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十二章 在不在乎
    直至一更时分,焦急赶回来的若敖子琰再度赶回东宫,东宫寝殿常年亮着的宫灯却已经全部熄灭,大门紧闭。

    宫人见若敖子琰立在殿门前,执着宫灯上前准备等他命令,却只看着驸马爷透过镂空的窗棱看着殿内一片漆黑,一双要推开大门的大手捏成拳头,最后抵在镂空着凤凰于飞的朱红殿门上,将推未推,默然站立了许久。

    先前二人因为芈凰以身涉险去捉公子职的事情,大吵了一架,若敖子琰大动肝火去捉公子职。

    不仅司剑,所有人都被重重训斥了一顿。

    所以,此时都不敢说话。

    大殿门前,若敖子琰看着关着的大门,隔着大门想着殿里的女人现在是睡还是醒着,她有没有为今晚犯的错感到一丝悔改,然后穆然转身命道,“走吧,今晚我去书房。”

    “噢噢!”

    江流看了半天,只见他陡然转身,与他撞了个正着,见此憋了一晚上终于忍不住说道,“可是公子急着又赶回来,不就是为了太女?怎么我们又要去书房。”

    惊风也有点奇怪。

    所有人都第一次看着这样反复的公子爷。

    若敖子琰负手若有所思说道,“让太女在殿中好好思过吧!不然,她永远不长记性,永远这样不顾后果。”

    “是,公子。”

    而清浦闻言已经当先应道。

    纵然他已经看见殿中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正看着殿外的一切,然后立即跟上前面的若敖子琰大步向着书房而去,头也不回。

    黑漆漆的寝殿中,等了大半晚上的芈凰看着男人黑色的背影与整个黑夜渐渐融为一体,无分二致,却是缓缓地淡淡一笑,突然幽幽开口,“司琴,你们说驸马到底当初为什么娶我呢?……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祖父远在宛城,除了一个长公主的身份,什么都没有,还弱小的只能任人贱踏……如果只是为了一个赌约,我也未免太幸运了。”

    幸运成为前世芈昭一般的存在,终于有机会高高俯瞰世人。

    一直站在身边的司琴闻言,不知如何回答。

    半天才犹犹豫豫回道,“奴婢也不知道。”

    这个问题,她也曾想过,但是大抵这世上的婚姻,都是门当户对,而身在王族世家,又有了一层政治考量在里面。

    曾经的公主,不也是这样分析驸马爷的初衷吗?

    不过驸马爷却又是真的对太女很好。

    所以在门当户对,政治联姻上,两情相悦不是好上加好吗?

    芈凰又再度开口说道,”司剑,你们还记得我母后当年为什么投湖自尽的吗?”

    “这个……好像是因为王后娘娘不得大王喜欢所以郁郁而终……”

    跟随芈凰时间最久的司剑回忆说道。

    可是司琴却知道,王后不仅仅是因为这个死的,还因为大王娶王后只是因为孙家的兵权,王后心灰意冷而死,但是她没有开口回答。

    芈凰闻言点点头,“是啊,那个脆弱的女人经不起爱情和权力的交易,郁郁而终,留下你们两个和年仅七岁的我一起战战兢兢地活到现在……”

    司书司画虽然跟随芈凰时间晚些,但是闻言却心底总觉得太女今晚这个话好怪,尤其前后连在一起去想。

    四女相互对视一眼。

    最后默不作声。

    芈凰对她们私下的反应视若无睹,却突然又一笑,然后甩开司琴的搀扶,大步地冲向殿门,一把打开寝殿的大门,对着那个快要消失在黑夜里的高大背影,大声喊道,“若敖子琰,你不准去!”

    若敖子琰听到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心头震动。

    如今每个夜晚伴着他入睡,伴着他醒来的声音,每天为了听到这个声音,他在城外的凤凰山大营和东宫两头奔波。

    闻声,他猛地回头,心惊地看着身怀有孕却急步要冲下东宫寝殿玉阶下的女子,一脸气急败坏地穿过九曲回廊,快速往回跑,同时低吼道,“我说,站住,别跑,我回来了!”

    芈凰闻言乖乖地站住,站在寝殿的玉阶上轻笑着等着他,“好,我等你自己回来!”

    来回奔波了一夜的若敖子琰用最快的速度飞奔回来,看着明明错了,还一脸不知悔改,甚至笑的得意的女人,懊恼地骂道,“我这一生都败给你了!”

    “明明可以掌控所有人,却掌控不了一个你。”

    芈凰轻哼一声,然后看着他问道,“那你还去不去书房?如果你去,我就和儿子今晚在这站着,等你一晚上,不睡觉。”

    “那我还敢去吗?”

