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二十四章 引鬼上门
    还在修改中,大家请晚点再来看

    谢谢大家支持

    *************

    当静安在公输年搭的大棚中找到成嘉的时候,正在东郊指导流民开荒的成嘉听到宫里传来的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

    此时身在郢都城外以东一百里的东郊荒地的,成嘉正在指挥流民把新一季的稻田秧苗种到他命人开垦出来的新田中,并教流民如何集体耕种。

    以前种地都是农田主分配每户田地,然后各家负责各家。

    这样自然有好有坏,每年上交地主的粮食也有多有少。

    遇到天灾,水灾,虫灾,还有大战。

    更是收成惨淡。

    成嘉学习下乡经验,命陈晃将一些有才有志的平民寒士带到东郊城外一百里外,他选择的这十万亩荒地上,帮助他管理城外的流民,组织农耕生产队,采用现代农场的管理方式,进行集体耕种,同时明确各生产队的工作,协同配合,进行流水生产作业,有的负责基地建设,如修路挖渠盖房建大棚,有的负责开垦荒地,有的负责播种育苗,有的负责插秧种地,有的负责除虫施肥……

    虽然这些他前世没有学过农业。

    但是做为一个农村出来的北大高材生,该了解的一些农业生物基本知识都还是知道的。

    而且放眼未来两千年的世界,虽然很多杂交种植克隆转基因的前沿技术在不断日新月异,但是大部分的农业生产环节还是和两千多年前的古代相差并不是太大。

    尤其在一些偏远的山村,基本还属于自产自销的粗放式种地模式。

    而有些人家不种地的就干脆把地送给别人家种,收点田租就完了。

    种地的更是少之又少。

    成嘉虽然不是专业的农业专业,但是平日里通过电视,新闻,手机各种媒体还是了解不少,再加上他其实也不是有钱人家出生,小时候看父母下地插秧,有时候帮忙捆稻草,这些都看过也做过,也曾经想通过网络上了解的帮助当时想要开小农场的父亲查过许多农业生产方面的资料,尤其是像大棚,现代农场的管理技术都有涉略。

    当然来了这个时代,他也学到很多,权谋之术,政治眼光,战略眼光,

    已经进入四月初,东郊远郊十万亩荒地试验田已经开垦完毕,如今天气天朗气清,更是种值水稻的最好季节,楚国今年一年的收成就在此了。

    成嘉命有经验的庄家人选择好稻种,然后全部用冷水发泡,然后放入适量温度的温水中,等待水稻种子出芽。

    然后水稻出芽之后,命流民全部一起学习如何在公输年造的古代大棚中,将芽种播撒到苗床上,盖上土,交足水,铺上地膜,

    同时命一部分流民专门将开垦好的荒田,整理好农田,当眼见每个大棚中的种子全部已经长出一定长度的秧苗的时候,为了提高效率,在这个没有插秧机的古代,成嘉选择用多人并排插秧的方式将秧苗移栽到田里,同时作业,大大提高了种值效率。

    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已经就把这近十万亩的水田,全部种满。

    看着一片绿色汪洋的稻田,他不禁一脸满足。

    也暂时忘却了王城里的那些斗争,还有一些不想想起的事情。

    每块田地的秧苗插好后,剩下的就只要命人专人专管田间防虫、除草、防旱以及施肥作业就好。

    毕竟这个时代,蝗虫的危害是最大的。

    一年的收成好坏就看年中这段时间的除虫。

    然后只要再等四个月,水稻就会开花,等到九,十月份,就会结出黄澄澄的谷子。

    今年楚国就可以收获一次真正的大丰收了。

    原本贫瘠的土地,被成嘉一番收拾之后,肥沃得让人惊叹,羡慕。

    隔壁赛马场场主的赵明看着成嘉花了三个月收拾出来的田地,不禁艳羡地说道,“把你的这些生产队什么的也借我用用吧,我家那下面的几万亩农田要是全部都这样搞起来,今年粮食产量肯定翻翻。”

