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二十二章 一团迷雾
    此章还在修改中,大家请不要先订阅

    明天早上再来看吧,免去偶偶修文的尴尬

    谢谢大家的支持

    **************

    一时间,阿信小蛮牛似的身子带着小里子他们三个一起冲击着大门,“轰轰”地撞门声,可是大门纹丝不动,不禁低声道,“这大门太厚实了,我们四个撞不开,得再叫兄弟们过来。”

    毛八皱眉说道,“你们四个往两边看看,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侧门或者窗户,别让人跑了,我在正门守着,同时去叫人!”

    “是!”

    小里子和阿信各带了一人一左一右沿着云霄殿两边往后搜去,果然发现两边各有几扇朱窗,而正殿后面还有后门,与此同时毛八攀上云霄殿院子里的一棵大树,隔空对芈凰那边喊话,“太女,我们发现这边情况不对,云霄殿里似乎有人从里面把人锁住了,得再叫兄弟们过来,一起把门撞开。”

    芈凰闻言目光与成贤儿对视一眼,“看来果然是有人在捣鬼。”

    “司剑,马上给我带人过去彻底搜一遍,务必抓到人!”

    “是,太女!”

    司剑出马,云霄殿的大门在她的一双铁拳下倾刻间沦为两块废材,尘土飞扬间,空空荡荡的云霄殿在众人眼间展露无疑,只见里面果然有人住过的痕迹,早就清理干净,一丝灰尘都没有,和外面的院落有着天壤之别。

    司剑带着人大步走了进去,只见一张红木圆桌上还有一杯刚刚没有喝完的热茶,还微微冒着热气,再往里走,只见新挂上的床帷垂落到地上,司剑手持大剑一把掀开,只见里面就连床铺都是铺的好好的,一丝不苟,可见确实有人偷偷住在这里,再打开旁边的更衣间,有几套崭新的男装挂在衣橱中,明显还是一个男人。

    这要是没有人在这里藏着就见鬼了。

    “给本统领里里外外的搜,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司剑浓眉一沉,命令道。

    “是,司剑大人!”毛八带着人展开地毯式的清查。

    众凰羽卫顿时分成了几批将整个云霄殿给掀翻了,可是找了一上午,直到中午也没有发现任何人,司剑抱着大剑里里外外地看了一遍,最后只能带人回去复命。

    “太女,还是让人跑了。”

    听到回复的芈凰喝着茶的动作顿了顿,并不意外,抬眼看着最先进去的毛八他们问道,“毛八,你们刚过去的时候,门是反锁的,那里面可有人声动静?”

    阿信回道,“殿下,我当时伏着耳朵往里面听了一下,似乎没有听到半点声音。”

    芈凰眉头一挑,“那难道是鬼在里面喝茶了?”

    阿信闻言结舌,“但是里面确实没有听到人声。”

    毛八想了想,说道,“太女,当时门是从内锁着,我们打不开,就去撞门,等发现门也撞不开,阿信他们四个就往后面跑,从四面将整个大殿的前后都守着。那人想必是对这里极为熟悉之人,所以才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逃走。”

    芈凰闻言颌首,“毛八说的不错,对方既然敢藏身于云霄殿,肯定是一个对这个地方极为熟悉之人。”

    成贤儿闻言皱眉不解,“可是我进宫多年,这殿里就一直无人居住,也与这云霄殿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他们又怎么会想到给我来送东西呢?”

    还送那样一些她喜欢的东西。

    这一点也是芈凰费解的。

    如果说住在云霄殿中的人是这殿中的老人,为什么会给成贤儿送这些东西?

    众人想了半天也想不出答案,芈凰就命毛八带着凰羽卫将云霄殿和雨晨殿内外全部一起监视起来,然后回了东宫。

    回了东宫,芈凰倚在美人榻上还在沉思,难道这次不是重生的人在捣鬼,只是某个活人在捣鬼?

    一切就像是一团迷雾,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

    也给她本来平静的东宫生活,再次带来了些许起伏的波澜。

    芈凰理不清,也想不明白。

    对方意喻何为。

    而且对方胆大妄为!

    竟然敢住在她父王封了的宫殿里,其心可诛,这件事情要不要禀告她父王呢?

