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十八章 还想睡觉?
    渚宫的广场上,烈日当空,没有吃的喝的,也没有坐的。

    一直等候被接见的周朝使臣本就因为长途跋涉早就疲惫不堪,又在广场上的大太阳底下站了三四个多时辰,甚至连午膳时间都过了,还没有一个人来招呼,纷纷大吵大闹。

    而万里晴空中又一声炸雷滚过头顶上方。

    轰轰然。

    更是叫他们再也无法忍受。

    一众随行使臣走到最前头,看着大太阳底下站着还能睡着的主使,出声抱怨道,“王大人,怎么这个时候你还睡的着!”

    “你没看到都打雷要下雨了!”

    “这些楚人将我们整整凉了大半天了!”

    “连个鬼影子没有!”

    身着一身青色周朝官服的王孙满。在路上累了两三个月,终于可以平稳地站在地上。

    听到四周的吵闹声和天空的惊雷声,终于将一直笼在袖子中的一双五短手臂,懒懒地伸了出来,伸了一个大懒腰,然后不雅地掏了掏招风大耳,打了个哈欠,眯着未醒的三角眼说道,“唉,原来站了一上午了,要是有张床就更好了。”

    “王大人,王大人,你现在还想睡觉!你看看这楚国这也太嚣张了,竟然让我们堂堂大周天使一直在广场中等候,连个人都不出来,我们都等了两个时辰了。”

    “是啊!王大人,他们如此轻慢我们周朝天王使臣,明显不臣之心!”

    随行使臣纷纷说道,越说越是激愤,围着当先的王孙满吵吵一团。

    王孙满无可奈何地看着他的这些自称泱泱大周天使的同僚,点点头,随意地开口问道,“那李大人,如今楚国不理我们,你们准备怎么办?能让他们一个主事人出来与我们说话吗?”

    “那我就进殿去找他们理论。”

    姓李的使世闻言撸起袖子说道。

    “好啊,那就劳烦李大人了。”

    王孙满闻言将原本没有站直的身子打正,一双三角眼弯弯一笑,一拱手,请他去闯宫。

    那李大人带着其他几个随行使臣雄纠纠气昂昂地上前去闯渚宫。

    可是渚宫是何所在?

    不说若敖子琰刚刚禀报过楚王,早下过王令,就说越椒也不会容他们在他的地盘随便放肆撒野,损他威严,一众虎贲禁军叉着明晃晃的长戟对准了欲登上八十一级玉阶的李副使。

    “大胆,周人,无召不可入殿!”

    “你们才是大胆,我们乃周朝天使,奉命而来,汝等不好好招待于我们,却将我等凉于一边,是何用意?”

    李副使欲凳上玉阶与他们理论,话才讲了一半,就被他们一脚毫不留情地给踢了下去,从十几级的玉阶上“咚咚”地滚回广场之中。

    “给我们滚下去!”所有的禁军喝道。

    广场中顿时响起“哎哟”一声惨叫,其他几个使臣见了赶紧扶起李副使。

    “你们这些楚人怎么如此野蛮粗鲁!”

    若敖越椒听到广场上的动静,皱着一双浓眉,叉着宝剑排众而出,然后看着这些瘦弱的像鸡崽的文弱周使不停叫嚣,冷哼一声,“你们周朝来人要觐见我楚国大王,自然要按我楚国规矩来,给本都尉乖乖等着!不然想坐是吧,本都尉请你们到我的都尉所去坐老虎凳!”

    在中原各国从未收到如此待遇的李副使指着越椒的鼻子,身子一颤,气骂道,“你们,你们这些蛮夷之民,这是对我天朝的大不敬!”

    “不敬,我看是你对我楚国不敬吧?!敢说我们楚人是蛮夷,虎贲军的儿郎们,将这个对我楚国不敬的周臣押入都尉所,给这些中原教化之民看看我楚国蛮夷是如何礼遇他们的!”

    若敖越椒眉峰一挑,冷冷地看着这个找死的李副使。

    “是,都尉大人!”

    几个高大的虎贲军小统领像是抓小鸡一样将李副使一把抓了,其他使臣想要阻止,却被他们手中明晃晃的剑戟吓退,然后任由他们把李副使像拖死狗一样往渚宫后面的设立的宫内都尉所的牢房而去。

    “你们干什么?你们这群蛮夷!我是天使!我是天使!……”李副使害怕地大叫道。

    “天使是吧,待会好好到茅坑里找点屎招待一下这位天屎,哈哈!”

    一群虎贲禁军站在广场和玉阶上大笑道,可是周朝那边的其余使臣再无一人敢出头,王孙满见此摇头叹道,“各位同僚,还有要上前的吗?”

    众人纷纷噤声,心中暗道,这楚国果然是蛮夷之地,不尊礼仪。

    若不是这群周朝人突然造访,他西郊大营之事就不会如此头疼,心情不好的若敖越椒如看一只蝼蚁一般看着眼前的周国使臣,冷哼一声,大步离去。

    对于衰微的周室,他们还自诩泱泱大国。

    日渐强盛的楚国,每一个楚人都有资格对他们不屑。

    在御书房与众臣议事的若敖子琰,自然有意无意地忘记等在广场中的周朝来使,众臣也刻意将他们忘记,讨论着其他事情,直到日落西沉,一天办公结束,才好似想起来,然后随便叫了一个寺人前去通报,“诸位,我国左徒大人说了,今日我国大王有恙在身,所以无法接见诸位,但是大王非常高兴周朝使臣的到来,所以决定于三日后在西郊猎场,举办夏苗田猎大会,欢迎诸位。”

    “什么?我们等了一天,楚王现在才想起来?”

    等了一天饭也没吃,水也没喝的周使再也忍受不了,又眼见对方只是一个小寺人,纷纷大吵大闹地叫嚣起来。

    “你一个小寺人传话是什么意思?叫你们左徒大人出来说话!”

    众使吵闹不休。

    小寺人无法,这些人也比他们身份高,但幸好他身后跟着虎贲禁军,全部叉着宝剑,寒声道,“我们左徒大人岂是你们想见就见的!你们要是有意见就等了七日后亲自问我国大王,现在赶紧跟我们去驿站!”

    “宫门马上就要落锁,晚上不准闲杂人等滞留我楚宫。”

    等周朝来使到了驿站,所住驿站也是全城最破的,甚至还不如一般民舍土屋,看着几张土亢上几床破棉被破桌子,地上还满是灰尘,这是招待他们天王使臣住的地方吗?

    连人都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