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十六章 深宫女人
    待若敖子琰走后不久,成贤儿便从客房那边过来,驸马和太女昨夜大吵之事,她已经从东宫底下的宫人口中有所耳闻,心中谦意无比。

    如果不是为了她的事情,芈凰就不会卷入此事中。

    “不是听人常说寻常夫妻不也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吗?哪有一辈子不吵架的夫妻。”

    芈凰闻言笑笑摇头,表示没事。

    就连芈玄也过来陪着她说了好一会话,然后大家都将话题转向马上就要大婚的芈玄。

    “也不知道是我那个傻表哥现在是不是高兴地睡不着,只要再过一个月,你们就要大婚了。”芈凰取笑道。

    “呵呵,到时候,我们都要去热闹热闹!”

    芈玄闻言害羞地跺脚,背过身去,“你们都打趣我!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你们!”

    惹的众女上下一笑。

    一切都好像又恢复了往日的欢声笑语。

    只是再过不久就连芈玄也要出宫出嫁了,这东宫就真的要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芈凰望着东宫高墙外的天空,远远地,远远地看着白色的鸟儿飞出森森的高墙外,黑色的猫儿在后面想追也追不上。

    喝了一杯茶,淡淡出神。

    成贤儿和芈凰一起坐在牡丹亭中,看着她脸上略微寂寞的神情,突然开口说道,“这个深宫是不是很无趣,任周围亭台楼阁如栋,繁花四锦,羡煞旁人,却了无生趣到一年四季也没有什么变化?”

    明明初夏灿烂的阳光,此时面如春山的笑容就连她也染上几分秋天的孤寂。

    “是啊!突然好怀念在战场上的那三年,有并肩作战的战友,一起为了生存而奋斗,没有这深宫里的尔虞我诈,只想好好活着。”

    芈凰收回目光,闻言幽幽一叹。

    两个人女人,什么都没有说,良久。

    然后成贤儿突然又道,“你想不想听听我和李炽的故事?就当打发时间。”

    芈凰闻言喝了杯清茶,轻笑点头,“好啊!”

    反正正好她也没事。

    成贤儿脸上带着笑意缓缓说道,声音就像这夏日的轻风一样轻轻荡漾,时光仿佛在她这缓缓一笑间回到十年前。

    “李炽原本是我的远房表哥,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本来他也是要从军,建功立业的,然后回来娶我,可惜我父亲一直看不起他家没落,所以我十五岁那年,我父亲为了巩固我们成家的势力,要将我送入后宫。

    我还记得我进宫的前一天,我们全家都很开心,我弟弟成嘉,我母亲,我,还有小妹,所有人一起给我弟弟过十一岁生日,可是第二日宫里的接人宫车就无端端地来了,没有任何通知,我父亲亲自送我进宫。

    我母亲,我弟弟,还有李炽,他们追在我进宫的宫车后面,一直追到东华门,一直追……

    可是什么都改变不了。

    其实这后宫早就是吴王妃的天下,多我一个,少我一个,没有什么大不同,父亲还想要我去争宠,可是十五岁的我哪是吴王妃的对手,肯定是完败收场,不仅如此,还赔上了我母亲的性命,李炽的一生。

    我母亲在我进宫那天第二日就自杀而死……

    李炽也放弃了原本要跟随大王去西南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跟着我进了这深宫,做了一名雨晨殿的禁军统令,然后有一次因为我犯了错被杖责而死……

    我在这后宫争宠中大败,我父亲直接放弃我了,然后改为直接支持吴王妃,任我一个人在这深宫里,过了好多年……

    这就是我的故事,一个后宫女人的故事。

    大抵很多不得宠的女人,都是像我这样孤独地老死在宫中。”

    成贤儿说的一脸平静。

    平静到好像接受了这所有的命运无常还有这个结局。

    可是芈凰却内心并不平静。

    成嘉十一岁的生辰?

    成贤儿入宫,成母自杀身亡。

    好像是的……当时的她消息并不灵通。

    只听人说成嘉母亲过逝,他要回家守灵,过了两个个月他才重返学堂,而那时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他盼回来,甚至想要安慰他一番,可是却从此与他沦为十年陌路人。

    如今想来,有些事情,也并非当年她所想的那样。

    可见有的时候人偏执起来,是多么可怕!

    可是如果有的时候人没有这丝偏执,她又如何能努力活到现在。

    芈凰闻言随着她很淡很淡的一笑,然后听她继续说道,“所以昨天晚上当我听到那个男人说,他是李炽,说他回来了,说他想我所以来找我了……”

    “不管他是谁,我都想这一次他能好好活着。”

    成贤儿说到最后。

    一滴眼泪无声地划过眼角,划过脸颊,滴落在她手中的茶杯,和滚烫的茶水融为一体。

    “那你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不过估计你应该听过!”

    芈凰说完马上就笑了,却依然一脸平淡地说道,“你进宫那会,我母后已经被吴王妃斗死,死在了一个冷夜里,死在了破晓殿的一个无名的小湖里,她自己摒弃所人,悄悄投湖的。

    那个脆弱的女人,接受不了她爱的男人只是为了孙家的支持而娶她的事实,实际爱的是另一个女人,还把另一个女人生的孩子当作至宝,所以就郁郁而死了。

    堂堂一国王后,就那样憋屈地死了。

    虽然我祖父为她争得了王后的荣耀,可是她却死在了那个令人崇拜的位置上,并且丢下我一个人,活到了现在……”

    “这些年,你肯定很不容易吧!”

    成贤儿闻言转头看着对面年轻的女子,至少她还有成家的支持,而孙侯却远在宛城抵御晋军。

    “还好,过来了就发现没有什么难的,过不来也不过一条性命喂了白龙。”

    芈凰轻笑一声说道。

    想着前世今生可不就是这样吗!

    捧着手里的茶杯,目光落在她隆起的肚子上,笑了笑,摸了摸,然后坐在高高的石板条上荡荡了双脚,远远看着紫烟宫中的那个方向,目光从未有过的坚定。

    然后说道,“如今白龙都死了,所以这一世,不会再有比这个更难的了,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她能克服一次恐惧就能克服第二次。

    她能杀一次白龙就算它真的活了,她也能杀它第二次,何况只是一条梦中的白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