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十章 思念馄饨
    “你说你这家店就连你楚国太女都来吃过,那就点份太女吃过的馄饨给我和我的仆人还有这位杨生尝尝吧!”王孙满随意地说道,然后找了一楼大堂里人多的一角坐下。

    “好嘞!”

    小四麻利地把桌子一擦,茶水一倒,然后架好木筷,“那几位客官喝个茶,稍等片刻,思念馄饨四份。”

    王孙满闻言好奇,“你这馄饨的名好奇怪,为何叫思念馄饨?”

    小四摸了摸脑袋,“官爷,您把我也问住了,我只听掌柜说,因为这馄饨是我们东家以前吃过的一处馄饨,东家说他这一辈子再也吃不到原来的那个馄饨,所以就叫了这个名字来纪念,而‘思念’二字据说源于一首诗: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所以红豆即为相思,思念,而这个馄饨馅里面每个都夹杂了一粒相思红豆,咸中带甜,让人能够忆苦思甜,所以因此得名。”

    王孙满反复地将这首《红豆》诗念了几遍,越念越觉得惊奇,“好奇怪的诗体,但又读来别有韵致,简单,直白,却有情,不知你们东家是何人,能作此诗?”

    小四笑笑,“这个小人就不能说了,否则掌柜的会骂我的,小人还是去给您上菜吧!”

    “嗯,你去吧!”

    王孙满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间万记馄饨的所有菜名,越看越觉得有意思,思念馄饨,四喜馄饨,金铢馄饨,油煎馄饨,水煎馄饨,三鲜馄饨,馄饨拌面……

    一个个简直都闻所未闻。

    于是他问寒士杨生道,“这馄饨是你楚国特色吗?怎么有这么多种做法?”

    “这馄饨也不是什么特色,各国应该都有,无非就是用面皮包了肉馅或者菜馅做的,而叫法不一样。只是我们万记这家却与众不同,尤其这三年来越来越不同,每道馄饨做法都十分特别。其实刚才王公应该多点几份其他的尝尝的,比如这油煎馄饨,水煎馄饨,馄饨拌面都很有特色……别处绝对吃不到的。”杨生越说越馋。

    王孙满来了兴趣,又叫了小四,将这几样都点了个遍。

    杨生还道,“王公,吃不完,您也不用担心浪费,还可以堂食打包带回客栈吃。”

    “堂食打包?”

    王孙满又听到了一个新鲜名,“堂食打包又是什么?”

    “这位贵人,堂食打包就是用食盒装了吃不完拎回去。”在一旁听了好久的老汉,忍不住插嘴道。

    “原来如此!”

    王孙满微微点头,双眼微眯,看着他肩上挂着梆子鼓,“这位老丈看来很懂。”

    “嘿嘿,我在这家店吃了十几年,自然知道的多。”老汉眼见这贵人好说话,也存着说不定能哄顿晚餐的心思,跟王孙满攀谈起来。

    “老汉看来不仅对这家店了解很多,对这楚国也了解很多。”王孙满继续夸赞道。

    “那是,我在郢都給前后三代楚王敲了一辈子的更鼓了。”老汉自豪地道,“这楚京除了我还没有第二个人了解地更多。”

    “呵呵,老汉又开始吹牛了。”

    杨生也不是第一次听老汉在店里吹牛,闻言笑道。

    “这也未必,毕竟老汉年长,比我们这些年轻一辈知道的多些也不奇怪。”

    “还是这位贵人有见识。”

    老汉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知音,连连点头,说道,“贵人,如果对这郢都有不懂的都可以问我。”

    王孙满正欲继续打听,突然大街上传来一阵人仰马翻之声,“若敖都尉回府,闲杂人等速速避让!”然后只见街上的行人有的迅速避入万记馄饨店中,唯恐避的慢了,倒了大霉。

    路中有一些异国人因为没有来的及避让,立时挨上一顿鞭子,“没有长眼睛吗?连我们都尉的路也敢拦?”

    街上顿时响起一阵“哎哟”的惨叫之声。

    闹了好一会,等这群人拐上那条北城大街才渐渐息止。

    王孙满明知故问道,“这若敖都尉是何人?竟这般厉害!”

    老汉低声说道,“所以这郢都内,这位官爷,有两个人你不能惹,一个就是这若敖都尉,还有一个就是若敖驸马,还有寻常半夜的时候不要出门,晚上街上乱的很,轻易可能会要了性命!”

    “为什么晚上不能出门?”

    王孙满做出一副好奇状问道。

    杨生见老汉什么都说,拼命对他使眼色。

    老汉觉得他这是好意,而且如今正在蹭食中,所以就大着胆子说道,“因为有时候晚上,这对兄弟俩时常武斗,动不动会死人!”

    “那没人管吗?楚国令尹大人也不管吗?”王孙满惊奇道。

    “不是没人管,是这事,令尹大人八成也不知道,这兄弟俩的仇大着呢!”老汉啧啧说道,“下面的人都死死瞒着在。”

    老汉还要再说,杨生连连重咳,他才拍了拍肩上挂着的梆子,嘿嘿笑道,“算了,不说了,小人我吃了东西要去敲更上夜呢!”

    王孙满见此,心道见好就收,热情地拉着他坐下来吃东西,”嗯,我也饿了,反正点的多,老丈就和我们一起用吧!“

    “哈,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老汉看着一桌子的好菜,心道今日又混了一餐免费的晚餐,心中正乐的开怀,从门外走进来的成嘉一眼就看见大堂正中坐着长相平实圆脸大耳的王孙满,正与老汉,杨生不时打听着他楚国的各种消息。

    他认识王孙满。

    此时的王孙满虽早就知道他的名字,却还没有见过他的人。

    得了亚的消息的成嘉走到王孙满的桌前,看了老汉和杨生一眼,杨生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却被他使了一个眼色,扬声问道,“看这位不像我楚国人士,不知是哪国人士?”

    王孙满抬头只见一个年轻弱冠年轻月白长衫的贵族公子站在桌前,身如玉树,清俊涵雅,一双修长的眼眸此时正云淡风轻地打量着他。

    王孙满知道自己长的相貌平平,还有一对招风大耳,并不算怎么引人注目,可是来人淡然专注的眼神让他心底一惊,再看杨生恭敬的神情,就连老汉也显出几分尊敬,于是从容不惊地起身拱手笑道,“我乃周朝人,姓王名满,不知这位公子有何指教?”

    他已经算是半公开自己的身份。

    只要对方是与楚国外朝关系密切之人,必然会猜到他的真实身份。

    成嘉目光淡淡,也在同样打量着这个圆脸大耳身量不高的周大夫。

    看到王孙满的第一眼不知道为何他想起了钻地的吐蕃鼠,明明狡猾无比,却看似丑陋无害,最后他随意地含笑地点了点头,轻飘飘地开口说道,“没成想天朝的王孙居然不敢以真姓名示人,还混迹于我楚国市井之中,那我也称呼你一声王公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