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二十六章 欲擒故纵
    隔壁的房中,闻言的芈凰也怔住了,她快速地看了一眼成嘉,“你相信这世上有鬼魂复活之事吗?”

    成嘉被她那双眼睛直直看着,不禁心头狂跳,手心微微盗汗,然后反问道,“那太女相信这世上有鬼魂复活之事吗?”

    一瞬间,一股奇异的沉默游走在二人身边。

    就连游走的夜风,也似乎为之一滞。

    他看着她,她看着他。

    彼此欲言又止。

    一墙之隔的隔壁客房中,成贤儿忽然放声尖呼起来,“你不是李大哥,你究竟是谁?你为什么要冒充于他?”

    两个人还没有来的及回答。

    目光同时微微一凝。

    “开始抓人!”

    藏在暗处的司剑接收到她的信号,快速地带人冲了出去,凰羽卫同一时间封锁所有了门窗的出口,只见一道黑影快若闪电般顺着原先的窗口翻了出去,司剑带着凰羽卫紧追不舍,在后面大喝道,“哪里逃!”

    芈凰站在窗边大声命道,“所有人拦住他,给我抓活的!”

    “你回屋里等着,我跟去看看!”就连成嘉也跟了上去。

    芈凰点点头,“好的,当心。”

    呼声中,他人已飞掠而起,跟着翻出窗子追了上去。

    一时间惊动了整个东宫的守卫。

    惊风带着人也同时包抄了黑衣人的后路。

    司剑对惊风说道,“太女说了,此人要抓活的!”

    惊风微微颌首,“好,大家上,抓活的,不要让他跑了。”

    黑衣人但觉眼前一花,也不知怎地,成嘉就已经出现在他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他咬了咬牙,突然伸手向成嘉探了过去,五指如爪,身子还在空中,两只手已抓向成嘉左右肩膀,出手虽然十分凌利,但明显悠着在。

    成嘉身子向后一倾,快速地向右滑开,然后不知从哪个侍卫的腰间同时抽出一柄长剑反手一划,凌利的寒光在月色下快速地逼进黑衣人,只是黑衣人一击不成,快速地抽出背后的长剑,同时砍翻两个侍卫,身姿奇快如影似魅地抽身后退。

    成嘉眼见如此,忽然也如游龙般在追赶的侍卫中游走冲了上去。

    二人之间,差了五步之遥,可是却紧紧地追着不放。

    成嘉眼见对方已经冲到东宫高墙边,一声大喝,将手中的长剑投掷了出去,一股无匹之力,随着凌利的长剑划破夜风呼啸而来,黑衣人似乎感觉到全身上下全被成嘉这一剑的剑风所罩住,拼上会跌倒的危险,从高墙上直拉横倒了出去。

    而就在这时,一伙人从天而降,冲进了他们的围追堵截,说着南部的蛮语,“主子,快走!”

    黑衣人回头深深看了一眼远处成贤儿所在的方向,然后快速地顺着他们撕裂开的包围圈一角,然后捂着擦伤的背一个人快速地冲了出去,后面几个黑衣人一直跟着他,掩护他的离去。

    东宫之中,随即发生了一场激战。

    只留下了无数黑衣人的尸体。

    司剑和惊风揭开一个个身材矮小皮肤黝黑的黑衣人,目光微微一沉。

    成嘉也蹲下检查着,然后皱眉对惊风说道,“看来是南蛮那边的人潜进来了!”

    “这事情,你给你家驸马说一下!”

    “小心底下属国叛乱!”

    惊风闻言点头,“是,右徒大人!”

    屋内,成嘉返身回来,对芈凰摇了摇头,“让人跑了!”

    芈凰看着黑衣人离去的墙头还有乱成一锅的东宫,却笑了笑,“如今才是开始……你不是说欲擒故纵吗?如果不做出他险死逃生的假象,那我安排在暗处的毛八又怎么可以跟踪到他们的藏身之处。”

    成嘉闻言眉头稍松。

    “走吧,我们去看看你大姐。”

    “好!”

    二人走进隔壁,正看见成贤儿坐在床上嘤嘤哭泣,成嘉走近床边拍了拍她的背,轻声说道,“大姐,别怕,没事了……”

    成嘉话未说完,成贤儿就拉着他的手臂,仿佛魔怔了一样,痴痴地说道,“二弟,我本来不相信李炽能活回来的……可是那个人明明不是李炽,可为什么……他给我的感觉,他就是李炽?明明两个人完全不一样的长相,完全不一样的年纪……”

    芈凰闻言微微皱眉,“贤姐是不是错觉了?……”

    成贤儿摇了摇头,看着她挣扎着说道,说到最后更是一脸震惊与迷茫,“不会的,他刚刚还给我说他回来找我了,还说了一些我们以前的独处的事情,可是当我拉下的面罩看到的却是另外一张脸。”

    “全然陌生的脸!”

    成贤儿反复地说着,“这个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说是我的李大哥?……”

    成嘉闻言惊奇交集。

    借尸还魂之事,虽然匪夷所事,但是也许真的有。

    站在床边的芈凰看着成贤儿的神情不似有假。

    眉头随之越皱越紧。

    这次难道不是因她重生而重生的人在捣鬼。

    而是另一种鬼魂复生?

    于是她对成贤儿柔声问道,“贤姐,你先暂时冷静下来,你好好回忆一下那个人的长相,这样我们才好找到那个人。不管那个人是不是李炽,他肯定都是为了你而来,不然也不会为了你敢剖心献血。”

    许是芈凰镇定的目光和声音中有种令人不可抗拒的镇定力量。

    成贤儿慢慢地深吸了一口气,呼吸已不觉渐渐平静了下来。

    “嗯。”重重点头。

    她也觉得那个陌生的男人。

    可能真的与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不然谁会为了一个无稽之谈而为她献血。

    芈凰看着一身染血的成贤儿,继续说道,“贤姐,你先休息换身衣裳一下,我们在书房等你,然后我让司琴她们准备笔墨。”

    既然这个男人不是李炽。

    那他会是若敖子琰所说的公子职吗?

    成贤儿点了点头,后知后觉一身是血,虽然十分害怕,却眼眶更加通红。

    想着那个人可能是李炽……

    她就心情激动。

    当年李炽为了她进了王宫,那么年轻前途无量的男人就这样死在了阴谋暗算的后宫之中。

    而她的心也跟着死了。

    成嘉将晕倒的小晴和几个宫女叫醒,众人服侍成贤儿洗漱一番后,就走进了客房隔壁的那间暗室,暗室,其实是一间小书房,与成贤儿所在的客房仅一扇厚重的木墙相隔,木墙另一边就是白日里的八宝架,在架子上芈凰命人学着君子阁的布局凿开了几个猫眼暗孔。

    她只要扳动墙上的木制把手,就可以藏在里面,通过猫眼就可以看到成贤儿这边的一切。

    这是芈凰为了捉鬼特意打造的一间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