    若敖子琰刮了刮她的琼鼻,低头无奈笑道。

    二人一瞬间就好像将今晚所有的吵架和不愉快,通通抛之脑后,快速地和好如初。

    “如果我不出来,你估计已经头也不回的去了。”

    芈凰目光深深,看着头顶上俊美的男人嘴角轻撇,为他前一刻的转身耿耿于怀。

    “好了,睡觉!再不睡觉,你的身体吃不消。”

    若敖子琰懒得和生气的女人分辨对错,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走上玉阶,往寝宫中走。

    清浦站在远处,低声叹了一口气,“太女已经让公子看重到这个份上了吗?”

    连一向不怎么说话的江流闻言看着今晚不对劲的清浦,“你今日到底怎么了?公子对太女好,那不是天经地意的吗?”

    “你懂什么?公子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清浦轻哼两声,抬步跟上。

    江流抱臂懒得争辩。

    倚在若敖子琰的怀里,芈凰攀住他宽厚的肩膀,抬头迎上他的目光,幽幽说道,“若敖子琰,你知道吗?我一直以为我这一生都不会爱上任何人,可是偏偏遇上你,告诉我你是我的劫数还是什么?所以在劫难逃。”

    “因为我是若敖子琰,是你此生的夫!”

    若敖子琰低头看着她,剑眉飞扬笑道,“我们拜过天地,拜过山川,拜过太庙,接受过所有人的见证和叩拜,还共牢而食,喝过和麅酒,你这一辈子都要和我共同度过。”

    “嗯,因为你是若敖子琰啊,是我发誓要用生命去爱的男人啊!”芈凰闻言微微点头,想起新婚上书房那一夜,发出一声感慨。

    他给了她重生多年以来活的更好的机会,就算只是无心之赌,也是对她有恩在先。

    她不愿意做她无情无义的父王,也不愿意做她软弱逃避的母后。

    所以她就是来还他的。

    若敖子琰闻言丰唇勾起一抹魅人的弧度,含彰若彩,如沐春风,他低头对着芈凰一笑,“原来凰儿说起情话来也是这么好听。”

    芈凰脸一红。

    才意识到她的感慨之言,被他当做了表白的情话,顿时羞恼道,“你只是觉得我说的是情话吗?”

    就没有听出她话外的沉重吗?

    “还有!”

    若敖子琰摇摇头,眸中的笑意怎么也掩不住。

    “你还听出什么?”

    芈凰仰着脸问道。

    若敖子琰低头在芈凰的唇上轻啄了一下,说道,“我还看出来凰儿是心甘情愿地输给我,说明我在你的心里很重很重。”

    芈凰闻言暗恼地截断他后面的话,“好了,不要再说了!”

    若敖子琰却嘴角勾起一个更大的笑容,缓缓漫开,一点点儿扩大,蔓延至那双此时飞扬的剑眉,让芈凰见了更是万分气恼:“可是我觉得输的好不甘心!”

    若敖子琰把芈凰放回床上,然后抱着她低头笑道,“不甘心就对了,说明你爱我!”

    芈凰闻言,微怔,这就是爱吗?

    在爱情的世界里,无关输赢,只有在不在乎。

    可是若敖子琰心里,她有王位重要么?

    她不想问。

    怕问了才是真正的输了。

    揉了揉眉心,不想再去想更多,本就因为怀孕而身体极容易疲惫,又精神紧绷了一日,等了大半晚上的芈凰,突然感觉疲惫就像是潮水一般地袭来,开口道,“你们把床收拾一下,我今日累了。”

    “是,太女。”

    四人带着宫女鱼贯入内,赶紧为二人点起宫灯,又为芈凰铺了床铺还有锦被然后更衣。

    两个人不再说话,芈凰想着也许经历过今天这场吵架,他们的婚姻才算是真实的婚姻。

    不知道听谁说的,婚姻也是一场战争。

    但是他们的战争才刚刚开始,她就已经丢盔卸甲投子认输了。

    混混沌沌中,她渐渐睡着,若敖子琰圈着她,拍着背,低声说道,“睡吧!”

