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章 周家该死
    芈凰眉头微地看向周菁华一步步走向堂中长身玉立的男人,冷冷说道,“为了不娶我,你就将我们周家一步步逼至如此,如今我周菁华什么都不是了,再也不能缠着你了,你满意了,你高兴了?……”

    成嘉收了往日脸上云淡风轻的笑容,此时,不言不语,面对她的斥责,只是看着她说道,“对不起!”

    周家的覆灭是他一手促成的,可是有些人是无辜的。

    “呵,对不起就完了吗?”周菁华轻笑一声。

    “今天我只想当着所有人的面,问你成嘉一句,这都是为了什么?”

    女子站在富丽堂皇的楚忠堂上,脚下踩着最贵的白云晶石,身着一身如火的喜服,耳边听着亲人的求救声,缓缓牵起红唇,声音嘲型地一笑,“还是你做这些都只是为了这个女人?”

    然后玉手一指,指向堂前站着的另一个女人。

    所有人的目光顺着她的手看去,只见她所指的正是若敖子琰身边的芈凰。

    若敖子琰闻言立即面色一沉。

    “你胡说什么?”

    赵明和叶相如,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她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就连成晴晴也一愣。

    难道她所猜想的是真的?

    “你当我不知道你真正退婚的理由,什么周氏卷入赈灾案的话,骗我父亲还行,骗我?”

    周菁华眉梢一挑,冷笑道,“那不过是你自欺欺人的谎话!”

    一双杏眸深深的看着眼前俊美如斯的男人,这么多年的感情,就算到了刚刚那一会,纵然有千般恨,千般怨,她还是依然放不下这么多年追逐过的他。

    这一瞬间,成嘉的目光穿过众人或惊诧,或不信,或疑惑,或幽深的目光看向那一人。

    一双淡淡的眼,就这样望着她。

    眉头微皱,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芈凰撞进这双眼睛里,眉头一皱,突然轻喝一声,“够了!”

    面露不耐之色,挣开若敖子琰的怀抱,上前说道,“他没有对不起你,也没有对不起你们周家。”

    “你觉得你们周家死的很无辜?你如今一身绫罗绸缎,锦衣玉食,仆从如云,却为了自己的那一点点感情和自尊心受挫,就说是陷害栽赃!可你知道外面有多少人因为你们周家饿着肚子,徘徊在生死边缘?又有多少人为了捍卫你们周家的荣华富贵不倒,而拼死冲杀在前线?”

    “那关我什么事情?”

    周菁华微怔,但马上反驳道。

    “对,他们的生死关你什么事!

    所以你们周家该死!

    那么多人为了抗击庸国,等不来朝廷的军饷,饿着肚子,咬着牙,扛着翻卷的刀口和群蛮,以血肉身躯死扛着,不让他们的脚踏入我大楚的一片土地,可是你们却在后方为了自己的利益,一点点的蚕食着我们等待救援的希望。

    你们知道秦巴联军赶来之前,我们是怎么等过来的吗?”

    芈凰眉眼深沉,双拳紧握,看着这些年轻的贵族公子小姐,他们中大多数人终其一生没有走过这座固若金汤的王城,甚至头顶上还没有来的及落下一滴雨,已经有大批的奴仆们争相为她们挡去那片雨云,脚下着的云缎丝履甚至没有来的及落在一片泥泞之中,就有人弯下腰成为他们的垫脚石。

    他们终其一生都享受着高高在上被人尊崇的一生,以上位者的身份,轻易地判定他人的尊卑还有生死。

    不知道忍饥挨饿饿肚子的滋味,不知道一天天等死的滋味,不知道绝望而屈辱地活着都是什么滋味……

    然后指着她身边一个长的不算高,才年仅十五六岁的年轻凰羽精卫,说道,“他,叫毛八,是千骑将军霍刀手下的百夫长,知道他有多少个兄弟吗?”

    叶相如认得毛八,平常挺爱笑的一个小亲兵,他老跟在霍刀身后,闻言回忆道,“我听说是七个?。”

    “是的,七个兄弟,还有他的父亲,他们父子九人,只有他一个人从楚庸的战场上活着回来了,其余八个人全部死在了战场上。”

    毛八闻言忍不住红了眼睛,用一双大手捂着眼睛,“太女,别说了……”

    叶相如闻言微惊,他从来不知道知道这些,当然他也从来不关心这些。

    芈凰却走过来向他点头致敬,“毛八,你们全族人都是我们大楚的骄傲!”

    芈凰的话却没有停。

    走到另外一个四十岁左右,脸上印着一个“奴”'字的独臂凰羽卫精卫身边,拉起他那只空荡荡的左袖,“他叫杨青,本是一个奴隶,因为楚国抗庸,他被世家贵族选中送进军队,知道他的手臂是怎么没有的吗?是在庸人要撬开选城大门冲进来的时候,为了阻断拉着他进城的庸兵的手,自己砍得。

    周小姐,知道自己砍了自己一只手会有多疼吗?

