来,走吧,时间不早了。”

    让医老重新扎紧了伤口,忍着背上的伤,若敖子琰,准备强装无事去宴会上露个脸,随便喝杯喜酒就回来。

    “嗯。”芈凰点点头。

    所有人已经尽力了,他也尽力了。

    纵然半月之期,她们不能拿下周穆,也不过容他多活几天。

    就在他们准备转身离去的那一刻,在一阵阵催眠的鼾声中,突然响起一个暗哑的欣喜声。

    查了三天三夜没有睡觉的成嘉,抹了一把疲倦的脸,站起对着已经全部睡着的人,大声说道,“你们快醒醒,快醒醒!”

    “嗯……嗯……”

    莫老,静安他们在一阵狂喜的摇晃中缓缓醒来。

    只听成嘉欣喜若狂地说道,“我查出问题来了!前两个季度不说,最大的几笔就在三国会盟上,从庸国所掠的金银粮食和奴隶这些,都有问题。周穆以庸国刀币和楚国鬼币不通,融掉铜钱重铸后,少了四分之一重量,然后以粮食运输中遇水发霉又少了半数之多,还有奴隶战马猪牛羊以各种死伤名目弃之,又少了近众千数,而庸国新纳入我楚国的新城池的地方上贡税收,和这几块无人管的群蛮部落……

    这些通通都有问题……”

    莫老抹了一把脸,让自己瞬间清醒过来,其他人也从地上,板凳上纷纷爬了起来。

    一双双阅数无数的精明的眼,划过帐册上一个个缺少的数字,然后瞬间,不约而同,全部从自己的位置上弹跳而起,爆发出一阵欢喜:“我们真的查出来了!终于查出来了!”

    就连静安也感受到这份喜悦,“查出来了?查出来,太好了!”

    “真的查出来了?”

    芈凰闻言不敢置信地推门而进,看着成嘉。

    若敖子琰也跟着走了进来,看着欣喜若狂的他们。

    “对,你过来看,这些,这些都是周穆侵贪掉的金库之数!”成嘉拿着他算出来的总帐目,双眼发光地看着那一行行被做假帐名目缺少的数字。

    芈凰边听他解释,边点头。

    可是越往下看去,越是惊心。

    身为太女的芈凰,此生这一辈子还没有看到有人贪墨了这么多,周左徒差不多将楚王一半的金库都给偷换了。

    她与选城的官兵们在最前线拼命与庸人血战,几十次在生死的边缘苦苦咬牙坚持,在敌人的战刀下倒下一个又一个曾经鲜活的性命,曾经她也以为自己活着回不来了,可是这些留在郢都城中的贵族门阀世家们,却只是轻易动动笔,就坐享了他们最后的胜利果实,全程没有出过半分力,并且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一切的。

    而现在外面还有那么多流民,无米无瓦无法安置,连苟活都尚且做不到,只能向他们跪地乞怜,一口粥,一块喜饼。

    这让人情何以堪?

    再想到他们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杀害自己的同党,烧毁所有帐册,公然行刺若敖子琰,简直令人发指。

    钱,权,就那么令他们向往吗,可以不择手段?

    那有一天,现今的权力已经无法满足了,他们是不是也要夺了他父王的王位来坐坐?享受这楚国至高无上的王权下,带来的无尽的财富,土地,粮食与奴隶……

    她们死去那么多将士的性命,只是为了填满这些猪狗不如的畜生的欲望吗?

    这偌大的楚国已经靡烂成这样了吗?

    所有人只是醉生梦死在争权夺利之中。

    若敖子琰接过他们手上的帐册,缓缓勾起一抹唇角,眼中闪过一抹计较,轻声说道,“这周穆胆子真够大的!光这些,足够他死一万次!”

    芈凰芈凰默不作声,一双曼目深沉,前所未有地爆发出一抹凌利无比的凤芒。

    “这个周穆……死一万次怎么够?千刀万刮也不能恕其罪!我们那么多人在前线拼死拼活,外面的百姓饿着肚子,可是到头来只为了用我们的血和肉供养活这样一群蛀虫?!”

    成嘉闻言看着眼前愤怒的女子,他知道她的愤怒的原因,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看着已经将她圈在怀里的若敖子琰。

    目光淡淡,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只是缓缓放下了手中的帐册,默默转身。

    “凰儿,既然是蛀虫,我们夫妻就清除掉好了。权力是什么?权力,是我们夫妻二人手中的太阿王剑。”

    若敖子琰低头看了看她,紧紧握住芈凰的手,就仿佛此时手中正握着楚王亲赐给她的太阿王剑,也正握着楚国至高无的上王权。

    眸中睥睨天下。

    只听他轻描淡写地在芈凰耳边说道,“既然这些人不好好珍惜我们赐于他们的权力,那我们就夺去他们生命中最看重的权力。”

    然后握着她的一只手,对着窗外的天空摇遥一指,就仿佛有一柄擎天巨剑划过荆蛮大地,甚至划过乱世苍茫的九州大地。

    在这片天地间,以他的眼,他的手,带着她一起划出最有力最强的一剑。

    “凰儿,这就是属于我们的权力!”

    “这就是王权!”

    “在我们面前,所有人都必须臣服。绝对!”

    “楚国在我们的治下,迟早会一片上下清明!”

    “嗯!”

    芈凰看着他,重重点头。

    她一定要让楚国在他们的治下,越来越好,而不是像楚王一样昏聩地任人玩弄,让那些像她一样前世无辜飘零而死的人,也能活着,有尊严的活着,而不是对着他们摇尾乞怜。

    “而成嘉既然查出来了这份证据,怎么能不去让大王也知道一下?”

    若敖子琰看了一眼已经避过身去的成嘉,轻轻勾起一抹淡笑道,“呵呵,我们也好去给若敖越椒还有周穆送上一份贺礼,只是不知道他们最后能不能笑的出来?”

    这一抹笑容,若有似无。

    冷然而无情,带着上位者的蔑视。

    遥遥看着东宫外那处在盛大的狂欢中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