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二十章 奇不奇怪
    第二日一大清早,雨晨殿的寝殿外就发出一声小晴的惊呼,只见她掩着嘴看着那扇雕着百年好合图案的朱窗前又多了一对彩蝶流苏珠花,躺在窗台上面。

    晨光之下,散发着五彩的光芒。

    一看就价值不凡。

    然后她大叫着拿着珠花,冲进雨晨殿的寝宫里,“夫人,夫人……来了,又来了。这次是一树彩蝶流苏珠花。”

    刚醒的成贤儿闻言拧眉问道,“又来送东西了?”

    “夫人,你看,这次是对珠花!”

    小晴觉得这些时日真的把她吓到了。

    每隔三日,她们的窗前就必然会多些女子或吃的,或用的,或奇巧的小东西,而且巧的是每一件都是夫人喜欢的。

    比如夫人最喜欢比翼双飞的彩蝶图案,今日就又送了一对彩蝶珠花,前几日送了一幅彩蝶牡丹图……

    比如夫人打小喜欢吃绿豆软香糕,这开春了,就在窗前收到了三回这个糕子。

    比如夫人用来化黛的眉笔,抹唇的膏子,擦脸的香粉……

    而且香味俱是些夫人喜欢的味道。

    还有夫人受伤,甚至送来了去疤止疼的伤药。

    你说,这事情奇不奇?

    雨晨殿里上上下下都说这是李公子的鬼魂回来了在作祟。

    因为要说害他们的人又不像。

    没有人会没事送些吃喝用的小物件。

    可是她们又怕是万一真有人故意陷害。

    所以成贤儿一直嘱咐他们千万不要声张出去。

    这宫里知道成贤儿与李炽进宫前有私情的人也不在少数,有心人想要调查,也不是查不出来这些她平日的喜好和过去。

    成贤儿接过小晴手中的彩蝶珠花,这一对与她当年进宫前李炽送她的一模一样,打开她的妆匣里面也躺了一对彩蝶对钗,只是二者的成色完全不一样,一新一旧。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她手中这对绝对是新做的。

    春水似的一双眸子先是有几分微红,然后沉了沉,成贤儿清声说道,“我倒要看看是人是鬼在玩这样的把戏?把这个收起来。”

    小晴依言把这珠花收进一只箱子里,然后担忧地道,“夫人,要不我们把这事情给二公子说一下,让他派人查一下。”

    “嗯,你以后每日夜晚了都多派几个侍卫在窗前四周守着,我不信这如果是人还能不落痕迹不成。”

    成贤儿想了想不打算先告下诉成嘉让他分心。

    而自己先试着捉出这幕后的黑鬼。

    她雨晨殿就这样巴掌大。

    如果只是一只内鬼。

    想他也藏不到哪去。

    而与此同时东宫中,若敖子琰也很早就起来,芈凰倚在床边看着清浦为他更衣,为他洗漱,撇嘴说道,“近日晋国应该很热闹吧?马上就是寒食节,不过我楚国不过就是了。”

    若敖子琰穿戴好朝服,洗漱好,一脸笑意地走回床边圈着她,摸着她的肚子问道,“怎么了?在宫里又闷了?”

    芈凰一脸原来你也知道很闷的表情,闷闷地抬眸看了他一眼,“原来你也知道这东宫很闷。以前这宫中至少有芈昭天天来找茬,现在她连紫烟宫的大门都不敢出来了;而过去在外三年打战,虽然很危险,至少有事可以做。可是如今……如今我就只剩下养肉和睡觉了。”

    摸着肚子上多出来的一层肉肉。

    芈凰低着头一脸郁卒。

    然后搂住他的脖子央求道,“要不我待会送你去早朝吧,然后在御书房等你下朝,然后再回来帮芈玄张罗婚事,这样我就可以走一圈,还可以运动一下,顺便陪你。”

    若敖子琰听了,又看着她越来越孩子气的模样,轻笑一声,摸了摸她气鼓鼓的脸颊,万般无奈地笑道,“好吧,不过你就待在书房,其他地方你别走动,渚宫那边是若敖越椒的地方,都是他的虎贲禁军守着。我怕有人万一对你,或者对我们的孩子不利,就危险了。”

    芈凰闻言眼睛一亮,“嗯嗯,我一定绝不乱走,就在御书房看看书打发时间。他不敢在御书房动手的。”

    “那赶紧换衣裳,我等你一起用完早膳,我们就去上朝。”若敖子琰圈着她顺手拿下木施上的衣裳给她换上。

    “嗯!”

    芈凰心满意足地得了特赦令,陪着若敖子琰去上朝。

    御书房,芈凰虽然不是第一次进,可是如今看着倒也新鲜,至少对于她而言又多了一个可以活动的地方。

    随手地翻了长案上几本若敖子琰最近批的奏简看了看,都是关于征兵的人数人要求,军械要求,强兵方略,她也就没有细看,这块她相信若敖子琰能比她和她父王做的好,然后又随手看了几本成嘉递上来的奏简,都是关于春耕劝种还有开耕荒地实行新农的事,摇头轻笑道,“他还真的在种地!真是什么都做,一点都不像一个世家公子!”

    寻常督耕这种事情。

    芈凰是知道的。

    很多官员都只是头一天在百姓面前做做样子,拿着锄头拨两下,就连田都没有下,而他居然跑到东郊外面去开耕荒田。

    芈凰随意地看了一会,就拿了本若敖子琰写的强兵方略,倚在御书房旁的小暖阁中一边看一边小憩,等他下朝。

    不一会,在她即将一个人无聊地又困着了的时候,几个人的说话声透过暖阁珠帘传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