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章 成家立业
    “二哥,你今日进宫要看吗?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看着命人将年礼装车完毕,准备进宫参加国宴的成嘉,成晴晴快速地披了一件加厚披风就蹬蹬地从府里跑了出来,然后快速地踩着脚蹬爬上他的马车,坐到成嘉身边。

    成嘉奇怪地看着平常不怎么入宫的成晴晴问道,“你往年不是都不爱进宫凑热闹吗?”

    “今年我想进宫看看大姐不行吗?”

    成晴晴才不会给二哥说。

    她是为了监督他,担心他明意上进宫看大姐还有赴宴,实际上偷偷是跑去看东宫那一位。

    昨天周菁华的话,一直在她脑海里转来转去,就像被猫抓了一样,好奇地一整夜睡不着觉。

    想了一晚上,也想不通她哥怎么会和子琰哥哥喜欢同一个女人,他们是从小到大的对手,而且子琰哥哥都已经都当上驸马,王长孙都有了,他哥再怎么争,都是妥妥地输定了的。

    所以她得阻止他哥飞蛾扑火的行为。

    笑着给前排坐着的陈晃打了一个招呼,成晴晴转移话题说道,“快过年了,陈晃,你今年不回家吗?”

    不是家生奴的一些幕僚和长工都已经回去过年了。

    陈晃闻言坐在对面摇头,“寿春太远,如今又下着大雪,大雪封山封路,家里年中寄来的书信到现在才收到,如果要回去一趟,估计就算开年也赶不回来,而且大人这边事情也多,我就不回去了。”

    成晴晴给他倒了一杯茶,安慰道,“没关系,今年就在我家过年,和我哥还有我们一起。”

    成嘉淡淡的眸子笑看着二人,侧过脸假装看窗外的风景,捂嘴轻咳两声,然后也道,“嗯,陈晃,你今年就和我们一起过,想必晴晴今年也不会吵着过年无聊了。”

    成晴晴撇撇嘴,她最讨厌和那些长一辈的世伯,伯母拜年。

    如今过了十六,每年他们都要问问她定亲了吗?要不要我帮你相看相看,其实就是想他们的七大姑八大姨的儿子介绍给她。

    “二哥,我什么时候吵着无聊了,只是那些什么世伯世婶们,年年都要给我介绍青年才俊,可是郢都数的上号的青年才俊,我又不是不认识。”

    能配的上她的青年才俊。

    如今还未婚的,她数都数的出来。

    如果依她爹成得臣的眼光,赵明不错,家里够壕;叶相如也不错,叶家有兵;孙叔敖是没戏了,已经定给芈玄了;若敖子克吗,谁叫他姓若敖,他爹最讨厌若敖家的人了;公输年就别想了,一个工尹之子没多大作用,还有吗就是李老的儿子或者孙子,可是不是比她老个十几岁,就是比她小个几岁没长大……

    “你确实该定亲了。”

    成嘉目光在目光低垂的陈晃身上定了定,勾唇笑道。

    “二哥,你都没有成亲,我还远着呢!”

    成晴晴才不担心,再说上面还有二哥顶着呢!

    他爹如今最急的就是他二哥的婚事。

    只是能配的上他哥的还真是太少,周菁华嫁了人,放眼整个楚国,其他家实力不够,或者没有待嫁的嫡女,尴尬。

    “你二哥,我要先立业再成家。”

    成嘉到是不急,稳稳地喝了一口茶。

    放在现代,男人三十成家都不算迟。

    “那我也要学大人一样,先立业再成家。”陈晃受宠若惊地接过成晴晴手中的热茶,重重点头说道。

    “你家里人不催吗?”成晴晴好奇地道,“你也不小了,你比我哥还老个三岁。”

    “催,呵呵,但是鞭长莫及。”

    陈晃笑笑,眼中带上一种“卿生我早生,卿生我已老”的淡淡忧伤,看着漂亮年轻的成晴晴。

    家里早就急死,他都二十好几,还功不成名不就。

    可是放眼楚京,凭他的身份,除非娶个富商之女,哪有好的名门闺秀会看上他的。

    “以后我也好想嫁的远远的,在郢都生活,压力太大。”

    成晴晴说道。

    心想着她一定要嫁的远远的,离她父亲有多远就有多远。

    陈晃闻言偷偷看了成晴晴一眼,“可是四小姐,其他地方不比郢都繁华,会比较辛苦,而且成老不一定会同意的。”

    世家大族的婚姻多半都是政治联姻,就像若敖子琰和太女的,就像若敖越椒和周家小姐的。

    “我的人生我作主!”

    成晴晴坚定地说道,然后摇着成嘉的手臂不依,要求道,“二哥,我的婚事我作主,我作主!你一定要让我作主,不然你等着为我收尸吧!”

    她才不想继续受父亲管控一辈子呢,也不想像大姐一样嫁进王宫!

