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章 他为什么?
    当楚王听到若敖子琰和成嘉的禀报后,震惊地嘴巴大张,“你们说什么?”

    “父王,这是驸马这边的的帐房给父王统计出来的应有的金库数字,可是如今少了一倍不止。”芈凰沉声说道,同时命莫老呈上那一本本帐册上亏空的天文数字给楚王查看。

    然后又命成嘉拿出先前从周府盗出的赈灾帐册和证词,“而这份帐册是成司败查到的关于赈灾掉换案的帐册,还有郑大人临死前,指证周穆指使他监守自盗,偷换灾粮的证据。”

    楚王一一接过,越看越震惊。

    到最后,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天要塌了。

    “这周穆,亏寡人对他委以重任,他就是这么替寡人管着金库的?!”

    一把将帐本拍在桌子上,楚王一跃而起,在帝寝殿中走来走去,恨不得暴粗口了,“他奶奶的,寡人的日子还能不能好好过了?一个二个的都贪寡人的银钱,土地和奴隶……难道不知道寡人打江山也不容易吗,也是要钱的吗?!……”

    赵常侍一直劝楚王息怒,可是楚王越想越气,“常德,你叫我怎么息怒?他的胆子这么大,怪不得先前打庸国的时候一直吵着没钱,赈灾的时候又吵着要钱,寡人才是那个最没钱的!被蒙在鼓里的,我还当金库的钱粮全部花在庸国一战上呢!搞了半天,全是被他一个人给私吞了!……”

    “不行,我要抄了他全家,不,抄了他祖宗八代!去,凰儿,给我带人全抄了!把那些从父王这里吞的,叫他给我都通通吐出来,不然寡人叫他死无全尸。”楚王命令道。

    “是,父王!”

    芈凰什么都没有说,拱手领命,带着玉旨立即出了帝寝殿。

    目光深深看了一眼,正陷入盛大狂欢的整个郢都。

    缓缓收紧手中的玉旨。

    一路上,凰羽卫烈火般跟着着前面的女子,飞奔在辅了一路奢华红毯的主城大道,南北大街。

    耳边听到的都是全郢都的官员,商贩,百姓,流民更是全部涌上大街争相翘首,漫天彩带,礼花绽放,无数歌姬在街上歌唱欢笑声,浩浩传播全城。

    所有人欢呼震天,声势惊人。

    这样铺呈奢侈的场面原本应该持续了一整夜,为楚国的郢都又添上一笔盛世堂皇的锦绣华彩。

    可是注定因为她们的到来要戛然而止。

    若敖府里,李老王尹他们围着上座的两家,言笑把酒不停,而周穆也正高兴地一手回握着若敖越椒和若敖子良,令尹子般,絮絮叨叨说着两家“亲上加亲,一荣共荣”的锦绣话。

    堂上一片言笑荣荣。

    就在这时,管家从外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

    管家是令尹子般派出去接人的,也是这府上的老人了,办事沉稳,就算是府中的公子小姐见了他都会给他三分薄面,有些胆量,然则这会却是方寸大乱。

    令尹子般眉头陡然一皱,斥责道,“何事慌慌张张?!没看到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大人,可是太女和公子,还有成大人来了!……来了!……”管家结结巴巴地回道。

    “来了就来了,急什么?”

    本就该参加婚宴的芈凰和若敖子琰却不来,令尹子般还当出了何事呢?

    闻言的若敖越椒却目光瞬间一冷,向楚忠堂外望去,只听一声“太女,驸马驾到”的高呼声,由着小正子尖细的嗓音传了进来,就像一场冰雨浇在了本是热闹非凡的富贵堂中。

    一身火红怒甲的凰羽卫,个个手持寒兵,簇拥着一身寒霜笼罩的芈凰大步跨进堂中,脸上没有丝毫笑容,就连她身边的若敖子琰和成嘉也是一脸沉默。

    这阵仗,绝对不是来喝喜酒的!

    偌大的楚忠堂上,几百号贵客,娇客,齐齐惊呼:太女驸马这是要来干吗?

    成晴晴却是震惊地看着她二哥和子琰哥哥一起走在太女身后,傻傻地眨了眨眼睛,“难道我刚才想的成真了吗?”

    可是除了她,堂上的其他人,霎时间却全变了表情。

    所有人的目光都黏在一脸冷肃的芈凰和若敖子琰身上,心中嘀咕不已。

    芈凰没有说话。

    若敖子琰却看了成嘉一眼。

    成喜微微点头,拿出楚王的玉旨捧在手中,一双从来云淡风轻的眼,看着周穆苦心积虑攒下的周家百年富贵荣华即将化为飞沫,默默沉了眼,高声宣道,“大王玉旨到,周穆接旨!”

