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十一章 谁试探谁?
    成嘉一言就点出了王孙满的真实身份,吓的老汉立即变色,生怕自己说错什么,然后连连告退,“那个贵人,我就先走了,我还要去上夜敲梆呢!”

    “你去吧!”

    成嘉挥了挥手。

    老汉得了特赦赶紧离去,再也不敢为了那口腹之欲和王孙满多说一句,立即拿着他的梆子转身走人。

    杨生也满头是汗。

    心想这一晚上他没有泄漏什么楚国机密吧。

    好像除了介绍了一下郢都的风土人情,就刚才老汉所说的若敖驸马与若敖都尉不和之事,他们再也没有多说什么,然后也向成嘉告了一声退,连原本约好的十吊银铢也没有收就走了。

    不一会,一张四方大桌原本团团坐着的五人,只剩下王孙满和他的两个侍从。

    王孙满见此终于眯起他的双眼,笑着大胆地猜测道,“成右徒果然如传闻中一般爱民如子,时常混迹于平民百姓之中,同桌共食!”

    如果成嘉不是穿越者,他可能不会对王孙满这一落迫周氏王孙有任何防范。

    可惜他偏偏就是,而且他还知道这位王孙满是如何的能言善辩,此时他却特意藏拙,混迹于他楚国国都的市井之中,四处打听,更加让他确信他此次出使楚国绝非寻常。

    所以成嘉被他识破身份,毫无意外。

    点点头,看着王孙满,道,“看来王大夫这次是有备而来,不如一起上二楼小坐片刻。”

    二人相视一笑,各有深意地拱手将对方延请至二楼的雅间。

    王孙满随意地打量着万记馄饨铺的二楼,不同于一楼专供平民百姓,二楼明显是用于招待有身份的人,所有陈设都十分考究精致,再见自从成嘉来到后,那个一直在柜台后的掌柜万老还亲自出来招呼二人用餐,很难让人不联想他们二者背后的关系。

    于是站在离成嘉几步远的窗前,看着他熟练地为高几上一盆珍贵的兰花浇水,王孙满一双三角眼若有若无地乱转,随意地笑道,“看来这万记馄饨后面的当家的,想必就是成右徒吧!不然何以这样一家小小的馄饨铺敢开在寸土寸金的十里金街上,客似云来!”

    成嘉没有否认,缓缓说道,“不过闲余打发时间的小生意。”

    然后放下手中浇水的银壶,看了一眼眼前带着三分狡猾的小男人,邀请他入座,并吩咐小四上茶。

    小四为他们摆好茶盏,然后在杯中洒上几片晒干的紫竹制的清茶,添上新烧的热水,“二位请慢用!”

    并带上房门退了出去。

    二人相对而坐。

    王孙满谢了一声,端起手中的茶杯,晃了晃,轻轻抿了一口,一脸愉悦之色,“没想到紫竹也有如此纯正的茶味,似淡实烈!”

    成嘉只是轻笑了一下,也端起茶盏徐徐吹了一口茶沫,抿一了口茶。

    但是并未说话。

    他知道,他们在相互试探,看谁先说出来意。

    夏日的夜晚长街上的集市声,从大开的窗户吵吵嚷嚷地传了进来,显得整个雅间更加安静,无人说话。

    “馄饨名为思念,就是不知道如今炙手可热却未婚的成右徒在思念谁?”

    王孙满一双三角眼,精光一闪,看了成嘉一眼,悠悠笑道,“如果让这楚国上下的贵女知道了,只怕都要好奇死了吧!”

    话毕一串笑声萦于室内,盖过了室外的市集声。

    成嘉闻言手中的茶杯一顿,抬起眼敛,一双云淡风轻的修眸看向王孙满,眉眼微沉地说道,“嘉只知道好奇害死猫!”

    话落,亚出现在他身后,手中一柄飞刀激飞而出,射向对面的王孙满,王孙满脸上悠闲的笑容陡然一收,然后狼狈一躲,摔在地上看着他继续不害怕地大笑道,“成右徒看来真的有秘密!”

    成嘉笑了笑,“是人都有别人不想知道的秘密!”

    王孙满闻言扯起唇角,一张平凡的脸上多了一丝兴味,他这一猜测,还真猜对了。

    “那要不要我再继续猜呢?”

    在王孙满轻笑不止的时候,成嘉身后的亚已经一瞬间一把扼住他的喉咙。

    王孙满似乎毫不意外,依然冷静地看着成嘉放下茶杯,起身看着他说道,“要杀你并不难,而且我还会成为楚国的英雄!”

    一个杀了周朝天使的楚人,只会更显楚人血性,楚王还会嘉奖于他。

    与此同时,他还可以除掉一个在未来可能会阻止楚国北伐的存在。

    如果不是此人的存在,楚国北伐代周的雄心也不会从此止住,到后来楚晋大战后,国力困乏的楚国为吴国破了都城,后终于在越国灭了吴国之后灭越,才收拾了旧山河转而进入战国七雄时代,可惜又最后为秦国所灭。

    如果说楚国真要北伐中原,一统南北,此人必除!

    至少要绞了他这条能挑动人心的舌头。

    让他无法乱我大楚雄心。

    所以这一刻,成嘉对王孙满真正动了杀心。

    雅间里,一片寂静中,长街上的热闹声更响亮了,王孙满闻言并不害怕,如果这位成左徒真要杀他,就不会只是动动手还让他有说话的机会了,于是继续说道,“成右徒想杀满,轻而易举,只是我知道成右徒从不是嗜杀之人!”

    一个连流民都会去救的男人,并不是轻易滥杀无辜之人。

    何况王孙满自忖自己目前为止没有什么让他非杀不可的理由。

    “王孙满,你果然是王孙满。”

    成嘉闻言眉头深皱地看着眼前其貌不扬却淡定自若的周朝大夫,点头说道。

    他虽然很想挽回楚国未来代周的机会,但诚如王孙满那篇鬼话所说,楚国如今北方最大的敌人是晋国,在他们打败晋国之前,楚国还没有那个实力连同周室一起推翻,而不惧被各路诸侯群起攻之。

    所以杀他不过是脏了他的手。

    命亚放手,看着王孙满的身子因为亚的一甩而狼狈地摔落在地,看起来就更像是一只狼狈的土拨鼠。

    成嘉看着他说道,“即使今日我不杀你,楚国之内还是会有人要你的命!”

    “若敖驸马!我知道的!”

    “满既然敢前来楚国出使,就不怕被若敖驸马给杀了!”

    王孙满抬头坐在地上,看着成嘉满不在乎地笑道,自从他请命来楚,要实行此计的时候就知道可能九死一生。

    成嘉低头看着他,“希望你不要做出任何有损我楚国之事,否则我也不会放过你!”

    “杀满的机会,只有一次,下次满一定会很小心我这条命的,我还想回到洛邑继续为我王效命。”王孙满心有惴惴地拍着瘦弱的胸口地轻笑说道,对于眼前的年轻男子心生一丝倾佩。

    不是每个人都有心胸都能放过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