    还是当作成贤儿的一件私事,她们私下处理了。

    毕竟如何要禀报上去,必然会提及成贤儿与李炽的私情,私下里大家知道是一回事,让楚王知道就是另一回事,会被当作偷情的大罪论处。

    芈凰的手轻抚在自己隆起的小腹上,自言自语,叹了一声气,“可惜这个时候,你父亲还在忙着些大事,不然这点小事,说不定他就能给你母亲我点提示了。”

    良久,她振作精神,笑了笑,“不过不让你父亲知道也好,这样你母亲也能偷偷有点事情做。”

    芈凰眼睛眯了眯,里面闪过一道狡黠的凤芒。

    “不管你是人是鬼,我都必然会让你显出人形。”

    御书房,芈凰虽然不是第一次进,可是如今看着倒也新鲜,至少对于她而言又多了一个可以活动的地方。

    随手地翻了长案上几本若敖子琰最近批的奏简看了看,都是关于征兵的人数要求,军械要求,强兵方略,她也就没有细看,这块她相信若敖子琰能比她和她父王做的好,然后又随手看了几本成嘉递上来的奏简,都是关于春耕劝种还有开耕荒地实行新农的事,摇头轻笑道,“他还真的如他姐姐所说在种地!真是什么都做,一点都不像一个世家公子!”

    寻常督耕这种事情。

    芈凰是知道的。

    很多官员都只是头一天在百姓面前做做样子,拿着锄头拨两下,就连田都没有下,而他居然跑到东郊外面去开耕荒田。

    芈凰随意地看了一会,就拿了本若敖子琰写的强兵方略,倚在御书房旁的小暖阁中一边看一边小憩,等他下朝。

    不一会,在芈凰一个人无聊地又困着了的时候,几个人的说话声透过暖阁珠帘传了进来。

    “晚点,我们就去东郊视察下成右徒的荒田开垦情况。”

    “是,左徒大人。”

    “你们去安排吧。”

    几个人商量了一会就出去安排,若敖子琰早就看见暖阁门口蹲着的黑球,眨着绿色的眸子正翘首望着他,不禁勾唇一笑,转过金凤屏风,无声地掀开珠帘走了进去。

    守在门前的司琴和司画一惊。

    “不要出声!”

    若敖子琰对着她们竖了竖食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挥了挥手。

    二女点点头,无声地提着裙摆走了出去,只容若敖子琰一个人含笑走了进去,然后捡起她看过却掉在地上的强兵方略,坐到暖阁的软榻边上,为床上的女子捋了捋她散落的黑发,露出晶莹粉嫩的耳垂,还有玫红色的唇瓣,晶莹水润。

    看着榻上睡着的女子。

    眼神不禁更加温柔。

    然后他也翻身上了软榻,抱着芈凰午休。

    芈凰感觉背后多了个热源,不自觉往后靠了靠,若敖子琰将她搂在怀里更紧了紧,一双眸子看着钻到怀里的女人,丰润的唇角微勾,低头伏下,将送到嘴边的红唇毫不客气地一口含住,一吻封缄。

    芈凰在梦中微微发出一声嘤咛。

    若敖子琰闻声眸光兀自变得幽深,不禁加深力道,吻的缠绵。

    若是这么大的动静,芈凰还没有醒,那绝不可能了,睁开眼睛看着身上的男人,推拒说道,“你忘记了,如今我们可不能,不然会伤着孩子的。”

    “可是我们都好久没有了。”

    若敖子琰幽怨地抱着芈凰的身子,一张俊颜从上往下俯看着她,目光落在他拉开的衣襟露出的雪白肩头,一脸懊恼地低声轻叹,“就真不应该带你过来,想吃又吃不到,痛苦难耐。”

    芈凰闻言一张丽颜染了一层胭脂娇羞,红着脸看着与外面相通的暖阁,生气地啐道,“白日宣淫,左徒大人,你可知道这是哪里?”

    若敖子琰往外看了一眼,见到司琴她们早就将所有人全部赶出御书房,得意地道,“御书房,谁叫你偏偏要跟过来!”

    芈凰一脸微恼地瞪了他一眼道,“那你这意思是我自己送上门的了。”

    若敖子琰低头发出闷笑,“当然。”

    芈凰恨恨地撇开脸,“得了便宜还卖乖,看我以后跟不跟着你,我改跟别人去。”

    若敖子琰闻言将她小脸扳正,抵着她的额头笑道,“那绝对不行,此生,你只能跟着我!我去哪你去哪!”

    芈凰闻言脸红,红唇微撇,低声愤愤不平道,“霸道!若敖公子,你就会霸着我!”

    若敖子琰更加得意地圈着她,亲密地啄了啄她的红唇,“凰儿知道就好,我就是要霸着你一辈子,而且凰儿也不是喜欢被我霸着吗?”

    被若敖子琰说中心事,芈凰钻进薄被中不理他,然后只见他也跟着钻进来,“而且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们都好久没有在一起了,一起吃饭,一起抱着。”

    芈凰瞪着他,“你终于知道你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吃过饭,就连儿子你都没有时间陪一下。”

    “好了好了,太女殿下,为夫知错了,今天就陪你和我们的儿子!”

    “这还差不多!”

    芈凰轻哼一声。

    二人在暖阁中又闹了好久,直到彼此都气喘吁吁,无法继续,又抱着说了好一会话才重新整了衣裳出来用午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