    “你作主可以,但是那个人,我得把把关!”成嘉看着她说道。

    “好,到时候我一定带给你看。”

    随着三人一路有说有笑,成家的马车混在诸多的豪华马车中,迎着一城风雪,浩浩荡荡地向着楚宫驶进。

    为了迎合过年的气氛,楚宫中四处已经洒扫干净,整个宫中全部妆点一新,再加上楚王刚刚抄了周家,金库里也有钱了,出手也更大方了,所有建筑的飞檐和回廊的上,沿途都用了各种彩色的八角宫灯装点着,一眼看去蜿蜒如一条条彩色游龙,首尾相连着各个宫殿,渐渐将这座巍峨的南方第一宫殿映照地灯火通明,恍若天上最璀璨的星辰,伏耀在荆蛮大地之上,赫赫生威。

    片片雪花,在风中无规律的翻飞着。

    就好像这人世间的命运一样,有着完全捉磨不定的轨迹,悄然洒落在回廊之上。

    回廊下,许多入宫的公子小姐们一路叽叽喳喳,看着楚宫的六百年繁华和热闹,发出连连赞叹。

    除夕国宴还没有开始,但是渚宫中宫人们已经开始摆上酒席,已经来了的官员们早就开始提前拜年问好,并且相互说着预祝来年官运享通,楚国国运昌隆的好话。

    旁边的偏殿里,各家的命妇们带着自家的嫡媳还有嫡女,三五成群地讨论时下新出的胭脂首饰,所有人都已经将昨日周家的倒台抛诸脑后,言笑嫣嫣,相谈甚欢。

    成嘉他们进了宫后,没有直接去前面的渚宫赴宴,而是先去雨晨殿探望了还在卧床养病的成贤儿。

    成贤儿坐在床上看着成晴晴,骂道,“你个没良心的丫头,这么久才进宫一趟。”

    成晴晴躲在成嘉身后,探出一个脑袋说道,“大姐,我也不想的,我怕父亲也把我送进宫了,所以才不怎么进宫的。”

    所以除了以前三公主的邀约。

    这种入宫的场合,她都是能避则避。

    她可不想被能做她爹的楚王给看上。

    成贤儿闻言脸上有一丝落寞,不过马上收敛了眼中的哀伤,“好了,要过年了,不要说这些了,你们放下东西就赶紧去赴宴吧,我身子没有好,今年就不去了。反正每年都差不多,看着这些宫里的女人相互攀比,今年大抵又都是对吴王妃的一通羡慕。”

    成嘉看了一眼成贤儿,将准备的黄纸命人给她用铜盆装好,“这是我给李大哥今年捎进来的纸钱,大姐你还不能下地,待会你就要小晴她们帮你代烧好了。”

    “嗯,二弟,你有心了,你李大哥应该早就转生了吧,再烧给他,他也收不到了……”

    成贤儿望着窗外的鹅毛大雪,轻叹一声,忍不住想起逝去的李挚,“他都离开这么多年了,可是最近我却老想起他在世时的样子……”

    成嘉不知道有没有转生的说法。

    至少他自己的存在都无法解释,安慰道,“也许李大哥如今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角落,只是可能和我们不在一个世界。”

    一道黑影在刻着永结同心的朱窗前幽的一下闪过,吓的成晴晴一跳,大叫一声说道,“大姐,刚刚是我眼花了吗?我怎么好像看到一道鬼影从你的窗前闪了过去。”

    “大过年的,净说这些。”

    成贤儿命人出去看了一眼,小晴回来说大概是某个打扫的宫人经过,窗边还有几个脚印呢。

    眼见虚惊一场,兄妹又三人说了会话,成嘉就带着成晴晴准备去赴宴。

    大宴的钟声九响九落,响彻楚宫内外,无数的礼花冲天而起,照亮了渚宫的上空,所有还没有到的,正在路上的,看到这瑰美夺目的烟火盖去了全城的灯火,都纷纷发出一声惊叹,然后加紧了脚下的步子,声怕落在了楚王身后,错过了这一年的除夕宴。

    “二哥,我们快点吧!”

    成晴晴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盛大的国宴,手心微湿地捏捏了裙角,然后只听一个戏笑的声音打断了他们,“晴儿妹妹,急什么,大王肯定和王妃是最后到的,而且今年王妃有孕,更不会那么早到。”

    然后只见若敖子克不知何时站在他们的前面,一脸戏笑和讨好。

    “算了,我还是走快点吧!”

    成晴晴撇了撇嘴,越过他向前面的渚宫而去。

    陈晃一直跟在她后面就像一个保镖一样如影随形,悄悄低头看了一眼若敖子克,也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快速追了上去,“四小姐,走慢点,当心路滑。”

    成嘉向他笑笑,招呼了一声,“走吧,一起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