    所有来祝贺的所有客人一惊,就连令尹子般也不高兴了,沉声问道,“大王这是要宣何旨,要用这等阵仗?”

    如果是恩赏的旨意根本不是这个架势。

    凰羽卫用行动回答了令尹子般的话,叉着宝剑,尽数冲上楚忠堂。

    本来热闹喧天的楚忠堂,立刻传出一阵人仰马翻之声。

    众臣惊疑不断地左右相互张望,以眼神传递着消息:难道是赈灾案查出来了?

    这么好的日子,不会发生这种事吧。

    不会吧?

    难道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福祸双至!

    周穆被几个凰羽卫的精卫押了出来,军靴重重一踢,双腿立刻跪倒在地上,看着堂中站着的成嘉,问道,“成贤侄,你这是要干什么?”

    成嘉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淡淡低头看了他一眼,缓缓展开手中的玉旨。

    清声宣道:“楚国大战刚平,固家稳国,诣命休养在即,然有人以权谋私,欺君枉上,不重家国社稷,结党营私,侵占国之公器,致天下臣民大为失望,百姓深受疾苦。今经刑狱司查实,左徒周穆,逆恶种种,所犯重大,十恶不赦。寡人恨之入骨,愤不能平,即令立刻全家收押,家产籍没,以充国库,诛灭三族,明日午时全部问斩!

    钦此!”

    身为三朝元老的周老爷子,坐在堂上闻言残弱的身躯颤颤巍巍地一抖,看了一眼堂下的独子周穆,再回望着上下在座的儿孙,黑压压的人头,俱是惊骇慌张地望着他。

    喉咙涌上一口甜血,昏厥过去。

    令尹子般就在跟前,见此立即命人宣大夫,可是当场救治无效。

    周穆大叫一声,想要扑上去。

    可是凰羽卫手中的长剑,架在他的脖子上,不得动弹。

    所有的周氏子孙连忙围上来,顿时一片喜庆的高堂,哀鸣四起,哪还有刚才的半点欢愉。

    凰羽卫再度冲上堂上,将参加婚宴的周家男女老少挨个押出,凡是成年男子,俱是当场被剥了衣衫,卸了冠带,剥了丝履,只着一身亵衣,套上锁链和枷锁,五十多斤的铁锁链,将一个个原本高高在上的世家公子小姐夫人,顿时压弯了背,抬不起头,只能惊恐地看着众人。

    刚才他们还身在锦绣云端,转眼间枷锁在身。

    世事变化真是无常。

    见此,几名年纪大的老臣纷纷变了颜色,一脸惊恐地从周家人身边退开,仿佛他们是什么可怕的逆厄似的。

    周穆戴着枷锁,抬手指着平日与他交好的众臣说道,“李老,王大人,你们为我说句话啊!……”最后缓缓转头看向若敖越椒,“贤婿,司马大人,令尹大人,救我!我们可是亲家……一荣俱荣的……”

    “大胆,逆贼!”

    越椒闻言却双眼一沉,断喝一声,拱手向着渚宫的方向对众人说道,“周大人你盗用大王金库,纵然你如今是我越椒的岳山大人,但是本官身为虎贲都尉,身负圣恩,也绝不会包庇于你!来人!”

    然后闾一随之上前,立即一把卸掉了他的下颌,让他根本说不出话来。

    他只能不断摇头,瞪着越椒,口中发出“呜呜……”的叫声。

    众臣纷纷松了一口气。

    生怕他攀咬上谁。

    金库案可不同于赈灾案,那可是够抄家灭族一百次都不够消除他们那位大王心头恨的大罪。

    若敖子良何时见过此等场面,愣了好一会儿,才猛地惊醒,诧异道,“越儿,你怎么能也这么对……”可是在看令尹子般看向他的眼神,最后收了后面的话。

    令尹子般脸色晦涩地拉住要说话的若敖大良,出声道,“大哥,这是大王的圣谕,吾等定当尊从!”

    只是目光却是越过众人看着一直站在大门边的儿子。

    久久不说话。

    这种捉人抄家的事情!

    从来没有发生在他们若敖氏。

    如今却是由自己的儿子带着人冲了进来,叫他这个楚国第一令尹,当着满朝文武上下,颜面何存?