    芈凰轻轻“嗯”了一声。

    明明已经是四月,初夏的天气,温度逐渐热了起来,可是芈凰却感觉身上有一阵凉意,透过软红纱,一阵阵初夏的夜风吹拂进来,头顶上的宫灯,在帐中缓缓地转动着。

    芈凰握住若敖子琰的手,不自觉地低声梦呓,“子琰,我冷,我好冷……”

    一种像是如置寒潭一般的冷。

    让她忍不住瑟缩在被子里。

    汲取点点滴滴的温暖。

    四周无边的黑暗在梦中吞噬着她,让她如何也冲破不了黑暗的枷锁,只能困在冰封的湖面之下,怎么也冲不出去。

    “别怕,我一直在。”

    “嗯……”

    芈凰呢喃一声,往他怀里钻了钻。

    若敖子琰一直倚在床上看着在梦中连连喊冷的芈凰,大手轻轻搭在她的手腕把脉,随着她剧烈起伏的情绪,眉头渐渐聚拢成峰,然后走到桌边执起毛笔写了一张新的药方交给司画,嘱咐她明天按新的方子给太女煎安胎药。

    司画看了一下新的方子和以往开的安胎药又有不同,疑惑问道,“驸马,是不是太女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四大侍女闻言都紧张地看向若敖子琰。

    若敖子琰看着四人,走到殿外特意压低声音说道,“太女因为过去三年在战场上受伤太多,虽然刚怀孕时,身体仗着年轻吃的消,可是最近她老是噩梦不断,导致情绪不稳,胎儿也不稳,你们还陪着她捉鬼胡闹,不加制止,如此失误,我不想再出现第二遍!”

    “那驸马怎么不告诉太女?”

    司琴闻言心底一惊。

    “我不想她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再多担心,她已经够担心这个孩子了,所以你们也不能说,而且这宫外的消息,我希望不要再打扰到太女的静养知道了吗!”

    若敖子琰目光幽深地看着四人,负手说道。

    “是,驸马!”

    四女闻言都面有愧色。

    今日之事是她们考虑不周。

    男人见四人终于将他的话听了进去,挥了挥手,命她们退了出去,然后掀开十丈软红纱的床帷,站在床边良久地低头看着睡的并不安稳的女子,然后也钻进被子里将她抱进怀里,轻轻嗅了嗅她铺散在床上乌鸦鸦的长发中散发的淡淡甘苦味的药香,轻声说道,”睡吧,凰儿!“

    若敖子琰这一夜都没有闭眼,大手一直圈着她,想着今夜公子职之事,然后半夜里派去跟踪的人回来报信,他无声地走出殿外,和惊羽说了几句,才又回到寝殿之中,而过不了多长时间,晨起的钟声就要响起,准备上朝。

    芈凰这一夜都在做梦。

    梦里白龙不停追着她,不过这次她手腕上有匕首。

    她已经在这个寒潭底下困了好多个夜晚,从最初的害怕,找不到出路,哭救无门……到如今的渐渐适应,甚至将寒潭的每一片水藻假山都熟悉地不得了。

    如今她将自己藏在湖底的一个连通假山的石穴中,静静地将自己抱成团,默然地握紧手中的匕首,看着石穴外的庞然大物在水底不断地游动着,却怎么也找不到她的身影。

    然后她在等,等第二天的曙光,将她从这个冰冷的噩梦里释放出去。

    咚咚咚——

    晨起的钟声响起,初夏凉爽的清晨随着一缕晨曦照亮整个东宫的寝殿之中,若敖子琰斜支在凤床之上,沐浴着一身晨光初曦,缓缓睁开幽深的双眼,用如玉的手轻拍在芈凰的肩头上,在她耳边低声唤道,“凰儿,该醒了,天亮了!”

    身在梦中的芈凰终于看到那一丝破晓的曙光照亮了头顶的湖面,所有的噩梦暂时退去,平静地睁开双眼,看着头顶上一身如云锦缎织造的雪白亵衣,纤毫不染的男人正轻笑地看着她,嘴角微弯,“嗯,早!”

    司画已经将药熬好端了进来,司书也已经帮忙准备好了早膳,司琴还有清浦已经各自捧着她的华裳和他的五尾驸马朝服等侯在床帷之外。

    若敖子琰把芈凰拉了起来,“起床了,洗洗脸,然后用完膳后,把这安胎药喝了,你就不会做噩梦了。”

    “好!”

    芈凰就着他的手起身,然后二人一起进了更衣身,一起换衣洗漱,在他的监督下把一大堆的药膳全部吃完,又捏着鼻子喝了一大碗司画从药壶里倒出来的热腾腾的汤药,终于皱着一张脸吐着舌头难受说道,“好苦!你的药越来越苦了。”

    “来,吃几个枣压压就好了。”

    然后他很快给她喂了几个蜜枣,又柔声说道,“昨晚你睡的晚,如果困,就再多睡一会,补补觉,我去上朝了。”

    “嗯,那你去吧。”

    芈凰将他送出东宫的大门上走了一圈就转身在园子里转了一圈,只是她不知道郢都城外正有一人为了他们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