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十二章 我想出宫(多谢老妖的书单推荐)
    第二日一大清早,打了半晚上响雷的郢都终于迎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

    纵然大雨不止,清浦一早三更时分就起来,安排了出行的车马,所有人已经穿好了蓑衣备了宫车在大雨中等候,就连霍刀,欧阳奈,杨蔚他们也到了。

    全都冒着大雨规规矩矩地等在东宫寝殿外的廊下,见到若敖子琰醒了,纷纷躬身行礼,“公子,太女!”

    “今天我要去凤凰山大营那边,可能要比较晚才回来,你在宫里好好休息。”

    吃完早膳后,若敖子琰拉着芈凰温声交待道。

    芈凰闻言看着一身黑色大豪的若敖子琰准备要走的样子,抓着他的袖摆不松手,幽幽说道,“如今下着大雨,又是雨季,你来回赶也不安全,还辛苦,要不让我跟你一起去凤凰山行宫安胎吧,顺便我还可以陪陪你,免得你每天两头跑。”

    “乖。”

    若敖子琰回握住芈凰的手,宠溺地说道,“那边都是些练兵的,整日吵吵嚷嚷,吼声震天,你哪能好好休息?你留在宫里,会有最好的照顾,这样我才能安心。”

    “我又不是没有在军队待过,这种声音早就听多了。”

    芈凰撇撇嘴,拉着他的大手巴巴地说道,“而且你说你为了我建这座行宫,可是我们大婚时,它没有建成,等它建成了,我又因为有孕更是没有住过一次,一直空着,都还不知道什么样子。”

    若敖子琰享受着芈凰的依依不舍,轻笑一声捏了捏她的脸蛋,愉悦地说道,“我知道凰儿本事大,一般将士都不是你的对手,甚至带领我们把偌大一个庸国都打趴下了。”

    芈凰眼中含笑,抱臂轻哼一声,“那是,你知道就好!那你还把我整天关在这东宫里,闷都快把我闷死了,陪你是假,我就是想出宫透透气。”

    若敖子琰闻言嘴角微弯,勾起一抹笑意,回身接过司画的安胎药,“好吧,看你这么诚实,你先把药喝了,我们就出发。”

    芈凰看着玉碗里黑色如墨的安胎药,一双峨眉渐渐簇起,本来一脸笑意的脸庞抗拒地说道,“这药能不能停了?我晚上都不怎么做恶梦了。”

    “刚才我们的太女殿下,不是还天不怕地不怕,一到喝药时间,如今就怕了?”

    若敖子琰轻笑着将她圈在怀里,光洁的下巴摩挲着她乌黑的发顶,低头看着她,柔声劝道,“正是因为你有所好转,才要继续巩固疗效。要不这样,你先吃两颗甜枣,我们再喝药好么?”

    像往常一样用木签聪玉盘里插了一个红红的枣子送到芈凰面前,芈凰却偏开头皱眉坚持说道,“我真的不想喝!能不能不喝?”

    若敖子琰见她如此无奈一笑,“我要拿你怎么办好?你看外面那么多人等着,我陪你一起喝可以吧!”

    话毕遣退众人,端起药碗含了一口汤药在嘴里,然后一把捧起芈凰的脑袋渡进她的嘴里,不久,一大碗汤药就被两人这样喂完了,彼此都是气喘吁吁。

    若敖子琰勾起一抹魅笑,看着满面桃红眼中含泪的芈凰,对她伏耳温柔地说道,“看来凰儿还是喜欢这样喝药。”

    可是喝药的芈凰却哭了,“可是我不想喝……”

    真的不想喝这些药了。

    他想要的,难道她会不给吗?

    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让她渐渐远离外朝?

    是怕她会和他争什么吗?

    若敖子琰看着她突然哭了,顿时慌了手脚,连忙抱着她揩着眼角的泪水,“这是怎么了?怎么说哭就哭了?不就是喝药吗?这不都是为了孩子好,你也可以轻松点……”

    “没有,药太苦了,我难受。”

    芈凰擦着眼睛,可是眼泪还是控制不住的掉下来,透过晶莹的泪水看着眼前俊美的男人。

    她怎么发现她似乎从来没有了解过他,他说他要娶她,从三年前就开始准备,他说他要这天下,他是不是从更早以前就准备了?

    可是是谁说要和她一起走上那最高的地方,一起俯瞰整个天下。

    他到底不想她知道什么,整日让她昏昏欲睡,待在这东宫之内。

    芈凰快速地擦干眼泪,收拾着自己的情绪,瞪了他一眼,“好了,我不哭了,我药也喝完了,我是不是可以跟你一起去了?”

    “你都这样了,我现在哪里也不想去,连你父王都能偷个懒,我就想多陪陪你,你到底是怎么了,凰儿?”若敖子琰拿着丝巾帮她一起擦,眼中都是心疼的神色。

    不过自从前日吵过架后,二人似乎又回到以前那般如胶似漆。

    芈凰如果不是知道那药有问题,都要怀疑一切是真的。

    用力地推了推他,丽颜穆然微沉地催促道,“你上朝去吧,我去换个衣裳,让司琴她们收拾一下东西,稍后,你下了朝我再跟你汇合!”

    她的目光落在门外等候的霍刀身上。

    努了努。

    “你快点,再这样,就让大家看你我笑话了。”

    “谁敢笑话我们,我砍了他!”

    “嗯嗯,我去换衣裳了,我还想去凤凰山行宫看看呢!”芈凰笑着把他推了出去,若敖子琰由江流披上一件黑氅,小正子命宫人撑起五尾凤的黑色华盖大伞盖过他头顶的那片大雨,众人浩浩荡荡地随着他大步而出。

    “嗯,那你待会到渚宫等我!”

    若敖子琰叮嘱道。

    “知道,快走!”

    笑着目送若敖子琰出了寝殿一直消失在雨中,芈凰终于端起空荡荡地药碗,看了一眼,目光淡淡,“把这些拿下去吧!”

    “是,太女。”

    司画担忧地看着芈凰讳莫如深的神色,端着药碗走了出去,然后芈凰转身立即冲进了轩室(古代的茅厕)里用手指抠着喉咙,将刚才喝的汤药全部催吐了出来,吐进了痰盂之中。

    “太女,你还好吧?”司书站在轩室之外,担忧地看着太女问道。

    “我没事!……拿点水,给我……然后重新给我煮一份过来。”

    “太女,喝一口吧!”

    司书将漱口水小心翼翼地递了过来。

    “嗯。”芈凰缓缓地直起腰,从轩室里走了出来,目光沉沉,接过清水漱了漱口,“接下来按计划行事!”

    “是,太女!”

    四大侍女心头同时一凝。