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十四章 不得不防(谢谢昵称宝贝的月票)
    成嘉和大哥成大心还有陈晃跟在众人身后,闻言,相互对视一眼。

    成大心忧和陈晃的是楚王和众臣唯若敖子琰是从。

    成嘉在心喜之余,面现一丝担忧。

    他忧的是来的人是名垂青史的王孙满,他不知道历史上王孙满是否曾出使过楚国,因为历史课本中没有记载,还是因为他的穿越,而让历史的车辙终于偏离了他原有的轨道,向着他也越来越无法预知的方向急驰着。

    如今历史上“问鼎中原”这个典故中的千古名人就要出现在成嘉的面前。

    成嘉不得不防。

    这个王孙满不是别人,可是后世用了一通巧言鬼话就退走了他楚国陈兵于周王室境内的十万大军。

    当时楚国正准备北伐,讨伐陆戎,路过洛邑就萌生了想要取周而代之的想法,所以面对被派来慰军的王孙满,所有楚人戏笑询问周鼎重量,大小,要借鼎于楚国一用。

    而王孙满则当着十万大军却说,“大小、轻重在于德行而不在于鼎。

    夏代刚刚拥立有德之君的时候,以九州进贡的黄铜铸成九鼎,绘有各方天神在上,气象万千,才使得九州百姓能够分辨神魔正邪,所以当百姓进入江河湖泊和深山老林时,才不会碰到各种邪物,如象山精水怪之类。

    因此才能使九州上下和协,承受上天赐福。

    夏桀昏乱无德,九鼎迁到商朝,达六百年。

    商纣残暴,九鼎又迁到周朝,如今历经九代。

    德行如果足够,九鼎虽轻,也重得无法迁走。

    如果奸邪昏乱,九鼎再重,也轻得随便迁走。

    因此九鼎之君主非人力所选,而是上天所选的有德者居之。

    但是上天赐福有德行的王者,是有个尽头的。

    成王将九鼎固定安放在王城洛邑时,曾预卜周朝传国三十代,享年七百载,这个期限是上天所决定的。

    周朝的德行虽然衰退,但是才传至第九代,所以天命还未更改。

    所以无论九鼎轻重多少,楚国也搬不走。”

    反正王孙满就是用了这么一篇鬼话,让楚国心生犹豫,转而攻打晋国,千秋霸业从此止步于周,不能再进。

    皆因此人一言。

    所以王孙满的到来,无论如何都叫成嘉心生防范,如果有可能,最好永除后患。

    而若敖子琰显然不了解此人,自然要提醒一声,切莫大意轻敌。

    专门供各个朝臣公办的小型议事殿内,代理国政的若敖子琰正坐在楚王下首的案前,和对面长案后坐着的成嘉及其他众臣,商议西郊讲武之事。

    成嘉看着他皱眉说道,“这个周王孙姬满此次来楚这么突然,你不觉得可疑?”

    盘腿坐在案前看着西郊猎场的地形图的若敖子琰,听到成嘉的声音,就想起昨夜因公子职与芈凰大吵之事,握着金笔的大手一紧。

    然后继续低头在地形图上圈出几块地方作为此次夏苗大会的场地,良久才停下笔对一旁的礼尹说道,“好了,王尹,这次西郊猎场就在这几个地方准备夏苗狩猎吧!”

    “是,驸马爷!”

    王尹看了气氛怪怪的左右徒二人,笑着退了出去。

    若敖子琰才抬头看了成嘉一眼,靠回长案之后,素手接过茶杯轻呡一口,缓缓说道,“就算可疑,我们不是也应该齐心合力将这些中原人赶出我楚国吗?”

    “嗯,这个自然是。我只是想给诸位提个醒,切勿对这个王孙满掉以轻心,我有在周的朋友曾说,此人巧言能辩,只怕此次来楚会乱我楚国人心。”成嘉说道。

    “好了,我知道了,我不会给他机会的。”

    若敖子琰闻言点头,不想再多说。

    成嘉见若敖子琰并未将此人放在心上,于是只能回到西郊猎场的事情上说道,“那昨夜那个人,你准备如何?……”

    若敖子琰将手中的茶杯往桌上一搁,皱眉断然一声轻喝,“不要再提那个人!”

    众臣一凝,目光在底下左右晃荡。

    不知道成右徒和若敖驸马口中所说之人是谁。

    若敖子琰见此马上屈指“咚咚”两声敲了敲桌面,小正子知机地将其他人遣退出议事殿,良久才眉头一松,开口算是解释他刚刚的情绪不稳,“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说一下到时候我们怎么抓他才是要紧!”

    “可是你真的不怕会把他们都逼急了!”

