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二十五章 三月不见(谢谢优尚优吾的2张月票)
    还没有想好,怎么修改

    谢谢大家的支持,明天来看吧

    ***********

    房中,若敖越椒闻言冷笑一声,冷然说道,“连整个御医院都看不出来,他一个小老头子看不出来也正常,却推说要一个死人的心头之血还真是无稽之谈。”

    “太女,与其如此,那我们禁军这边先撤了,我得赶紧去捉鬼去,不然夫人怎么醒的来。”然后大笑一声拱手告辞。

    众宫人都畏惧若敖越椒的凶名不敢吱声。

    成晴晴愤愤地看着若敖越椒堂而皇之的掀开床帷大不禁地看了一眼,又说了几句闲话,然后带着人扬长而去。

    骂道,“这个若敖越椒真是仗着若敖氏欺人太甚,不将我们成氏放在眼里!”

    小晴劝了几句,成晴晴才不情不愿地坐下。

    芈凰从头到尾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每一个今天到访的人,包括越椒身边那个不起眼的侍卫临走前回头看着床上的一眼。

    直到越椒他们离去,芈凰向身旁的司剑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司剑推开侧门悄然出去,没有惊动任何人。

    成嘉看见偷偷跟了出去的司剑,看了一眼坐在花窗下一脸淡然随意翻着一卷兵册的芈凰。

    看着她淡然平静的脸上,微微发青的眼眶。

    没有睡好吗?

    是因为他大姐晕倒在她东宫所以忧心忡忡?

    只见芈凰对司琴挥了挥手。

    司琴带着众人鱼贯而出,就连成晴晴也带了出去,只留下医老和他还有芈玄,她才重新掀开床帏走到床边坐下,倒出一颗药丸为成贤儿服下,然后看着他开口说道,“你不用担心,贤夫人没事,她只是喝了医老的蒙汗药睡着了!如今我给她吃了医老配的解药,应该不久就会醒来。”

    医老闻言朝他摇头摆手地说道,“臭小子,不是我故意要骗人的,是大小姐和太女逼我骗人的。”

    芈玄也说道,“右徒大人,不用担心,成夫人只是配合演了一场戏,而把你和成小姐叫进宫,也只是为了让这场戏更逼真而矣。”

    成嘉闻言眉头稍松,挑眉看着芈凰,“那你为什么干脆不将我一骗到底,免得到时候我穿帮了。”

    芈凰闻言峨眉微拧,“我觉得这事情就算我不告诉你,你迟早也会知道的。”

    其实她只是不想骗他。

    毕竟她知道他对成贤儿的看重,不想让他担心。

    成嘉闻言微微点头,问道,“那么你们如今这是联手演的一出什么戏呢?”

    芈凰缓缓回道,“你不在郢都的这些日子,你大姐的宫殿里出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我们如今正在捉鬼!”

    “捉鬼?”

    成嘉修眉微挑,“太女难道也相信鬼魂之说?”

    “鬼魂之事难说。”芈凰脸色难明地回道。

    毕竟她也是一缕重生的鬼魂。

    “反正事情就是这样,如今贤夫人只是昏睡而矣,我们需要你的配合,逼出那个装鬼之人。”芈凰说道。

    “依你们刚才所说,万一不是人,真的是鬼呢?或者是李炽回来找我大姐呢?你们捉到他了,要拿他怎么办,杀了他还是放了他?”

    成嘉颔首说道。

    毕竟这世界上除了穿越。

    还有一种叫借尸还魂,或者说“魂穿”。

    芈凰起身打开一个箱子,“你看,这就是这段时间送来给你大姐的东西,这些都是大姐喜欢的。”

    拿着两对一新一旧的珠钗比给他看,“这是李炽身前送给你大姐的,可是现在有人仿制了一模一样的,如果不是喜欢你姐的人所为。那是何人所为?”

