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二十八章 我敢不敢(感谢兔爰的2张月票)
    “来人,给我立即传令府尹和五城兵马司,全城戒严,今晚谁都不准出城!全城搜捕公子职!”若敖子琰一声命令。

    “是,公子!”江流恭声领命。

    “你给我在家好好待着,我去抓人!”若敖子琰一脸寒霜,转身再度一阵风似地出了寝宫,然后命司剑寸步不离,否则就将她调到军中,换其他听命的人来。

    抱剑站在门外的司剑闻言,忽地下低头允诺。

    郢都城内,毛八他们一身黑衣,紧紧跟在后面,远远地看见李炽跑进北城的宽窄巷子中。

    一块块青石板铺就的巷道,不足一丈宽,夹在两旁青砖绿瓦的房屋中间,显得幽黑吓人,再加上夜晚没什么人出没,而四通八达的巷子连接着郢都城大大小小的富家商户,稍一不留神,就很容易在某个一眼看不到尽头的转角把人跟丢。

    此时因为夜色笼罩,视线更是迷雾蒙蒙。

    幸好毛八他们是斥候队中的好手,最擅长这种夜晚跟踪敌军的伙计,紧紧地把前面几条黑影跟着。

    只见他们敲开了一扇富户的门扉,然后毛八带着小里子他们快速地猫着腰躲到了暗处,只见富户中走出一个寻常仆人,打开了门,几人快速地交谈了两句,就全部快速走进门里,从里反锁。

    毛八给阿信使了一个眼色,“阿信,你小心点,带几个人爬上去那家看看!”

    “是!”

    阿信沿着墙根,没光的位置,迅速地带人一路窜了过去,然后看了看四周没人把守就沿着墙根,找了一个视线视角处,翻上墙头,巴在朱墙上往院子里一看,险些发出声音。

    朝身边两个兄弟,做了一个噤声动作。

    只见这富房院子里哪是什么富户,而是凶名在外的虎贲都尉越椒搬了一张太师椅坐在院中。

    李炽带着南蛮侍卫走进院中,刚松了一口气,就看见一个个若敖氏的野狼卫身穿青甲腰间叉着战刀,将整个院子前后围了起来。

    而若敖越椒一脸不悦地大马金刀地坐在庭院当中,等着他,只见他拿着一块雪白的巾子缓缓擦拭着手中寒光凛凛的青狼啸月刀,巨在的狼头狰狞地盘距在刀口之上,狼首上,一双阴狠冷漠的狼眼无情地看着世人。

    带着嘲弄和鄙视。

    而他如狼的目光也正看着他,冷声大吼道,“你要我警告你多少次?楚宫不是你可以随意出入的,你今晚居然还跑到了若敖子琰的东宫,如果不是我禁军的侍卫及早发现,派人去接你,你现在就是个死人了!”

    李炽并不是周穆没有武功和胆气之人,闻言面无表情,负手说道,“放心,就算我死也不会把你给供出来!”

    若敖越椒看着不自量力的李炽,嘴角微勾,冷笑一声,“哼!只怕在你把我供出来之前,死的最快的是宫里那位成夫人,多么如花似玉的美人,恐怕马上就会香消玉埙。”

    “你敢!”

    “我敢不敢,你试试就知道了?”若敖越椒冷笑道。

    李炽死死地盯着越椒,捏紧了拳头,“你最好不要对贤儿如何!否则我们一拍两散,你什么都得不到!”

    “只要你乖乖地完成我们的协议,你想要的美人,我自然有办法帮你弄到,否则……我越椒别的能力也许不是很大,但是在这楚宫中弄死一个女人还是如踩死一只蚂蚁。”轻轻擦着锋利如狼牙的青狼啸月的雪白森森的刀口,越椒幽幽说道。

    李炽闻言一脸铁青地默认妥协。

    若敖越椒见他就犯,“废话少说。如今这个地方已经不能再待了,你给我赶紧换地方。你今天已经在东宫暴露了行踪,若敖子琰的人说不定马上就能找来。”

    “现在,全部给我撤。”

    就连跟在他身后白日里其貌不扬的侍卫阿叶也说道,“主子,若敖都尉的话有道理,我们快走吧,说不定他们马上就会全城搜捕!一旦你的身份在郢都暴露出来,肯定会出大事。”

    李炽面有不甘地点了点头。

    以他现在的身份,一旦现身,就如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杀。

    所有南蛮人全部收拾东西准备分散离开。

    “明天早上,你们全部到西郊大营汇合,到了那里以暗号接应,自然闾一会带你们进去!那里是我的地方,若敖子琰不敢跟我硬来!”

    “嗯!”

    不久里面就有人悄悄出来,然后沿着四通八达的小巷子快速离去。

    而躲在柴堆里的小里子透过木柴缝隙看了一眼外面的情况,然后低声说道,“八哥,我们要追吗?”

    黑暗中,毛八小心地观察着四下里的动静,说道,“再等一等,看这人身份应该只是小角色,只怕是前面探路的,我们再等等,看看有没有大人物出来。”

    不一会,又有一两个人走出来。

    而出来之人正是越椒,只见若敖氏的狼卫牵了战马停在富商家门前,他一个翻身上门,带着身后大批的若敖部众快步离去。

    “八哥,再不追人就跑了!”小里子担忧地说道。

    “嗯,再留几个兄弟在这里盯着,别有漏网之鱼,我们先跟上去看看。”毛八谨慎地说道,然后几人从柴堆一边爬了出去,快速地追上前面的若敖氏部众,幸好巷子不宽敞,若敖越椒带来的人只能跟在后面跑着,毛八他们到不用担心一时半会跟丢。

    只是他们刚跟着若敖越椒的人上了主城大街,马上遇到了全城戒严。

    因为凰羽卫和五城兵马司正在四处捉拿夜闯东宫行刺的刺客,原本应该十分热闹的夜市都早早收了摊。

    所有人家都闭门锁户,夜不出行。

    街道上空空荡荡的,四处都是五城兵刀司和凰羽卫来回巡逻,但凡见到有陌生的男子走在街上都会上前拿着画像进行核对,遇到有带兵器的可疑人士全部统统被锁回刑狱司的大牢关押拷问。

    若敖越椒见到上前拦住他去路的一队士兵,看了一眼他们带头的小统领,猛然马鞭狠抽过去,登时划破众人头顶上空,势出霹雳,来势如电,平地带着惊雷般的锐响。

    立时小统领就被抽翻在地,半天起不来身。

    看着地上的小统领躺在地上“哎呦”大叫打滚,冷然说道,“竟敢挡本都尉的路,找死!”

    “啊!——”

    惊叫随之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