    “好啊,农产队给你一支也不是不可以,什么价格,我总不能做了这么多,就白给你吧!”成嘉微微挑眉看他。

    “唉呀,好兄弟,谈银子伤感情。”

    赵明拍着他的肩膀笑道,“要不我送几个如花如玉的美姬给你,你看你和周菁华的婚事也吹了,现在孤家寡人在这东郊外,夜晚难耐。这是作兄弟的我想着你。这些美人个个体态丰脓,价值千金,可比你这些皮糙肉厚的流民值钱多了。”

    “那你来找我要这些流民干吗?”

    楚王大笑。

    如今朝堂上他只关心一件大事,就是在他有生之年北上伐晋,一血其父成王之耻,称霸各大诸侯。

    “为我楚国解决百年之计,你二人可敢当此大任?”

    令尹子般双眼微眯,看着二人问道。

    “敖世代受大王之恩,定当尽忠为国,但凡有命,莫敢不辞。”孙叔敖第一个上前领命。

    “公输年也愿意。”

    公输年在其父炽热的目光中,迟了一步上前说道。

    任何百年大计,若是选不出可信之人,也是空谈理想。

    “多谢二位大人厚爱。”成嘉一脸谦恭地推让道,“都是嘉份内之事,只是我都城流民虽然能安置一时,不能安置一世,而下面的郡县流民也不知是否能快速安顿下来。”

    “是啊,三年天灾不断,这流民也只能安置一时,谁又知道明年是否还有水患。”令尹子般点点头。

    虽然郢都流民的安置之事,有成嘉和孙叔敖他们跟进没有酿成大事件,但是下面沿江两岸有许多村落,因为受灾严重,已经有数座村庄举村迁移,沦为流民,纷纷向各大重镇富庶郡县而来,甚至有流民开始作乱,打劫过往商旅和贵族。

    此事不禁让当朝第一令尹皱起了他尊贵的眉头:下面县尹办事不力,继续拨钱赈灾也毫无意义。

    但是深受流民侵扰严重的除了郢都,还有一向富庶的江夏,鼎城等数城,这些城市如果引起动乱,后果堪忧。

    “令尹,微臣这几日有一想法,如今我楚国击败庸国,诸国敬服,不如趁此时机,与民休养生息,减少受灾郡县赋税,同时治理各地水患。大江淮河之洪水泛滥,犹如猛兽,年年祸害我楚国万千黎民百姓,甚至因此为我楚国引来庸国之觊觎,导致楚庸三年大战。若是大江一日不治,庸国虽灭,他日定还会为我楚国引来虎视耽耽的秦国,巴国甚至晋国等诸国的趁虚而入。”

    被任命为新司败的成嘉缓缓说道。

    “成司败所言虽然有理。”

    一起跟来的李御史闻言拈着长须却摇头叹道,“只是治理水患并非一日,而是数年乃至上十年之功。”

    “是啊,如果大江容易治理,我楚国也不会年年受其侵害。这修坝之事,本司空年年拨款,可是依然无法阻止。而楚庸大战三年期间,国库吃紧,更是无暇多顾,才导致天灾不断。”公输谨摇头说道。

    “国库空虚,如今本就因为要赈灾,而左突右支,如果再要治水,肯定拿不出来。”负责银钱拨款的左徒,周菁华的父亲,周穆一脸面色为难地说道。

    一起而来的众臣工们纷纷先是点头又是摇头,最后皆长叹一声:“修堤修坝谈何容易,劳民伤财……”

    芈凰将众臣工的表情尽收入眼中,刚才成嘉所言正是若敖子琰之意,可是显然众臣并不看好。

    老而深沉的目光在每一个臣工的面上一一滑过,令尹子般闻言一时没有决断。

    如果要治水,本就经历了楚庸大战,三年灾害,即使部分城镇丰收,可还是有一些受灾的村落城镇需要赈灾,如今楚国国库正是空虚之时,若真要治水修坝,肯定又要再度向各大世家门阀征钱,接而又要增加赋税徭役。