    “当然,这个喜欢你大姐的人,不一定是李炽。但是先前我们发现他的踪迹后,他就立刻藏起来了。”

    “所以你们想以我姐姐病重为由,逼这个男人现身。”成嘉已经了解。

    “是的。”

    暮色渐深,夜已将临,但宫围森森的东宫,客房里却没有燃灯,春风微醺,却也吹不散宫中那种浓重的森严之意。

    每一处院落,每一个长廊都是静悄悄的,虽然没有人走动,但却有重兵把守,每个士兵手持长戟,就像来自地狱的阎罗,一脸森然。

    窗外桃花朵朵绽放,随风飘入房中,慢慢起舞,树上的夜莺似乎也感觉出了房中的一阵难言的沉默,和令人窒息的寂静,闭着嘴,看着屋内之人。

    芈玄早早的离去,剩下二人,相对无言。

    一男一女,一个守在床边等成贤儿醒来,一个坐在窗边不时看着东宫大门的方向。

    只有医老坐在角落,不停的往来蹀躞着,但脚步也轻得宛如幽灵,似乎也生怕踏碎了这无边的静寂。

    他们所有人在等,等那个人听到消息潜进来,她今天特意让人留了后门进出,其他地方严防死守。

    情况视察的差不多的令尹子般闻言出声说道,“嗯,看来郢都附近的流民已经差不多安置下来了,那些生病的流民也得到了医治,疫情没有暴发,危及到郢都。你们三人处理的很好,很及时,届时老夫会为你们请功的。”

    “尤其成司败,你列的那些安置之策很好。”令尹子般满意地看了一眼成嘉。

    左徒,周菁华的父亲,周穆也连连赞道,“成大人,年轻有为啊!”

    “多谢二位大人厚爱。”成嘉一脸谦恭地推让道,“都是嘉份内之事,只是我都城流民虽然能安置一时,不能安置一世,而下面的郡县流民也不知是否能快速安顿下来。”

    “是啊,三年天灾不断,这流民也只能安置一时,谁又知道明年是否还有水患。”令尹子般点点头。

    虽然郢都流民的安置之事,有成嘉和孙叔敖他们跟进没有酿成大事件,但是下面沿江两岸有许多村落,因为受灾严重,已经有数座村庄举村迁移,沦为流民,纷纷向各大重镇富庶郡县而来,甚至有流民开始作乱,打劫过往商旅和贵族。

    此事不禁让当朝第一令尹皱起了他尊贵的眉头:下面县尹办事不力,继续拨钱赈灾也毫无意义。

    但是深受流民侵扰严重的除了郢都,还有一向富庶的江夏,鼎城等数城,这些城市如果引起动乱,后果堪忧。

    情况视察的差不多的令尹子般闻言出声说道,“嗯,看来郢都附近的流民已经差不多安置下来了,那些生病的流民也得到了医治,疫情没有暴发,危及到郢都。你们三人处理的很好,很及时,届时老夫会为你们请功的。”

    “尤其成司败,你列的那些安置之策很好。”令尹子般满意地看了一眼成嘉。

    左徒,周菁华的父亲,周穆也连连赞道,“成大人,年轻有为啊!”

    “多谢二位大人厚爱。”成嘉一脸谦恭地推让道,“都是嘉份内之事,只是我都城流民虽然能安置一时,不能安置一世,而下面的郡县流民也不知是否能快速安顿下来。”

    “是啊,三年天灾不断,这流民也只能安置一时,谁又知道明年是否还有水患。”令尹子般点点头。

    虽然郢都流民的安置之事,有成嘉和孙叔敖他们跟进没有酿成大事件,但是下面沿江两岸有许多村落,因为受灾严重,已经有数座村庄举村迁移,沦为流民,纷纷向各大重镇富庶郡县而来,甚至有流民开始作乱,打劫过往商旅和贵族。

    此事不禁让当朝第一令尹皱起了他尊贵的眉头:下面县尹办事不力,继续拨钱赈灾也毫无意义。

    但是深受流民侵扰严重的除了郢都,还有一向富庶的江夏,鼎城等数城,这些城市如果引起动乱,后果堪忧。

    “令尹,微臣这几日有一想法,如今我楚国击败庸国,诸国敬服,不如趁此时机,与民休养生息,减少受灾郡县赋税,同时治理各地水患。大江淮河之洪水泛滥,犹如猛兽,年年祸害我楚国万千黎民百姓,甚至因此为我楚国引来庸国之觊觎,导致楚庸三年大战。若是大江一日不治,庸国虽灭,他日定还会为我楚国引来虎视耽耽的秦国,巴国甚至晋国等诸国的趁虚而入。”