    所有的目光,霎时间,全部凝聚在令尹子般的身上,只见子般站在高高的六级玉阶上,面色阴沉,一双眼酝酿着前所未有的风暴,却只是负手不言。

    若敖子克站在下阶,摸着无须光洁的下巴,狡黠一笑,“看来这次有好戏看了。”

    楚忠堂上,哭号声,捉拿声,惊呼声,交织在一起。

    最后汇成一种巨大的沉默。

    若敖子琰不避不惧地上前来对令尹子般拱手说道,“父亲,周大人有负圣恩,这里就交给成大人和凰羽卫处置吧。”

    令尹子般倒不在乎一个周穆,只是看着自己的儿子,问道,“希望你后面能给为父一个满意的答案。”

    然后不等儿子的回答,当先一拂大袖走了出去,同时对其他众臣拱手说道,“各位大人,我们就请先出去吧!今日我若敖氏招呼不周了,改日子般再向各位陪罪。”

    李老他们自然摇头,“令尹大人,这种事,谁也不想……大家都快出去吧!”

    管家忙命人将所有客人延请出去。

    李老拈着花白胡须,看着地上不能说话的周穆,长长一叹,“大王定然心痛万分!”

    今晚本来一直不怎么高兴的公输谨路过他的身边,朝疼的在地上打滚的周穆,重重吐了一口吐沫。

    鄙夷地骂道,“你个周扒皮,搜刮民脂民膏就算了,居然就大王的金库都敢贪,真是胆大包天!果然老天都是长眼的,不会放过任何人!”

    王尹看着若敖子琰拱手赞道,“驸马,太女,成大人此举为我楚国除了一大害!”

    所以经过周穆身边的臣子。

    再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再没有最初的恭维亲近,俱是义正言辞地纷纷表示与他断绝交情。

    这就是朝堂上的交情!

    等你哪一日跌落云端,也只配他们视若尘埃。

    世上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盟友。

    芈凰站在人群之中,眉头紧锁,始终保持着一种置身事外,冷眼看着一切。

    什么都没有多说。

    ************

    若敖府的大房后院里,听到前面周家人传来消息的小江慌慌张张地冲进婚房,哭道,“小姐,不好了……成公子和驸马,太女刚刚带着凰羽卫冲进若敖府中,把老爷抓了,我们周家全家被判了抄家斩首,明日就要行刑!”

    “什么?”

    周菁华一把掀开了头纱,问道。

    “你再说一遍!我不信!”

    周菁华穿着大红的喜服,双手紧紧抓着小江的肩膀。

    “小姐,小姐……我说老爷他们被成公子抓了,罪名是贪墨大王金库还有赈灾灾粮……太老爷当场过逝了……”

    小江被周菁华玉甲修长的玉手,紧紧地扣着,眼眶带泪,发抖地回道。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

    “我不信!”

    周菁华双眼发怔,反复地重复着一句话。

    然后在喜娘来不及反应之下,忽然就提着大红的裙摆,一把推开婚房的大门冲了出去,一路推倒了回廊上的侍女,冲她招呼的女客,侍卫,跌跌撞撞地冲进了楚忠堂前的广场上。

    此时大部分人已经离去,只剩下周家人在被聚集到一块,还有一些胆子大的关注着世态发展的公子小姐都站在四周没有全部离开。

    “你来干吗?”

    赵明意外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周菁华,皱眉问道。

    就连叶相如也为难地看着她,“这个时候,你还是不要进去了!”

    他们也没有想到若敖子琰和成嘉这次联手,居然把茅头对准了周家。

    全部吓了一跳。

    所有先前艳羡的贵女再看向周菁华的眼神都带上了一种怜悯和嘲笑,“我就说天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八成是周穆知道自己犯了大罪,想用钱财套牢若敖氏,为他保命!”

    众女笑笑看着那个站在楚忠堂上一身大红喜服发髻凌乱的女子,哪还有刚才半分雍容华贵。

    “看来有人福气还是不够!”

    “做不了若敖氏的第一夫人了!”

    “今天你们谁都不准拦着我!”

    周菁华目光阴沉地看着赵小侯爷叶相如他们,堂上那些一脸嘲弄笑意看热闹的贵女们,还有堂上她的那些兄弟姐妹,父亲母亲,甚至曾经最讨厌的姨娘们,如今一个个身负枷锁,沦为囚徒。

    然后一把挥开他们的手。

    目光直直地看向堂中正在命人捉拿周家人的成嘉,玉手一指,“我要找他问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