    而且对于治水之事没看到就连工尹也并不看好,以他如今的司败身份提出实不恰当,相当于把手从他的刑狱司伸到了司工府。

    这在朝堂上算是犯了大忌讳。

    “此事,工尹大人有何高见?”令尹子般拈着青须将问题抛给了负责此事的公输大人。

    “成司败所言甚是。“

    公输大人为人圆滑,心中想一套,面上却换作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样子,推脱说道,“只是这修坝之事需要从长计议,勘查全国之地形,选择合适的山川泄洪……”

    公输大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成嘉所截住,“公输大人的忧虑,我等都明白,恰巧大人之子根据公输大人这些年所绘制的山川河流堪舆图,已经将我楚国年年洪水泛滥之地已经全部标出,而世孙前些年也负责这些地方的军防,对于淮河至大江一带地形极为熟悉。”

    “那公输大人回去后早日规划出详细的方案,以及所需银钱用度进行商榷,这边本令尹会一并上成大王。”令尹子般说道,“其他各地赈灾之事,还要诸位费心了。”

    “是,此等民生大计,恐怕数百万之数都不够。”一直没有说的左徒周穆不急不徐地上前说道,“否则无异于杯水车薪,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左徒大人此言差矣。”

    公输谨忙道,“令尹大人的意思是虽然治水重要,但不急于一时,我这边最快也要明年开春之后,眼下安顿流民过冬为重。”

    “话虽如此,只是如今国库空虚,本官也无能为力……“周穆缓缓说道。

    公输谨等的就是这句话,冷笑两声,“周大人三年前也这么对本尹说,说国库全部支持大战,所以无钱修坝。“

    周穆面色一僵,硬声道,“大战天灾,岂是我等可以预计!”

    公输谨似笑非笑,“不错不错,因此何必修堤筑坝,每逢大水,大家泛舟江上,一同游河好了。“

    公输谨虽为工尹,但是论起口舌也不输给那些文官。

    当下周穆就涨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芈凰若有所思地将左徒和工尹之间的矛盾看在眼里,不予插嘴,然后视察完毕。

    各回各家,而不回家的自然已经开始动心思。

    公输谨对于公输年今日的表现十分满意。

    尤其他若是真能在治水之上做出成绩,那他公输家的工尹之位算是保住了,再则这围湖修坝可算是大工程,其中各种门道很多,而借此征钱的名意自然不下于司马借战征粮。

    公输府的黑色马车中,公输谨拍着儿子宽厚的肩膀,鼓励道,“好好干,不要给我们司工府丢人!”

    “是,父亲。”公输年第一次看见父亲如此和颜悦色的表情,不禁脖子一缩。

    公输谨见此摇头,“胆子大点,你如此胆小,可是当不得事。”

    “嗯嗯,父亲。”公输年连连点头。

    这一头周穆却是回了城后,回了周府,那边才进门就遇到周菁华,被她问道,“父亲,见到嘉哥哥了吗?”

    “见到了,女儿。”

    周穆走进来,笑道,“他这些日子在城外安置流民,这件事算是做好了,再加上他今日提的治水的工程,那可又算是一件头等大事,这司败让他做还是太屈才了。”

    “那当然,成嘉哥哥其实论能力不输给子琰哥哥呢!”周菁华点头笑道,“就算令尹也当不得。”

    “他是个人才。”

    周穆那双精明的眼中划过一丝精花,儒雅的脸庞上十分满意,“治水这么大的工程都敢提,后生可谓啊!”

    周菁华一脸得色。

    成府中,若敖子琰与成嘉相对而坐,齐齐笑道,“如今我们长线已经放出来了,就看谁跳出来了。”

    芈凰站在一边参观着精舍,总感觉这地方太过简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