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二十一章 是人是鬼?
    当芈玄和成贤儿赶到东宫把这事说给芈凰听后,牡丹亭中正在拿着根挂了一个毛球的逗猫棒的芈凰闻言玉手不禁一抖,然后黑球趁机一爪子就把毛球连带逗猫棒一起抓跑了。

    “喵喵……”

    黑球高兴地带着毛球棒连滚带跑地一溜烟飞奔到园子里。

    猫着不出来了。

    芈凰见此微微头疼。

    真是物似主人形。

    芈玄见了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大姐,你别吓着了,我们觉得更大可能还是人在捣鬼。”

    她生怕芈凰受惊。

    伤了肚子里的孩子。

    成贤儿也担忧地看着她,“是人是鬼,其实等抓到现行就知道了。”

    她虽然也加派了晚上值夜的人,可是对方似乎武功极高,一直一无所获。

    “我没事,我就是听到你们说的觉得太匪疑所思了,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

    芈凰很快收拾神色。

    强自镇定自若地说道。

    不过她的惊,与她们绝对不一样。

    因为她是知道这个世界是真的有人可以重生的。

    难道又是一个因为她的重生而重生的人?

    毕竟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

    也没什么稀奇了。

    一个容瑜,她都觉得没什么稀奇,何况再活过来一个李炽。

    只是他既然活着,为什么要这样神神秘秘的?

    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怀念故人?

    送物思情?

    真如那个卜尹所说前缘未了。

    所以成贤儿爱的那个李炽活回来了?

    当然这些芈凰是绝对不会对成贤儿她们讲的,万一讲了岂不是把她自己也爆露了。

    芈凰想了想,对二人说道,“你们也别急,按你们那样说,这事八成还是人为,只要抓到了,必然什么话都能问出来。”

    八成还是保守的说法,芈凰敢十成十的肯定,一定是人在捣鬼。

    但是这个人是不是重生的李炽得找到才知道。

    只是这个人可能真的没有恶意。

    不然也不会掩藏行踪了。

    二女纷纷点头。

    心中稍定。

    芈凰亲自带着司剑毛八还有一佰个凰羽卫乘着宫车浩浩荡荡去了雨晨殿,然后由着司琴扶着,带着司剑他们围着整个雨晨殿将内外仔细转了一圈。

    司剑又命小晴把所有宫人侍卫全部召集到了院子里,然后核对了一边身份长相,还搜了一边他们的住处,一无所获,说道,“太女,贤夫人,看来可以排除是内部人犯案。”

    芈凰点点头。

    最后小晴指着殿外东南角一扇刻着百年好合的朱窗说道,“太女,您看东西每次就是放在这扇窗子前,然后每次都是一大清早有宫人起来就看见东西出现了。”

    所有宫人纷纷点头。

    “也不知道东西是怎么出现的,就像有鬼送来一样。”

    “明明内外都有侍卫把守着,可是东西就是凭空出现了。”

    众人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就连成贤儿脸色也有几分难看。

    因为有两回那东西,是她第一个发现的。

    芈凰扶着司琴走到窗边站定,轻手摸了摸朱红的窗台,上面就连一丝灰尘都没有,然后抬头目光在四下里搜寻,寻找可能跃过侍卫的视线偷进雨晨殿的路线。

    因为先前为了探望手臂受伤的成嘉,芈凰和司剑就偷偷潜进来过,她是知道这雨晨殿是没有她们说的防守的那么严密的。

    毕竟只是一群普通侍卫,常年守着宫里的女人,连血都没有见过几回。

    最后她的目光锁定在西边的高墙上看了一眼。

    然后抬手指向高墙那边的殿宇,扬声问道,“西边的高墙过去可是云霄殿?”

    小晴点了点头,“是的,太女,那边是云霄殿,但是自大王登基以来,云霄殿一直锁着在,已经荒废了好多年,从来也没有赐给任何人住过,也没有任何人能进出。”

    芈凰点点头。

    那边是她那个小王叔的住处。

    她的父王因为这个倍受楚成王宠爱的小王叔差点太子位不保。

    对他简直恨之入骨。

    可惜她父王弑父杀兄时,大多数居心不良的兄弟都杀的杀,唯独这个小王叔逃出国了,一直生死不知。

    “毛八,带几个兄弟,给我翻过去看看。”芈凰命道。

    如今杨蔚霍刀他们被调进军队,芈凰身边的护卫只剩下司剑和惊风。

    她就毛八这些百夫长往上提了提,也存着锻炼锻炼他们的心思。

    “是,太女。”

    瘦瘦小小像个小毛猴子的毛八走了出来,点了八个人,招了招手,然后八个身手敏捷的凰羽卫走了出来。

    只见他露出八颗整齐的牙齿,摸摸头笑着说道,“你们四个在下面托着,然后我们五个翻过去看看。”

    四个凰羽卫手把手搭成人梯,然后毛八踩上他们的手,如灵猴一样攀着他们的肩头,然后手再一勾上金色的琉璃瓦墙头,人整个骑上墙头,再两手一拉,把另外四个凰羽卫也一一拉了上来。

    司琴命人搬了三个长椅和一张圆几过来,小晴又命人端了泣好的新茶,司剑抱剑站在一旁负责芈凰的安全。

    如今若敖子琰除了东宫,对芈凰及她肚子里的孩子的安全,十分重视,哪里都得有人守着,司琴更是亦步亦趋地扶着,不能让她有一点摔着。

    三个女人就着在雨晨殿的院子里坐了下来。

    边喝茶边等结果。

    芈凰见毛八爬上墙头,扬声问道,“毛八,从上面看看,里面可有人?”

    “是。”

    毛八机灵的眼睛在整个云霄殿上空转了一圈,这是个三进的院落,整个庭院内处处杂草丛生,明显荒芜了好久,回道,“太女,整个院子里都好像没有人,我和小里子他们进去看看。”

    “嗯,搜仔细点,别遗落了任何能藏人的地方,还有房顶横梁这些地方。”芈凰提醒道。

    “知道。”

    毛八手一招,和小里子他们四个人从两丈高的墙头上,沿着墙边哧溜一下滑了下去,然后抽出腰间的长剑一边清理着院子里的杂草,一边不放过任何可能藏人的地方,待要走进正殿的时候,可是推了正殿的大门半天却怎么也推不开。

    小里子奇道,“八哥,你看这门难道从里面反锁了不成?”

    毛八皱眉,急地一跺脚,“不好,说不定里面有人!”

    “阿信,给我撞门,别让人逃了!”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