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十六章 盛放焰火
    成晴晴闻声突然推开陈晃,“大哥,二哥……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相互喜欢,所以情难自禁……”

    陈晃也按照事先编好的台词,鼓起勇气,“司败大人,左尹大人,我以后一定会对晴晴好的,我会负责的!请大人成全,太女为我们作主赐婚!”

    成大心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不知道怎么开口,是该骂一顿,还是上前打一顿。

    芈凰不忍心棒打鸳鸯。

    何况她还挺佩服成晴晴的勇气的,身为一个贵族之女,丝毫没有门弟之见,喜欢上一个幕僚寒士,然后看着成嘉说道,“如果成大人同意,本太女就帮你们请旨赐婚,并赏赐你们丰厚的彩礼!”

    “真的,谢谢太女,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成晴晴没想到芈凰这么好说话,然后捅了捅不知道说话的陈晃,“对吧?对吧?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嗯嗯,我可以发誓,我是真心喜欢四小姐的!如有背誓,不得好死!”

    陈晃立即竖起手指,对天发誓道。

    成晴晴有点傻眼,他还真发誓。

    成嘉将两个人的举动看在眼里,闻言微微点头,“好,陈晃,你既然是我的属下,就当知道如果他日你敢欺负我妹妹分毫,这楚国甚至各国都将绝对没有你的立足之地。”

    “嗯嗯,我一定会对四小姐好的。”陈晃连连点头。

    “嗯,我回去就为你们给父亲说。”

    成大心见成嘉答应了也没有怎么反对,只是言词就没有那么客气。

    毕竟他的小女儿也有七八岁,如果被哪个野小子拐走了,肯定会气疯了。

    “大哥我虽然会帮你们说情,但是陈晃你小子,注意你的言行!晴晴还是一个未出阁的世家小姐,在你们成婚前,绝不准再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否则我为你事问。”

    陈晃连连保证,今天这个是做戏,但以后绝对不会。

    “真的,大哥,二哥?”

    成晴晴高兴地道。

    “还能骗你?”

    成嘉无奈摇头,看了她一眼。

    有了芈凰的承诺还有成嘉他们的支持。

    成晴晴高兴地挽住成嘉和成大心的手臂,“二哥,大哥,你们都太好了!”

    煌煌一声钟响,悠远传来。

    洞开的朱门外,远远只见渚宫的广场上,已经由宫人在礼官的安排下插满了一株株火箭,正准备子时一过,新年来到,万箭齐发。

    钟声九响,代表着子时已过,新年吉时至。

    渚宫前的广场上,楚王酒携手吴王妃,还有所有芈姓王室成员及文武百官,撑着华盖大伞,迎着大雪浩浩荡荡地走了出来,站在广场中央地雪地中,亲手点燃了新年的第一支炮竹。

    璀璨明亮的红色光影顿时冲天而起。

    礼花所过之处在白茫茫的天地间洒下大片火花,带着震耳欲聋的爆裂声,于漆黑的夜空绽放出最美的华彩,然后在所有人惊喜的赞叹声中悄然陨落。

    一朵焰火陨落,随后马上又有一朵升起的更高,声音更响,再蹿上了去。

    一时间整个楚王宫上方,璀璨的灯火都被尽数掩盖,只剩五彩斑斓的焰火冲天而起,将整个天空渲染的瑰美夺目。

    此时的楚王宫就像一颗闪耀的星辰,照亮了整个郢都乃至荆蛮大地。

    爆竹声声一岁除,偏殿中,身边的所有人突然开始相互恭贺着新禧,所有人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断过。

    “太女,恭贺新年!”

    “成大人,岁岁平安!”

    “身体安康!”

    “大吉大利!”

    ……

    这时,接受了一轮众人恭贺的成嘉转过头去看芈凰,他发现她也在看他,他刚想说话,芈凰已经对他仰头展颜笑道,“新年快乐,成司败!”

    原本空落落的心,突然有了着落,周围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中,成嘉突然觉得心里多了一股暖流。

    两个人立在风雪飘摇的屋檐下笑看着彼此。

    一瞬间时间防佛在他眼前倒回。

    倒回那年那日那时,初见。

    “新年快乐!”

    “万事如意!”

    在最近的距离,送上这一年最早的祝福。

    芈凰只愿他一切如意。

    成晴晴偷偷拿眼角的余光,看着突然笑的特别好看的二哥还有芈凰,心底那一丝奇异的想法再度升起。

    她站在一边捅了捅陈晃的腰,低声道,“陈晃,你快看,我哥笑了!”

    陈晃一脸不解,“大人平时就很爱笑啊!”

    成晴晴急道,瞪着他,现在都无法交流,以后还怎么办。

    “不一样!你看不懂那眼神吗?就像你平时偷看我的……”

    陈晃瞳孔微缩,“你是说……”

    “你终于懂了!”