    成嘉闻言皱眉,目光落在殿中对面而坐难得情绪不稳的若敖子琰问道。

    一个背靠南蛮的公子职,一个背靠西郊大营五万私军的若敖越椒,哪个逼狠了,楚国国内都会出现动荡。

    “不然我们有什么理由去搜查整个西郊猎场?芈凰已经知道此事,而且整日为此忧心忡忡。”

    若敖子琰撑着一手坐在靠椅中,紧紧握着手中的茶盏看着他反问道。

    虽然他也想慢慢收拾若敖越椒,可是如今他的动越来越频繁了,简直就是出来找死的节奏。

    他唯一担心的只是他会拖累他们整个若敖氏一族,才屡次多番替他百般遮掩,却不知好歹。

    “好吧!”

    成嘉坐在长案后点头,算是默认了他的安排。

    公子职和越椒的事情的确都很棘手,他只是担心这个时侯又来了一个王孙满,犹如在干柴烈火上浇上猛油,让事情越来越无法控制。

    “那西郊大营就你来着手了,王孙满这边就交给我来盯着了。”良久成嘉起身说道。

    白日里,并不是很明亮的议事殿中,没有点上油灯,若敖子琰坐在长案后,目光沉沉落在成嘉的身上,起伏不定,看着他,似又没有看着他,一直没有回话。

    成嘉看着对面的若敖子琰,一直看着自己,目光中有一丝昏暗难定,也没有说话。

    心知大概又是为了昨日之事。

    两个男人,目光深浅不一。

    一瞬间,他们的目光终于相对,同时眉头一凝,然后闪过一道风雷。

    “我走了!”

    成嘉收回目光,转身出了议事殿。

    有些事情,如果芈凰没有跟若敖子琰解释,他也无法跟他说起,尤其李炽和公子职“借尸还魂”之事,更是匪夷所思。

    “你去吧!”

    若敖子琰终于收了情绪,命其他人进来继续议事。

    而西郊猎场那边,若敖子琰前脚给楚王说了要讲武西郊之事后,整个西郊大营同一时间就被若敖子琰手中的四部曲,全部包围控制了猎场方圆五十里,就连一个苍蝇都不准飞出去。

    身在西郊大营中负责看押的闾一见状不妙,赶紧命人将公子职变装成士兵藏了起来。

    “快点!你如今就是个小兵,不要乱走!”吕一警告道。

    李炽点点头,“知道。”然后混进一个小帐篷里,带着他的人。

    “主子,怎么办?我们要准备举事吗?”阿叶担忧地道。

    “不急,先看看情况!”李炽摇头说道。

    毕竟要在五万私军中找出他一个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而听到闾一传来消息的若敖越椒一脸阴沉地闯进渚宫后面的议事偏殿,幸好此时令尹子般和若敖子良不在,不然一定对他这样子起疑。

    “你要讲武西郊?”越椒大声质问道。

    正在吩咐诸臣事宜的若敖子琰,见他闯了进来,毫无惊讶之色地挥了挥手。

    众臣看着若敖越椒这火冒三丈的样子。

    立即聪明地退出了御书房。

    “驸马和都尉慢聊,我们先出去!”

    “嗯。”

    若敖子琰坐在殿上挥挥手,看着冲进来的若敖越椒,剑眉微挑,纠正他的说法说道,“不是我要,是大王要于夏苗狩猎之时讲武西郊,你有问题吗?”

    若敖越椒站在殿下,冷笑一声,“呵,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找到他,不怕把他逼的走投无路,在夏苗田猎大会上突然造反刺杀楚王?”

    “我自然害怕大王有事,但是如今看来是大哥你更害怕一筹,所以才急匆匆地跑来质问于我!”

    若敖子琰轻挑剑眉淡定地说道。

    与其说是怕公子职暴露,不如说若敖越椒更害怕他在西郊扩军之事暴露。

    毕竟若敖氏上报给朝庭的私军是有数的。

    而他私自扩军,没有得到朝庭允许就有谋逆之嫌,只要若敖子良这个大司马进了西郊猎场,随便一看就不难发现其中的问题。

    “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要的很简单,要么你交出人,要么你交出第四部的私军的军权!”若敖子琰淡淡说道。

    “你觉得可能吗?”

    若敖越椒站在殿中,看着殿上的若敖子琰抱叉着宝剑冷笑一声。

    “那就看哪一样,在你心中更重。”若敖子琰幽幽说道。

    “哼,好,那我们走着瞧!”

    深深看着越椒的背影,若敖子琰缓缓将西郊猎场的地形图卷好,对小正子命道,“好了,我们回东宫吧!”

    “是!”

    “恭送驸马!”

    议事殿内外的所有宫人和大臣纷纷恭送如今朝堂上的这位第一人。

    殿外若敖子克看着大步走出来一脸怒气的越椒,一双狭长如狐的眼含着一丝戏笑道,“怎么,二堂哥又找大哥的事了?”

    越椒闻声,止住了步子,看着若敖子克突然唇角勾起一抹笑,对他勾勾手指说道,“走吧,我们到一边好好聊聊。”

    若敖子克心领意会地跟上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