    可是他毫不犹豫,就为了阻挡庸军入城的步伐。”

    话毕,她又向杨青致敬,“谢谢你用身躯捍卫了我楚国的完整,我代表我父王感谢你们!”

    叶相如赵明公输年他们看着身姿欣长的女子,在一个个凰羽卫的士兵面前行礼过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胸口微堵。

    尤其身为新任千骑将军的叶相如更是不知道说什么,这个杨青是他最不在意的一个属下,因为他少了一个胳膊,不能像正常士兵一样练军,所以他让他负责倒军中马粪,丰厚的嘴唇上下开阖了两下,最后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无声地捏住了拳头。

    “你说这些做什么?”

    周菁华看着她浑身一个激灵,摸着自己还在的玉臂,不屑道,“他们不过是一群贱民,奴隶,而且拿了朝廷的军饷,就该为朝廷效力!”

    “是,他们这些贱民,奴隶,尚且知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可是你们周家呢?你父亲周穆,堂堂姬姓王族周氏名门之后,拿着我楚国的左徒俸禄,哼,却连他们都不如!

    那还有何颜面活在这世上,愧对我父王对他的器重!”

    芈凰冷笑一声,接着又道。

    “周小姐,你真的要感谢成司败,如果他再早一天查出来那些证据,否则你别说嫁进若敖氏,就连你也要和他们一起沦为阶下死囚,戴上那些沉重的铁镣,等待明日午时问斩。”

    玉指指着周家那些哭喊着被带走的兄弟姐妹亲人。

    周菁华见了突然全身一抖,微微摇头。

    她不要,她不要和她们一起死,她要活着为他们报仇。

    所有公子小姐闻言面面相觑。

    他们从来不知道这些,当外面的战火纷飞时,家里的大人只把他们拘在家里,就连叶相如和若敖子琰想要上战场,都没有机会。

    数月前,他们也曾惊讶于她一个女子居然活着回来了;只是没想到却是如此历经千难万死地活着回来了。

    这些她都没有说过。

    不过换在当时,纵然她说,他们又有谁会去听,又有谁会去在意一个不受宠的公主的生和死。

    若敖子琰闻言眉头深皱,他虽然与她飞鸽传书三年,也通过霍刀他们知道前线战事一直吃紧,却不知道居然还发生了这些,看着眼前此时眼眶微红的女子,大手揩过她眼角的泪痕,拉着芈凰说道,“我前天说过什么,为了我们的孩子,你要保持笑容,才能生出最强大的王长孙。走吧,不用给他们多说了。”

    “他们不会懂的。”

    “嗯,走吧!”芈凰点点头,看着在场的所有人,带着凰羽卫浩浩荡荡地离去。

    叶相如也快速跟了上去,走到杨青身边,一把拉住他空荡荡的袖子,突然对他说道,“以后你给我当亲兵吧!”

    缺了手臂的杨青闻言微怔,“将军,老奴缺了手臂恐怕无法为您效忠!”

    “不,你很好!”叶相如摇摇头,眼神从未有过的坚定。

    “明天你就到我身边来报道吧!”

    “哈哈,相爷,怎么了?终于知道我的兄弟们的好了!”霍刀一记老拳怼上叶相如的胸膛,“不吵着要换上你的人了?”

    “不换了,他们都挺好!”叶相如摇头大笑。

    公输年满眼羡慕地看着他们,突然开口笑道,“我要是也能为国效力就好了。”

    “就你这身材算了吧?”

    叶相如摇头看了一眼公输年那肥胖的身材,然后左右转了一圈,挥着大手笑道,“不行不行,你跑又跑不动,连骑个马都难,你还是跟着你父亲去工部混吧。”

    “呵呵,好,我明天就去找我父亲,我要进工部。”公输年用力点点头。

    “阿年,如今我楚国三年水患刚平,想想办法怎么解决我楚国的水患问题。”成嘉闻言对他说道。

    “这个连禹帝都不能彻底解决的问题,我能解决吗?”公输年闻言却犯难。

    “事在人为,没试过你怎么知道自己办不到?”成嘉说道,“再说不成功,又有什么损失。”

    “嗯,我去试试!”公输年想了想,用力点头。

    成嘉笑看着这一个个如今还默默无闻的人,有一天他们一定会成为名传千古的一代名将,一代匠师。

    目光和他们一起落在最前的那个女子身上。

    如果先前他还有怀疑,可是他越来越相信,历史终究是历史,会按照终它的轨迹驶向它既定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