    “孺子可教!”

    众人贺完新年后,身边站着的司剑她们看着广场中各家公子小姐正在放焰火,忍不住叽叽喳喳地吵道,“太女,你看,真好看!真漂亮!我们也下去玩吧!”

    “以前这种热闹,我们都没有机会参加。今年我们不能错过。”

    “是啊!干看着,太没有意思了。”

    成晴晴闻言也忍不住心动,“大哥,二哥,我们也去玩吧!”

    “还有陈晃你一起!”

    下头忙碌的内侍正在为各个贵人取了火引燃焰火,然后看着闪耀的焰火在贵人们手中飞窜而起。

    广场上,人山人海,文武朝臣都拘着礼,又走回殿中继续下半场,而各家女眷还有一些年轻公则全部闹成一片,一脸雀跃,越发将这除夕之夜**外外的喜庆气氛都烘托到了极致。

    男人们觥筹交错。

    女人们歌舞升平。

    芈凰和成嘉他们也被几个年轻女孩子拉着走入广场中,也跟着点了两只焰火,然后便站到远处,听着焰火“碰”地一声爆响,升起,在天空中开出最灿烂的火花,跟着发出一笑。

    也不知是玩了多久,就在她不小心差点摔倒的时候,一双手扶住了他。

    却见一身紫色锦袍,容颜俊美的成嘉含笑站在她身后,芈凰笑的就像一个孩子,“成嘉,你不要站着,你也来玩!真的很好玩!”

    接过手中递来的一枝火箭,成嘉手里握着那枝火箭,目光落在已经跑到远处跟着司剑她们一起笑的放肆的女子身上,一身红色的六尾凤袍将她衬的那样明**人,笑容恣意,再也没有往日的半丝隐忍。

    终于露出一个笑容:“你就应该这样!”

    这天晚上他们一直在尖叫,不停在欢笑。

    芈凰不停地对他说这个焰火多么多么漂亮,两世没有见过的漂亮。

    一簇族火树银花开在了他们的头顶。

    然后,芈凰接着和成嘉一起点燃一个又一个的焰火爆竹,漫天的烟花让芈凰找回了久违的笑容,她笑得是那么开心,那么好看,犹如这夜空中最炫烂的一朵火花。

    然后,两个人玩累了,就坐在远处地回廊上,看着广场上所有人爆发出一阵阵欢笑,手里拿着燃尽的火箭,舍不得放手。

    此时,成嘉觉得内心很平静,他转过头去看芈凰,她手里也拿着一根焰火,上面还有微微橘色的火光,正在一点一点熄灭,然后用双手努力挡着四周的寒风,做着很孩子气的动作,发出一声低叹,“真想它永远不要熄灭!”

    真想这一世永远这么高兴。

    可是为什么有一种不安像是潜伏的巨兽正在缓缓靠近。

    “成嘉,还记得上次你说你还记得十年前那一晚吗?可是曾经很多年,我却不敢想起来……”芈凰突然幽幽开口,声音像是风中捉磨不定的雪花,诉说着命运的曲折难言。

    然后抬头看了他一眼,“你知道为什么吗?”

    成嘉闻言眉头微微一紧,想回答又不知道怎么回道。

    没有等他回答,只听身旁的女子坐在栏杆上,晃了晃双脚,抬头看着满天的火树银花,说道,“有时候希望就像这天上的焰火,明明转瞬即逝,可是我却觉得它能支撑好久好久,甚至能带着我撑过这整个黑夜,但其实它只是在我的心里留得太久太久……而它早已沉入黑暗之中,就像手中这一簇,燃烧殆尽。”

    话毕,芈凰看着手中的火箭那一点橘火最后随风熄灭。

    成嘉闻言陷入了深深地沉思。

    想起那一年,那一天,那一赌,那发生的所有所有……他都无言以对。

    命运的巨轮就像这风中的不停飞舞的雪花,在他们身边不断盘旋,到底是要将他们越吹越远,还是要将他们拉成两条永远的平行车辙。

    明明同路,却永不相交。

    成晴晴在玩的时候,时刻还不忘注意着成嘉这边的动向,只见他们两个坐在回廊中,久久地相对无言,“陈晃,我突然好想哭……”

    “为什么,晴晴?”

    “为什么我们都不能喜欢自己喜欢的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过自己想过的人生……”

    成晴晴抹着眼泪,然后号啕大哭起来。

    她突然觉得很生气,气他们父亲的霸道专制,气他们兄妹都只是父亲手下的工具,气他们从不得自由,大哥只是父亲竞争的工具,大姐也只是父亲竞争的工具,二哥也只是父亲竞争的工具……

    她不想要也这样,所以才想要逃婚。

    把自己嫁了。

    嫁给一个她可以控制却不是被控制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