    被任命为新司败的成嘉缓缓说道。

    “成司败所言虽然有理。”

    一起跟来的李御史闻言拈着长须却摇头叹道,“只是治理水患并非一日,而是数年乃至上十年之功。”

    “是啊,如果大江容易治理,我楚国也不会年年受其侵害。这修坝之事,本司空年年拨款,可是依然无法阻止。而楚庸大战三年期间,国库吃紧,更是无暇多顾,才导致天灾不断。”公输谨摇头说道。

    “国库空虚,如今本就因为要赈灾,而左突右支,如果再要治水,肯定拿不出来。”负责银钱拨款的左徒,周菁华的父亲,周穆一脸面色为难地说道。

    一起而来的众臣工们纷纷先是点头又是摇头,最后皆长叹一声:“修堤修坝谈何容易,劳民伤财……”

    芈凰将众臣工的表情尽收入眼中,刚才成嘉所言正是若敖子琰之意,可是显然众臣并不看好。

    老而深沉的目光在每一个臣工的面上一一滑过,令尹子般闻言一时没有决断。

    如果要治水,本就经历了楚庸大战,三年灾害,即使部分城镇丰收,可还是有一些受灾的村落城镇需要赈灾,如今楚国国库正是空虚之时,若真要治水修坝,肯定又要再度向各大世家门阀征钱,接而又要增加赋税徭役。

    而且对于治水之事没看到就连工尹也并不看好,以他如今的司败身份提出实不恰当,相当于把手从他的刑狱司伸到了司工府。

    这在朝堂上算是犯了大忌讳。

    “此事,工尹大人有何高见?”令尹子般拈着青须将问题抛给了负责此事的公输大人。

    “成司败所言甚是。“

    公输大人为人圆滑,心中想一套,面上却换作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样子,推脱说道,“只是这修坝之事需要从长计议,勘查全国之地形,选择合适的山川泄洪……”

    公输大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成嘉所截住,“公输大人的忧虑,我等都明白,恰巧大人之子根据公输大人这些年所绘制的山川河流堪舆图,已经将我楚国年年洪水泛滥之地已经全部标出,而世孙前些年也负责这些地方的军防,对于淮河至大江一带地形极为熟悉。”

    “那公输大人回去后早日规划出详细的方案,以及所需银钱用度进行商榷,这边本令尹会一并上成大王。”令尹子般说道,“其他各地赈灾之事,还要诸位费心了。”

    “是,此等民生大计,恐怕数百万之数都不够。”一直没有说的左徒周穆不急不徐地上前说道,“否则无异于杯水车薪,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左徒大人此言差矣。”

    公输谨忙道,“令尹大人的意思是虽然治水重要,但不急于一时,我这边最快也要明年开春之后,眼下安顿流民过冬为重。”

    “话虽如此,只是如今国库空虚,本官也无能为力……“周穆缓缓说道。

    公输谨等的就是这句话,冷笑两声,“周大人三年前也这么对本尹说,说国库全部支持大战,所以无钱修坝。“

    周穆面色一僵,硬声道,“大战天灾,岂是我等可以预计!”

    公输谨似笑非笑,“不错不错,因此何必修堤筑坝,每逢大水,大家泛舟江上,一同游河好了。“

    公输谨虽为工尹,但是论起口舌也不输给那些文官。

    当下周穆就涨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芈凰若有所思地将左徒和工尹之间的矛盾看在眼里,不予插嘴,然后视察完毕。

    各回各家,而不回家的自然已经开始动心思。

    公输谨对于公输年今日的表现十分满意。

    尤其他若是真能在治水之上做出成绩,那他公输家的工尹之位算是保住了,再则这围湖修坝可算是大工程,其中各种门道很多,而借此征钱的名意自然不下于司马借战征粮。

    公输府的黑色马车中,公输谨拍着儿子宽厚的肩膀,鼓励道,“好好干,不要给我们司工府丢人!”

    “是,父亲。”公输年第一次看见父亲如此和颜悦色的表情,不禁脖子一缩。

    公输谨见此摇头,“胆子大点,你如此胆小,可是当不得事。”

    “嗯嗯,父亲。”公输年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