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十一章 酸枣来了
    4]???1??%n??c?2fc>????1??g3??f????t?r?f??0?+?)l??中,若敖子兴见若敖子克缓缓走进来,坐在位置上对他招了招手,十分高兴地笑道,“克儿,你快过来,刚刚为父给你定下了一门极好的亲事!”\r

    若敖子克有点懵,极好的亲事?\r

    他正准备趁今天除夕宴向成氏提亲呢!\r

    这样成家也不敢当着楚王的面再拒绝他,难道他爹终于聪明了一回,提前给他请旨了?\r

    若敖子兴一脸高兴地宣布道,“刚刚大王把三公主指给你了,为父已经替你答应了。”\r

    三公主?\r

    芈昭?\r

    那个因为跟侍卫厮混,被满朝文武当场捉奸在床的银荡公主?\r

    后来又被庸人掳去做了人质的蠢女人?\r

    若敖子克脸上招牌式的狐狸微笑,还没有来的及挂上,就住了嘴,果然不应该对他一辈子一事无成的父亲有任何期待。\r

    只听赵氏也在旁边笑地合不笼嘴,连连夸口赞道,“你看三公主多好,倍受大王喜爱,人长的又漂亮,身份又高贵,真是不可多得。”\r

    剩下的话赵氏也不多说。\r

    无非是把芈昭夸的天上少有,地上无。\r

    楚王坐在王座上听着赵氏这一通夸赞也一脸喜色。\r

    虽然他最近对芈昭不满失望,但是这两个月她安静多了,也没有惹什么事情,而如今若敖氏三房也十分识时务,因此对这桩婚事就更加满意,遂开口道,“既然没有什么意见,那这个婚事就这样定下来吧!明年择吉日完婚。”\r

    若敖子克虽然想拒绝,但是他毕竟不是若敖子琰,不敢当堂拒绝楚王,还能把他牵着鼻子走。\r

    只能面色僵硬地拱手谢主隆恩。\r

    “是,谢大王赐婚!”\r

    然后远远地看了一眼他未来的妻子——三公主,一眼。\r

    只见芈昭一身华服,半倚坐在公主席上,正用她那双妩媚的眼上下打量着他,就像打量着什么货物,或者说是男宠,然后似乎在确定了他的长相俊逸不凡勉强能够入她的眼,才撇了撇嘴,起身向楚王谢恩。\r

    还真是闻名不如见面的女人!\r

    明明捡了个大便宜,还一脸挑三捡四。\r

    他才是最冤枉的好吧!\r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只是和成嘉在外面多聊了一会,怎么他就定婚了?\r

    芈凰在看到若敖子克那一脸吃瘪的脸色,明知道楚王眼力不好,还微微一笑说道,“父王,你看若敖三公子都喜不自胜了。”\r

    几次这个若敖子克都在若敖子琰身后放暗箭,还想坐看若敖子琰和若敖越椒两个人暗斗,从中坐收渔翁之利。\r

    今日让他吃个教训。\r

    也好知道她东宫的热闹可不是随便好瞧的。\r

    吴王妃见木倚沉舟,不禁看着芈凰笑笑,微微挑眉。\r

    既然她要把若敖氏这个助力分给她们,她也不客气了,再怎么说,三房手中还有若敖的一个部曲呢!而这个赵氏看起来这么蠢,她正好可以利用利用若敖三房。\r

    “是啊!子克公子和昭儿还真是天作之合!本王妃对这个婚事十分满意。”\r

    夜宴上,名义上的母女二人,心中各有计较,唯有楚王一人闻言是真的高兴。\r

    再加上解决了芈昭的婚事,心中大定,群臣纷纷贺喜。\r

    成嘉也笑笑,眼中闪过一抹深意,举杯向他恭喜,“子克,恭喜你了,马上就要新婚大喜了!”\r

    若敖氏的席位和成氏紧挨着,而若敖子克还特意坐在他旁边。\r

    若敖子克闻言硬着头皮喝下他这杯贺酒,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开口道,“我刚才在殿外说的事情,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以后我会对晴晴很好的。”\r

    成嘉摇头说道,眼中似有无限惋惜,“如今你已经娶了三公主,我妹妹也是堂堂世家小姐,若是嫁于你作妾,就算我答应,我父亲也不会答应的。而且如果换作是把你的嫡亲妹妹嫁于我作妾,恐怕就算你答应,赵夫人也不会答应。”\r

    若敖子克闻言表示理解,然后两人一杯一杯喝着酒和周边的人寒喧着。\r

    场中越来越热闹,楚人好舞,各种巫舞由婀娜的美人相继跳起,礼乐不断,殿上的气氛也越来越炙热。\r

    司琴捧着一盒酸枣从侧门悄然走进殿中,然后回到芈凰身边,禀道,“太女,酸枣拿来了。”\r

    “嗯!”\r

    芈凰抬目看了她一眼,然后在看到司琴的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太女,成司败那边我已经送完信了。\r

    然后心领神会地点点头:知道了。\r

    “看着这酸枣挺好的!”芈凰笑道。\r

    “那太女尝尝!”司琴作作样子,拿了一根木签挑了一颗酸枣递给芈凰。\r

    芈凰也随手接过,送进嘴中,顿时发出一声低呼,“好酸。”\r

    若敖子琰闻言皱眉,“酸就不要吃了。”\r

    “酸是好事,酸儿辣女,驸马。”司琴笑笑,然后芈凰又吃了几个算是揭过此事。\r

    期间,没有任何人知道司琴不是去拿枣,而是偷偷去找了成嘉,若敖子琰也不知道本来司琴就有随时准备酸枣的习惯。\r

    大殿之中的喧天的热闹声随着礼乐声越飘越远,可是此时迟迟未入席的若敖越椒却站在渚宫一个无人的偏室中,也没有点灯,一双眸子沉的怕人,沉声问道,“这么大个人,你们也能跟丢?”\r

    闾一低头认错,“大公子,是我们失职了,他说想去如厕一下,我们就没有多想,然后在那边等了半天,再进去就发现他人不见了。”\r

    “你觉得他是蓄意逃跑的吗?”若敖越椒闻言,微微沉吟。\r

    “属于看着不像。”闾一看不出来。\r

    那个男人的心思太难猜了。\r

    他进京这两天,一直都很配合,就是今天有点反常。\r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侍卫服的男人,背着殿外的火光,低头走了进来,哑声说道,“好了,我回来了,没有想跑,你们不用多想了。”\r

    若敖越椒闻言挑眉抱臂走向进来的侍卫,冷声低吼道,“你刚刚跑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哪里?这是王宫!”\r

    侍卫被若敖越椒高大的身形挡住,只露出一个隐在黑暗中的朦胧侧脸,还有嘶哑无比的声音,听他隐隐约约说道,“楚王宫我比你熟……我知道这里是哪里,绝不会乱走的。”\r

    若敖越椒冷哼一声,点点头,“希望你真的知道这里是哪里!否则足够你死一万次不止。”\r

    然后命令道,“快跟着闾一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r

    “嗯。”\r

    男人点点头,带着闾一从偏殿边上一个角门推门离去。\r

    仿佛对这边的每一宫每一殿,每一花每一木,都熟悉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